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1243章 帝国之法!

第1243章 帝国之法!

  readx();  唐千鹤正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口若悬河,滔滔不绝,冷不防李耀抛出了这样一个刁钻的问题,一时间愣住,樱桃小嘴微微张开,不知如何回答。

  “真人类帝国是人类文明的巅峰,自然拥有十分精密而完善的法律体系,维护每一名帝国公民的权益。”

  苏长发不知什么时候,凑到两人身边,双手背在身后,淡淡道,“按照帝国《刑法》、《民法》和《海商法》,援引‘紧急避险’条例,估计会判处‘正当防卫过当’和‘侮辱尸体罪’吧!”

  李耀愕然:“防卫过当?侮辱尸体?”

  “没错!”

  苏长发泰然自若地说,“帝国掌控着辽阔无垠的星辰大海,每天都有数以万计的星舰在星云风暴中穿梭,自然会遇上不少船难事件发生,处理这种事情,是极有经验的了。”

  “按照帝国过去的经验来看,在这种极端环境中,没有人会是无辜的,一旦意识到资源不足,所有人都是攻击者,所有人也都是受害者,只不过是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而已!李道友,你觉得呢?”

  李耀瞪大了眼睛,眼底闪过一抹惊惧之色,仿佛又想起那段不堪回首的日子,连连点头道:“没错,没错,我并不是第一个动手的!”

  “那就是了,既然是人家先动手,你不过是为了自保,那就是正当防卫,最多防卫过当,这不是很合理的判决么?”

  “至于尸体,在我们修仙者看来,只是一个躯壳,并不是太过重要的东西,判一个‘侮辱尸体罪’已经很不错了!”

  “如果交给法官来自由裁决的话,防卫过当加上侮辱尸体罪,或许会判处几年苦役和流放,命令你加入某支比较危险的战团,去和帝国的敌人厮杀吧!”

  “不过呢,每一名帝国公民,想要得到更多的修炼资源,一步步往上爬的话,本来就要上战场去夺取军功的,越是危险的战场,就代表着越丰厚的战利品,越是令人趋之若鹜!”

  “所以,这样的判决,和被蚊子轻轻咬了一口一样,根本是无关痛痒的!”

  李耀咂舌:“这么轻描淡写?”

  苏长发淡淡一笑,轻轻拍了拍李耀的肩膀,语重心长道:“李道友,你还太年轻,不明白帝国制订法律的出发点。”

  “帝国法律的出发点,是维系人类文明的永生不朽,令人类本身不断进化,人类文明之火越烧越旺!”

  “这是帝国宪法的第一条,亦是最核心的一个条款,其余所有法律条文,都围绕着这一核心而制定!”

  “那么,如何才能让人类不断进化,文明之火越烧越旺呢?”

  “很简单,弱肉强食,优胜劣汰,让最优秀的基因得到充足的资源,一代代传承下去,而所有的劣等基因都被自然筛选、淘汰、消灭!”

  “你是在星海风暴中唯一幸存下来的人,无论你是用阴谋诡计,还是强取豪夺,甚至仅仅是运气奇佳,都无法推翻一个‘事实’,你在无比险恶的环境中,打败了无数敌人,活了下来!”

  “这一‘事实’,证明了你是整艘船上,最聪明、最卑鄙、最敏捷、最灵巧或者最强壮的人!”

  “换言之,你拥有所有人里面,最优秀的基因!”

  “那么,你的生存,就是最优秀基因的生存,让你这样一个优等基因携带者继续活下去,符合全人类的利益!”

  “所以,站在帝国宪法的角度,站在全人类的高度,从理论上来说,当然不会判决你太严重的罪行了!”

  李耀心中一动,瞬间抓住关键:“理论上?”

  “李道友果然思维敏捷,瞬间就抓住了关键,没错,我刚才说的仅仅是理论上!”

  苏长发泰然自若地说,“现实当中,真的遇到了这种事情,通常很难找到确凿的证据,也就不会闹到法庭上去解决,即便真的到了法庭上,零星证据很难形成完整的证据链,法官也不太喜欢判决这种乌七八糟的案子,到最后往往是证据不足,无罪释放。”

  “这种事情,受害者家属也是心知肚明,所以原告方面也不喜欢上法庭解决,而是向帝国派驻当地的‘仲裁庭’去提起民事申诉,这种申诉不需要证据,只要是受害者的直系亲属或者同门师兄弟提出,再加上‘合理的怀疑’,就会被接受。”

  李耀听得一愣一愣:“受理之后,又如何呢,没有证据,该怎么判决?”

