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1328章 生命传承

第1328章 生命传承

  苏长把话说到这个份上,李耀实在找不到拒绝的理由。

  更何况他对吕轻尘这个鹤立鸡群,却又和整个世界都格格不入的神秘少年亦充满兴趣。

  吕轻尘的爷爷吕醉,是李耀遇到过最深沉,最可怕,但也最可悲的对手。

  他算得上是联邦土生土长的“修仙者”,用自己的所作所为证明了每个人心底都潜藏着一座深渊,一个血魔,稍有不慎,就会落入万劫不复的地步。

  现在,吕醉已经伏法,而吕轻尘的养父也正在飞星界边缘的矿星监狱中服刑。

  联邦并不搞株连九族这一套,吕轻尘的亲生父母更是在兽潮爆中壮烈牺牲的功勋军人,这笔账自然算不到吕轻尘头上。

  吕轻尘成为苏长的真传弟子,这件事是李耀事先没有想到的。

  不过仔细查阅了吕轻尘的背景之后,又觉得他会在两种大道之间左右摇摆,是十分正常的事情。

  李耀和当局并没有阻止苏长招收真传弟子。

  一方面,这种事情光靠阻止是阻止不了的,人家哪怕明面上不显露出真正的“师徒关系”,难道还不能在暗地里传道授业解惑么?

  粗暴的阻止,只会显示出自己的虚弱,阻止了一个明面上的吕轻尘,只会导致更多年轻人在暗地里投入到苏长的门下。

  既然决定拿苏长当“反面教材”,这点儿气量还是要有的,更何况还可以从苏长和吕轻尘的关系上,看出修仙者传承的模式,对未来和真人类帝国的斗争,更有好处。

  抛开思想上的纷争不谈,从小被吕醉一手调教长大的吕轻尘,的确是一个能力十分出众的年轻人。

  丁铃铛聚集了大批“爱国者组织”成员的家属,重建“爱国者阵线”之后,吕轻尘顺理成章加入这一组织。

  丁铃铛是个赳赳武夫,除了强大的个人号召廉外,对于组织建设和管理,既没有能力,也没有兴趣,更没有时间和精力。

  绝大部分时候,这些工作都是交给家属当中适合的人才来负责,其中自然包括吕轻尘。

  短短数年时间,大学还没毕业的他,已经在爱国者阵线中担任了举足轻重的工作,现在是爱国者阵线外伍织“少年联邦协会”的宣传干事,俨然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

  李耀被没有因为吕轻尘是被吕醉抚养长大,就对这个少年生出警惕或者提防。

  修为和地位到了他这个程度,倘若还要去深深忌惮一个二十出头的大学生,岂不是太可笑了吗?

  既然吕轻尘希望深入了解修真和修仙大道之后,再做出自己的疡,李耀也愿意成全他这份谨慎和研究精神。

  李耀对修真大道充满信心,坚信吕轻尘一定会做出最正确的疡。

  今天,是李耀和苏长在拓殖学方面的最后一堂课。

  “初到异域,一定要伪装成当地文明土著的身份,混入其中去观察他们的社会形态和实量弱G么,究竟伪装成何种身份比较恰当?”

  苏长问道。

  “如有可能,最好伪装成处在当地文明辐射边缘,半开化的族群比较恰当。”

  李耀回到。

  “为什么?”

  苏长眉角一提。

  “经过星海帝国时代爆炸式的大展,三千世界早已高度开化,文明昌盛,即便经过‘末日变’的惨烈大战,星海帝国彻底崩溃,却也残留下无数遗迹和秘宝。”

  李耀侃侃而谈,“依靠这些遗迹和秘宝,哪怕只有一个星球的大千世界,也可以很轻松地展出严密的组织结构和先进的社会形态!”

  “在这样的大千世界,位于文明中枢的繁华区域,人口稠密、政府管控严密,世家大族传承有序,一名绝世强者突伥现,肯定会有人追根溯源,探究他的师承和来历,很容易露馅的!”

  “所以,有可能的话,就伪装成来自这个文明边缘,蛮荒族群中的高手,一方面不容易被找出破绽,另一方面也可以降低对方的警惕,更有利于搜集对方的情报。”

  “为什么一定要以绝世强者的面貌出现,难道就不能伪装成貌不惊人的市井小民么?”

  苏长眼底精芒一闪,继续问道。

  “不能。”

  李耀道,“大象的世界,蚂蚁永远不会懂,倘若伪装成默默无闻的市井小民,怎么可能在极短时间内,清楚探知到这个世界的高端战力和政治核心情况?”

