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1186章 蝴蝶起舞(第四卷开始!)

第1186章 蝴蝶起舞(第四卷开始!)

  冰蝶破茧而出时,周围的世界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它面对的不再是家乡血妖界南方温暖潮湿的微风,而是天元界大荒初春的冷冷冰雨和彻骨寒意。

  巨大的变化,令这头晶莹剔透的小生命有些措手不及。

  但它所在的族类,原本就是以生命力顽强而著称的,即便在漫长的寒冬中,大部分虫豸都冻死在冰雪中,它所在的族类还是可以化作冰蛹,扛过寒冬,到春寒料峭时再破茧成蝶,重见天日。

  简单的神经网络尚未作出反应,隐藏在基因最深处的力量已经令它奋力振动着翅膀,向高处飞去。

  它好奇地打量着周遭世界,试图寻找一处稍微温暖些的庇护所,当然还要寻找食物,那些鲜甜的花草汁液,吃饱喝足之后,它还要寻找同伴,将它从老祖先那里继承了几百万年的基因,继续一代代地传承下去。

  冰蝶简单到近乎粗陋的神经网络,承受不了太多的犹豫、彷徨和自怨自艾,确定了自己的使命,它就不再迷茫,也不思考失败和死亡,在寒雨中专心致志地飞舞起来。

  呈现在它眼前的,却是一个令人头晕目眩的全新世界。

  辽阔无垠的大荒,经过数百万工人和联邦军几个月的艰苦奋战,早已不再是空空如也的荒芜景象,而是一派热闹非凡,欣欣向荣的建设景象!

  钢水飞溅,重型法宝轰鸣,成百上千工人聚集在一起,吼出雄壮的劳动号子,和旁边联邦军建设兵团的军歌并驾齐驱,震碎云霄!

  以废弃星舰和固定式弧形帐篷为基础,地下建筑为核心,一座全新的城市只用了几个月时间就略具雏形。

  这座被命名为“大荒市”的城市,不但将是大荒战院的所在地,还将成为三界最新技术的交流中心,乃至三界经济、政治、文化的交汇点!

  冰蝶被这样热火朝天的场面所吸引,在工人和建设兵团的汗水熏蒸之下,大荒市的气温都要比旁边高上几度——这几度极有可能决定了它的生死。

  冰蝶翩翩起舞,奋力向大荒市飞去。

  无数银光闪闪、奇形怪状,在天元和血妖两界历史上都从未出现过的建筑,从它半透明的翅膀下面一一掠过。

  如果将它的智能放大亿万倍,再进化数万年,或许它会意识到这些建筑的用途,更会意识到,令这片建筑出现在这片一无所有的土地上,究竟是多么不可思议的奇迹!

  在它飞跃的最外围,大荒市的西北方向,占地达到数万亩,由超过五万口银色大锅一般的阵列式灵能收发器组成的超级通讯大阵,可以突破三维空间的限制,令信息流都“破碎虚空”,星海跳跃,实现天元、飞星和血妖三界之间的实时通讯。

  虽然所谓的“实时”,也免不了要有几分钟,甚至几个钟头的延迟,但是对于两个相隔无数光年的大千世界来说,几个钟头的延迟,也不过是短短瞬间而已。

  超级通讯大阵旁边,却是一个直径达到数十公里的大坑,黑洞洞地一眼望不到底,光是从大坑中挖掘出来的沙土和岩石,就在大荒市旁边堆砌起了一片连绵起伏的人造山脉,而大坑本身更是形成了独特的小气候,甚至有一股向内吞噬的吸力,险些将冰蝶给吸了进去。

  这个大坑,就是尚在建设当中的升级版“天元大炮”,采用了飞星界最先进的星海跳跃技术,传送能力将是老一代天元大炮的几十倍以上,向附近星域的某个坐标,精确投送几名元婴老怪都不在话下!

  新一代的“天元大炮”,将和正在血妖界紧急修复和强化的“血妖之眼”,还有飞星界的冰王星“宇宙弹弓”一起,成为沟通三界的重要桥梁!

  “呜——”

  冰蝶下方的另一栋巨型建筑中,忽然传来一声悠长的嘶鸣,把它吓了一跳,急忙向旁边躲闪。

  却见这栋银色巨蛋般的建筑,上方的弧形圆顶忽然从中间裂开,朝两边收缩,一艘轻型晶石战舰启动反重力符阵,从里面缓缓漂浮起来。

  舰首之上,隐隐散发出生命气息的强化外骨骼,和那两尊格格不入的晶磁炮和酸液炮,都显示出它并不是一艘普通的晶石战舰。

  而是正在试验当中,结合了天元、飞星和血妖三界最尖端技术,兼容了生化和灵能双重体系,同时覆盖覆晶石装甲和强化外骨骼,加挂晶磁炮和酸液炮,用晶缆和人造神经元一起操纵的新一代战舰。

  或者,按照星耀联邦那些最喜欢添油加醋的记者们的说法——未来战舰!

