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1341章 古元婴
  李耀心中一阵庆幸。

  幸好自己从降落以来就处处小心,并没有贸然显露踪迹。

  否则,就算眼前这支朝廷军队不起疑心,这名蛰伏在暗中窥探的“观察者”,亦会生出怀疑,留下无穷麻烦。

  此君竟然能够将一缕微弱神念,依附于蚊虫之上,相隔至少好几重山峦来远程操纵,修为一定极其精深,不在那名金丹期女剑修之下。

  幸好,这只花蚊子再怎么调制,都是血肉之躯,小小的虫躯之内,不可能蕴藏太多神通,能勉强观摩到战局变化,就是极限。

  枭龙号却是来自星海帝国的尖端法宝,又经过李耀反复强化炼制无数次,隐匿在空气中,神鬼难测,更不可能被一只小小的蚊子感知到。

  是以,是李耀先发现第二名观察者,而不是对方发现他。

  这就令他在无声无息的暗战中,占据了十分有利的位置。

  花蚊子轻轻一颤,仿佛受到灵丝牵引,向丛林深处飞去。

  李耀沉吟片刻,向枭龙号下达命令,跟在花蚊子后面,准备去会一会这名神秘的观察者。

  由“巫南五路招讨制置使”统帅的朝廷大军,声势浩大,人马众多,绝不可能在丛林中无端端消失。

  大军过处,车碾马踏,总会留下诸多痕迹。

  枭龙号已经勘探过了四周的山川地貌,即便丢失了他们的方位,也可以顺着大军碾压出的痕迹再度缀上。

  但这名神秘的观察者,一旦丢失,就未必能重新找到了。

  李耀隐隐有种预感,此君的境界应该远远超乎金丹女剑修之上,或许达到了元婴境界。

  “却不知,这一界的‘古元婴’,究竟有些什么手段?”

  李耀微微一笑,开始脱衣服。

  脱完了衣服又脱裤子,脱到身上清洁溜溜,内裤都没穿,钟摆摇曳,随风起舞。

  他将所有来自异界的物品统统丢到了乾坤戒中,又激活了乾坤戒的瞬间自毁警戒符阵。

  万一真的遇到最坏局面,比远远凌驾于他之上的恐怖强者俘虏,亦可以在瞬间销毁和母星有关的一切蛛丝马迹。

  至于光着膀子有碍观瞻,这个嘛……

  李耀挠了挠头发,找了一块松软的腐殖质,捧起淤泥涂抹在身上,不一时就把自己涂抹得和山林中的人熊相仿。

  又用几张貌似芭蕉的宽大树叶,勉强编织了两块兜裆布护住下身,便在枭龙号的指引下,跟着花蚊子,一路疾驰。

  花蚊子的主人做梦都想不到,瘴气弥漫的丛林深处,竟然有人能感知到他的巫虫,花蚊子大摇大摆,完全不加掩饰,翻过两座山头之后,简直化作一道淡淡的金芒,速度比寻常飞鸟更快。

