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1323章 105%的自己!

第1323章 105%的自己!

  “问问你的内心,当你刚才听到莫玄教授介绍这次黑暗星云的探索任务时,你内心最深处第一个蹦出来的念头,究竟是‘这次任务对联邦很重要,所以我必须去’,还是‘这次任务太有趣了,我想去’?”

  丁铃铛满怀期待地看着李耀。

  李耀的目光越过了她,直刺熊熊燃烧的太阳,在阳光的直刺下,眼眸都变得一片金黄。

  他轻轻握住丁铃铛的手,陷入长久的沉思,脸上表情忽而迷茫,忽而沉静,忽而神采飞扬,忽而变幻莫测,到最后,散发出一种通透纯粹的光芒。

  “我……想去,发自内心地想去!”

  李耀喃喃道,“你说得对,这和什么文明啊,联邦啊,未来啊,这些高大上的概念统统都没关系,宇宙这么大,我仅仅是想出去看一看而已。”

  “有件事,我一直都没和你说。”

  “经过十几年惊心动魄的冒险之后,过去五年,我终于可以像正常人那样,过上风平浪静,按部就班的生活。”

  “我几乎拥有了一切,名誉、地位、权势、事业,以及万众的支持和尊敬!就连你也待在我身边,无论白天修炼再怎么辛苦,晚上我们都可以像是正常夫妻一样待在一起。”

  “按理说,这就应该是人生的巅峰了吧?”

  “可是,每到夜深人静,进入深度睡眠状态时,你知道我最经常梦到的人是谁吗?”

  丁铃铛眨了眨眼,道:“燕西北、萧玄策、白星河、星孩、金屠异、幽泉老祖、周横刀、吕醉?”

  “你怎么知道?”

  李耀吓了一跳,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嘴唇,“难道我半夜还会说梦话?”

  “当然没有。”

  丁铃铛笑道,“只不过,我也和你一样,经常梦到自己过去的敌人!”

  “你离开天元界那十年,我一个人在大荒深处修炼和闯荡,曾经遇到过无数凶残狰狞的妖兽,亦曾数百次在遮天蔽日的兽潮之下逃生。”

  “这些场景,过去五年,就经常出现在我的梦里!”

  “很奇怪,在大荒深处闯荡时,每每都要豁出一切,透支神魂,燃烧生命,才能拼出一线生机,很多时候,身体和精神上的折磨,都是无法用笔墨形容的!”

  “每一次从兽潮中逃生,拖着皮开肉绽,鲜血淋漓,神魂枯竭的身体回到基地时,我都在心中对自己说,再也不会干这些傻事,一个人冲到大荒深处的虫洞出口去晃荡了!”

  “但每次忍不了一个星期,又会好了伤疤忘了疼,再次蠢蠢欲动起来。”

  “而在梦境中,重新回到这些千钧一发的生死关头,亦是……亦是……令我再三回味,很想再来一次,或者一百次!”

  “对,就是这种感觉!”

  李耀眼前一亮,攥着老婆的手越来越紧,激动道,“我在梦境中,经常回到和燕西北、萧玄策、幽泉老祖、吕醉等人对决的时候,这些家伙可真难缠啊,每每要逼迫我压榨出神魂最深处的每一滴智慧、勇气、胆魄、决心,再加上无数伙伴的帮助和一点点运气,才能侥幸战胜他们!”

  “战胜他们之后,甚至仅仅是在和他们对决的过程中,那种无与伦比的快感,都会让我觉得,自己是100%,甚至105%地活着!”

  “老婆,你别误会,我真的不是说,我不享受过去五年风平浪静的生活,更不是说,我不想和你长相厮守,只不过,只不过,我总觉得和十几年来那些惊心动魄,无比刺激的冒险生涯相比,这样一帆风顺,纯净如水,可以一眼看到几十年后的生活,有些,有些,有些索然无味!”

  “你,你能理解这种感觉吧?”

  “当然!”

  丁铃铛的思绪也漂浮到了很遥远很遥远的地方,整个人就像是渐渐化作一枚晶莹剔透的水晶,又融化在空气中一样,既真实又虚幻。

  她的声音无比空灵,像是从黑暗冰冷又熊熊燃烧的宇宙深处传来,“为了冲击元婴境界,我曾经冒险冲到最靠近脉冲星的引力轨道上去修炼了十天十夜。”

  “脉冲星源源不断散发出的特殊灵磁力场,再加上中子星本身的引力场,叠加在一起,形成了一团特殊的扭曲力场,就好像一座横亘在宇宙中的天然望远镜一样,能搜集亘古以来的无数光波信息。”

  “通过晶铠上的特殊滤镜,还有灵根的直接感知,我仿佛可以看到整个宇宙,在我面前徐徐展开。”

  “我‘看’到了亿万星辰组成的星海悬臂在熊熊燃烧;我‘看’到无数星云如海中巨兽般张牙舞爪,扩张和收缩;我‘看’到浩瀚无垠的星系如花朵般冉冉绽放,又慢慢枯萎,我‘看’到脉冲星释放出一亿种颜色纠缠在一起的浪潮,而这浪潮瞬间就将我包裹,我甚至都忘记了修炼,光是沉浸在一亿种颜色的绚烂多彩之中,就足以付出整个生命了!”

