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1248章 末日战疫!

第1248章 末日战疫!

  李耀想了想,皱眉问道:“一个没有疾病的世界,那有什么问题?”

  “有什么问题?”

  苏长发讥笑起来,“最大的问题就在于,修真者逆天而行,打破了自然的法则,也彻底击碎了人体和大自然之间的平衡关系!”

  “人类是万物之灵,是所有碳基生命历经亿万年的进化,最终诞生的超完美进化体!即便以人类诞生的几十万年来计算,在和大自然、和细菌、病毒和疾病的斗争中,我们也生出了一套行之有效的免疫系统!”

  “即便不依赖任何药物和医疗手段,光靠人体本身的免疫机制,都可以战胜大部分的细菌和病毒,并且在这一过程中,将人体本身淬炼得更加强大,这种强大甚至会深深烙印在基因之中,一代代传承下去!”

  “这,就是所谓的进化!”

  李耀道:“不对吧,如果生了病不及时看医生的话,还是有很大几率会死掉的!”

  苏长发冷哼一声道:“疾病本身就是大自然赐予人类的筛选机制,能够将劣等基因携带者都筛选掉,保证整个族群往正确的方向发展!”

  “作为整体而言的人类文明,必须保证一定程度的‘淘汰率’,将那些不适合生存下去的人统统筛选掉,才能达到资源的最优化配置。”

  “对个体而言,死亡当然是一种悲剧;但是对一个文明而言,倘若该死的不死,一直苟延残喘着浪费资源,更是莫大的悲剧了!”

  李耀实在忍不住,装出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原来如此,我明白了,也就是说,真人类帝国都没有‘医院’这种地方的么?”

  苏长发笑了笑,道:“医院当然是有的,不过主要偏重于治疗外伤!倘若是病毒感染、癌症或者别的疾病,我们会为病人注射一些‘免疫系统激活剂’,激发病患自身的生命潜能,来抵抗疾病。”

  “也就是说,在我们的医院里,主要还是靠病人自身的免疫系统和抵抗力,来对抗细菌、病毒和癌细胞,医生只是起到‘唤醒’和‘增幅’的作用。”

  李耀愕然道:“这有效吗?”

  “当然有效。”

  苏长发道,“虽然比不上药叉文明吹嘘的百分之百治愈率,但一般的癌细胞和病毒感染之类,还是可以被病人自己的生命力给杀死的!”

  “倘若实在杀不死,我们也很少采用外部介入的手段来治疗,因为这个病患的生命之火如此微弱,本来就没有活下去的资格!”

  李耀无言以对,只好继续竖起耳朵听着。

  “但是药叉文明那些修真者的思路,却和我们修仙者截然不同。”

  苏长发轻蔑道,“他们认为,人类文明是一个整体,所有人类都是兄弟姐妹,无论男女老幼,无论贫富贵贱,无论普通人还是修真者,无论基因有多少缺陷,无论免疫力有多么低下,都值得不惜一切代价去拯救!”

  “于是,他们不惜血本改造了整颗药叉星,建立了一套没有致命细菌和病毒,也就变得脆弱不堪的生态系统,又用大量激素、抗生素和化学药剂,注入每一个药叉人体内,建立了一套‘牢不可破’的人造免疫系统!”

  “那时候的药叉人,还在娘胎里时就要进行各种药物注射,从出生以来就泡在药罐子里,才换来了一辈子看似健康长寿的生活!”

  “只可惜,这种流于表面的‘健康长寿’,却是建立在极度脆弱的人造地基之上,那就好像修真者辛辛苦苦为所有普通人都建立了一间玻璃温室,将他们牢牢保护在里面,让他们免于外界的疾风骤雨侵袭一样!”

  “短期之内,这种做法的确有效。”

  “但副作用却是,包括修真者自己在内的所有人,都变成了温室里的花朵!”

  “正所谓‘出则无敌国外患者,国恒亡’,这句话放在一个人身上,也是同样的道理!”

  “没有疾病、细菌和病毒的攻击,也就没有了‘实战演习’的机会,完全依靠药物来维持健康,就像是靠外来雇佣兵保家卫国,怎么能行?”

  “就这样,药叉人像是在一座巨大的‘无菌室’里长大,一代复一代,他们的免疫系统越来越羸弱,最终丧失了依靠自身,在大自然中生存的能力!”

  “我们真人类帝国的史学家,在研究药叉文明的这段历史时,给药叉人的症状取了一个名字,叫做‘获得性免疫缺陷综合征’,就是指他们因为过于‘干净’的外界环境,和超负荷的介入性药物防御手段,令自身免疫系统彻底崩溃,甚至从遗传基因上就被改变!”

