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1252章 与生俱来的原罪!

第1252章 与生俱来的原罪!

  “原罪?”

  李耀冷哼一声,他从来不认为有什么与生俱来的罪孽,对这个词充满了本能反应的厌恶。

  心思电转,李耀开口道:“是否沙蛮人想出来的诡计,说什么武英人占据了这么丰饶而稳定的世界,这是一种极大的不公平,是他们与生俱来的原罪,所以他们必须好好补偿沙蛮人——诸如此类的可笑理论?”

  苏长生笑了笑,摇头道:“倘若你这样想的话,那就把武英人和沙蛮人都想简单了,而且这样一来,这段历史也失去了普遍性的意义,你大可以说,武英界的毁灭和修真者的理念无关,只是那里的修真者比较愚蠢而已!”

  “如果换成一些更加清醒、更加明智的修真者,采用循序渐进的方法,一步步来,慢慢同化沙蛮人,或许就是另一个不同的结局。”

  李耀一时语塞。

  他的确是这么想,星耀联邦在吸纳妖族的时候,绝不会像武英人这么天真和愚蠢。

  “不,我要讲述的这段历史,远远不是这么简单,武英文明的毁灭,也根本不是他们愚不可及的移民政策造成,充其量只能说,沙蛮人充当了一个‘引子’而已!”

  “所谓原罪理论,并不是用来解释武英人和沙蛮人之间的矛盾,而是用来解释修真者和普通人之间的矛盾,拥有‘原罪’的并非武英人,而是修真者!”

  “什么?”

  李耀愕然,情不自禁地摸了摸脸颊,难以置信道,“修真者有什么与生俱来的原罪?”

  “当然有!”

  苏长发意味深长道,“包括武英文明在内,绝大部分修真文明,都不同程度秉持‘天赋人权不容侵犯,不分修真者还是普通人,所有人统统平等’的理念,但是从这一理念出发,却可以得到一个十分荒谬的结论,那就是修真者和普通人之间,与生俱来的极大不平等!”

  “没错,法律可以保障普通人的合法权益和政治地位,甚至可以用一人一票的方式,假装普通人拥有和修真者一样的力量!”

  “然而,这只不过是自欺欺人而已!”

  “一旦觉醒了灵根,修真者就拥有远远凌驾于普通人之上的速度、力量、体能、智力,以及更敏锐的视觉、听觉、触觉,等等等等!”

  “这些人体本身的优势,都是普通人无论怎么锻炼都无法接近的!”

  “拥有这些优势,修真者可以随心所欲地在任何竞争领域,将普通人远远抛在屁股后面,他们可以占据一切需要超级智力、体能、速度、力量乃至神魂强度的工作岗位,可以风风光光地成为英雄,接受大众欢呼,万民敬仰!”

  “只要在某一个领域,出现了一名修真者,就意味着其余所有普通人,哪怕是付出不懈努力,每一个细胞都爆裂的普通人,都没有半点儿竞争机会,只能乖乖投降认输,眼睁睁看着修真者去大显神通!”

  “一句话,这个世界是修真者的舞台,普通人最多只是台下的观众,只负责鼓掌和喝彩而已!”

  “他们既不配,也根本没能力登上舞台,去散发自己的光彩!”

  “李道友,这样的不平等,难道还算不上是修真者的原罪吗?”

  苏长发的笑容愈发狰狞,语气却越来越平静,给李耀一种毛骨悚然,汗流浃背的感觉!

  “更关键的是,这种不平等,不仅仅意味着普通人无法和修真者在任何一个领域竞争,还意味着普通人完全无法保障自己的生命和财产安全,一切都操纵在修真者手里!”

  “普通人不得不接受这样一个现实,即——他们之所以能够平平安安、幸福快乐地生活,只不过是建立在修真者的善良、怜悯和施舍之上!”

  “这一切,都是风中沙塔,空中楼阁,都被修真者虚无缥缈的‘道德’所维系!”

  “今天,修真者决定行侠仗义、锄强扶弱、保护普通人,所以普通人才有这样的好日子过!”

  “但是,倘若明天,修真者变了呢?”

  “倘若修真者出于各种理由,或者根本没有理由,只是心情不好,决定不再保护普通人,而是换一种截然相反的活法呢?”

  “那时候,修真者可以随心所欲地杀死普通人,夺走他们的财产,奴役他们的妻女、将他们的子子孙孙都当成奴隶!”

  李耀脱口而出:“修真者不会这么做的!”

  话刚出口,心底就渗出一滴冷汗。

  苏长发深深看了他一眼,微笑道:“重点不是修真者会不会这样做,而是‘能不能’!很明显,他们是能的!”

