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1198章 以史为鉴

第1198章 以史为鉴

  周一夫最擅长的领域,就是星海帝国的衰亡和崩溃,谈起这段历史,他口若悬河,信手拈来:“从我们现在发掘出的遗迹,以及星海帝国残留下来的史料来看,强如星海帝国,在横跨大千世界的通讯和交通方式上,和我们并没有本质的区别,最多是星舰更大一些,速度更快一些,星炬分布更密集,更广阔一些而已。”

  “以星海帝国的技术力去推测的话,事实上,帝皇真正能有效掌控的,也就是首都‘极天界、天极星’附近的几十个大千世界,而帝国疆域更遥远的那些大千世界,控制力是越来越弱,急剧下跌的!”

  “为了解决这一问题,帝皇和历史上绝大部分帝国的统治者一样,采取了分封制度。”

  “但分封制度也有自己的致命缺陷。”

  “如果中央对于地方的控制过于严苛,那地方就会丧失主动性,发展极为缓慢,并生出对中央的反感。”

  “而中央若是给予地方更多的主导权,放手让地方发展,就极有可能形成‘尾大不掉’,甚至反过来威胁中央的局面!”

  “帝皇的解决之道是,用无上秘法,复制自己的基因,制造出了二十个‘分身’,由这二十个分身统御帝国最精锐的力量,形成二十个‘元始宗派’,去统治帝国边疆的战略要地!”

  “所谓‘宗派’,也就是‘封地’、‘封国’的另一种形式了!”

  “按理说,既然是自己的分身,比‘子嗣’更加忠诚的存在,应该没有半点儿问题了吧?”

  “结果,谁都知道,在帝皇展开‘亿万光年大远征’,试图消灭妖族文明最后一点残余力量之时,二十个分身中的十个,甚至包括他倾注了三魂七魄的最强分身,远征军统帅‘血神子’都背叛了他!”

  “最终,远征失败,帝国崩溃,宇宙进入‘后星海帝国’时代!”

  “现在有很多传说和故事都认为,在‘亿万光年大远征’中,远征军统帅血神子是受到了天魔的蛊惑,才会一步步堕落,最终转化成了修魔者,号称‘末日战狂’,一手导演了帝国崩溃的‘末日变’!”

  “这样的故事,对十几岁的中学生说说,当然是再合适不过。”

  “但既然在座的道友,都是元婴级数的超卓人物,这一套显然是不足以让诸位信服的。”

  “血神子背叛帝皇的理由很简单,无非是一个强势的地方军阀对中央之间的矛盾。”

  “在星海帝国崛起的千年时间里,作为帝皇最强分身的血神子一直都战斗在最前线,磨砺出惊人实力的同时,也积攒了一支对他忠心耿耿的强大军队,以及无数和他并肩作战的忠实盟友!”

  “等到星海帝国的疆域初步稳定时,血神子的‘封地’又是在和妖兽王朝最后力量接壤的苦寒之地,想要在这样的地方生存,帝皇不得不给血神子更大的自主权,让他便宜行事。”

  “我们完全可以合理推测,在数百年的战争中,那些和血神子一样,奋战在帝国边疆的分身们,早已变成了一个个军阀,拥有自己的‘独立王国’,并且对这一现状十分满意。”

  “一旦妖族文明的最后一点残余力量都被彻底扫除,那么这些‘军阀’的存在就没有半点必要了,雄才大略的帝皇势必会收拢‘二十分身’手里的权力,甚至剥夺他们的‘封地’,将他们的宗派都迁徙到‘极天界、天极星’去,便于严格控制。”

  “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这样的道理,我们能想到,帝皇能想到,他的二十个分身,当然也能想到了。”

  “这一点,是这些变成了军阀的分身们,绝不能忍受的!”

  “所以,二十个分身中的十个,才以血神子为代表,起来和帝皇进行斗争,这不是血神子一个人的阴谋,而是地方和中央之间,不可调和的矛盾!”

  “就算域外天魔真的参与了这件事,那顺序也应该是反过来,并不是域外天魔蛊惑了血神子,令他堕落成为‘末日战狂’,才导致了远征军的分裂和帝国的崩溃。”

  “真正的顺序应该是,血神子以及众多分身,早就对帝皇心怀不轨,担心帝皇要剥夺他们的权力,所以先下手为强!”

  “他们知道自己的实力不如帝皇,以及忠于帝皇的力量,所以才会拉妖族和域外天魔来结盟,一起毁灭了远征军,也毁灭了星海帝国!”

