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1339章 兰花秘剑

第1339章 兰花秘剑

  “好厉害的音波类法宝!”

  李耀暗中分析,这名黑甲武将使用的双锏,应该拥有以音波来刺激人的神经末梢,提升血气战意,又或者激发恐惧心理的神通,是相当厉害的群体攻击类法宝。

  不过,能用同一道音波,既激发自己人的战意,又粉碎敌人的胆魄,这里面一定有十分先进的“敌我识别符阵”在起作用。

  李耀仔细琢磨,一时半刻之内,都想不明白这座符阵的原理和镌刻方式。

  看来此界在炼器之道上,亦有独到之处,值得好好学习。

  野人的长啸犹如某种呼唤,丛林深处忽然惊起一片奇形怪状,爪牙狰狞的大鸟,惊慌失措地向天空掠去。

  又有无数参天古树东倒西歪,令大地发出隆隆之声,恍若一块万斤巨石从山林间碾压过来!

  不一时,一株四五人合抱粗细的巨树朝王师呼啸而来,当下将四名士兵拦腰撞正,瞬间化作四团血肉模糊。

  一阵刺耳狂笑声中,丛林深处猛地窜出一团硕大黑影,却是一头体长七八米,周身披挂重甲,脑袋上还长着长角、骨瘤,似犀牛又像巨象的庞大妖兽!

  这头犀牛妖兽,好似中古时代的晶石战车,在王师中间横冲直撞。

  它皮糙肉厚,又遍布骨瘤,寻常刀芒剑气,根本刺不进皮下三尺。

  而它每次冲击,都能将至少三五名王师撞飞到半空中,四分五裂,连惨叫都来不及发出就命丧黄泉。

  犀牛妖兽背后,安设着一尊藤条编制的法坛,一名身着宽大锦袍,僧不僧、俗不俗的光头壮汉就盘坐其上,怪笑连连。

  这名光头壮汉,生得肥硕无比,周身肥肉三层三叠,伴随着他的笑声,如波浪般连绵起伏,偏偏又刺满了花花绿绿的纹身,都是蛇虫鼠蚁之类的图案,一摇晃起来,就像是无数毒虫在他身上乱爬,看得人头皮发麻,毛骨悚然。

  光头壮汉手中挥舞一柄镶嵌了九个骨环的白骨战刀,仔细看去,九个骨环上又分别圈着不少爬虫的颅骨,发出“叮叮当当”的乱响。

  而白骨战刀之上,还依附着一道道如枯萎藤蔓般的灰色经络,给人十分邪恶诡异的感觉。

  光头壮汉应该是野人军队的灵魂人物。

  他一出现,野人军队原本萎靡不振的气氛统统一扫而空。

  特别是他的白骨战刀之上,小小的颅骨叮当乱响,却是将王师大将碰撞出的余音袅袅尽数绞碎!

  听到这声音,附近王师,统统流露出恶心和呕吐的表情,不少人脸色铁青,冷汗直流。

  李耀知道,这是神经末梢受到刺激,体内腺素异常分泌导致的本能反应,并非靠勇气和胆魄就可以抵挡。

  看来在这一界,使用音波攻击神经,是相当常见的神通,无论何方势力都会使用。

  见对方锋芒尽挫,光头壮汉的笑声愈发猖狂,九环白骨大砍刀猛地一翻,套在九环上的几十个小小骷髅,竟然都在一股诡异力场的包裹之下,“滴溜溜”飞到半空中。

  这些骷髅,应该都是毒蛇和蜥蜴等等爬虫的颅骨,顺着他们小小的眼眶望进去,可以看到颅骨核心处隐匿着一点点小小的异火。

  一飞到半空中,这些异火就骤然膨胀,从眼眶和颌骨中窜了出来,凝结成了一条条小小的毒蛇、蜥蜴等等爬虫,朝周围王师窜去!

  但凡被骷髅妖火扑中,士兵往往在瞬间就被火焰焚身,化作一缕缕焦尸。

  而妖火非但越来越旺盛,还有一缕缕精血气息,通过几十个小小骷髅,都被送回到了肥硕光头的白骨战刀之上。

  白骨战刀上一束束枯萎的经络,瞬间膨胀起来,甚至在经络纠结的核心处,形成了一个好似心脏般“卜卜”跳动的器官。

  “血肉和法宝的结合体!”

  “嗜血魔刀!”

