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1315章 筚路蓝缕

第1315章 筚路蓝缕

  “下面,先请三界知名的星舰炼制权威,战星同盟盟主司寇烈道友发言,他也是‘天路计划’的总负责人!”

  “天路计划,将是我们向宇宙进军的第一步!”

  莫玄教授摆了摆手,坐回到自己的位置上。

  司寇烈昂首挺胸走上前台。

  他也是李耀的老熟人。

  当年在飞星界时,他曾经抛出“冰神计划”,和萧玄策竞争过未来发展的主导权。

  当时他被萧玄策彻底压制,沦为默默无闻的配角。

  没想到十几年之后,萧玄策早已化作星海中的一蓬尘埃,司寇烈却在烈士暮年,焕发出了第二次生机勃勃的生命之光,有机会设计更多大千世界的未来图景了!

  这位战星同盟的盟主,三界最强战舰“燎原号”的总设计师,整个身躯都被强烈的自信和希望所充盈,腰杆挺得比十七八岁少年的那话儿都要直,头发乌黑油亮,脸上不见半点皱纹,连老人斑都淡得几乎看不见,简直比李耀第一次见到他时都要年轻!

  “各位道友,久违了!”

  司寇烈声若洪钟,充满不容置疑的决断力和直刺人心的感染力,除了这一句客套之外,没有半个字的废话,“经过五年发展,我们终于有实力向宇宙进军,去发现更多大千世界!”

  “大千世界,是很多普通人和修真者都经常会挂在嘴边的一个词,不过究竟什么是‘大千世界’,很多时候其定义却相当模糊,甚至自相矛盾!”

  “众所周知,我们生活的三维宇宙是一个浑然天成的整体,并不存在实质性的‘屏障’,将不同‘世界’分隔和包裹起来!”

  “三千世界是一体的、连续的、不可分割的,假设有一只可以在星海中生存和爬行,不老不死的乌龟,给它无限时间,它也可以慢慢从天元界‘爬’到飞星界,再从飞星界‘爬’到血妖界,不需要任何玄奥繁复的手段。”

  “只可惜,世界上并不存在不老不死的东西,别说我们每一个人,即便是我们的文明,时间亦相当有限,是最宝贵的资源!”

  “阻挡在两个大千世界之间的,并不是一道道有形有质的屏障,而是我们认识范围内最可怕的天堑——距离和时间!”

  “以我们天元界为例,距离我们最近的一个恒星系,都有五光年距离,即便我们以光速前进,都要整整五年才能抵达!更不用说,我们现在的技术,还远远没有发展到光速的程度!”

  “而这仅仅是一个灵能稀薄,没有生命存在的普通恒星系而已!”

  “在星海中,这样的恒星系多如牛毛,其中99.99%都没有灵能和生命迹象,产生不了资源和天材地宝,不足以被定义成‘大千世界’,至多是一个个‘废界’,没有任何开发利用的价值!”

  “从天元界出发,想要找到一个灵能充裕,可以孕育万物的富饶星系,至少有上千光年之遥,凭我们的文明水平,根本无法以常规手段抵达,那就可以说,我们是两个不同的‘大千世界’了!”

  “所以,很多时候,大千世界并不是一个十分辽阔的概念,反而狭小和严苛到了极点,甚至比一个星系都要小!”

  “像我们天元星系的直径大概是五百亿千米,但只有最核心处的五十亿千米范围内,拥有充裕的灵能和可居住环境。”

  “那么,就可以说,天元星系的直径是五百亿千米,而‘天元界’的直径仅仅是五十亿千米,只有前者的十分之一!”

  “如飞星界这样的多星域世界,是诸多世界中的异类,但飞星界也并不是‘几十个恒星系的集合体’,而仅仅是‘几十个恒星系中灵能最充裕的空间,依靠虫洞连接起来的集合体’而已!”

  司寇烈身后,出现了一副古拙质朴的绘画。

  那是一名圣洁慈祥,充满母性气息的女神,用柳枝沾着露水,抛洒到大地之上的场景。

  露水被柳枝挥洒,在地上散落成了一颗颗晶莹剔透的露珠,犹如珍珠般闪闪发亮。

  这是妇孺皆知的神话传说,女娲造人。

  在神话中,女娲先用泥土一点一点捏出人形,但捏着捏着感觉到效率太过低下,干脆用柳枝蘸着泥水和露珠,抛撒出去,抛到何处,何处就产生万千活蹦乱跳的生灵。

  “所谓神话传说,往往蕴含着上古先民对宇宙万物的深刻认识,对于今天的我们,也有极强的指导意义。”

  司寇烈不动声色地说,“大家看看这些被抛撒出去的泥点和露珠,倘若将大地看成整个宇宙,而每一颗露珠都是一个大千世界的话,那我们就是生活在‘露珠’之中的小小微生物了。”

  “我们这些‘微生物’,脆弱到了极点,只有在露珠之中,才能得到必要的养分,抵御烈日和风沙的侵袭,一旦离开露珠,就会很快死去。”

  “而两颗‘露珠’之间,虽然没有任何高墙深堑的阻隔,但相距实在太过遥远,凭一个微生物短暂到极致的生命,根本不可能离开一颗露珠,爬行好几公里距离,爬到另一颗露珠里面!”

