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1313章 修仙少年

第1313章 修仙少年

  “龙老师,怎么,对我的真传弟子‘吕轻尘’颇有兴趣么?”

  苏长发显然对他的弟子十分骄傲,轻捋长髯,洋洋得意道,“李耀煞费苦心,谋算了一切,却不知道‘谋事在人,成事在天’的道理,无论他的想法有多么美妙,实现起来总会遇到诸多变数!吕轻尘的出现,或许就是第一个变数,但我相信他绝不会是最后一个!”

  “轻尘啊,我和李道友还有一些事情要商量,你且陪龙老师到外面走走,向她介绍一下我们《文明》游戏的开发过程,倘若她对你本人感兴趣的话,你也不妨和她好好聊聊!”

  “是,师父。”

  修仙少年吕轻尘点了点头,向龙云心规规矩矩地施了一礼,“龙老师,这边请。”

  龙云心知道,两名元婴老怪又要凑在一起,讨论些奇奇怪怪、玄之又玄的东西了。

  元婴之间的交流,太过诡异和玄妙,她实在跟不上他们的节奏,甚至连他们是在互相吹捧还是彼此谩骂,都傻傻分不清楚。

  反倒是这名弱冠少年,似乎可以沟通。

  他是谁?为什么会成为修仙者的真传弟子?联邦政府对这种事情都坐视不管的么?

  龙云心有一万个问题想问,苏长发的建议正合她意,很爽快地跟随少年离开了静室。

  “吕同学,你怎么会成为苏前辈的真传弟子?你,你真的相信修仙大道么?”

  还在路上,龙云心就迫不及待地问。

  “修仙大道有什么不好?”

  吕轻尘漫不经心地反问。

  看上去,这个老气横秋的少年,根本没有将龙云心这个大他十几岁的姐姐,当成同等量级的对手。

  “这——”

  龙云心一时哑然,脱口而出道,“这还用问么,修仙大道当然不好啊,光是看《文明》这款游戏就知道了,修仙者多残忍啊!”

  吕轻尘笑了笑,他的声音还没有彻底摆脱少年的稚嫩,却已经带上了一股十分独特的沙哑味道:“您也说了,《文明》只是一款游戏,还是带有很强烈倾向性的游戏,只是修真者的一种洗脑手段而已,怎么可以用来判断修仙大道的好坏呢?”

  “在老师的带领下,我曾以助手的身份,参与过一小部分《文明》的后期工作,在设计《文明》这款游戏,特别是它的资料片《帝国的崛起》时,设计者就故意选取了大量对修仙者不利的画面、场景和情节,在潜移默化中,令游戏者对修仙者生出轻蔑、厌恶和憎恨之感!”

  “这种做法,和当初修仙者在战争基地中对李耀大师展开的洗脑手段,并没有什么不同,都是截取某一片面,不断放大和极端化,来达到特定的目的。”

  “今天,您可以因为玩了几个小时的游戏就‘深有感触’,对修仙大道充满了憎恶;明天,您同样可以被修仙者的慷慨激昂和热血豪迈所感染,被真人类帝国的赫赫军威和船坚炮利所震慑!”

  “但归根结底,您这样的人,既不了解修真,也不了解修仙,只是人云亦云,任人摆布而已。”

  “正所谓‘夏虫不可语冰’,您的道心如此不坚,叫我怎么回答您的问题呢?”

  龙云心目瞪口呆。

  救命啊!

  她忽然好想回去听两名元婴老怪互相吹捧或者泼妇骂街,也不想和这个小怪物继续待在一起!

  “所以,在谈论我相不相信‘修仙大道’这个问题之前,最好先弄清楚‘修仙大道’究竟是什么!倘若它好,究竟好在哪里,怎么个好法;倘若它坏,那具体又是怎么个坏法,坏到何等程度?”

  修仙少年顿了一顿,认真道,“这就是我跟随师尊学习的唯一原因,我想要彻底了解修仙大道,搞清楚它究竟是什么东西,然后才能决定,是相信还是不相信。”

  这句话,龙云心听懂了,她松了一口气:“明白了,你只是好奇,并没有真正信仰修仙之道,所以你还是一名修真者,对吧?”

  “不对。”

  吕轻尘飞快摇头,“我不是说了吗,在没有彻底弄清楚一个理论之前,我是不会贸然相信它的,修仙之道是这样,修真之道也是这样,所以,我既不是修仙者,也不是修真者,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修炼者,一个还在摸索中的学生而已,姑且算我没有特定信仰吧!”

  “呃……”

  这个答案,比少年自认为是修仙者还要难以理解,龙云心实在搞不明白,“没有信仰,什么都不信?”

  “对啊,有什么问题?”

  吕轻尘理所当然地扫了她一眼,想了想,道,“小时候,我也曾经像您,还有所有人一样,天真无邪地相信过很多东西。”

  “我出生在大荒,在兽潮侵袭中失去双亲,沦为孤儿,后来被同样是战争孤儿出身的养父抚育长大,和养父、爷爷生活在一起。”

  “那时候,我坚信妖族就是邪恶的化身,是穷凶极恶的死敌,而我的养父和爷爷就是顶天立地的大英雄,是捍卫联邦的中流砥柱!”