  李耀心底惊呼一声。

  他曾经在“混沌”巴彦直的神墓深处,见识过类似的法宝。

  这是一种可以休眠很长时间,依靠精血为能源,来自动巡航、警戒和攻击的法宝。

  混沌神墓中的此类法宝,都来自于盘古文明遗迹“昆仑”。

  而这颗星球,又极有可能是另一处规模更大的盘古文明遗迹,拥有此类法宝,倒是不奇怪。

  看样子,王师要败了。

  “招讨使”大纛下的黑甲大将,面若金纸,摇摇欲坠,拼命撞击双锏,撞出阵阵音波。

  但这道特殊音波,只能起到激发士气的作用,最多保持阵型不乱,却无法阻止骷髅妖火的肆虐屠杀。

  杀戮愈重,肥硕光头的白骨战刀上,血芒就越来越盛,刀光很快延伸到十余米开外,散发出阵阵熏人的酸甜腥臭。

  肥硕光头狞笑一声,露出磨得尖尖的牙齿,一拍胯下犀牛妖兽,朝黑甲大将冲来。

  从他们周身荡漾的灵气范围、灵焰亮度以及对法宝的运用来分析,李耀估计王师这边的大将最多也就是结丹期初阶的样子。

  肥硕光头本身的实力,至少是结丹期中阶,压过对方一头。

  而且他的白骨血刀,也是比王师大将的音波双锏更胜一筹的强*宝。

  他胯下的铁甲犀牛妖兽,更不是王师大将的战马可以比拟。

  这样的对抗,结果不问可知。

  “唏律律!”

  王师大将胯下这匹战马,两肋都生长有漩涡状的斑纹,就好像肋生双翅一般,看上去也不是凡物,至少是雄壮战马和某种灵兽的杂交品种。

  然而,再怎么杂交,却又如何敌得过妖气四溢的铁甲犀牛?

  眼看对方如一座大肉山般狠狠碾压过来,战马受惊,竟然直立起来,险些将王师大将掀下马背。

  肥硕光头自然不会放过如此大好机会,看似三五百斤重的庞大体型,竟然身轻如燕,人刀合一,化作一道血光,直扑王师大将。

  就在这时,异变突生!

  王师大将身后是“巫南五路招讨制置使凌”的大纛,大纛后面还立着一个歪歪扭扭的营帐,营帐里原本一片寂静,恍若空无一人,就连战况最激烈时都没有半点动静。

  岂料,就在肥硕光头绝招用老,变无可变之时,从营帐微微敞开的帘缝中,忽然窜出一道幽蓝色的剑光!

  这道剑光无声无息,不带半点烟火气,就像一支看不见的蓝色墨笔,在虚空中直接拉出一道直线,直刺肥硕光头的眉心!

  肥硕光头像是感知到了世界上最可怕的存在,怪叫一声,周身发出“噼噼啪啪”的爆响,拼着折断几十根骨头,硬生生止住前冲的势头,就像是撞上了一层看不见的屏障,反弹回去!

  只一瞬,他就看出这是一个早就设计好的陷阱!

  他的反应奇快,但蓝色剑光却比他更快,在半空中一个十分突兀的转折,划出的不是弧线,而是近乎直角的路线,以完全违反物理法则的轨迹,继续锁定他的眉心!

  肥硕光头胸腹间一阵“咕噜咕噜”乱响,好似一万只蛤蟆在里面吼叫,大嘴一张,忽然喷出一道五彩斑斓的血雾,妄图污染这道幽蓝剑光。

  幽蓝剑光却是在毒雾掠至之前的一刹那,猛然分化成了八束更加纤细的剑光,窜向四面八方,又是一个个毫无圆滑的直角、锐角转折,在肥硕光头头顶聚集。

  光影交错,线条延伸,纵横交织成了一朵倒扣的兰花模样,猛地镇压下来!

  “唰!”

  数百道剑光组成的兰花自上而下,直接穿透肥硕光头的硕大身体!

  肥硕光头波澜起伏的肥肉,一瞬间都静止下来。

  他流露出怒不可遏和惊恐欲绝的表情,白骨血刀直指营帐深处。

  帐帘轻挑,一名白衣胜雪,气若幽兰的年轻女子,双手背负,闲庭信步地踱了出来。

  她的鼻梁极高,犹如一条横亘于云海中的山脉,双眉英挺,又像是两座直插九霄天外的山峰,双眸炯炯有神,偏偏又流露出自信到近乎淡漠的神采,眼前的厮杀连带凡尘俗世间的一切,似乎都和她无关,又好像能被她用一根手指就决定。

  这种自信混合着自大,自大近乎于自恋的神态,是李耀记忆中很多古代修真者的标准表情。

  “这是一名金丹强者啊!”

  此姝并未掩饰自己的灵能波动,强大的气机如山洪暴发般向四周扩散,是以李耀一眼就判断出来,她至少是结丹期高阶,距离元婴只有两步之遥!

  而她的飞剑……

  数百道蓝色剑芒在穿透了肥硕光头的身体之后,却是向四面八方扩散,又洞穿了几十名野人的心脏!

  不过这样一来,剑芒似乎也变得黯淡一些,估计是受到了野人妖血的玷污。

  白衣女子一声唿哨,数百道剑芒全都飞回她身边,被她宽大的衣袖一卷,隐没不见。

  李耀注意到一个很有趣的细节。

  此姝原本一身纯白,半点杂色都不染,当剑芒卷入衣袖之后,袖口忽然显露出了一朵小小的兰花,随着衣袖翩然,恍若随风而舞,煞是好看。

  “相当先进的法宝。”

  “似乎采用了纯能量攻击的方式,用神念操纵被特殊力场约束住的灵能,塑造成各种形状,拥有和实体不同的运动法则,攻击路线千变万化,飘忽不定,诡秘莫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