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1242章 豺狼和兔子

第1242章 豺狼和兔子

  “修真者所谓的‘守护普通人’,和那些极端动物保护者对猫狗的溺爱,并没有什么不同,根本不是因为他们比别人更加正义、善良、仁慈,也只是源自他们的私心。”

  李耀嚅嚅道:“私心?什么私心?”

  “在我们真人类帝国,有一位负有盛名的社会学和心理学大师,叫做‘马天洛’这位马大师提出了人的五层阶梯需求理论,他指出,一个人贯彻终生的全部需求,从低到高,分为五档,分别是生理需求、安全需求、感情需求、尊重需求和自我实现需求。”

  唐千鹤侃侃而谈道,“生理需求和安全需求都好理解,吃饱穿暖,不受外敌侵害,这是动物都会有的本能!”

  “感情需求也很容易理解,人是群居性的种族,一个人总是渴望沉浸在亲情、友情、爱情等等情感的包裹当中,正所谓七情六欲,即便大罗金仙都很难避免。”

  “而尊重需求,说白了,就是渴望在社会中占据一定的地位,得到他人的认可、尊敬甚至崇拜!这一需求得到了满足,就能使人充满自信,感受到自己之所以存在的‘价值’!”

  “自我实现需要是最高层次的需要,是指实现个人理想、抱负、主义,将个人潜能激发到极限,彻底贯彻自己的‘道心’!”

  “用马大师的‘五层阶梯需求理论’,来分析修真者的所作所为,就很好理解了。”

  “守护普通人这件事,第一可以满足修真者的感情需求,第二可以令他们得到大众的尊敬和崇拜,第三可以贯彻他们的理念,伸张他们的道心!也就是将‘五层阶梯需求理论’中,比较高级的那三种需求全都满足了!”

  “说白了,修真者守护普通人,然后得到普通人的欢呼和崇拜;这和一个普通人饲养一只宠物狗,为它搭建犬舍、购买狗粮,甚至称它为家庭的一份子,最终得到它的亲昵,都是一个道理。”

  “是他们特别喜欢小动物么?当然不是,只是满足自己空虚的心灵罢了!”

  “否则,为何世上饲养猫狗的人多,饲养蟑螂和癞蛤蟆的人却那么少呢?说白了,猫狗长得可爱,又略通人性,可以给普通人带来一种心灵上的满足感,普通人才会饲养猫狗;而普通人也可以给修真者带来一种心灵上的满足感,是一种高级宠物,所以修真者才会保护普通人!”

  “那,那——”

  这种奇谈怪论,李耀一时间还真不知道该如何反驳。

  更何况他也不敢表现得太过抗拒,以免惹来三名修仙者生疑,只好顺着唐千鹤的意思道,“那似乎,也没什么不好吧?”

  “如果只是自己关上门来溺爱宠物,当然是个人的自由,并没有什么不好!”

  唐千鹤冷哼一声,流露出了既轻蔑又厌恶的表情道,“只可惜,修真者和极端动物保护主义一样,都喜欢将满足自己私欲的行为,当成所谓的道德,将自己的好恶,当成‘放诸星海而皆准’的真理,甚至对他人十分正常的行为都横加干涉!”

  “星海中的资源是有限的,饲养普通人当宠物,可是比饲养猫狗当宠物,要消耗更多的资源;而普通人的凶残程度,亦是远远超过猫狗,稍有不慎,随时都会忘恩负义,反咬一口!”

  “修真者都是鼠目寸光,又极度自私的家伙,他们只是从自己的私心,自己的本能出发,只看到眼前的、当下的普通人好像很可怜,必须要不惜一切代价来保护,以此满足自己的慈悲心肠,殊不知这么做,反而会带来长远的破坏,并最终导致整个人类文明的总崩溃!”

  李耀皱眉:“什么破坏?”

  唐千鹤满脸认真道:“我们人类文明,和大自然的生态系统一样,其实是最坚固又最脆弱的东西!说它坚固,是因为它拥有一些天然的法则,可以自我调节和平衡,并且在看似残酷的法则约束之下自我净化和进化;说它脆弱,是因为一旦身为万物之灵的人类,掌控了修改某些法则的能力,又在自以为是的慈悲心肠驱使之下,真的进行了修改,那崩溃几乎是不可避免的!”

  “李道友,你听说过‘生态平衡’吧?”

  李耀点头。

  “大自然的生态系统,是十分平衡而完美的艺术品,想象有这样一处大草原,少量豺狼、大量兔子和漫山遍野的青草,组成了一个简单的生态系统。”

  “兔子吃草,豺狼吃兔子。”

  “兔子长得十分可爱,让人一看就生出怜悯之心。”

  “豺狼却面目狰狞,生性凶残,捕食兔子的场面无比血腥!”