  “我不知不觉沉浸其中,距离脉冲星的引力临界点越来越近,险些就被它吸入其中!”

  “但那时候,我并没有半点儿惧怕和后悔,反而生出一种十分诡异的平静和喜悦,那就好像一粒原本就来自宇宙的微尘,又要回归宇宙一样!”

  “就是在那十天十夜的修炼当中,我淬炼出了真正的道心,真真切切领悟到了‘脱胎换骨’的意思,我重生了,从宇宙中重生了!”

  “这或许就是我这么年轻,就能冲上元婴境界的最大原因吧!”

  “当一个人曾经看到过脉冲星的一亿种色彩;看到过星海悬臂组成的一条条星河撞击和翻腾;看到过宇宙最深处,从几百亿年前发射出来遥远的星光,组成一束束变幻莫测的花朵,在她面前冉冉绽放时,她怎么可能对凡尘俗世中的一切,还有半点兴趣呢?”

  “名誉、权力、财富、地位、荣辱……在宇宙面前,这些世俗人孜孜以求,付出生命去抢夺的东西,都像是沙砾堆起来的高塔一样可笑啊!

  “我们应该早点交流这个话题的。”

  李耀用一种十分陌生的眼光注视着丁铃铛,欣喜道,“老婆,我发现你真是一天一个变化,和过去完全不一样了!”

  “那是,难道就允许你狂飙突进,别人还不能升级了啊!”

  丁铃铛咧嘴一笑,又在李耀脑门上重重弹了一下,“现在交流也不晚啊,实话实说吧,你也觉得过去几年的日子有些无聊,对不对?”

  “倒也不是无聊,能和你在一起,怎么会无聊?只是总觉得,这不是100%的我!”

  李耀深思片刻,摇头道,“不对,更准确的说法是——过去五年活着的,是身为‘星耀联邦特级英雄兼超级吉祥物’的李耀,而不是那个‘最纯粹的李耀’!”

  “那个‘最纯粹的李耀’,只有在一次次冒险,一次次激战,一次次燃烧神魂,透支生命,和萧玄策、白星河、幽泉老祖、吕醉这些强敌进行巅峰对决时,才会活着!”

  “我不想再以‘超级吉祥物’的身份活着,一天都不想,更别说是五年、十年、几十年、一百年!”

  “我渴望去星海深处,别人都没去过的奇妙世界,去见识那里的风景,结交那里的强者,研究那里的文明,和那里的强敌对决!在不断升级的冒险中,再感受一下将体能、意志、智慧、生命……一切的一切,都压榨到极限,压榨出‘最纯粹的李耀’的那种感觉!”

  “修真修真,就是要修炼出一个最真实的自我,我的‘真我’,就在那里,就在群星深处!”

  “群星,就是我的归宿!”

  “所以,无论这件事和联邦的国运,文明的未来有没有关系,都无所谓!”

  “既然被我知道了这样一个神秘世界的存在,而我又有机会去一探它的究竟,那我就一定要牢牢把握机会!”

  “它是属于我的,我绝不愿意看到它落到别人手上,由别人首先看到它的美丽和神秘!”

  李耀的声音越来越低沉,越来越坚决,周身每一个毛孔中都释放出无边无际的霸气!

  就连云层都在他身边缭绕,为他披上了一件叱咤星海的战袍!

  非我莫属,舍我其谁!

  丁铃铛看着李耀如此简单和霸道,眼底的似水柔情都快满溢出来,轻笑道:“这才是我希望听到的答案,既然是这样,那就去吧,去星海深处,征服新的世界,活出真正的自己,我绝对支持你!”

  “可是——”

  老婆的豁达和支持,让李耀又是感动,又是惭愧。

  “没什么‘可是’的,我知道,你的魂儿已经被这个神秘世界给吸走了,倘若我坚决不让你去的话,你肯定会懊恼一辈子,失魂落魄一辈子的!”

  “我想要的,是一个活出自己全部精彩的男人,而不是一具行尸走肉!”

  “我懂你,就像你懂我一样,既然在我出去闯荡和冒险时,你一次都没有束缚和阻止过我,那我又怎么会束缚和阻止你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