  周一夫对“末日变”的全新诠释,令偌大的会场鸦雀无声。

  不过,倒是没有元婴反驳。

  大家都是成年人了,“修真者是好人,修魔者是坏人,血神子本身是好的,被域外天魔腐蚀了之后才会变坏”这种只能骗骗中学生的理论,他们当然是不太相信的。

  周一夫的说法,中央和地方之争,皇帝和军阀之争,或许才是一万年前历史的真相。

  周一夫捻着山羊胡,继续道:“以史为鉴,可以知兴替,曾经在星海帝国发生的一切,为什么就不可能在真人类帝国身上再次发生呢?”

  江海流沉声道:“周道友,你是说,真人类帝国很有可能也面临着‘中央和地方之争’?”

  “不是可能,而是一定。”

  周一夫自信道,“只要真人类帝国在通讯和星海航行领域上的技术水平,没有远远超越星海帝国,那么昔日瓦解星海帝国的困局,也一定会在真人类帝国身上重演!根据我的估算,真人类帝国的统治者,真正能有效控制的,最多也就是‘极天界、天极星’周围的几十个大千世界,远在数百万、数千万光年之外的边疆,他们肯定控制不来!”

  “而现在,帝国又面临圣盟的严重军事威胁,更不可能采用效率低下,响应速度极慢的直接统治方式!”

  “直接统治的话,帝国首都要对数百个大千世界的每一件事都做出反应,那就像是一头几十米长的恐龙要掌控每一个神经末梢一样,被别的凶兽在尾巴上狠狠咬了一口,都要好几秒钟之后,大脑才能感觉到痛,那怎么行?”

  “让神经末梢自己做主,采用‘分封制度’,是势在必行的。”

  “星孩不是也说了吗?只要李耀和落星子等人愿意投降的话,飞星界就可以作为他们的‘封地’存在,他们可以成为飞星界的‘界主’。”

  “很明显了,在真人类帝国,发现一个新的大千世界之后,立刻分封出去,甚至分封给当地的土著,是十分常见的事情,否则就不会诞生‘界主’这样一个专有名词了。”

  “是真人类帝国不想直接吞并飞星界么?当然不是!而是他们的大千世界太多,太远,实在管不过来了!”、

  “果真如此的话,我们对真人类帝国的实力就要进行重新评估了。”

  “在星孩最初的话里,它说真人类帝国占据了星海中央的精华区域,拥有数百个最富饶的大千世界。”

  “但他说这番话的语境,是为了恐吓李耀和落星子等道友,让他们乖乖投降!这番话肯定是大有水分的!”

  “就好像古代王朝战争,连民夫带家眷十几二十万人,就敢号称‘百万大军’一样,是恐吓而已。”

  “现在,我们知道星海中央除了帝国,还有圣盟,双方势均力敌,那这‘近千个最富饶的大千世界’就要先劈掉一半,每一方最多掌控了三四百个大千世界而已。”

  “而这三四百个大千世界中,被帝国统治者真正有效控制的,最多几十个大千世界,其余的大千世界,都是由‘界主’统治的独立王国,定期为帝国提供资源、兵源和强者罢了。”

  “真人类帝国如日中天,势力强盛时,这些界主对中央当然是忠心耿耿,愿意提供大把资源。”

  “可是,帝国和圣盟的数百年战争消耗下来,这些独立王国,对中央还有多少忠诚呢?”

  “假设我们真能发展出一定的实力,让自己变成一根既没有几两肉,也很难啃下来的硬骨头,究竟有多少真人类帝国的界主,愿意冒着头破血流、撬掉大牙的风险,来啃我们?”

  “到时候,极有可能形成这样一种局面——真人类帝国中央区域的精兵,也就是真正的‘帝国王师’,要和圣盟主力交战,不可能倾巢而出来对付我们这些穷山恶水的刁民。”

  “而对帝国边疆的军阀们来说,啃我们这根干巴巴的硬骨头又没半点好处,就算表面答应了中央要出兵,也极有可能是虚张声势,出工不出力罢了。”

  “这,就是我从星海帝国的衰亡,推论出来真人类帝国的尴尬现状!所以我和江道友的看法一致,我们面临的局面,并没有想象中那么险恶,甚至恰恰相反,帝国远征军的袭来,非但不会是星耀联邦的终结,反而是我们真正崛起,成为众星之主的开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