  “乍一看,很容易将兔子定义成‘好’的,而将豺狼定义成‘坏’的!”

  “忽一日,一些无所不能的人来到这片草原,见到豺狼捕食兔子的血腥场景,又见到了小兔子在自己怀里蹭来蹭去的可爱画面,一时间生出了‘锄强扶弱’的心思,将所有豺狼都打杀了,只剩下毛茸茸,肉呼呼,温顺可爱的小兔子。”

  “请问,这片草原,难道就会变成人间仙境么?”

  “当然不会!”

  “不出一年,繁殖力超强,又擅长破坏草木根系的兔子,就会将这片草原彻底毁掉,而失去了食物来源的兔子,也会大批死去,彻底灭绝!”

  “明白了吗?”

  “在这个生态系统里,看起来凶残狰狞的豺狼,才是青草、小兔子和整个大自然的保护者;而那些看似古道热肠,锄强扶弱的家伙,则是恶魔,被自我膨胀的道德所奴役,不折不扣的恶魔!”

  “或许他们真是出自一片好意,或许他们在保护小兔子的过程中,还和豺狼大战三百回合,付出了无数鲜血和牺牲……”

  “那又如何?改变不了整个生态系统,都被他们‘一片好意’彻底毁掉的事实!”

  李耀脑子里一阵“嗡嗡”乱响。

  修仙者的这套话术是上千年时间千锤百炼出来,即便强词夺理,至少显得煞有介事,理直气壮。

  唐千鹤深吸一口气,脸上满是神圣的光辉,傲然道:“人类文明和生态平衡一样,自有其运行和发展的内在逻辑。”

  “物竞天择,适者生存,只有保持一定程度的残酷竞争,才能确保优秀的基因得到最充裕的资源,一代代传承下去;而比较低劣的基因,则会慢慢淘汰,不至于浪费资源、污染环境!”

  “这就像是人类文明的新陈代谢一样,是很正常,很合理的过程,优胜劣汰嘛!”

  “但是,随着人类文明的发展,各种新技术和新神通层出不穷,看起来我们已经战胜了大自然,可以无视法则和逻辑了!不少人慢慢生出了傲慢之心,私欲代替了理性,妄图‘替天行道’了,他们的代表就是现代修真者!”

  “现代修真者征伐四方,将人类文明的敌人一一扫除,创造出了没有内忧外患的稳定世界,又发展出先进的灵能技术,令各种法宝和神通的大规模普及,普通人的生存环境大大改善,人均寿命成倍提升,其结果就是普通人的数量如火山爆发,原本应该被严酷环境淘汰掉的劣等基因也得到了传承!”

  “那就好像失去了豺狼这种天敌,在草原上无限膨胀的兔子的一样!”

  “这样的世界看上去很美,却是人为搭建起来,十分精致而脆弱的玻璃温室,是绝不可能长久的。”

  “只要普通人的数量达到临界点,他们对资源的无限渴求终究会压垮整个世界,而沉浸在他们劣等基因浸泡中的修真者也会失去进取之心,和光同尘,同流合污,最终陷入万劫不复之境,这个世界的人类文明之火彻底熄灭,就像是被兔子啃噬一空的荒原一样!”

  “不要以为我是在危言耸听,在我们真人类帝国的扩张史上,已经发现过很多自我毁灭的修真者世界,正是看到了这些世界的惨状,吸取了他们的经验教训,才激励我们在修仙大道上越走越远!”

  “等回到基地,或许可以请苏老带你领略一下那些修真者世界的毁灭过程,你就明白了!”

  “总之,无论一个修真者世界看起来多么和谐美好、多么繁荣发达,修真者和普通人的关系多么融洽团结,那都是以透支未来,牺牲子孙后代利益换来的,是濒死前的回光返照,文明终结之前,最后的绚烂罢了!”

  “对于你这样不明真相,又接受了修真者几十年洗脑教育的人来说,我们修仙者的某些所作所为,乍一看好像是很残忍,很冷酷,甚至很暴虐!”

  “但是,这就好像豺狼捕食兔子一样,看上去凶残的事情,却是生态平衡的必须,对整个草原,甚至对‘兔子’这个种族的长久延续,都大有好处!”

  李耀深深、深深吸了一口气。

  他觉得自己有些被唐千鹤绕进去了。

  唐千鹤当然没这样的理论水平,这番话应该是修仙者中的理论大师,用了数百年时间精雕细琢出来,从小就灌输给所有帝国公民的。

  李耀不想在没有准备的情况下,继续在这个理论战场和敌人厮杀,装作恍然大悟的模样点了点头,换了个话题道:“我,我好像明白了!不过,如果我……吃的不是普通人,而是修仙者呢?”

  “普通人只是‘原人’,是十分特殊的高级动物,无所谓的话,那伤害到真正的同类,又该如何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