  “想要快弄清楚一个世界的真正实力,只有两条路。”

  “要么,寻找一名该世界的高端战力,暗中偷袭,萨代之,以他的身份进行活动。”

  “要么,就是从该世界的蛮荒地域出,以蛮荒高手的身份,逐步切入到该世界的核心圈子。”

  “切入到对方核心圈子,就一定能看清楚对方的整体实力了么?”

  苏长微微一笑,继续问道。

  “未必,倘若这个大千世界一直蹿风平浪静的状态,那各方高手都蛰伏不出,就算大家能坐在一起煮酒论道,谈笑风生,也未必能看出他们的真正实力。”

  李耀曳道。

  “果真如此,又该如何?”

  苏长问到了最关键处。

  “果真如此,就要想办法激化矛盾,改变风平浪静的状态。”

  李耀平静道,“最常用也是最好用的办法,是用假冒的‘宝藏’或者‘遗迹’,将对方的高手都勾引出来!”

  “探索者可以事先准备一批惟妙惟肖的‘假秘宝’,甚至在里面掺杂一些真正的星海帝国时代,乃至洪荒时代的秘宝残片,深埋在目标世界的某一处,然后在各处放出消息,宣称某地拥有价值连城,无可估量的遗迹。”

  “遗迹之中,非但拥有富可敌国的宝藏,更有修炼者梦寐以求的神通、丹药和法宝,谁能够开启宝藏,得到传承,立刻能成为整个大千世界的主宰!”

  “有人的地方就有矛盾,即便清心寡欲,对秘宝和遗蓟感兴趣的高手,也不会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对手得到这些秘宝,于是,所有高手都会蜂拥而起,前去探宝,身不由己,越卷越深!”

  “探索者混杂在寻宝队伍中,冷眼旁观,一方面可以借此消耗对方的高端战力,即便消耗不成,也可以看出这一世界的真正底牌,再确定后续的行动方案。”

  苏长不动声色听到这里,终于点头,微笑道:“很好,很好,李耀,即便以真人类帝国的标准,现在的你,也已经成为一名完全合格的星海冒险者了!”

  晚上十一点二十分。

  昆仑之外,蟹状星云深处,靠近脉冲星引力临界范围的星域之中。

  到此为止,三个月的特训结束了,李耀完成了前往黑暗星云深处探索的全部准备。

  十天之后,他就将出,进行三界历史上最遥远、最漫长、或许是最惊心动魄的一次星际穿越!

  现在,只剩下最后一件事情要做。

  李耀遥望着不远处的脉冲星。

  通过灵根的观测,的确看到了丁铃铛所说的,一亿种色彩组成的光波浪潮,如莲花般冉冉绽放,如火海般熊熊燃烧,如疾风骤雨,似惊涛骇浪,又像是万千洪荒凶兽,从亘古奔来,席卷天穹,冲向永无止境的未来!

  整个宇宙的诞生和陨灭,仿佛都在他面前一一呈现。

  一股无法用笔墨形容的大恐怖、大感动、大孤寂和大平静,无声无息涌入李耀体内。

  李耀默默运转着四肢百寒中的灵能,源源不断向脑域深纯去,刺激神魂,形成了自己的蓄宙,和外界的宇宙呼应着,共鸣着,水乳交融着,天人交感着。

  恍恍惚惚、幽幽冥冥、飘飘渺渺,不知过了多久,他终于感悟到了一丝宇宙的大和谐。

  李耀意守中宫,气沉丹田,用神魂缠绕着这一缕大和谐,将生命的全部精华和对天地万物的感悟都不断印入这一缕大和谐中,向下,向下,冲击着丹田以下三寸的关窍。

  与此同时,他以灵能凝聚而成的空气动态模拟系统,亦刺激着最敏感的神经末梢。

  终于!

  当他浓烈至极的生命精髓,以及玄之又玄的宇宙感悟,统统印入这一缕大和谐后,神经末梢的激荡亦达到极致,李耀低吼一声,运足全身力气,将这一缕大和谐,****而出!

  失重状态下,这一缕大和谐,立刻化作了晶莹剔透,隐隐散出淡金色光芒的圆珠。

  李耀用特制的容器,从两侧一扣,将这一缕大和谐,妥善保存起来。

  感知着大和谐在容器内依旧跃跃欲试的强大生机,仿佛要撞破容器挣脱出来,李耀微微一笑。

  他和丁铃铛都处在事业的上升期,两人近些年来泌修炼和研究,并没有时间和精力来考虑子嗣的问题。

  未来几十年,两人注定要在不同的大千世界闯荡,也不太可能生育和抚养后代。

  不过,探索星海终究是风险极高的事情,李耀并不敢保证自己一定能全身而退。

  所以,事先保留一缕最强壮、最有力、蕴含着他全部道义和天地感悟的生命精华,万一真的天有不测风云,亦能保证两人的血脉可以传承下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