  “等到真人类帝国大举侵袭的消息传来,整个世界忽然转了一百八十度,穷凶极恶的妖族忽然变成了可以团结的对象,坚决和妖族战斗到底的英雄,反而变成了不齿于联邦的叛徒和野心家!”

  “昔日被宣传成十恶不赦,无比残暴的妖皇们,都堂而皇之地出现在联邦的土地上;而我的养父,还有养父的养父,我的爷爷吕醉,却因为搞了‘爱国者组织’,变成了国家的敌人!”

  “我爷爷悄无声息地死在监狱里,我的养父则被判处了长达五十年的重刑,送到你们飞星界深处挖矿去了。”

  “好,我用很长很长时间说服自己,他们都是罪有应得,修仙者才是我们最可怕的敌人,面对真人类帝国的威胁,昔日的血海深仇都可以、而且必须放下,包括我亲生父母的不共戴天之仇在内!”

  “我真的想通了,彻底放下了,将昔日的信念砸了个粉碎,重新建立了更加坚固、强硬、不可动摇的信仰,将昔日对妖族的刻骨铭心之仇,全都调转方向,倾泻到了真人类帝国和修仙者的头上!”

  “但是,就在我刚刚确定了新的信仰之时,却又传来了叫人瞠目结舌的新闻——原来修仙者亦不是这个宇宙中最邪恶的敌人,还有比修仙者更加邪恶的存在,圣盟人!”

  “呵呵,自从‘小天劫’的消息传来,联邦就一直在渲染修仙者的恐怖,就好像过去渲染妖族的恐怖一样,那叫一个张牙舞爪、狰狞丑陋、邪恶无比、阴险歹毒啊!”

  “这下子,又要变了,修仙者又变成可以理解和沟通的了?甚至在极端情况下,我们还有可能要和修仙者并肩携手,去对抗圣盟人?”

  “简直是开玩笑嘛!”

  “既然不共戴天的死敌都可以变成亲密无间的盟约,顶天立地的英雄可以变成野心勃勃的叛徒,修仙者都可以在‘敌人’和‘盟友’的角色之间来回摇摆,谁知道有朝一日,会不会跳出来一个比圣盟更加邪恶的存在,我们又要和圣盟并肩作战了?”

  少年皮笑肉不笑道,“您说说看,面对这样的激变,无所适从的我,究竟该相信什么呢?我很怕自己刚刚选择了新的信仰,变幻莫测的现实又跳出来,将它狠狠击碎啊!”

  龙云心哑口无言。

  家境优越,一路顺风顺水长大的她,根本无法理解少年这样大起大落,过于刺激的坎坷人生。

  “所以,我现在什么都不信。”

  吕轻尘道,“我要花时间好好研究一下修真和修仙之间的区别,或许要用几十年、上百年时间来揣摩这两种大道,最终才能决定相信哪一个。”

  “上百年?”

  龙云心又吓了一跳。

  看少年满脸认真的模样,她直觉感到,少年并不是在夸夸其谈,而是相当严肃地做出了人生规划。

  “很奇怪吗?”

  吕轻尘不以为然地说,“有时候我觉得你们这些人才奇怪——就连平时去菜市场里买一颗青菜,或者去商店买一台晶脑,都要挑挑拣拣,仔细分析才能决定,怎么在选择信仰这样至关重要的大事上,却会一时冲动,所谓‘机缘’一到,就十分草率地成为修真者或者修仙者了呢?”

  “这种事情,即便用一辈子来琢磨、来选择,到临死前那一刻才做出决定,也很正常,很应该啊!”

  龙云心被吕轻尘说得脸颊发红,无地自容,勉强岔开话题来掩饰自己的尴尬:

  “那个,吕同学,也就是说,倘若你用几十年时间进行研究,最后得出结论,修仙大道是正确的,那你就会毫不犹豫成为修仙者,对吧?”

  少年点头:“当然。”

  “可是,你没有想过这样做的后果吗?我看你完全没有半点儿掩饰自己想法的意思,你不觉得这样做,会给自己带来一些……麻烦?”

  龙云心小心翼翼地斟酌着用词。

  几十年乃至一百年后,真人类帝国兵临城下,星耀联邦严阵以待,倘若内部出了一个大张旗鼓的修仙者,他的结局肯定不是“麻烦”两个字可以形容。

  大眼睛的少年笑了,就像是一颗随风舞动的黄豆芽。

  “我明白龙老师的意思。”

  吕轻尘的大眼睛深处荡漾着两抹彩虹般的光辉,不慌不忙道,“有一件非常巧合的事情——在指点我修行时,我爷爷吕醉和我师父苏长发,都说过一句意思差不多的话。”

  “他们说,倘若大道藏在九幽黄泉深处,那么,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