  “没有证据,当然就不判决了!”

  苏长发笑道,“所谓仲裁嘛,就是请仲裁官来主持,由你和受害者家属公平对决,做过一场!”

  “啊?”

  李耀傻眼,这样也可以?

  “还记得我刚才说过的吗,帝国法律的出发点,是确保最优秀的基因可以传承下去,所以,对方若是想要制裁你的话,就必须证明,他们这一支的基因,比你更加优秀!”

  “只要在竞技场上击败你,就可以证明这一点!那时候,你犯下的就不是什么吃人罪,而是‘毁掉了某一份比你更加优秀的基因,延续下去的可能’这一罪行!”

  “按照帝国法律的逻辑,这是危害到人类文明延续的最核心罪行,简直是‘罪恶滔天’,当然要对你从重从快进行惩处了!”

  “到时候,你就会被仲裁有罪,然后受害者家属再向法院起诉的话,即便没有任何证据,你都会被判决有罪,而且罪加三等!”

  “当然,绝大部分人是不会这么麻烦的,早在竞技场上,你就直接被受害者家属给解决了!”

  李耀愣愣道:“如果我打赢了呢?”

  “如果你打赢了,那就说明你的基因的确无比优秀,有传承下去的资格!那就算以后出现了新的证据,受害者家属也不能再以任何形式找你的麻烦!”

  苏长发道,“这种仲裁是一次性的,针对某一项控诉,只能提出一次仲裁,仲裁结果永远有效,如果这次没能杀死你,就决不允许下一次了!”

  “倘若你在大庭广众之下,赢了受害者家族的挑战,证明了自己的基因优越性之后,受害者家族还纠缠不休,那不用你自己动手,帝国法律自然会站在你这边,对方会受到最严厉的处罚,甚至被灭门、灭族的!”

  李耀想了半天,点头道:“我明白了,也就是说,只要实力够强,无论干了什么,都是无罪的!”

  “优胜劣汰,成王败寇,窃钩者贼,窃国者侯!这难道不是放诸星海而皆准的真理么?”

  苏长发冷冷道,“只不过,在修真者的世界里,这条真理被包装成了‘潜规则’,以比较隐晦曲折的形式表现出来;而在我们修仙者的世界里,却是一种正大光明的显规则,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一视同仁,十分公平!”

  李耀吐出一口浊气,喃喃道:“那,那社会不是乱套了?所有的强者都可以恣意妄为,烧杀抢掠了!”

  “怎么会?”

  苏长发微笑道,“如果你的实力足够强,达到‘界主’的级数,你就可以制订游戏规则,通过合法公开的渠道,源源不断获得稳定的利益,何必用烧杀抢掠这么粗暴低效的手段?”

  “如果你非要烧杀抢掠,只能说明你的实力还不够强,无法成为游戏规则的制定者,那么,当地的‘界主’和强者,很快就会找到你、干掉你,或者镇压你、收服你,把你纳入游戏规则当中,变成体制的一部分。”

  “这样的社会,怎么会不稳定呢?”

  “我彻底明白了!”

  李耀一拍脑门,朝苏长发和唐千鹤深深一作揖,心悦诚服道,“多谢两位前辈解惑,听你们这么一说,晚辈的确有豁然开朗,发现一个全新世界的感觉,那就好像过去数十年,都活在一个浑浑噩噩的套子里,直到今天才破壳而出,发现了真正的世界!”

  “不过——”

  眼珠一转,李耀面露难色,“我好像还有最后一个问题,一个怎么都绕不过去的问题!”

  “李道友请讲!”

  苏长达笑道,“谈不上解惑,大家共同探讨研究,一起切磋罢了!”

  “是这样,两位关于‘真人’和‘原人’的论述,的确精妙绝伦,令晚辈茅塞顿开,不过仔细想想,所谓真人,未必都是真人生出来的吧?而他们的后代,也未必都是真人吧?”

  “反正在飞星界是这样,很多修真者的父母都不是修真者,他们的孩子里,虽然修真者的比例是会高一点点,但也并非每一个都能觉醒灵根的!”

  “倘若一名真人,也就是修仙者,他的父母和孩子都是原人,换言之,父母和子女属于不同种族,是不是有点儿……说不通啊?”

  “有什么说不通的?”

  唐千鹤嗤之以鼻,“马和驴交配,就会生出骡子,马和驴是父母,骡子是子女,请问,他们是同一个种族么?”

  李耀顿时无话可说,憋得脸红脖子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