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1260章 鲲鹏直上九万里!

第1260章 鲲鹏直上九万里!

  苏长摆出一副面目狰狞,咬牙切齿的模样,张牙舞爪、大声咆哮,就像是那些对武英奇恨之入骨的普通人。1小说  W≤W≤W≦.≤1≤X≦I≤A≦O≦S﹤H﹤U<O﹤.COM

  太虚幻境中也出现了无数面红耳赤,口歪目斜,和“蚩尤道徒”有些相似,愚昧、无知、狂热的普通人形象,对身穿黑色晶铠,周身却缭绕白色玄光,黑白分明,圣人一般的武英奇,进行唾弃和攻击的场景。

  那就像是一群鬣狗在围攻一头雄狮。

  又像是一群蚂蚁在啃噬一只天牛。

  让人打心眼里觉得武英奇是多么委屈,多么无助,多么悲凉,而这些普通人又是多么不识好歹、忘恩负义、容易煽动。

  “武英奇是杀人凶手,是妖魔化身!”

  “血债血偿,为卡兰星的八百二十万无辜死难者偿命,把他千刀万剐!”

  “武英奇玷污了星海共和**人的尊严,玷污了修真者的尊严,玷污了身为人类的尊严,必须将他明正典刑、挫骨扬灰、神魂湮灭、永不生!”

  “武英奇破坏了星海共和国和所有加盟共和国之间睦邻友好,和平共处的关系,令所有加盟共和国都提心吊胆,人人自危!武英奇罪不可赦!”

  “诸如此类的言论,如同山呼海啸,疾风骤雨,将武英奇彻底淹没!”

  “军事法庭也以电光石火的效率,从重从快做出判决。”

  “武英奇的反人*类罪、大屠杀罪名成立,除此之外,因为他‘假传圣旨’,擅自屠戮加盟共和国领导人的行为,他还被判处了‘叛国罪’,数罪并罚,剥夺军衔,判处死刑,立刻执行,并且不留神魂,连转化成鬼修的机会都不给他!”

  “非常讽刺的是,当时和武英奇一起押到都的,还有不少圣盟侵略军的军官,对他们的判决,却是比武英奇的判决要轻得多。”

  “呵呵,直到此刻,武英奇终于明白了一件事。”

  “他!被!出!卖!了!”

  “他又一次被出卖了,就像是在武英文明中,被那些他为之奋战了三十年的普通人出卖一样,又一次被他倾尽一切所保护的人们出卖了!”

  “昔日,那些人亲手将他丢进了火山口;现在,这些人又要亲手将他送上断头台,连他的一缕神魂都不放过!”

  “武英奇瞬间洞悉了一切。”

  “他终究是毫无根基的外来人,是异军突起的新生力量!”

  “过去十几年来,他在边境地区和圣盟人纠缠,战果不算特别丰厚,偶尔甚至会吃到败仗,但都方面却对他‘宽宏大量’,从没进行实质性的惩罚。”

  “这是因为,议会就需要他这样一个毫无根基的傻小子,跳进泥潭,来背这个黑锅!”

  “但是现在,打赢了如此辉煌的一战,实力急剧膨胀的他,完全无法控制,已经深深威胁到了议会中衮衮诸公,以及修真界诸多老派势力的利益!”

  “是的,他是有罪的!”

  “他的罪,并不是牺牲了八百二十万普通人,也不是擅自夺取了附庸世界的军权,而是——”

  “他太强大了,太敏锐了,太耀眼了!他拥有了威胁议会,威胁那些根深蒂固的利益集团的能力!”

  “无论他是否使用这种能力,能力就在他身上,这就是他与生俱来的原罪,‘强大之罪’!”

  “这种罪,不是不痛不痒坐几年牢,甚至剥夺军权和财产就可以洗清的,只要他活着一天,就随时有可能东山再起!”

