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1343章 测试一下!

第1343章 测试一下!

  只不过,人的魂魄,终究不是没有感知的人工智能,纵然洗去了记忆,还是会疼痛,会苦楚,有七情六欲和喜怒哀乐的。

  特别是像这个青斑怪人一样,要将小儿纯净无暇的魂魄,都调制成最狠厉的凶神恶煞,这些小儿所承受的痛苦,无法用笔墨形容。

  这些小儿,尚未品尝到尘世间的百般滋味,就被投入到一处永无止境的血腥屠场,承受比千刀万剐更加痛苦百倍的折磨,偏偏想死又死不了。

  此种滋味,即便李耀这样的元婴想来,都忍不住舌尖发麻,心肝俱跳,。

  “此獠当杀!”

  李耀心底,杀机陡生,死死缠绕住了道心。

  刚才在丛林中见到两班人马混战,是成年人之间的恩怨,战场搏杀,生死有命,李耀心再大,倒也没想过要阻止三千世界中的一切战争。

  但成年人之间的战争是一回事,杀戮孩童又是另一回事。

  就算杀戮孩童也只是一瞬间的痛楚吗,被杀者好歹落个一了百了。

  将孩童的魂魄拘走,日夜残酷祭炼,再硬生生封入法宝之中,去收割更多无辜者的生命,此种行为,更是残忍百倍!

  李耀无法置之不理。

  他要将这些无辜孩童的魂魄解救出来。

  虽然对方极有可能是一名元婴高手,而他初来乍到,敌情不明,应该以观察为主。

  不过他的道心放在这里,倘若遇到这种十恶不赦的勾当,都视而不见、望风而逃的话,道心就会出现破绽,境界分分钟跌得稀里哗啦,对自己的人生观、世界观、价值观以及联邦精神都产生怀疑,更不可能很好完成任务。

  “反正早晚都要和本地元婴较量一下,亲身体验此地高手的深浅!”

  “这里是十万大山最深处,又在裂谷最底下,方圆数百里都荒无人烟,动起手来也不会被发现!”

  “这家伙应该是独自一人隐居于此,没有同伴相助,更少了节外生枝的曲折!”

  “那就……拿你来祭旗吧!”

  李耀杀意已定,更发现了斩杀此人的另一个绝大好处,那就是此人的身份,似乎大有利用价值啊!

  李耀眯起眼睛,就像是一条灰色的巨蟒,从陡峭的岩壁上,悄无声息朝裂缝爬了过去。

  就在这时,身后忽然传来一阵淡淡的甜味,隐隐夹杂着一道微弱的心跳。

  李耀的头发和脊梁骨上的汗毛瞬间竖起,本能反应向左侧一翻,“哗啦”一声,好似一条铁鞭狠狠抽击在自己刚才趴着的岩壁上,顿时抽出一条半米多深的沟壑,沟壑还“呼呼”冒出黄色烟雾,石头都发出“嗤嗤”声响,逐渐侵蚀出了一个个蜂巢般的窟窿

  李耀上方的岩壁,不知何时出现了一头身长七八米的巨蜥,又像是鳄鱼和恐龙的杂交种,犬牙交错的大口中,拖曳着一条蟒蛇粗细的长舌,舌头上拖曳着黄褐色的粘稠毒液,滴滴答答落在岩石上,顿时烧出一个个窟窿!

  四只黄褐色的小眼不怀好意地盯着李耀,而在小眼的反光中,却是显露出了李耀身后的另一抹人形。

  正是神秘洞府的主人,那名眉心长着鸟形胎记,祭炼小儿阴魂的本地元婴!

  “咦?”

  本地元婴对李耀的敏捷反应都稍稍有些意外,上上下下打量一番,桀桀怪笑道,“竟然能躲过六足鳄龙的全力一击,果然有几分门道,怪不得有胆子来窥探本上人的洞府!你是哪一家的小辈,谁人派你前来,从实招来,让你少受几番苦楚,如若不然,炼你三天三夜,将你魂魄榨出来下酒!”

  青斑怪人的长相介乎于中原人士和蛮族之间,看样子的确是土生土长的蛮族元婴,一番话说得半文不白,文绉绉和凶暴暴并存,连“本上人”这样不伦不类,把尊称当自称的词汇都吐了出来。

  不过,李耀可不会因此就轻视此君的智略,因为他刚刚就让李耀上了一个恶当。

  “中计了!”

  “这家伙的洞府外面,一定设置了某种禁制,却不是防止他人窥探和闯入的,而是发现有闯入者之后,就立刻悄无声息通报他的禁制!”

  李耀暗暗皱眉。

  两种禁制差别极大。

  第一种的作用只是阻隔对方,让人知难而退;第二种却是故意放人进来,却是要将人一网打尽!

  这个什么“上人”胆敢孤身一人隐居于如此险恶之地,又设下这样的禁制,显示出他对自己的实力有着强大的信心,相信无论什么人闯入这里,都是自寻死路!

  也难怪,在这种地处主流文明边缘的蛮荒之地,一名元婴,再加上几样从洪荒时代传承下来的古宝,的确可以横着走路了!

  “我还是犯了和苏长发一样的毛病。”

  “尽管事先再三警醒自己,但是看到这一界还处在中古时代,又发现这些家伙是半开化的‘蛮夷’之后,就疏忽大意,掉以轻心了!”

