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1311章 解构主义

第1311章 解构主义

  “苏教授……”

  龙云心隐隐觉得“苏长发”这个名字有些耳熟。

  而且大荒战院不是联邦最出名的武斗学院么,没听说他们在社会学之类的人文学科上面有所建树啊,怎么大荒战院社会学系的系主任会这么厉害,竟然被李耀称为《文明》之父?

  看着对方白发飘飘,出尘脱俗的世外高人造型,龙云心陷入深思。

  片刻之后,瞳孔骤然收缩,吓出一头冷汗,忍不住惊呼出声:

  “苏、苏长发,不就是那个被俘虏的修仙者吗?”

  昆仑之战中,修真者除了斩杀一名盘古族之外,还生擒了一名修仙者,这件事当年曾经传得沸沸扬扬。

  不过,关于这名修仙者后来的结局,联邦当局一直十分低调,既没有公开审判,也没有处决的新闻,就好像这名修仙者彻底消失在空气中一样。

  龙云心还以为这名极度危险的修仙者一定被关押在联邦某个秘密机构的最深处。

  没想到他竟然能在光天化日之下自由行动,还和李耀如此熟络,竟然还当上了大荒战院社会学系的系主任!

  这这这,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让一名修仙者当联邦九大精英联校之一,大荒战院的系主任,难道就不怕他在同学当中进行蛊惑宣传吗?

  而且,《文明》这款超级游戏的诞生,竟然还有他的一份功劳?

  一时间,龙云心完全混乱了!

  她不由自主地向后退了半步,摆出防御性的姿态。

  飞星人在最近一万年,并没有和妖族发生大规模战争,不少人甚至连妖族的样子都没看到过,彼此谈不上什么深仇大恨。

  所以,飞星人可以毫无芥蒂地接纳妖族,成为妖族和天元人之间的“粘合剂”。

  修仙者却不同。

  仅仅数年前,飞星界刚被“修仙者之乱”闹得天翻地覆,差点儿就万劫不复。

  以萧玄策为首的修仙者,还有比萧玄策更加阴险狰狞的星孩,都给飞星人留下了不可磨灭的恐怖印象。

  一想到自己竟然和一名修仙者近在咫尺,龙云心就有置身冰冷蛇窟,被毒蛇冷冷盯着的感觉。

  “苏前辈是真人类帝国的帝国拓殖大学毕业,拥有社会学、历史学和心理学等十余个学科的学位,是标准的科班出身,所以才由他先行一步,来考察星海边陲陌生世界的社会结构、文明程度等等关键信息。”

  李耀微笑道,“在设计《文明》这款游戏的过程中,苏前辈也展示了无比渊博的学识和深厚的专业功底,由他来主持新成立的大荒战院社会学系,完全是大材小用而已。”

  “我,我不是这个意思。”

  龙云心手忙脚乱地说。

  苏长发慈眉善目的模样和记忆中萧玄策无比狰狞的造型重叠在一起,令她的心跳越来越快,完全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了,“我,我是想说,怎么,怎么——”

  “龙老师是想问,一名修仙者怎么可以不严加看管,反而放他出来乱跑,甚至当上大学里的老师,是不是?”

  苏长发微微一笑,用浑厚的男低音,从容不迫道,“难道就不怕他在同学当中大肆宣扬修仙者的理论,将涉世未深的小家伙们统统洗脑吗?”

  龙云心的确是这么想的。

  不过她却不好意思承认,“吭哧吭哧”了半天,闹了个五花大红脸。

  “如果所有修真者,都能像龙老师这么天真善良就好了。”

  苏长发不无遗憾地叹了口气,喃喃道:“只可惜,修真者里偏偏还有李耀这样卑鄙无耻,阴险下流的存在!”

  “嗯?”

  龙云心瞪圆了美眸,狐疑的目光在李耀和苏长发之间扫来扫去。

  他们两个难道不是朋友吗?

  “龙老师,有一件事您千万要明白,修仙者可以杀死,但修仙者的思想却不可能被毁灭!”

  苏长发淡淡道,“既然你们将真人类帝国当成心腹大患,那就不可避免要深入研究修仙者的理论,怎么可能将这种思想彻底屏蔽乃至封印住呢?”

  “无论囚禁我,还是直接杀了我,都是无济于事的,因为在未来百年之后,注定会有更多修仙者,带着更强大的法宝,更威严的军队,更严密的理论,从星海深处强势袭来!”

  “现在杀了我,假装‘修仙大道’并不存在,那就好像鸵鸟将脑袋埋在沙漠当中,看不到天敌,就假装天敌不存在一样可笑!”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想要彻底击败我们修仙者的话,至少要先知道修仙者和修仙大道究竟是什么吧?”

