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1232章 尔虞我诈!

第1232章 尔虞我诈!

  就在双方一明一暗,剑拔弩张之时,那名身形矮小的老者,忽然斜插一步,站到了李耀和女性修仙者中间,轻轻一触太阳**,将面甲带头盔都收纳到了晶铠之中,露出布满了皱纹的面孔!

  说来奇怪,当李耀从远处观察时,对老者的第一印象是老谋深算,甚至有些阴险狡诈。

  可是这会儿,老者的每一个毛孔仿佛都散发出柔和的光芒,令他看起来慈眉善目,叫人忍不住生出信赖和亲近之感。

  他的双眸近乎透明,眼神既亲切又慈祥,还带着几分在千山万水之外遇见同胞的欣喜,两道眼神仿佛化作了千丝万缕,顺着李耀的瞳孔,钻进了他的脑域。

  “这是一名精神战高手!”

  李耀心中一凛,瞬间明白老者的身份,他的眼神非但带着一丝催眠的神通,甚至还有点儿测谎的味道!

  “这位道友是飞星人?难道这里是飞星界不成?”

  老者又惊又喜地问道。

  李耀不答,周身肌肉仍旧紧紧绷着,眼里一半畏惧,一半警惕。

  开玩笑,他李某人纵横星海十余载,论飙演技,从来没怕过谁!

  老者眼珠一转,向身后两名修仙者和众多太虚战兵挥了挥手。

  两名修仙者冷哼一声,纷纷退开几步,连那些太虚战兵都四散开去,纷纷收起了链锯剑和晶磁炮。

  老者装模作样地将李耀搀扶起来,告了声罪道:“这位道友,不好意思,我们初临异域,唯恐遇上妖魔邪祟和异星凶兽,神经不免有些过敏,刚才没想到是道友在旁边窥探,一时出手重了些,还望道友不要见怪!”

  “咳咳,我,我也不知道你们是人啊,闹出那么大的动静,当然要查看一番!”

  李耀又吐出一口鲜血,长舒一口气,恐惧渐渐褪去,脸上写满了好奇,他朝远处的战争基地探头探脑,又上下打量三人,咂舌道:“你们的晶铠,和我们的晶铠不太一样,这些傀儡,倒是和我们飞星界的太虚战兵有些相似,你们究竟是什么人?”

  “太虚战兵?”

  三名修仙者交换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老者的笑容愈发灿烂,温和道,“却不知这位道友尊姓大名,这里是飞星界的何处所在,距离你们的母星又有多远呢?”

  “我叫李耀,筑基期修真者,至于这儿究竟是哪里,我是真的不知道了!”

  李耀哭丧着脸说,“我是星舰失事,无意中流落到这里来的!”

  “哦?”

  三名修仙者面面相觑,老者错愕道,“这,这真是‘同病相怜’了,我们也是在星海中遭遇了风暴,星舰上的燃料耗尽,无奈之下,才迫降到这里,没想到却遇见了来自另一个大千世界的道友!”

  见李耀一直在朝远处的战争基地探头探脑,老者微笑道:“李道友无需惊慌,那是我们的星舰正在自我修复和补充燃料,只要完成修复,就可以离开这里,当然还可以将道友一起带走!”

  李耀眼底,顿时放出欣喜若狂的光芒,忍不住低呼一声,用力挥舞了一下拳头。

  “不过——”

  老者皱眉道,“这种紧急修复,终究不能持久,如果不赶快找到一处大千世界进行全面检修,只怕早晚会在星海中解体的!”

  “要是能回到飞星界,一切都好办了!”

  李耀脱口而出道,“我们飞星界拥有极强的星舰维修能力,一定能修好你们的星舰!”

  “李道友究竟为何沦落至此?”

  老者眼底放出了七彩纷呈的光芒,千丝万缕的神念再次钻进了李耀的瞳孔,声音也带上了一股不可抵挡的魔魅力量,“眼下咱们同是天涯沦落人,正该同舟共济,一起逃出生天才是!李道友的遇险经历,说不定能帮我们定位到飞星界的坐标,还请详细说来,一个细节都不要漏过!”

  “到时候,我们可以修复星舰,而李道友也可以回家了!”

  李耀感觉到,老者的声音和目光,共同化作了一股诡异的力量,轻轻刺激着他的大脑皮层,特别是掌控着记忆的脑细胞和神经簇。

  倘若他真是筑基修士,说不定会被对方三言两语就直接催眠,将一切都说出来。

  不过,李耀的脑域经过欧冶子、血色心魔等诸多诡异力量的冲击,脑细胞比寻常元婴老怪更加发达,些许雕虫小技,自然困不住他。

  “我爸爸是‘天鹰派’的长老,按照我们天鹰派的规矩,宗派内的子弟成年之后,都要隐瞒自己的身份,放出去历练三年五载甚至更长时间,我就隐姓埋名去了千帆星域,找到一艘短途货船‘云雀号’,当了一名武装护卫!”

