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1199章 迷雾中的圣盟

第1199章 迷雾中的圣盟

  “众星之主……”

  历史学家周一夫的话,固然有夸大其词,过于乐观的成分,但此时此刻,参加元婴大会的近两百名强者,却都不愿意反驳他。

  最近一年半来,在真人类帝国远征军来袭的消息重压之下,天元、飞星和血妖三界都有些慌乱和窒息,正需要这样的乐观主义精神来鼓舞士气。

  哪怕矫枉过正也好,只要展示出一线生机,让他们能够在冰冷险恶的宇宙中,鼓起全部精神、勇气和战力,拼死奋战下去!

  “周道友说的不错,我们这些穷山恶水的刁民,砸不碎嚼不烂煮不透的硬骨头,一定会让星海中央的超级势力都大吃一惊的!”

  江海流见众人的道心都更加坚定,不等反对意见出现,立刻道,“既然绝大多数道友,对于我们的生存和崛起都充满了信心,那就进入下一议题。”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想要战胜星海中央的超级势力,至少对他们都要有初步的了解。”

  “关于真人类帝国,这几年来,飞星界的道友已经从‘星孩’的残魂碎片中解析出了不少东西,知道那是一个继承了星海帝国大量神通秘法,由修仙者掌控,以‘进化’为最高目标,视人命如草芥,最大限度压榨普通人的国家。”

  “从这些信息中,我们可以推测出大量情报,甚至对真人类帝国的社会形态和技术水平,勾勒出一幅模糊的全貌,并由此评估帝国远征军的战力。”

  “但‘圣盟’呢?”

  “对于这个隐藏在迷雾深处的国度,我们真的是一无所知,他们的社会形态,官僚体系,文化风貌和道德观念,究竟是怎么样的?”

  “圣盟和帝国的社会形态显然不同,否则双方就不会如此针锋相对,而圣盟和联邦显然也不同,否则李耀道友的义父也不会对自己的故国如此深恶痛绝!”

  “这个号称‘比真人类帝国邪恶百倍’的国家,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现在,我们没有半点儿资料,但这件事对我们今后百年的战略发展偏偏极为重要,各位道友是否可以用超卓的计算力和推演能力,集思广益,猜测一下‘圣盟’的大致面貌?”

  江海流说完,充满期待地看着众多元婴。

  众多元婴却是一阵沉默。

  没办法,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他们的计算力再超卓,在没有任何证据,只有一个名字的情况下,又如何能推测出圣盟的真相?

  片刻之后,一位名叫“谢幽玄”的元婴请求发言。

  他是星耀联邦除了吕醉之外,最出色的心理学家和冥修师之一。

  谢幽玄侃侃而谈:“我觉得诸位道友不用过多纠结于李耀道友义父的那番话上,所谓‘比真人类帝国邪恶百倍’,极有可能只是夸大之词。”

  “我当然不是说,李耀道友的义父在撒谎,这只是心理学上一种无意识的思维误区而已。”

  “仔细想想,真人类帝国已经邪恶到将普通人视若草芥,可以随意压榨和屠杀,甚至连刚出生的婴儿都不放过的程度!在修仙者眼中,普通人根本不能算‘真正的人类’,只有他们才是‘真人类’!”

  “正如李耀道友所说,以人类文明的道德观念来看待,这已经是邪恶的极限了,圣约同盟再坏,还能坏到哪儿去?难不成所有普通人一出生就杀了?那又靠谁来采集资源和发动战争呢?”

  “所谓‘道德’,本来就是人类文明为了提升资源采集和利用效率,为了生存,减少内耗,一致对外,才慢慢发展出来的群体性规则。”

  “一个横跨星海的庞大国家,势必需要一套十分稳定的社会体系来采集和运用资源,那它肯定也有自己的道德观念,不可能为了邪恶而邪恶。”

  “即便是……妖族文明的‘四柱制度’,貌似邪恶,也有其诞生的社会和环境因素。”

  “当然!”

  火蚁王这个“四柱制度”最坚定的反对者霍然起身,面无表情道,“我曾经建立‘混沌之刃’组织,鼓舞广大中下层妖族起来,和‘四柱制度’抗争,正因为如此,我对‘四柱制度’才有非常深刻的了解。”

  “产生‘四柱制度’的原因很简单——资源是有限的,而妖族的繁殖速度又太快了,资源开采的速度远远跟不上妖族繁衍的速度。”

  “如果所有妖族,都拥有‘天赋妖权’,要享受和‘圣血妖族’、‘银血妖族’一样多的待遇,多消耗的这些资源又从哪里来呢?”

