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1180章 欢迎来到地球!

第1180章 欢迎来到地球!

  “呜——”

  “呜呜呜呜!”

  既像是一万个雷霆从耳边飞快掠过,又像是铺天盖地的鸟群一起扇动翅膀,这些令人头痛欲裂的声音,还有屁股下面如触电般的酥麻之感,令李耀的肾上腺素激发到了极限,充盈周身每一个细胞,点燃了神魂最深处的怒火!

  无论公路、对手、江河还是山川……整个世界仿佛都消失不见,只剩下他和他的改装车。

  “呼哧呼哧,呼哧呼哧!”

  “砰!砰砰砰砰砰砰!”

  李耀听到自己如困兽犹斗般的喘息声,还有越来越强劲的心跳声。

  他曾经飙过无数次车,但这却是最奇怪的一次,他从没有这么紧张过,紧张得整条脊椎都要收缩到一起,凝聚成小小的一坨。

  那就像是,有一双无形的眼睛,正躲在某个地方,冷冷地凝视着他。

  又像是小小的驾驶舱里,藏匿着一条致命的毒蛇,正在寻找最佳的攻击机会。

  李耀咬牙,右脚就像是死死焊在油门上,速度越飙越快,轻而易举就超越了两百码大关!

  改装车的每一个零件,都经过他亲手调教,和他体内的每一个细胞一起共振,发出了穿透云霄的尖叫。

  仪表盘上的每一根指针都像是磕了药一样乱抖,而液晶显示器上的数字干脆像是发了疯一样飞速变幻,彻底失去了意义!

  这台经过他亲手改装的跑车就要解体了——空中解体!

  他飙出超越极限的两百码之后,就像是洪水冲破了大坝,一发不可收拾,速度越飙越快,很快超过了两百二十码,两百五十码,两百八十码,近乎飞了起来!

  这是一个完全突破跑车性能,甚至违背物理极限的速度。

  但李耀却浑然不觉,如同被魇住一般。

  在他充血到快要爆裂的双眼中,原本笔直的沿江公路都变得弯弯曲曲,既像是一条九曲十八弯的盘山公路,又像是一条神秘莫测的,穿越时空的隧道。

  隐隐的,他嗅到了一丝硫磺和硝烟的味道,自己、改装车、公路和整个世界,仿佛都熊熊燃烧起来。

  “啊!”

  李耀进入一种玄之又玄的境界,浑然忘却了一切,只知道疯狂加速、加速、加速加速加速加速加速!

  仪表盘上的每一根指针都像是风扇般高速旋转着,李耀分不清究竟是指针出了问题,还是他真的飙出了超过一千码的诡异速度,液晶显示屏发出了比太阳还刺眼的光芒,到最后,仪表盘彻底爆炸!

  轰!

  李耀前方,沿江公路的尽头,一朵赤红色的莲花冉冉绽放,巨大的红莲将他和改装车整个儿吞噬进去,世界在他眼前片片碎裂,取而代之的是一道道如瀑布般飞速下坠的符文,这些八角垂芒、金光四射的符文就像是蝗虫一样,朝他扑了过来,将他彻底淹没……

  恍惚间,李耀觉得改装车撞上了江边的栏杆,凌空翻了十几圈之后重重落地,发生剧烈的爆炸。

  但同一时间,他又觉得自己像是一个无力的婴孩,被人从母体中揪了出来。

  他的眼皮就像是万吨巨闸,使出吃奶的力气才勉强睁开一道细缝,定睛看去,把他拎出来的是一个满脸刀疤,长相奇丑的女人,这女人身上穿着破破烂烂的皮甲,腰间斜插着一柄血迹斑斑的链锯剑,背后还挎着一支无比夸张的三管矢爆枪。

  李耀来不及看清楚四周环境,只是隐约觉得自己置身于一片废土般的荒原。

  奇丑女子咧嘴,露出一口锋利的牙齿,怪笑道:“欢迎来到地球!”

  李耀猛地打了个哆嗦,一切都骤然消失,他从床上猛地跳了起来,双膝跪地,干呕了半天,三魂七魄才渐渐归位,在寒冷的空气中,回想起来自己究竟是谁。

  “我是李耀,天元修士,星耀联邦公民李耀,我正在大荒上的一处临时定居点里面,我已经结婚一个月了!”