  李耀装出双眼凝滞的模样,愣愣道,“云雀号是一艘往来于七八个星域之间的中小型运输舰,原本都是飞星界最繁华的线路,从来没出过什么大事。”

  “不过,这几年飞星界的星盗却愈发猖獗,据说还出现了一些叫‘修仙者’的可怕家伙……”

  李耀明显感知到,“修仙者”三个字,令对面猛地震了一下。

  隐瞒“修仙者”在飞星界的存在,是没有意义的。

  因为星孩在传送了一半飞星界的坐标之后,就被切断,那么在真人类帝国的修仙者看来,星孩一定暴露了,修仙者的存在,未必是什么秘密。

  如果故意装作不知道“修仙者”是什么东西,反而会引起三名修仙者的疑心,倒不如主动放出一些有价值的情报,博取他们的信任。

  更何况,李耀也想通过这三个字来“敲山震虎”,进一步试探三名修仙者的反应,搜集到真人类帝国的更多信息。

  “我们的运输队伍在航行途中遇到了星盗袭击,别的星舰都被星盗俘虏,只有我们慌不择路之下,启动了短途星空跳跃系统,漫无目的地乱跳一气之后,固然摆脱了星盗,却卷入了飞星界最可怕的碎石星带‘鬼怒川’之中!”

  “为了摆脱‘鬼怒川’,我们舰长不顾一切进行了一次超长距离的星空跳跃,这一跳,我们的运输舰差点解体,船上的人也死得七七八八!”

  “我们也不知道在星海中漂流了多久,直到最后燃料快要耗尽,终于接收到了来自这颗星球的微弱信号,抱着孤注一掷的想法,我们就飞到这里。”

  老者眼皮一翻:“这么说,李道友还有同伴了?”

  “没有!”

  李耀大摇其头,装出一副心悸不已的模样,颤声道,“我们哪里知道,这是一颗如此可怕的星球,整整半颗星球竟然破碎了,分裂成了一片凶险无比的陨石之海!”

  “我们的运输舰原本就千疮百孔,摇摇欲坠,根本禁不住陨石海的几次撞击,很快就被撕了个粉碎!”

  “所有人都想去抢逃生舱,结果一颗陨石正好砸中了逃生舱所在的区域,他们全都死了,死了!”

  “只有我及时召唤出了晶铠,依靠晶铠的微弱动力,勉强飞到这里,被星球的引力圈捕捉,好歹逃出了一条性命!”

  “不过,这一年多来,我全靠乾坤戒中的食物来维持生机,眼看就要坐吃山空,活活饿死在这里,却没想到绝处逢生,能等到诸位道友出现了!”

  “却不知三位前辈尊姓大名,又来自何方呢?”

  李耀毕恭毕敬地问。

  老者微微一笑,示意两名同伴除下头盔和面甲。

  “老朽苏长发,是‘青阳号’的舰长;这位是寇如火,青阳号的武器长;这位是唐千鹤,青阳号的领航员!”

  李耀咂舌,面露不忍的表情:“看来你们遭遇的星海风暴一定十分猛烈,这么大一艘星舰上,只剩下你们三个了么?”

  心中却是冷冷将三名修仙者的职务过了一遍。

  既然光头刀疤男“寇如火”是三人中的“武器长”,应该是单兵战斗力最强的一个,万一真要动手,那第一个就要解决他!

  不过,也不排除糟老头子“苏长发”是在故弄玄虚的可能,人不可貌相,说不定领航员“唐千鹤”,甚至老头子自己,才是最强的一个!

  一切皆有可能,还要继续试探。

  苏长发哈哈大笑,摆了摆手道:“李道友果然宅心仁厚,自己身陷绝境,还如此关心素不相识的道友么?李道友放心,我们并没有折损什么人手,青阳号出发时,就只有我们三个!”

  “我们和你不同,并非来自近在咫尺的世界,而是从星海中央跨越了亿万光年而来,纵贯星海,破碎虚空,何其凶险,自然无法携带太多的人手。”

  “更何况——”

  苏长发捋了捋五柳长髯,笑容更加和蔼,慈眉善目到了极点,“我们是为了和平而来,为了友谊、团结和发展而来,又不是来打仗的,要那么多人手干什么?”

  “星海中央?”

  李耀完全震惊,结结巴巴道,“那,那岂不是昔日星海帝国的首都?”

  苏长发眼中精芒一闪:“哦,李道友也知道星海帝国么?如此说来,你们的历史传承,并未完全断绝了?还是说,李道友曾经见过来自其他大千世界的道友?”

  李耀先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老老实实道:“星海帝国我们当然知道的,历史书上都有写过,其他大千世界的道友,以前却不曾见过,也没有听说过!”

  “嘿!”

  他忽然想到什么,很是兴奋地吞了口唾沫,眼里满是贪婪的光芒,颤声道,“要是能把各位道友都带到飞星界去,我一定会大大出名,大发其财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