  “这就是大荒战院会新成立社会学系的最大原因,我们系从一开始就不准备将联邦当成研究对象,我们的主要课题,就是研究帝国和圣盟的社会形态,乃至‘修仙大道’和‘至善之道’在内的各种思想。”

  龙云心微微张开的小嘴还是合不起来,她没想到苏长发会如此坦荡诚恳,这究竟是他假装出来的阴谋诡计,还是自己真的对修仙者有所误解呢?

  “另一方面——”

  苏长发深深凝视了李耀一眼,尽量保持平静,“想要彻底削弱一种思想的威力,最好的办法并不是堵住所有人的耳朵,封住他们的嘴,再缝上他们的眼睛!”

  “所谓‘思想’,无影无形,无孔不入,封不住,堵不住,更缝不住,越是封锁和镇压,越会在逆反心理的助长之下,焕发出勃勃生机,最终传播到整个世界!”

  “恰恰相反,大大方方让这种思想暴露在太阳底下,再想办法慢慢解构、扭曲和污染它,才是最好的办法!”

  龙云心听得满头雾水,下意识道:“我不明白。”

  “修真大道和修仙大道这两种思想,究竟孰优孰劣,世人通常很难一眼就分出高下,而那些枯燥乏味的理论,亦非普通大众愿意耐着性子去研究的!自作聪明的人们,往往会将衡量的标准,从这两种思想,转移到持有这两种思想的人身上!”

  苏长发习惯性地捋着五柳长髯,侃侃而谈道,“举个最简单的例子,假设有一天,龙老师走在路上,从花坛里忽然跳出一个头顶流脓,脚底生疮,臭不可闻的乞丐,说他有一部‘致富秘籍’要传授给龙老师,保你领悟之后能成为亿万富翁,龙老师会不会相信呢?”

  龙云心哑然失笑,倒也顾不上苏长发“修仙者”的身份,飞快摇头:“自然不会!”

  “那么,同样一部《致富秘籍》,倘若是由你们飞星界的商界巨子,白手起家,奇迹崛起,成为飞星首富的大富豪那里流传出来,龙老师又会不会动心呢?”

  龙云心眨巴着美眸,老老实实道:“虽然我对金钱并没有太大的兴趣,不过真有这种‘发财秘籍’的话,总归是很想见识一下的吧?”

  “龙老师所言极是,同样一部秘籍真经,只是从不同身份的人口中说出来,结果却截然不同,这亦是人之常情!”

  苏长发微笑道,“现在,请龙老师设想一下这样一幅场景——因为某种原因,飞星首富决定把他的《致富秘籍》无偿传授给龙老师,但这时候,有一个阴险下流、卑鄙无耻、极其狡猾的小人,并不希望龙老师得到这部秘籍,即便得到了,最好龙老师也不要相信其中的理论!”

  “这个阴险小人,应该怎么办呢?”

  “封锁消息?那是不可能的,无论怎么封锁,飞星首富总有办法将秘籍交到龙老师的手里,瞒得了一时,瞒不了一世啊!”

  “事先给龙老师打预防针,劝说您千万不要相信这本《致富秘籍》,说它有多么多么危险,多么多么邪恶,修炼之后会出现多少多少后遗症?”

  “只怕,越是这么说,越会激起龙老师的逆反心理和好奇心吧?”

  “呵呵,或许最好的办法,就是花钱请一名乞丐,像我刚才所说的那样,手持同样的秘籍,从花坛深处猛地跳出来,把秘籍先一步送到龙老师手里吧?”

  “甚至想办法,将这部秘籍翻印十万八千册,满大街小巷到处免费发放,达到人手一册的效果!”

  “龙老师请仔细想想,如此一来,您还会相信秘籍中的内容是真的,还会把这部秘籍当一回事么?”

  龙云心凝神片刻,若有所思地摇了摇头。

  的确,这样一来,即便《致富秘籍》是真的,也会被人当成粗制滥造的假货了!

  “这,就是一次成功的‘解构’了。”

  苏长发冷冷道,“现在,将《致富秘籍》替换成‘修仙大道’,将飞星首富替换成真人类帝国的庞大远征舰队,将臭气熏天的乞丐替换成我,就变成了李耀解构‘修仙大道’的无耻伎俩!”

  “修仙大道的确是强族强种的真理,但是再颠扑不破的真理,也要分是从谁嘴里说出来!”

  “倘若是由帝国远征舰队带来,在帝国的无敌舰队、赫赫军威、绝世强者烘托下说出来,自然极容易令人信服!”

  “但是,由身为阶下囚,依靠修真者的怜悯才能重获自由的我口中说出来,就好像让一个乞丐去宣传《致富秘籍》,又有几分说服力?”

  “我吹嘘得再天花乱坠,只怕你们心里都不免会想——修仙大道真的这么厉害,怎么你这个修仙者还是灰溜溜变成我们修真者的俘虏了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