  “他们的免疫系统,就好像是我们的‘阑尾’和‘尾巴’一样,变成了毫无半点用处的器官,慢慢就退化甚至消失了!”

  “呵呵,因为‘获得性免疫缺陷综合征’,是源自修真者对所有‘人类同胞’那种‘无私的大爱’才产生的疾病,所以我们又称它为‘爱死病’!”

  “全民得了‘爱死病’只是一方面,更可怕的是,由于修真者那种‘一个都不能少,所有人都要拯救’的想法,不少携带着劣等基因,根本不适合生存,至少是不适合留下后代的人,也统统被他们抢救回来,像正常人那样结婚生子,留下更加劣等的后裔。”

  “他们可以靠精妙绝伦的医术和不可思议的药物,强行压制这些劣等基因携带者的显性症状,却极难从基因链最深处的本源上,解决这一问题。”

  “结果就是,大量劣等基因在药叉人中间扩散、潜行、蛰伏,好像一座随时会苏醒的休眠火山,还在不断膨胀!”

  “而为了压制劣等基因的种种症状,就不得不加大药物的剂量,加大药物的剂量,又会导致‘爱死病’越来越严重……这样的恶性循环,没有任何力量可以阻止!”

  “尽管药叉文明已经走到了毁灭的边缘,但是表面上看起来,他们的文明还是繁荣昌盛,灿烂无比!”

  “他们可不像盘龙人那么愚蠢,用几百年时间就发展出了相当先进的星海航行技术,可以展开跨越大千世界的星空跳跃了!”

  “那时候,是药叉文明黄金时代的最高峰,凝视着辽阔无垠的星辰大海时,所有药叉人都充满信心,相信自己可以征服包括大自然在内的一切敌人!”

  “但是,他们没想到一件事。”

  “当他们的免疫系统一步步退化时,他们最危险的对手,那些细菌或病毒,却是在不断变异,或者说……进化!”

  “药叉人炼制的各种药物和干扰素,能够灭杀一万种病毒中的九千九百九十九种,却会刺激剩下的最后一种,令它产生惊人的变异,变得更加阴险、诡秘和致命!”

  “呵呵,优胜劣汰,适者生存,这本来就是宇宙的法则,修真者领导下的药叉文明,无比傲慢地践踏了这条法则,但药叉星上的细菌和病毒,却始终遵循着这一‘天条’,并且在药物和干扰素的刺激下,以过去百倍的速度,不断挣扎着,变异着,进化着!”

  “药叉人也发现了细菌的耐药性越来越强,病毒的变异速度越来越快,一种新发现的病毒往往不出三五个月,就能变异出几十个亚种。”

  “但他们仍旧没有醒悟,而是变本加厉地炼制出更多药剂、疫苗、抗生素和干扰素,就像是面对无处宣泄的洪水时,只想着不断加高堤坝,获得眼前的安稳,却不顾日后的奔溃!”

  “有那么一段时间,这种策略似乎奏效了。”

  “陆地上所有的细菌和病毒都被他们研究得一清二楚,并且研究出了相应的疫苗和干扰素,对所有人都进行注射。”

  “但他们忽略了大海。”

  “就在药叉文明的第一支星海远航舰队,即将出发去探索星辰大海之时,药叉星的西海之中,一座沉睡了数十万年的海底火山忽然爆发,将大量海底物质喷射到了半空中。”

  “这其中就包括一种,在海底火山附近的硫磺淤泥中休眠了数十万年的古老病毒。”

  “数十万年来,这种病毒从未在药叉星上出现过,药叉文明对它一无所知,亦没有针对性的药物。”

  “这种病毒如飓风般席卷整个药叉星,并且和那些历经了几百代抗生素和干扰素都没能杀死的细菌和病毒夹杂在一起,演变成了一场末日瘟疫!”

  “修真者花费近千年时间,为药叉文明搭建起来的‘玻璃温室’终于被无情击溃,这些体内蛰伏着大量劣等基因,又没有免疫系统的‘花儿’,可怜巴巴地暴露在疾风骤雨之中!”

  “短短三个月内,药叉文明就损失了五分之一的人口,社会秩序濒临崩溃,从九霄云外跌落到了九幽黄泉!”

  “其实,在这时候,还是有办法可以拯救整个文明的。”

  苏长发满脸冷酷,用手掌比划了一个劈砍的动作,一字一顿道,“杀,杀,杀!建立大量隔离区,抵抗力较强的修真者都聚集在一起,维持基本的秩序,对所有病患和疑似病患都杀无赦,将整个药叉星彻底清洗一遍!”

  “哪怕损失一半,甚至四分之三的人口,又有什么关系?修炼者在,文明就在!之后再慢慢修复崩溃的免疫系统,重建文明好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