  “修真者可以随心所欲伤害普通人,而普通人却无法伤害到修真者,所以只能祈求对方遵守一直以来的社会规则,也就是‘道德’——这就是最要命的问题所在!”

  “我刚才已经说了,李道友,‘道德’二字是世界上最靠不住的东西,随着生产力和社会关系的变化,道德也会以电光石火的速度发生改变!”

  “更何况,还有各种意外呢!”

  “最简单的例子,就拿你来说好了,李道友,我相信过去的你,一定是一名标准的修真者,说不定还干过很多好事,保护过很多普通人,对吗?”

  李耀眼角剧烈跳动,装出纠结万分的模样,轻轻点头。

  苏长发皱巴巴的老脸上,绽放出了九幽魔君般的笑容,“然而,经过了这次‘星海船难’事件,突破了所有底线之后,你已经变了,完完全全的变了!”

  “即便普通人可以全心全意相信过去的你,但他们可以相信现在的你吗?”

  “如果你没有遇上我们,而是机缘巧合回到了飞星界,你能保证自己依旧像过去一样对待普通人,而不是将他们看成一块块香喷喷的血肉吗?”

  “倘若你在某种诡异本能的驱使下,伤害到了某个普通人……乃至他的全家老小,他有办法反抗你吗?”

  李耀脸色苍白,做了个干呕的动作,无言以对。

  苏长发冷冷道:“没有任何人可以忍受,自己全部的命运都掌握在他人的善意和怜悯之上!修真者拥有随意伤害普通人而不会被普通人伤害的能力,这就是他们的原罪,最大的原罪!”

  “针对这两项原罪,解决的办法也十分简单!”

  “首先是进一步提高修真者的税率,限制他们的各种权利,在工作、教育、参政议政等所有领域都持续向普通人倾斜,大大倾斜!”

  “第二,既然修真者如此危险,都是一头头人型凶兽,那就必须对他们严加监控,确定他们的身份、实力、境界和日常行踪,都必须被公众掌握,而且在必要时,就算没有证据,也可以对修真者提出人身限制。”

  “第三,成立‘全人类平等委员会’,调查过去百年内所有的‘修真者滥用自己能力,和普通人进行不正当竞争,损害普通人利益’的事件,并开始研发各种限制修真者能力的法宝,确保普通人也有一定的,伤害修真者的能力!”

  “绝对的权力,就代表着绝对的腐化,现在修真者就拥有‘绝对的权力’,那他们的腐化只是时间问题!唯有大家都拥有互相伤害的能力,才是权力的制衡,才能保证联盟的稳定发展!”

  “原罪理论的主要观点,就是如此。”

  “这一理论从黑暗的深渊冒出来不久,就如狂潮般席卷了整个武英联盟,得到了绝大部分普通人的支持!”

  “怎么可能!”

  李耀的眉头像是两把铡刀,快要立起来,“原罪理论或许是沙蛮人在搞鬼,得到联盟中的沙蛮公民支持并不奇怪,但不是还有一大半武英公民么,他们怎么也会支持这种荒谬绝伦的鬼话?”

  “你觉得原罪理论荒谬,因为你就是修真者,你的屁股自然坐在修真者这边!”

  苏长发森然道,“倘若你是一名手无缚鸡之力的普通人,你就不会觉得有什么荒谬了,反而会觉得醍醐灌顶,豁然开朗呢!”

  “将心比心啊,李道友,开动你的计算力,想象一下,你是一个普通人,当你面对高高在上,呼风唤雨,无所不能的修真者时,你内心最深处,究竟是什么想法?”

  苏长发将冷冰冰的手臂搭在李耀肩膀上,向他耳朵边凑了过来,似有似无的声音像是从九幽黄泉中刮来的微风,“看着对方比你更高、更快、更强、更聪明、更英俊、有着更高的社会地位和实现自我价值的能力——最关键是,你一辈子都别想赶上人家!”

  “身为普通人的你,会不会有点小小的……嫉妒呢?”

  “而当你看到,修真者可以一拳打爆一块巨石,一脚踢飞一头十几吨重的妖兽时,你又会不会忍不住想象,这样的拳脚落在自己身上,会是什么感觉?”

  “身为普通人的你,会不会有点小小的……恐惧呢?”

  “当你看过了修真者在舞台上大显神通,过着无比精彩的生活,再回过头来看着自己在观众席里枯燥乏味,黯淡无比的人生,会不会对自己的弱小、愚昧、无能、丑陋,产生一丝小小的……绝望呢?”

  “嫉妒!恐惧!绝望!种种负面情绪叠加起来,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纠缠着你,最终会不会在你的骨髓最深处,酝酿出一点点微不足道的……仇恨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