  “所以,在那些道貌岸然的修真者和愚昧无知的普通人眼中,犯了‘强大之罪’的武英奇,必须死!”

  苏长身后的画面,变成了武英奇在军事法庭上接受审判的场景。

  画面中的武英奇,傲然挺立,坚毅不屈,漆黑如深渊般的晶铠之中,无形的力量正在凝聚,有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味道。

  而旁听席和无数城镇广场上,数以亿万计,面带无知和残忍笑容的普通民众,就像是一群饥肠辘辘的鬣狗,焦躁不安地等待审判结果出炉。

  阴暗的角落里,还以栩栩如生的笔触,绘制了一些羽扇纶巾、仙风道骨的修真者形象。

  也不知道修仙者中的艺术大师究竟是如何设计,寥寥数笔,那种“道貌岸然、男盗女娼”的神韵就出来了!

  苏长生强忍激动,每一根皱纹仿佛都变成了一柄血光四射的战刀,低吼道:“直到此刻,武英奇终于抛弃了对修真者和普通人的一切幻想,和这些忘恩负义、卑劣无耻的贱种彻底决裂!”

  “是的,他是要拯救人类文明,然而究竟什么才是人类文明,什么才是人类?”

  “人类,万物之灵,宇宙的主宰者!”

  “如此高贵的身份,难道是随随便便生下来,就可以享受的吗?”

  “难道那些身形痴肥、目不识丁、冲动易怒、贪得无厌、依附在修炼者身上的寄生虫,还有假仁假义、心怀鬼胎、妇人之仁的修真者,都有资格被称为‘人类’吗?”

  “不,绝不!”

  “只有那些拥有强壮的体魄、健康的人格、高尚的情操、能清楚认识到宇宙的本质,愿意投入一切去壮大我们文明的战士,才是真正的人类,才是‘真人’!”

  “其余种种,不过是披着人皮的畜生,纯粹被野兽本能控制的‘原人’而已!”

  “武英奇并不在乎自己的生死,但他绝不能再忍受这些卑劣无耻的原人,再玷污乃至毁灭高贵的人类文明了!”

  “唯有真人取代原人,才能扫除人类文明的诸多弊端,将我们的文明带上更加辉煌的高峰!”

  “这,就是武英奇的觉悟!”

  “产生觉悟,道心绽放的他,毫不犹豫地抛弃了修真者的身份!过去数百年间的亲身经历,令他非常肯定,‘修真者’三个字实在沾染了太多沉渣和痼疾,早已腐朽至极,无可救药了!”

  “新的时代,需要新的守护者!”

  “武英奇不再是修真者,而是站在人类数十万年进化之路的巅峰,代表未来,代表希望的全新存在——修仙者!”

  “人类历史上,三千世界中,第一个修仙者诞生!”

  “啊!”

  李耀十分配合地惊呼一声,装出“目瞪口呆,怎么都没想到”的样子。

  他的配合让苏长十分满意,老头子像是吸食了大量兴奋药剂般,眼冒红光,眉飞色舞,连声怪笑:“直到此刻,星辰大海中第一个修仙者诞生之后,那些愚蠢至极的修真者,依旧没有意识到,他们究竟招惹了一个多么可怕的敌人;亦不知道这个敌人在流浪星海的数百年中;究竟掌握了多么神秘的能力,更不知道‘拯救组织’已经在暗中展成了何等强壮的庞然大物!”

