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1237章 上仙饶命!

第1237章 上仙饶命!

  “不过对我们来说,结丹期的实力倒是刚刚合适,倘若实力太过低微的话,在这一处盘古文明遗迹中探索,就不免要拖后腿,而且到了飞星界之后,也不堪什么大用了!”

  苏长发笑着说。

  三人说说笑笑,浑然没有将李耀曾经“吃过不少人”这件事放在心上。

  李耀被寇如火踹了一脚之后,并没有晕厥,只是神色萎靡地喘息了半天,忽然朝前一趴,“哇”一声,大口大口呕吐起来。

  一边吐,一边哆嗦,偶尔抬头看着三人,刚才布满血丝的铜铃大眼都收缩成了黄豆小眼,目露凶光,狰狞无比,片刻之后,又流露出无比软弱和卑微的神采。

  既像是穷凶极恶的狼,又像是被打断了腿的狗。

  既像是要在三人身上最鲜嫩的部位狠狠咬上一口,又像是要趴在三人面前,抱着他们的大腿苦苦求饶。

  真是可怜、可恨、可憎到了极点!

  “李道友,真是人不可貌相!”

  苏长发笑呵呵道,“真没想到你年纪轻轻,看着眉清目秀,却是如此心狠手辣,竟然是靠着吃掉了所有同伴才坚持到这里,不简单,不简单!”

  这番话像是一梭子子弹重重打在李耀心脏上,他的脸色再次变得一片煞白,像是回忆起了一幕幕不堪回首的画面,捂住嘴巴,继续干呕。

  呕了半天,眼角淌出血泪,捂住嘴的手不敢挪开,整个身子都快挤到地缝之中,就像是没脸见人,声嘶力竭道:“你们,你们根本不懂!那种环境下,我不吃他们,他们就要吃我!我,我只是为了活下去!我想活,我想活……”

  他捂住整张面孔,失声痛哭起来。

  三名修仙者冷冷看着他丑态百出的表演,苏长发幽幽叹息一声道:“无尽星海,黑暗无界,却不知有多少人间惨剧,分分钟都在上演!”

  “你的所作所为,固然十恶不赦,但归根结底也只是为了生存而已,正所谓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我们这些外人,倒也没资格来评价你的对错!”

  “只不过,你这么做,想必是大大触犯了飞星界的规矩,就算能回到老家,你这样的‘吃人恶魔’,又该如何面对自己的同胞呢?啧啧啧啧,一想到你被千万人唾骂,甚至被自己亲朋好友嫌弃的场景,年轻人,我都替你难过啊!”

  李耀浑身一颤,像是被说中了最可怕的心事,指缝张开,露出一张扭曲到极点的面孔,喃喃道:“我,我不知道,原本我没想过有朝一日还能回到飞星界,我……”

  忽然,他眼底再次凶芒大盛,随手抓起了一块尖锐的岩石,对着三名修仙者狂乱挥舞,歇斯底里地叫道:“你们,你们究竟是什么人?刚才对我做了什么?为什么我恍恍惚惚之间,会将一切都说了出来?我好像做了一个很恐怖的噩梦,是不是你们搞的鬼?是不是!”

  “你们是来抓我的?你们是来找我报仇的?你们是来杀我的?“

  三名修仙者哑然失笑。

  唐千鹤看着自己的指甲,轻蔑道:“小家伙,别自恃过高了,就凭你这样一个穷乡僻壤的乡巴佬,区区一个结丹而已,也配让我们不远万里赶来杀么?真想杀你,我们轻轻打个哈欠,你就化为齑粉了,还能容你放肆到现在?”

  李耀的猩红小眼滴溜溜转了十几圈,面部根根暴突的青筋逐渐平复下去,摸着胸口连续被踹了两脚的伤口,梗着脖子,咬牙道:“我不信!哪怕你们本来不想杀我,听我说出了这么多……丑事之后,一定也起了杀意!”

  “斩妖除魔,是修真者的本分!我,我干出这种事情,在所有修真者眼中,早已沦为比妖魔更加丑陋的怪物,人人得而诛之了!”

  “我,我也是好汉一条,既然事发了,你们要杀便杀,却不要故意消遣我!”

  “好啊!”

  唐千鹤笑嘻嘻地上前一步,缠绕于晶铠右臂上的玄光不断膨胀,在灵磁力场的约束之下,竟然形成了五根锋利的光爪。

  唰!

  唐千鹤的光爪从岩壁上轻轻滑过,也没见她如何发力,大片岩石都化作齑粉,“簌簌”崩落,岩壁之中,留下了五道半米多长的爪痕!

  “总算你还有点儿修真者的风骨,那本姑娘就成全你!”

  唐千鹤娇叱一声,五根光爪叉开,朝李耀的天灵盖狠狠抓来!

  “前辈饶命!”

  李耀的脖子差点没缩回胸腔里,趴在地上,发出杀猪也似的嚎叫,“别杀我!别杀我!千万别杀我啊!”

  “我就知道!”

  唐千鹤十分无趣地冷笑一声,收回光爪,将李耀一脚踹了出去,“一看你也不像是什么悍不畏死的硬汉,又何必装模作样!”