  “这,就是我们赖以生存的大千世界,和整个三维宇宙之间的关系,倘若只有常规航行手段的话,我们就注定要被困死在无形无质,因此就无法打破的‘光速之壁’中了!”

  “幸好,在三维宇宙之上,还有介乎于三维和四维之间的虫洞,令我们可以破碎虚空,从更高的维度,直接抵达另一个大千世界!”

  司寇烈身后的画面一变,从每一颗露珠上都延伸出去一条或者几十条五光十色、七彩斑斓的光丝,就像是极细极细的彩虹弧线,将所有露珠都连接在了一起!

  这些彩虹弧线,就是虫洞。

  “星海中的虫洞是有限的,可以进行星海跳跃的空间也是有限的,那就是一条条宇宙航道!在没有确定坐标和航道的情况下进行‘盲跳’,九成九是自杀的行为!”

  “我们这么多人中间,只有李耀道友一个人尝试过‘盲跳’成功,但我相信就算是他,也绝对不愿意再来一次!”

  李耀有些尴尬地挠了挠鼻子。

  司寇烈说的没错,他宁愿再面对一百次萧玄策、白星河、吕醉和周横刀,也不愿意再进行一次没有确定坐标和航道的盲跳。

  和萧玄策这样的强敌对决,死也死得痛快,但是盲跳失败的话,却极有可能跳跃到毫无资源和半点生气的荒芜宇宙中,在黑暗冰冷中慢慢等死。

  周围数百亿光年,都未必会有自己的同类,如此孤寂和绝望的死法,再强大的道心都会崩溃。

  “要向宇宙进军,最重要就是找出并疏通每一条航道,然后在航道两端都设置功率极高的‘灯塔’,也就是星炬,甚至将无数星炬组合起来,变成阵列式的‘星空之门’,方便大规模舰队的来往。”

  司寇烈继续道,“幸运的是,我们人类并不是第一个探索星海的文明,在我们之前,盘古文明就对三千世界进行了大规模开发和规划,发现了绝大多数可以利用的虫洞,将他们都开辟成航道,设立了完善的星炬传送网络,把三千世界都连接成了一个密不可分的整体!”

  “这套星海网络,直到四万年前的古修时代依旧发挥着重要的作用,令技术力低下的古人都可以轻易穿越星辰大海,在不同世界之间来往交通。”

  “不幸的是,经过古修时代末期的内战、人族和妖族的战争、星海帝国崛起和灭亡之战,这样三场毁天灭地的浩劫,这套星海交通网络体系,几乎毁于一旦了!”

  “要想富,先修路,这是任何一个村级政府都知道的常识。”

  “古修时代姑且不论,在妖族统治星海的三万年里,以及星海帝国统治世界的千年之内,都曾试图恢复和强化这些星炬和航道,虽然最后还是毁于战火,却留下了大量的残骸和遗迹,还有不少星炬仅仅是耗尽了灵能,陷入休眠状态,并未彻底湮灭。”

  “现在,我们靠蜘蛛巢星上挖掘出来的星海帝国传承、修仙者战争基地中带来的真人类帝国传承、昆仑遗迹中的盘古文明传承,掌握了大量古代星际航道的信息,以及炼制更高级别星炬和星空之门的秘法!”

  “要向大宇宙进军,第一步就是重新找到并激活这些航道,修复古代文明设立在那里的星炬,扩建更大规模的星空之门!”

  “我们要像上古先民那样,在星海间筚路蓝缕,以启山林,把整个文明机体之内,干涸和断裂的神经、血管,一条一条重新接驳起来!”

  “这,就是‘天路计划’的意义所在!”

  司寇烈身后的光幕上,出现了一个个光辉灿烂的世界,被一条条七彩纷呈的天路紧密连接,共同构建成一片美轮美奂的星海仙境画面。

  尽管明知道是艺术加工,李耀和丁铃铛还是被如此灿烂的未来,深深吸引住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