  “武英奇一直被关押在极天界、天极星防备最森严的天牢之中,似乎心灰意冷,没有任何反抗的迹象,对他的死刑将会很快执行。”

  “而他带到都来的所有亲信也都被解除了武装,关押和监控起来。”

  “议会的衮衮诸公、修真界的老前辈们,以己度人,以为武英奇的爪牙都被拔除干净,只剩下孤家寡人一个,再掀不起什么风浪。”

  “现在最有威胁的,反而是边境地区,忠于武英奇的那些边防军。”

  “这些边防军,得到了十几个附庸世界的私兵加入,又拥有大量圣盟星舰和法宝的补充,还有十几年血战厮杀的经验,实力不容小觑。”

  “星海共和国承平已久,大部分部队的装备虽然精良,但缺乏作战经验,要去山高水远的陌生环境中,对付武英奇的边防军,未免力有不逮。”

  “为了雷厉风行,甚至兵不血刃地解决问题,议会派出的是原本用来拱卫极天界、天极星的‘中央军’。”

  “议会要求中央军以电光石火的度前往边境一带,接管忠于武英奇的边防军,控制那十几个附庸世界。”

  “在议会方面看来,武英奇的边防军再厉害,终究刚刚经过大战,损失惨重,又掺入了十几个附庸世界的乌合之众,再加上没有武英奇的亲自指挥,群龙无,一盘散沙!”

  “如何敌得过兵精粮足,强者如雨,掌握大义名分的中央军?”

  “只怕王师一到,这些东拼西凑起来的杂牌军就要望风而降了!”

  “中央军和边防军的战力,究竟谁高谁低,姑且不论,庙堂之上的大人物们却没想到一件事——当拱卫都的中央军都跋山涉水,去边境地区平叛之时,都岂不是兵力空虚至极了吗?”

  “哦,或许他们想到了,只不过星海共和国可是堂堂‘宇宙第一强国’啊,整整上千年,环都一线的十几个核心世界都没有遭受过战火侵袭,就算都不留一兵一卒,难道就有谁敢来自寻死路吗?”

  “就这样,好戏上演!”

  “当武英奇被押解到刑场,正要在众目睽睽之下,被明正典刑的时候,一支全部涂装成黑色,犹如幽灵般的舰队忽然出现在了极天界、天极星,狠狠刺入了‘宇宙第一强国’的心脏!”

  “那是忠于武英奇的精锐部队,由和圣盟血战十余载还能幸存的老兵组成,又装备了大量来自圣盟的先进星舰,还拥有大量‘紫雷晶’作为燃料添加剂,鲲鹏直上九万里,迂回了数十个大千世界,对都展开奇袭!”

  苏长身后的画面中,一艘艘线条流畅,如黑色闪电般的星舰从天而降,犹如天兵天将,释放出滚滚雷霆,天地变色,山河易鼎!

  地面上,形容猥琐的普通人和修真者都惊骇欲绝,抱头鼠窜,分崩离析!

  “武英奇的舰队展开雷霆攻势,临时换防到都的卫戍部队完全不是对手,而都地区原本就蛰伏着大量拯救组织成员,他们也对议会这种陷害忠良、亲痛仇快的行径极为不满,纷纷起来响应!”

  “武英奇原本已经被押上了刑场,现在,刑场却是被支持他、爱戴他、崇拜他的人们围得水泄不通,武英奇还来不及解开周身枷锁,就被无数双手高高抬起,抬到了一辆晶石战车上!”

  “他在晶石列车上,一边面不改色拔出刺入骨髓的镇魂针、夺灵钉,一边表了名为《新希望》的著名演说!”

  “这一幕,被无数媒体拍摄下来,传送到了上百个大千世界的无数观众眼前,令他们深深感受到了武英奇的强大、坚定、睿智!”

  “完成演说之后,武英奇被支持者们一路高举着,从刑场直接冲进了最高议会!”

  “武英奇宣布,因为议会贪污**、倒行逆施、勾结敌国等等行为,已经失去合法性,不能代表星海共和国的所有公民!”

  “他下令解散议会,罢免议长,逮捕所有议员,制定新的宪法,将国家政体从‘议会共和制’变成‘总统共和制’!”

  “因为事态紧急,内战一触即,他宣布星海共和国立刻进入紧急状态,按照《紧急事态应对法》,他临危受命,成为星海共和国第一任非常时期大总统!”(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