  “所以,只有划分出不同的阶级,又编造出‘死亡、重生、不朽’之类的神话传说,麻痹绝大部分的妖族,让他们安于底层生活,将希望都寄托在死后和来世,才能维持整个社会的和谐稳定!”

  “说难听点,出了这个会场之后,在公众面前,我和各位自然都可以大言不惭地唾弃‘四柱制度’,将它描绘成最邪恶,最落后,最不人道的制度!”

  “但至少在这里,我们都应该明白,正是因为血妖界实施了几千年的‘四柱制度’,才能以如此贫瘠的土地和资源,维持了数百亿妖族的大致稳定,而没有向外扩张!”

  “如果血妖界和联邦一样,摒弃‘四柱制度’,采取更加民主的投票选举方式,又为广大中下层妖族提供大量福利,正义倒是正义了,资源从何而来?”

  “为了满足选民们欲壑难填的胃口,任何一个竞选者肯定会将‘对外扩张,寻找更多资源’,当成最重要的竞选纲领,而最终被选举出来的,也绝对是最极端,最激进的候选人!”

  “这是必然的结果,不以个人的道德观念高低而扭转,就拿我自己来说好了,我的混沌之刃组织,若是成功推翻了万妖殿,夺取了血妖界的最高权力,接下来,我要如何兑现向混沌之刃成员的承诺,如何给所有妖族都带来‘光明、富裕、平等’的好日子?”

  “我没有点石成金的本事,凭空变不出资源,思来想去,唯一的办法就是对外扩张,彻底攻占天元界,来喂饱所有妖族了!”

  “所以我觉得,你们这些联邦人,真应该好好感谢‘四柱制度’,正因为‘四柱制度’的存在,联邦才能保证了五百年的风平浪静!如果血妖界在一千年前就转向民主制度,广开民智,大幅度提高底层民众的福利待遇和教育水平的话……侵略性一定大大提升,说不定联邦还来不及出生,天元界就被整个儿灭了!”

  火蚁王的话令众多元婴无言以对,会场上的气氛陡然又有些紧张起来。

  火蚁王这个昔日的“叛党头子”,对气氛的拿捏相当精妙,轻轻刺了众多元婴一下,立刻话锋一转,道:“我说这些的意思,当然不是在嘲讽各位,只是想提醒大家一句——倘若有朝一日我们真的在星海中和‘圣盟’相遇,我们最好向诸天神佛祈祷,圣盟是一个实行独裁和奴隶制度,邪恶透顶的国家。”

  “因为这样的国家,只需要满足最顶层统治者的胃口就好,相对而言,其侵略性和扩张动力都不足,还要面临来自内部中下层的反抗,内耗十分严重。”

  “真人类帝国,就有点儿这样的意思。”

  “如果圣盟真的和帝国一样,是如此‘邪恶独裁’、‘腐朽没落’的话,那倒好办了。”

  “怕就怕,圣盟实施的是和联邦相似,甚至比联邦更加光明和正义的民主制度,那么,为了满足圣盟所有国民几乎无限的资源需求,它势必要不断向外扩张和侵略,而这种侵略也会得到全体国民的一致支持,资源利用效率和对各个大千世界的控制力,注定比帝国更高!”

  “很不幸,这极有可能就是事实。”

  “否则就无法解释,圣盟这个刚刚崛起的新兴势力,为什么会打得真人类帝国这个老牌强国都节节败退了。”

  “我话说完,谢道友请继续。”

  火蚁王十分潇洒地坐下,留给众人一片尴尬。

  谢幽玄干咳几声,道:“火蚁道友的话,的确有一些值得探讨之处,总之,我和火蚁道友都认同,所谓‘圣盟比帝国邪恶百倍’,极有可能是夸大其词。”

  “而李耀道友的义父之所以说这样的话,原因也很简单,因为他是圣盟人!”

  “在心理学上,这是一个十分常见的思维误区,叫做‘桃源效应’,就是当自己的生活环境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而无法解决时,会虚构出一个并不存在,完美无缺的世外桃源,作为心灵上的寄托。”

  “李耀道友的义父是圣盟人,自然从小在圣盟长大,亲自见到和体验过圣盟的邪恶,本能就对圣盟产生了反感。”

  “而帝国的邪恶,他是不可能深入了解的,最多只是表面上泛泛听说而已,他不可能有帝国底层民众的切肤之痛。”

  “甚至,因为圣盟和帝国的敌对关系,他会将自己听到的,关于帝国的种种邪恶,都当成是圣盟的蛊惑宣传,更产生一种逆反心理。”

  “既然圣盟是如此邪恶,那和圣盟交战的帝国或许就有其正义之处——会产生这种想法,也是人之常情,久而久之,真人类帝国就成为李耀道友义父的‘世外桃源’,一个虚构的守护者!”(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