  李耀的背脊撞在洞壁凸起的石笋之上,疼得龇牙咧嘴,双手伸到背后乱摸,却是不敢叫痛,见三人并没有显露出半分杀意,流露出深深的迷茫表情。

  呆了半天,他小心翼翼问道:“三、三位前辈不打算杀我么?”

  唐千鹤连看都懒得看他,嗤笑道:“你若是继续这么聒噪,浪费我们的时间,说不定我一时火起,真的将你斩成十七八段!”

  “别,别,千万别!”

  李耀大喜过望,笑逐颜开,长长一揖到地,“多谢三位前辈宅心仁厚,不杀之恩,此恩如同再造,晚辈哪怕这辈子当牛做马,在三位前辈身边效劳,都报答不了万分之一啊!”

  “谁敢让你在身边效劳?”

  唐千鹤讥笑道,“不怕你食髓知味,吃人肉吃上了瘾,找机会把我们三个都吃掉么?”

  李耀老脸一红,吭哧吭哧半天说不出话来,眼底再次闪过几道狐疑的光芒,吞吞吐吐道:“三位前辈神通广大,都是神仙一般的人物,踩死晚辈不过如踩死一只小小的臭虫,晚辈吃了熊心豹子胆,也不敢再冒犯三位前辈了!”

  “却,却不知道……三位前辈为何高抬贵手?晚辈还以为,所有修真者一听说这样的事情,都会立刻拔剑将晚辈斩杀呢!”

  唐千鹤柳眉一翘,看了苏长发一眼。

  苏长发轻轻咳嗽几声,皮笑肉不笑道:“李道友,谁说我们是修真者了?呵呵,我们是……修仙者!”

  “啊!”

  李耀大吃一惊,惊骇欲绝地看着三人,又向后缩了几步,脸上又是恐惧,又是迷茫,隐隐还绽放出一丝希望!

  “你那是什么眼神?再敢这样看我们,就把你的眼珠挖出来!”

  唐千鹤恶狠狠地说,“你连自己一条船上的朋友和同伴都可以吃,简直猪狗不如,还有资格对我们的真仙大道评头论足么?”

  “不敢,不敢!”

  李耀汗流浃背,嘴唇哆嗦,眼珠再次滴溜溜转动起来,磕磕绊绊道,“晚辈有眼无珠,实在没想到是三位仙长驾临,有失……这个这个……”

  他有点儿语无伦次了。

  “李道友,看来你对我们修仙者所修持的真仙大道有所误会啊!”

  苏长发不慌不忙,笑眯眯道,“这也难怪,星海浩瀚,很多大道在流传的过程中,难免以讹传讹,逐渐偏离正轨,又在不少居心叵测之辈的诋毁下,慢慢就变得面目全非,乃至所有不明真相的人,都畏之如蛇蝎了!”

  “就好像李道友你,其实你又做错了什么?你是故意要杀死自己的同伴么?当然不是!你只不过是想活下去而已,难道求生的本能都有错么?”

  “可是旁人若听了你的故事,哪里会理会你当时所处的环境,肯定是将你扣上‘吃人恶魔’的帽子,一棍子打死,死后还要百般****了!”

  “谁又会知道,你其实是一个心地善良的好人,都是被逼无奈呢?”

  “没,没错!”

  李耀用力点头,喃喃道,“我是好人,我是好人,我是被逼的,都是他们逼我的!”

  “这就对了,你是如此,我们修仙者也是如此,只是想在这片危机四伏的黑暗星海中,苦苦挣扎,生存下去的人而已!”

  苏长发叹息一声道,“还是那句话,眼下我们是同舟共济,正应该互相帮助,逃出生天才是,这颗星球上只有我们四个活人,倘若再闹矛盾,那就一个都活不了了!”

  “苏前辈所言极是!”

  李耀长舒一口气,表情终于活络起来,看着三人身上流光溢彩的晶铠,面露几分贪婪之色,道,“看来,晚辈过去接触到那些关于修仙者的留言,十有**都是造谣污蔑了!却不知真正的‘真仙大道’究竟是什么样的,修仙者和修真者之间,又有什么不同呢?”

  苏长发笑了笑,道:“真仙大道的玄妙,这个题目实在太大,三言两语又怎么说得清楚?我只能告诉你,修真者和修仙者之间,既非种族的不同,也不是修炼功法的差异,而是道心的转变!”

  “只要道心能够转变,摆脱过去的枷锁,站在更高的角度来看待宇宙万物和人类本身,那任何修真者都可以变成修仙者,去肩负起人类文明真正的责任!”

  “就好像李道友你,你干出了在世人眼中十恶不赦的勾当,即便回到了飞星界,这辈子都会藏着一块心病,一旦事发,那就是老鼠过街,人人喊打了!”

  “我想,你们飞星界也会有一些类似‘测谎仪’之类的法宝,还有精通催眠术的‘冥修师’吧?你这段不可告人的小秘密,并不是那么好保守吧?”

  李耀面如死灰,不由自主地点了点头。

  苏长发淡淡一笑:“那就是了,李道友,从你踏破这条界限的那一刻起,你就已经被修真者这个群体给抛弃了!你自己也非常清楚,你回不去了,永远都回不去了!”

  “但修仙者的大门,却随时都向你敞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