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1345章 文明之间的碰撞!

第1345章 文明之间的碰撞!

  无论星耀联邦还是真人类帝国,从浩瀚如烟的古籍中勾勒出了古修时代的大致面貌之后,都对“中古修真”和“现代修真”的差异,以及造成这些差异的原因,进行了深入研究分析。[  ?[?[

  李耀的经历更是非比寻常,拥有古修强者欧冶子记忆的他,对古修文明的先天缺陷,有着更深层次的认识。

  中古修真和现代修真的区别,实质上,就是封建社会、自给自足、小农经济体系,和现代化大工业体系,甚至后现代信息社会体系之间的区别。

  前者只是经验的简单积累,照猫画虎,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知道某种咒语可以召唤出某种神通,而这种神通又能挥出某种作用,仅此而已。

  至于,为什么这种咒语能召唤出特定的神通,而这种神通究竟是怎么构成,又为什么会呈现出独特的破坏力、攻击力和各种奇奇怪怪的力量,那就不得而知,一股脑儿都推卸到“神魔”头上去了。

  后者却讲究刨根问底、推敲原理、大数据测算、同等条件下可以大范围重演和大批量生产。

  即便最简单的飞剑和“引火术”,都要彻底搞明白他们的原理不可!

  举个例子。

  同样一个“莲花手印”,在中古修真文明里面,可能就是“祖师爷的祖师爷的祖师爷”流传下来,应该怎么怎么结印,能挥出何等功效——到此为止。

  至于这位“祖祖祖师爷”,十有**又是“得到异人传授,仙魔点化”,才掌握这门手印。

  手印的原理、灵能循环过程……一问三不知,彻底的黑箱状态,只知道输入条件和输出结果,中间生了什么,鬼知道。

  这样一个“黑箱手印”,通过玉简、典籍之类载体传承下来,就有两种结果。

  倘若传承完好无损,则会被后世子孙奉为圭臬,千金不易,当成“绝世神通”,大家都亦步亦趋地修炼,连半个姿势都不能改变。

  殊不知,人的手指有长有短,手掌也有大有小,甚至指纹和掌纹的走向,对手印效果都会产生影响。

  更何况,这道“仙人传授”的手印,原先很有可能是盘古文明里面,某个天生六指的种族所修炼,原搬照抄下来,从根上就错了,还能剩下多少威力?

  这还是比较好的情况。

  要是存储这道手印的载体损坏——在数十万年的文明展中,改朝换代是司空见惯的事情,文明生灭几次都很正常,十有**的传承都有损坏可能——那后世修士倒是只能想办法补全。

  但他们并不知道所谓“手印”的基本原理,功法补全亦变成了一门玄学,无论吹得多么天花乱坠,归根结底就是四个字,“心诚则灵”!

  这样补全出来的功法,威力更是不值一提。

  现代修真文明却不同。

  倘若是现代修真文明得到了一门全新的手印,他们先会认识到,所谓“手印”者,无非是利用人类身上最灵活的器官——双手,将体内的生物电流都引导到十指之间,通过手指的摆动,构造出一个个独特的磁场,再用这些磁场去激蕴藏在人体、乾坤戒或者大自然中的灵能,突破临界点,产生连锁反应,构造出一个个更大的“灵磁力场”。

  所以,手印就相当于是一个个调取“功能”的“命令”,不同手印代表不同命令。

  但命令并非不可更改的,每个人都可以结合自己的实际情况,来“编写”专属于自己的,最简练、直接、优雅、不会出现错误的命令。

  明白了这一原理之后,现代修士就会通过晶脑的强大计算力,结合自己的手掌大小、十指长短、骨密度乃至平均手、极限手等等信息,去微调这一手印。

  包括十根手指的弯曲程度,指缝的夹角大小,双臂的震荡频率……统统都输入到晶脑中去构造模型,反复测试,用数字化手段测试几百万次之后,大约就能输出一个最完美的手印施展过程。

  现代修士按照这样的“标准化完美结印流程”来修炼,还可以得到“手印固定器”等等修炼设施的辅助,自然事倍功半,一日千里。

  这还仅仅是开始。

  现一门全新的手印,政府还会将它输入到相关的“手印数据库”当中,和现有的手印进行吻合度比对,看看是否有成系列的手印出现。

  又会将它和‘咒决数据库’中的真言咒语混合到一起,在虚拟世界中反复计算,有没有某种咒决可以配合使用,增幅威力。

  诸如此类的后续研究项目,数不胜数。

  但所有研究,包括庞大的功法神通数据库,都只有一个强大的中央政府或者级商业机构才有力量来支撑。

  小农经济下,控制力贫弱的朝廷和以邻为壑的古典宗派,是不可能有这种力量的。

  李耀施展的招式亦是如此。

  看似简简单单的直拳、鞭腿、膝撞,其实从攻击路线、呼吸频率到灵能缠绕模型,统统是无数专家学者精心计算,数百年、上千年心血积累的结晶,又经过每秒钟运算十万亿次以上的级晶脑反复计算和优化,摒弃了一切华而不实的多余动作,回归到‘攻击’这一概念最本源的意义。

  以最大的力量,最短的距离,打击目标最脆弱的部位。

  就是这么简单。

  就是这么丑陋。

  就是这么粗暴。

  “轰!”