  “轰!”

  这艘代表着“未来”的实验舰刚刚浮起不到两百米,或许是双重体系不兼容的缘故,后方发出一声闷响,冒出滚滚黑烟,重新向下坠落。

  船坞中的炼器师们却是早有准备,数百道缓冲符阵同时激发,仿佛在船坞上方凝结起了一张看不见的安全网,将受损的战舰牢牢兜住,上下颠簸了几个回合之后,就静止在半空中不动了。

  无数炼器师都穿着来自飞星界的工程专用晶铠,飞快朝战舰受损的部位掠去。

  冰蝶对这头庞然大物感到深深的敬畏,虽然现在它倒下了,但倒下的巨兽还是巨兽,不是它可以接近的。

  冰蝶继续朝城市中央飞去,陆续经过了大荒战院正在筹备当中的全新校区,一个由飞星界三大晶铠炼制中心和耀世集团共同出资成立的联合晶铠研发中心,血妖界生物多样化研究所,甚至包括一个自发形成,在大荒市的核心区尚未建设完成之前就开始运作,供三界强者交流技术、功法、法宝和遗迹消息的交易市场。

  冰蝶不会知道,自己蛰伏的那枚虫蛹,就是蕴藏于一株“冰盏花”的泥土之中,以盆栽的形式,从血妖界带到这座交易市场来的。

  就算知道,冰蝶也不会在乎。

  此刻它正津津有味地凝视着半空中那一座座色彩斑斓的玻璃高墙,玻璃高墙里,有很多巨大的生物,像是没有毛发的裸猿,正在震动空气,传播着一种它无法理解的信息。

  冰蝶吃不准这些玻璃高墙究竟是否存在,还是仅仅像雨后的彩虹那样,是看得见摸不着的虚影?

  它的猜测已经很接近真相了。

  这些漂浮在大荒市上空的三维立体光幕,正在反复播放两条最新的重量级新闻。

  第一条新闻,战争法庭的审理,终于有了结果。

  自从血妖界递交降书,天元和血妖两界签署和平协议之后,针对血妖界对天元界入侵的战争法庭立刻开始运作。

  长达百年的冲突,在前九十年都是以“兽潮爆发”的形式进行,很多时候,甚至分不清是因为虫洞自然生成,血妖界的妖兽自己跑到了天元界,还是被妖族驱使的。

  事实上,就算到了十年前,尽管双方都将彼此当成了心腹大患,却都很诡异地没有正式宣战。

  因此,战争法庭审理的,主要是三年前的“黎明之战”中,万妖联军一路横扫大荒的罪行;以及在大半年前的天都市兽潮爆发中,妖族发动“赤潮计划”的罪行。

  黎明之战,是万妖联军第一次大举入侵联邦的军事行动,策划和主导者,则是狮屠国和幽泉国中的“大陆军主义”派系。

  很遗憾,这一派系的大佬,几乎都在血妖之眼的毁灭中,被李耀坑死了。

  硕果仅存的一个,就是幽泉老祖,他的下场……也算是老天有眼,恶有恶报。

  那么,能够站在战争法庭上接受审判,并且要为天都市的兽潮爆发事件负责的,就只剩下一个人——万妖联军统帅金屠异!

  经过长达数月的审理,战争法庭的九名特殊**官一致裁决,金屠异的战争罪、屠杀罪和******罪指控,统统成立!

  不过,在如何制裁方面,九名**官却出现了分歧意见。

  按理说,作为战争罪、屠杀罪和******罪的主犯,明正典刑是唯一的结果。

  但金屠异的情况却十分特殊。

  经过联邦冥修师协会和几十名脑外科权威专家的检测,他们的一致结论是,在战争法庭开庭之前,金屠异就饱受大脑渐冻症的困扰,彻底丧失智能,智力水平和刚刚出生的婴儿无异。

  也就是说,作为一个“社会人”的金屠异,事实上已经死了,剩下来的只是一块会呼吸的肉而已。

  “作为犯下战争罪、屠杀罪和******罪等骇人听闻罪行的凶手,如果就让金屠异在这种懵懂无知的状态下被处决,非但对他不会带来半点痛苦,也是对无数惨死的联邦公民,乃至整个联邦,最大的讽刺!”

  “作为曾经和金屠异当面交锋过的修真者,我非常清楚他的可怕!”

  “我甚至很怀疑,他是采用了某种秘法,故意加速大脑渐冻症的发作,把自己变成一个屎尿齐流的白痴,妄图用这种方法,逃脱真正的制裁,来嘲笑联邦法律的严肃性和公正性!”

  “如果现在,将作为一个白痴的金屠异拖上刑场,明正典刑的话,我们制裁的就不是他,不是真正的战争凶手,只是一块酷似金屠异的肉而已!”(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