  不过,这一带的确是人迹罕至的险恶之地,数十米高的参天大树将阳光完全堵死在外面,遍地都是不知深浅的沼泽和泡子,更有无数剧毒的蛇虫鼠蚁蛰伏在枝桠和杂草丛中。

  李耀估摸着,别说那些来自中原王朝的军队,即便自幼在附近生长的土著蛮族,都未必敢靠近这里。

  前方地势忽然猛地下沉,出现一条狭长深邃的裂谷,好似大地被猛地砍了一刀。

  裂谷两侧的峭壁上,长满了奇形怪状、丫丫叉叉的大树,青郁郁的树冠遮蔽了视线,恍若遮掩了池塘的浮萍,看不清楚裂谷究竟有多深。

  不过,从裂谷深处,却传来隆隆水声,仿佛有一条水流湍急的大河,从谷底横冲直撞而过。

  这条裂谷附近,更是连半条野兽踩出来的小路都没有,别说普通人,就算血气阳刚的顶级武者,亦不敢只身涉险。

  李耀注意到一个很诡异的情况。

  一连翻过几座奇峰迭起的山头,在莽莽苍苍的原始大丛林中,都能听到鬼哭狼嚎的野兽嘶鸣,还能感知到一些相当强大的妖兽气息,显示出这里是野兽、妖兽和灵兽的乐园。

  唯独到了这片裂谷附近,明明山林更加茂密,又有一处十分充沛的水源,反而听不到半声虎啸龙吟,甚至连蛇虫鼠蚁爬过的“悉悉索索”声都听不到。

  看似生机勃勃的丛林,却像是一片死寂的墓地,明明烈日当空,却散发出一股股诡异的阴冷之感。

  花蚊子向裂谷深处一头扎了下去。

  枭龙号依旧维持着隐形状态,不远不近地缀着。

  李耀默默运转归虽寿传授给他的《大梦龟眠功》,在高速移动中,将呼吸、心跳等生理机能都降至最低。

  《大梦龟眠功》不但可以用来冬眠,还有另一桩好处,就是在短时间的剧烈运动中,却降低体表的生理机能反应,呈现出“外冷内热”的效果。

  此刻,若是用高倍显微镜来观察李耀的皮肤,就会发现他的毛孔完全封闭起来,皮肤光滑如镜,恍若天生就不长毛孔的人。

  通过毛孔逸散出来的灵能、体液和气味,自然都被死死封住。

  以前李耀也修炼过相应的隐蔽神通,但寻常神通只能在静止状态下隐匿,却不似《大梦龟眠功》这样玄妙,一边疾驰如飞,一边却不泄漏半点气味和波动。

  这条裂谷极其幽深,上窄下宽,剖面就像是一个三角形,在穿过了最上方被两侧树冠交叉遮挡的上层之后,下方却是黑雾缭绕,内有乾坤。

  谷底一片白惨惨的大水,恍若一条张牙舞爪的怒龙,不断撞击和撕扯着裂谷两侧的山岩,不时狠狠掰下几块巨石,三两个漩涡就绞成粉碎,沉入河底不见了。

  如此凶险的大河,真可以用“羽不能浮”来形容!

  此地处处透露出狰狞和怪异,属于那种一言不和蹦出三五只僵尸都很相宜的地形地貌。

  花蚊子径直向谷底湍急的大河飞去,眼看就要被浪头打碎,忽然金芒一闪,不见了。

  李耀眨巴着眼睛,操纵枭龙号兜了好几圈才发现,在靠近河面的峡谷一侧,长着一株横向发展,半死不活的小树,树根后面却是一条隐藏极深,堪堪容纳一人穿行的裂缝。

  小树虽然不大,根系却极长极密,几乎将缝隙完全盖住,就像是天然的屏障。

  若非亲眼见到花蚊子钻进去,即便聚精会神去搜索,也很难发现裂缝后面的文章。

  枭龙号小心翼翼穿过了根系之间的缝隙,顺着曲曲折折的缝隙,在黑暗中摸索了许久,前方豁然开朗。

  竟然是一处十分开阔的地底溶洞!

  地底溶洞的长宽都在百米以上,人工开凿的痕迹相当明显,上方还有几道裂缝,不知通往何处,隐隐有惨白的光芒渗透下来,照得洞窟中一片白晃晃令人窒息。

  李耀凝神再看,才发现造成“白晃晃”效果的,除了穹顶缝隙中渗透下来的光芒之外,更有铺满了整个洞窟的白骨!

  绝大部分骨头,都散发出淡金色、暗红色、青铜色等等诸多光泽,形态比人类骸骨更硕大无数倍,但依稀能辨认出类似人形的手脚和颅骨。

  这是盘古族或者女娲族的遗骨,保存相当完好!

  李耀眼前一亮,这么多盘古文明遗骨的出现,又从另一个侧面证明,这个神秘莫测的古修世界,的确和盘古文明大有渊源了。

  不过,在诸多气息沉郁的洪荒遗骨之外,却也夹杂着一些人类的骷髅。

  从上面依稀残留的干涸血肉来看,死亡时间并不太远,倒像是最近才被杀死的,而且形态相当稚嫩狭小,倒像是三五岁小童的尸骨,甚至是刚刚出生婴儿的骨骼。

  “难道有邪修在这里祭炼生人?”

  李耀眉头紧锁起来。

  他知道在不少古修世界,都有用活人来祭炼法宝的邪法。

  特别是一些地处文明边缘的蛮荒修士,更是拥有祭炼生人,以魂魄融入法宝来增强威能的传统。

  而祭炼生人时,又以幼儿未经污染的纯净神魂为佳。

  用现代化的理念来解释,大约就是小孩的神魂尚未经过各种宇宙辐射的干扰和污染,其力场结构相对稳定吧。

  李耀略微一数,就找到一二十具相对完整的孩童骸骨,七零八落的骨骼更是不计其数。

  如此惨状,令他淡定冷漠的心境中,都泛起一抹杀意的波澜。

  洞窟最深处,摆放着一座黑岩打造的祭坛,祭坛四周都镌刻着古老诡秘的灵纹和浮雕,颇有不少妖魔噬人的邪异场面,透露出阵阵森然鬼气。

  祭坛后面,还有一尊古色古香的炼器炉,以及不少炼制法宝的工具,以李耀的专业眼光来看,都算相当不错。

  炼器炉旁边摆放的一大坨东西,可是更有意思了。

  那好像是一副巨型铠甲的一部分。

  更准确说,是一副整体高度在十几二十米左右,盘古族或者女娲族穿戴的铠甲,残留下来的半副臂铠。

  这半副臂铠,有四五米长,却是千疮百孔,斑斑驳驳,只留下一个框架。

  臂铠前面,站着一名皮肤惨白,面容阴鸷的中年人。

  此君双眸深陷,眉心还有一个类似大鸟展翅的青色胎记,覆盖住了面孔的上半部分。

  他的双眸都隐藏在“双翼”之下,显得目光更加幽深,鹰钩鼻弧度极大,鼻尖就像是要戳进人中,偏偏嘴唇又极窄,还向前凸出,倒似尖尖的鸟嘴。

  虽然其貌不扬,又置身人迹罕至的穷山恶水深处,此君却自有一番生杀予夺,从心所欲的摄人魅力,仿佛他就是这片山林的主宰,无敌的存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