  李耀平平无奇的拳头,再次突破本地元婴眼花缭乱的刀光剑影,将他的鹰钩鼻彻底砸平了。

  本地元婴惨叫一声,整个脑袋都嵌入到坚硬的山岩中,就像是一颗砸歪了的钉子。

  这是当然的。

  本地元婴的功法,是他一个人在荒山野岭几十年,闭门造车修炼出来。

  李耀这个“外星元婴”的功法,却是集合了天元、血妖、飞星三界数百亿人的智慧精华,在数百名元婴、数万名结丹、数百万筑基以及数不胜数的炼气修士,不断交流、改进、测试、调整中诞生,蕴含了灵能学、生化学、运动轨迹学、空气动力学、人体解剖学等等成百上千门学科的道理。

  而这上千门学科,又要在一个高度达的工业化、信息化社会才有机会展出来!

  这不是两名元婴之间的战斗。

  而是一个偏安一隅,故步自封,展十几万年都处在小农经济的中古修真文明,和称雄星辰大海,笑傲三千大千世界的现代修真文明之间,第一次毫无悬念的文明碰撞!

  “这里的元婴太弱了。”

  李耀心中淡淡道。

  以灵能浑厚程度而言,这名本地元婴还算马马虎虎过得去。

  但是他的结印、施法、念咒乃至近身肉搏的招式中,都充满着各种花哨累赘,莫名其妙的动作。

  动作是够诡秘,姿势也很优雅,激出来的声光电效果都相当浮夸。

  只可惜现在不是选美,而是打架。

  李耀估计,这些挤眉弄眼、张牙舞爪的多余动作,要么是最初创造这门功法的盘古族,某种生理结构上的必须。

  要么就是在数十万年的战乱和朝代更替中,信息失真,以讹传讹,不知怎么就残留下来。

  要么就是某种召唤神魔,表示自己虔诚信仰的祭祀仪式。

  无论是什么,都……没什么卵用!

  “砰!”

  李耀又是一脚,从几朵鬼火中间穿过,踢掉了本地元婴三颗后槽牙。

  在洞府中还霸气外露,气场绝强的本地元婴,此刻却像是一只被硬生生扒光了毛的大马猴,狼狈到了极点。

  他双眼充满怒火,表情悲愤欲绝,双手依旧如抽筋般舞动,口中念念有词,绝望地呼唤着并不存在的妖魔神鬼仙圣。

  尽管每一个毫无意义的多余动作,都只消耗了不到o.1秒时间,但三五个动作加起来,那就差不多有半秒钟了。

  在元婴老怪的激斗中,半秒钟足够做很多事。

  “封建迷信害死人啊!”

  李耀不禁叹了一口气,在心中暗暗道。

  要大步踏入现代修真文明,先要破除一切封建迷信,树立起无神论的世界观、宇宙观,从此才能以更客观的态度,来看待上古传承下来的种种神通、法宝和典籍,进行研究、改进甚至彻底推翻重来。

  可是要做到这一点,又谈何容易?

  李耀记忆中前世的地球,是一个根本没有半点史前文明痕迹的地方,无论金字塔、巨石阵还是长城,都是人力所为。

  即便如此,依旧有几十亿人,对所谓神佛的存在,笃信不疑。

  而这一世的诸多世界,又真的存在人类无法理解的史前文明。

  盘古文明的巨型尸骸一旦被挖掘出来,很容易就被凡夫俗子当成神魔遗蜕,而他们残留下来的星海战舰、轨道空间站,不是“天上宫阙、凌霄宝殿”,又是什么?

  让一个亲眼目睹过盘古尸骸,又能隔空御物,分水控火的古代修真者,去否认神魔的存在,成为无神论者……实在太难太难了!

  那现代修真文明,又是如何打破对神魔的信仰呢?

  这就是“福祸相依”的道理了。

  三万年大黑暗时代,人族被妖族残暴统治,而妖族又大力宣扬神魔理论,以“四柱制度”来统治星海。

  在四柱制度中,妖族乃是“神魔血裔”,“神选之族”,而人族却是背叛了神族的叛徒遗丑,被压榨和奴役都是人族的宿命,这样的命运要千千万万年,永世不得生。

  人族要反抗妖族,自然要连这套“神魔天命”理论一起粉碎。

  “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也不靠神仙皇帝,要创造人类的未来,全靠我们自己!

  在黑暗中沉沦三万年,祈祷了三万年,挣扎了三万年,都见不得半个毛神出来拯救自己的人族,彻底认识到了这一点。

  从此,才有了战胜妖族之后,一举突破到现代修真文明的爆炸式展!

  或许,没有这三万年的沉沦,就无法脱胎换骨,获得新生,今日的诸天众界,依旧和眼前这个世界一样,依旧沉沦在迷信盲从、故步自封的中古时代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