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1254章 黑星的复仇(上)

第1254章 黑星的复仇(上)

  苏长生身后的光影画面中,出现了一座座金碧辉煌,气势恢宏的大城,然而在这些高楼林立,现代化气息浓郁,一看就充满文明和灵性的城市中,修真者闪闪发亮的身影却是越来越少,偶尔有几个,也是形容枯槁,神魂透支,油井灯枯。

  与之相对,周身镌刻着邪异纹身,双目赤红,表情亢奋的蚩尤道徒却是越来越多。

  因为蚩尤道掌握着令普通人都激发生命潜能,化身“狂神战士”的能力,而且本身就拥有高度的组织性和军事性,所以在三十年内战中,越来越多的普通人都加入了蚩尤道,在蚩尤大神的引导之下,对抗自由派修真者。

  在最后的画面中,几乎所有城市的大街小巷,在灯火辉煌的高楼大厦之下,都挤满了狂热的蚩尤道徒,以最原始和野蛮的方式,对他们的神灵顶礼膜拜。

  而寥寥可数的修真者,完全被他们包围甚至吞噬,显得那么脆弱、孤立和无助!

  李耀深深叹息了一声。

  修真者终究是人类文明的战刀,是所有人的保护者和引导者!

  现在,武英文明的普通人亲手折断了这柄战刀,抛弃了他们的保护者,接下来的悲剧,也就不可避免了!”

  苏长生冷笑道:“赎罪派修真者以为自己消灭了所有的自由派修真者,帮助普通人打赢了内战,就能重新得到普通人的信任和接纳,他们实在想得太简单了!”

  “普通人之所以恐惧和嫉妒他们,不是因为他们‘做了什么’,而是因为他们‘能做什么’!”

  “即便在内战之中,一次次对自己的同类举起屠刀,将所有同类乃至同门师兄弟都斩尽杀绝,赎罪派修真者依旧不可能得到普通人的信任!”

  “他们在战场上展现出来的战斗力越强,破坏性越大,取得越辉煌的战果,普通人就越是惧怕他们,提防他们,敌视他们!”

  “过去,自由派修真者是彼此共同的大敌,赎罪派修真者和普通人还可以并肩作战,联手抗敌。”

  “现在,鸟尽弓藏、兔死狗烹,既然自由派修真者已经尽数消灭,赎罪派修真者又如何能够幸免呢?”

  “内战结束之后,赎罪派修真者尚不知道普通人的屠刀已经在暗中举起,带着倒刺的绞索已经套到了他们的脖子上,‘全人类平等委员会’依旧在积极展开工作,全方位遏制修真者的权利,包括全天候监控,功法和神通的随时备案,对修真者实施‘有罪推定’等等!”

  “他们满心以为,只要通过了这些法案,修真者和普通人就能取得‘大和解’,就能重新团结在一起!”

  “呵呵,哪有这么简单?”

  “这些法案一一通过,修真者的权利被逐一剥夺,就好像是困在笼子里的狗熊一样动弹不得!而贪得无厌的普通人还不满足,仍旧步步紧逼,最后抛出了一个终极解决方案!”

  “这个方案要求,所有修真者从觉醒灵根的那一天起,就必须在脖子上佩戴一个蕴藏着高纯度晶髓的晶石炸弹,威力足够将他的脑袋和身体分家!”

  “而控制这个晶石炸弹的遥感符阵,则将由‘全人类平等委员会’中的普通人委员,组成一个独立部门来保管和使用!”

  “如此一来,普通人就拥有了伤害修真者的能力!”

  “这——”

  李耀惊呼出声。

  他想到了江少阳炼制的毒蝎蚀骨穿心锁。

  倘若所有修真者一辈子都要佩戴着这样的枷锁,而控制枷锁的符阵还掌握在一些普通人的手里,那真是生不如死!

  赎罪派修真者,真是自作自受,死有余辜啊!

  “直到此刻,这些赎罪派修真者才恍然大悟,明白普通人要的根本不是和解,而是将他们彻底镇压,完全夺走他们的权利!”

  “也才明白,修真者和普通人,从生理到神魂,根本就是完完全全不同的两个物种,‘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的道理!”

  苏长发继续不动声色道,“追悔莫及的赎罪派修真者终于起来抗争,却是太晚了!”

  “三十年内战中,他们亲手将大部分同类都送下了九幽黄泉,又把自己也搞得元气大伤,而大量普通人却是被他们提供的法宝武装起来,甚至由他们亲自指点,掌握了一些对付修真者的办法!”

  “而沙蛮祭司和蚩尤道的大祭酒,也在内战中一步步掌握了武英文明的权力,绝大部分武英人都被他们蛊惑!”

  “直到此刻,沙蛮人终于撕破脸皮,暴露出了狰狞的面目!”