  “殊不知,所谓‘古人’和‘蛮夷’,只是在见识和知识体系方面比不过现代人,论阴谋诡计什么的,或许还胜过我们一筹呢!”

  李耀叹了口气,既然偷袭不成,只好当面镇压了。

  也好,这样还能采集到更多一些实验数据,对本地元婴的极限战力和作战模式,做一个彻底的了解了。

  “你这小辈,连话都说不出来了么?”

  眉心长着青色胎记的元婴,还以为李耀已经吓傻,笑声愈发狰狞。

  他没有丝毫担心。

  自己闭关之前,就是方圆数千里内无敌的存在,更何况现在神功大成,又炼制出几样犀利的法宝,即便中土大乾的花花世界,都尽可去得,区区一个莫名其妙的小辈,手无寸铁,身上连半块甲片都没有套,又碍着什——

  这名元婴的瞳孔忽然收缩到了极限,表情凝固在了从轻蔑到惊悚之间,就好像每一根面部神经都冻结了一般。

  那小辈不见了。

  不好,在他身后!

  这名元婴的脊椎骨就像是被九环金背大砍刀重重砍了一刀,几乎要断成两截。

  而这不过是李耀一记鞭腿掀起的劲风而已。

  多说一句话,就有可能多泄漏出半分信息,李耀才不想和这个元婴玩虚与委蛇的把戏,想知道什么情报,等镇压了他,慢慢熬炼就是。

  这名本地元婴固然掌握着不少祭炼生魂的秘法,拥有血魔附体,又吸收了古修记忆的李耀,亦是这方面的行家里手呢!

  李耀的攻势令本地元婴大惊失色。

  他纵横巫南百年,甚至偶尔流窜到中原,都从未遇见过如此刁钻狠辣的对手,一言不合,立下杀手!

  而且,此子的身体怎么会如此强悍,连法宝都没动用,就形如鬼魅地出现在自己身后?

  他的招式,更是简单粗陋,毫无半点变化玄妙,简直是街头卖艺的把式,哪里像是高阶修士之间的较量了?

  偏偏他的速度奇快无比,脚尖绷得笔直,就像是一柄呼啸而至的飞剑!

  本地元婴怪叫一声,猛地向上窜去,头也不回,双手狠狠一甩,甩出两道翻腾不定的青雾,瞬间凝聚成两只青色巨爪,朝李耀的鞭腿抓来。

  “轰!”

  李耀面无表情,视而不见,一记鞭腿就将两只青色巨爪都轰得支离破碎。

  “噗!”

  本地元婴一口淡青色的鲜血喷出,双手颤抖不已,这一脚就像是直接扫中了他的两根臂骨。

  “和想象中差不多。”

  李耀一心两用,一边拟定作战计划,一边分析此界高端战力的呈现形态。

  “此界元婴的灵能相当浑厚,但尚未掌握将灵能以最高效率,最直接方式激发出来的秘法,他们的招式中带有太多华而不实的声光电效果,或者说,攻击中蕴含的‘杂质’太多!”

  “从其他古修世界的经验来看,正因为他们生活的环境,灵能太过充沛,并不值得珍惜,所以他们才没有大力发展提升效率的功法。”

  “他们使用的功法,往往是在一种比较原始和简陋的方式中摸索出来,并未经过千百次重复的大数据计算、精炼和提纯,也没有接受过可重复性测试、双盲实验、极限环境测试等等考验。”

  “古修功法和现代功法相比,就是手工作坊和大工业化流水线工厂的区别,即便极少数时候威能可以达到极致,但在稳定性、可重复性和低能耗方面,都远远不如后者!”

  李耀的十根脚趾就像是十根钉子,深深刺入坚硬的玄武石岩壁,身形一纵,“哗啦”蹭下一大蓬碎石,身形如一颗炮弹般冲向本地元婴!

  “这位道友,你我究竟有何恩怨,要这样痛下杀手!”

  本地元婴的脊椎骨和双臂骨骼都隐隐作痛,对李耀的称呼亦从“小辈”变成了“道友”,一边发问,手中动作却不停顿,那头长舌如怪蟒般的巨蜥,立刻居高临下,发动扑击!

  “啪!”

  巨蜥的长舌重重甩在李耀身上。

  不等本地元婴喜上眉梢,被长舌抽中的“李耀”竟然**成了一圈圈涟漪,赫然是一道虚影。

  抽空了!

  李耀的本尊,却是悄无声息出现在巨蜥身后,双腿夹住巨蜥的脖子,狠狠一个旋转!

  李耀是什么人?

  是和丁铃铛做过五年大道之争的人!

  纵然不用法宝,他的身体本身,早已被丁铃铛磨砺成了一件无坚不摧的星海凶器!

  特别是最核心的“腰腹力量”,更是在万千次高速碰撞中,练就到了比超高速晶轨列车的全速冲击,更加凶残狂暴的境界!

  以核心力量为基础,李耀双腿如剪,一记狠狠绞杀,就听到巨蜥脖子里传来“砰砰”几声,骨骼、血管和筋络统统爆裂,连惨叫都来不及发出,栲栳大的脑袋,就被绞了下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