  “可是……”

  回头看了看床上,空无一人,再看看时间,是凌晨四点,黎明之前最黑暗的时候。

  这个时候,丁铃铛应该已经早起,去碎片世界修炼了。

  李耀汗流浃背,手脚都软绵绵抬不起来,又觉得嘴角湿漉漉的,用手背一擦,却是一片殷红。

  他在做恶梦时,把自己的舌头给咬伤了。

  “呼……”

  李耀长舒一口气,又去厨房给自己到了一杯冰牛奶,一饮而尽,缓了五分钟,激烈的心跳才渐渐平复。

  “又是关于地球的异梦,我已经很久没有做这样的异梦了。”

  关于地球的异梦,是从李耀有记忆以来就一直纠缠着他的咄咄怪事。

  隔三差五就会出现一次的异梦,时刻提醒他和周围人的不同,亦是他疯狂修炼的动力之一。

  同时,又是这个异梦,给予了孩童时代的李耀,一份成年人的记忆和智慧,令他能在危机四伏的法宝坟墓中生存下去。

  反正异梦对日常生活都不会造成什么影响,久而久之,李耀也习以为常。

  自从他成为修真者,踏上星海之旅后,异梦就很少出来纠缠他了。

  除了他和血纹族纠缠时,异梦中曾经出现过“秃鹫计划”的信息之外,平时一两个月才会梦到一次地球,而且每次都是浮光掠影的碎片,和常人胡思乱想的梦境,并没有什么不同。

  李耀又忙着三界联合,对抗真人类帝国的事,再加上新婚燕尔,动辄要做大道之争,地球和秃鹫计划什么的,也就渐渐抛到了脑后。

  但今天的异梦却不一样。

  李耀很久没有做过这么真实,这么清晰,这么深入骨髓的异梦了。

  而且在异梦中,还出现了新的信息——和原先的异梦截然相反,完全矛盾的信息。

  “不对啊!”

  李耀皱眉,百思不得其解。

  他记得这次的梦。

  这场异梦曾经在他脑海中出现过无数次,这就是他最后一次飙车,却不幸出了意外的那段记忆。

  但是,按照过去记忆的发展,接下来就是他被送去了医院,不治身亡了啊。

  而不治身亡之后,意识再次凝聚起来,就是在天元界、星耀联邦的法宝坟墓里面,作为一个婴儿重生。

  所以,很长一段时间里,李耀一直认为,自己前世或许是一个地球人,因为飙车出事,命丧黄泉之后,不知怎么就穿越到了天元界。

  这种穿越时空,夺舍转生的事情,在修真四万年代,虽然不能说稀松平常,但也并非没有先例,绝对不能理解的。

  毕竟,修真么,什么稀奇古怪的事情都会发生。

  但那个满脸刀疤的女人又是怎么回事?

  她穿着一身破破烂烂的皮甲,但李耀在惊鸿一瞥之间,还是在皮甲上的淤血和污渍之间,隐约看到了几道灵纹。

  这是一套灵甲,可以释放出灵能护盾、防御符阵的。

  而且,这个满脸刀疤的女人,腰间插着一柄链锯剑,背后还有一支矢爆枪,虽然李耀分辨不出具体的制式,但绝对不是地球上的产物。

  至少不是李耀记忆中那个,二十一世纪一零年代,普普通通的地球上的产物。

  然而,这个疤面女人对他说了一句话,一句如迷宫,如咒语般的话。

  “欢迎来到地球!”

  “啊……”

  李耀越想越乱,头痛欲裂,捧着牛奶盒在厨房角落里坐了下来,透过临时定居点的简陋窗户,望着窗外清冷幽深的月光。

  地球……究竟是个什么鬼地方啊!

  “喂,在不在,出来!”

  李耀解开了脑域深处的禁制,召唤血色心魔。

  这么复杂的事情,光靠他一半的脑力可想不明白,必须把血色心魔那一半也加上,才能揣摩出个大概。

  “不出来。”

  脑域深处,传来了血色心魔瓮声瓮气,略显委屈的声音。

  “为什么?”

  李耀傻眼,让这家伙出来放放风还不好么?

  “你把我当什么了?”

  血色心魔十分哀怨地说,“每次你要和老婆做‘大道之争’的时候,就一脚把我踹到脑沟深处去,还种下几十道禁制把我狠狠镇压,连看都不让我看一眼!现在老婆不在,你一个人寂寞难耐了,就又把我叫出来?我是皮球么,要我滚就滚,要我来就来!”

  李耀:“呃,算我错了,下回我斯斯文文把你请走,绝不再踹你,也不用神魂雷电劈你了,这样总可以了吧?”

  血色心魔:“凭什么啊,我和你本是一体,你就是我,我就是你,所以丁铃铛也是我老婆,凭什么连看都不让我看?”

  李耀:“……算了,那你就别出来了,真的,一辈子在我脑沟深处呆着吧!”

  血色心魔:“那我还是出来吧。”

  血色心魔好似一只圆滚滚的树懒,从欧冶子的记忆之树根部慢慢爬了出来,从记忆之树上摘下了一块记忆碎片,细细咀嚼着:“又有什么问题?”

  “很诡异的问题。”

  李耀脑域深处,思维的闪电激荡,将刚才做的异梦和血色心魔共享,“你看,咱们一直做的,关于‘地球人李耀之死’的异梦,好像有了一个截然不同的结局,地球人李耀并没有死在医院里,而是……似乎到了一个奇奇怪怪的地方,遇上了一个十分古怪的女人!”

  “这不是和过去的异梦,都矛盾了么?”

  “你给分析分析,究竟是怎么回事,这个所谓的‘地球’,究竟真的存在吗?地球人李耀的真实身份又是什么?两种不同的结局,哪种真,哪种假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