  “连接武英和沙蛮两界的星空之门被激发到了极限,大批蚩尤战士乘坐着简陋的星舰冲进了武英界,如熊熊燃烧的潮水般冲垮了赎罪派修真者羸弱的营垒!”

  “昔日高高在上,英俊潇洒,无所不能的修真者跪倒在尘埃中,被斩首,被吊死,被千刀万剐!”

  “他们的妻女被****,子嗣被奴役,整个亲族和宗派都被付之一炬,血脉和神通的传承彻底断绝!”

  “就连‘全人类平等委员会’里那些最坚定的‘赎罪派’修真者也难逃一劫,纷纷被各种莫须有的罪名送上了断头台,在万众欢呼声中,人头落地,命丧黄泉!”

  “就这样,曾经烜赫一时的武英文明终究毁于修真者的天真、怯懦和软弱之中!蚩尤道成为了这场战争的最终胜利者,几乎所有修真者都被斩草除根,杀戮殆尽!”

  苏长发身后,出现了一副副动荡、战乱、屠杀、焚烧、口歪目斜、面容狰狞的普通人扑向修真者的画面。

  环绕式传音符阵中,传来滔滔不绝的惨叫、哭泣、怒吼、狞笑和祈祷声。

  到最后,原本金碧辉煌、繁荣昌盛的武英文明,彻底沦为一片暗无天日的焦土!

  焦土之下,是无数修真者的累累白骨。

  焦土之上,却是无比狂热的蚩尤道徒,以他们野蛮和愚昧的方式,凭着一种常人无法理解的心理,焚烧修炼典籍、打破除了蚩尤之外的一切神像、炸毁每一个修炼宗派的山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灭修真者带给这个世界的一切痕迹!

  尽管明知这个结果,看到这里,李耀还是忍不住生出一阵浓浓的悲哀。

  老实说,前面两个文明,盘龙文明和药叉文明的自我毁灭,并没有给他造成太大的困扰。

  因为他觉得那纯粹是“技术上的错误”,才导致了最终的毁灭,并非修真之道本身有什么问题。

  但是武英文明的毁灭,修真者和普通人的对立,特别是苏长生所说的“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八个字,的确令李耀有所触动。

  他隐隐觉得不妥,但一时半会儿又说不出来哪里有问题。

  这毕竟是真人类帝国千锤百炼出来的“洗脑教材”,三个文明循序渐进,前面两个文明,都是为了最后这个武英文明的毁灭做铺垫,乍一看去,的确严丝合缝,无懈可击,不是瞬间就可以全盘驳倒的。

  李耀心中一动,忽然觉得苏长生话里有话,皱眉问道:“苏前辈,您刚才说,‘几乎所有修真者’都被斩草除根?也就是说,仍旧有一些修真者,逃出武英文明了?”

  “不是一些,而是一个。”

  苏长生微微一笑,不徐不疾道,“这名年轻的修真者是‘全人类平等委员会’主席的幼子,从小就接受最极端的洗脑教育,对‘赎罪派’的理论笃信不疑!”

  “觉醒灵根,成为修真者之后,他就准备将自己的一生奉献给宇宙间最高尚的事业,也就是为所有普通人当牛做马的伟大事业当中。”

  “三十年内战里,他是‘赎罪派’的一员悍将,面对普通人时如春风夏雨般和煦温暖,面对自由派修真者时却似秋风和冬雪般冷酷无情,他亲手杀死无数自由派修真者,甚至成功刺杀了自由派修真者的几名重要领导人,为内战胜利立下了汗马功劳,因此也成为了‘全人类平等委员会’最年轻的委员!”

  “他中毒太深,几乎无可救药,即便在普通人抛出‘终极解决方案’之后,包括他父亲,‘全人类平等委员会’的主席都准备起来反抗时,他依旧执迷不悟,甚至将父亲的一系列计划都泄露给了普通人,为赎罪派的最终覆灭,又立下了一份大大的功劳!”

  “呵呵,这个年轻的修真者,对普通人真是仁至义尽、恩重如山啊!”

  “正所谓‘大恩不言谢’,这份恩情实在太重了,普通人无以为报,最后的报答就是——将他丢进了一座高度活跃的活火山,任由他被滚滚岩浆吞噬了!”

  李耀忍不住又叹息一声。

  任何大道,一旦走到极端,都会变成一场灾难,这个年轻的修真者,真是可悲、可怜、可耻、可恨啊!

  “苏前辈,这名年轻的修真者,修为很高么?丢到了活火山里,被岩浆吞噬之后,还能活着?”

  苏长发微笑道:“既然是年轻人,修为再高又能高到哪里去?他在岩浆里浸泡了超过十分钟,灵能护盾再强大都消耗殆尽了,周身大部分组织都被岩浆熔化,眼看就要命丧黄泉!”

  “不过,也是他命不该绝,所有人都没想到,在这座活火山的最深处,竟然暗藏着一处星海帝国时代的遗迹!”(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