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1349章 招讨大军的动向

第1349章 招讨大军的动向

  最后,根据李耀从欧冶子记忆碎片中得来的经验,一般来自文明边缘蛮夷之地的蛮族修士,性格往往都有些偏激阴戾,有各种稀奇古怪的癖好,又没有名门正派的牵挂和约束,旁人轻易不愿意触他们的霉头。

  扮演这样一个“生人勿近”的角色,也免去了不少掩饰功夫。

  李耀本来就是易容伪装的大行家,为这次探索又精心准备,带着各种工具和药剂,甚至能直接从细胞层面改变外貌和体态,要伪装一个五六十年前就销声匿迹的边缘人物,并没有多少难度。

  在没有彻底弄清楚对方根脚之前,李耀倒也不愿意百分之百伪装成灵鹫上人本身的模样。

  万一他是什么“修真界公敌”,曾经招惹过化神级数的人物,那就弄巧成拙了。

  是以,李耀心里另有一番小小的计较。

  ……

  入夜。

  狭长的裂谷上方,都被枝繁叶茂的大树遮掩,外面是青天白日、朗朗乾坤之时,峡谷内却是阴森恐怖,暗无天日。

  奇怪的是,到了晚上,外面一青一白两轮明月烁烁放光,柔和的光芒却像是一缕缕轻烟般渗过树叶,令裂谷沉浸在一片银白烟云之中。

  李耀双膝一盘,虚虚坐在半空中。

  那百鬼令就像是被无形的丝线牵引,在他面前一沉一浮。

  李耀学着灵鹫上人的模样,鼻孔中逸散出了两道白光,缠绕着百鬼令表面,轻轻摩挲,将禁锢在里面的孩童魂魄统统释放出来,让他们吸取月光精华,壮大自身。

  以往灵鹫上人每一次召唤他们出来,让他们吸收了月光精华之后,都会对他们百般折磨,残酷蹂躏,来激发他们的凶性和戾气。

  李耀自然不会这么做,反而要用自身温和的灵能,配合皎洁的月光,将他们的戾气和凶性,都一缕缕地洗去。

  这是水磨工夫,每天都不能中断,又极其消耗心神和时间,对李耀自身修炼并没有什么好处。

  不过,他的道心如此,星耀联邦的精神如此,这是他们对抗真人类帝国最大的凭依,李耀自然不会坐视这些孩童魂魄慢慢变成凶神恶煞而置之不理。

  上百道小小的魂魄,小心翼翼地钻出百鬼令,还以为又要承受非人痛苦,却是扒着百鬼令探头探脑,前推后搡,怎么都不肯痛快钻出来。

  李耀微微一笑,一缕缕温润如水的灵能,将他们一个个托了出来,令他们沉浸在一片温温热热的灵泉之中。

  这些孩童魂魄,都是一张白纸,喜怒哀乐转变极快,感知到了李耀的善意,顿时欢呼雀跃,化作一点点绿莹莹的鬼火,围绕在他周围上蹿下跳,手舞足蹈。

  他们都是山林土著的后裔,天性活泼好动,就像是上百只手指大小的小猴子,感知到李耀并无半点恶意,愈发大胆,慢慢和李耀亲近起来,最后竟然跳到了李耀身上。

  这个攀着李耀的胳膊,那个拽着李耀的头发,还有几个爬上了李耀的耳朵,还有人妄图扒开李耀的嘴巴钻进去,却是将李耀的身体当成了一座大游乐场。

  小孩子都是撂爪就忘的性子,他们天真烂漫、无忧无虑的模样,却是将过去遭受的非人痛苦,暂时都忘了个一干二净。

  感知着这些孩童魂魄中散发出来的庆幸和喜悦,李耀心中又泛起一阵微弱的波澜。

  “三千世界,或许社会、国度、法则和文明都不同,很多时候,分不清楚孰是孰非。”

  “不过,刚刚诞生,尚未受到社会熏陶和文明洗礼的孩子,或许都是一样的啊!”

  “此界的古修,和星耀联邦的现代修士,或许差异极大,甚至有可能存在大道分歧,水火不容。”

  “但出生在山林中的这些巫蛮孩童,和出生在联邦现代化医院中的孩子,又有什么本质的区别呢?”

  “或许,他们都是一样的,都是人类文明的未来啊!”

  清澈如水的月光下,浊浪滔滔的大河上,在一两百名小鬼的嬉戏打闹中,李耀沉思着,感悟着,修炼着。

  ……

  之后十天,他一直蛰伏在灵鹫上人的洞府中,解析灵鹫上人留下来的功法,模拟这些神通施展过程中会释放出来的声光电效果。

  同时,他也将欧冶子记忆中,炼天塔内的诸多古典神通又温习了一遍。

  随后,他还将灵鹫上人留下来的诸多法宝都重新炼制了一遍,又炼制了几样全新的古法宝。

  李耀反思了一下自己和灵鹫上人的战斗,觉得自己还是显露了太多不属于这个时代的招式痕迹,落入有心人眼中,难免会露出几分破绽。

  比方说,一个最糟糕的可能,倘若已经有真人类帝国远征军中的斥候,潜伏在此界的话,说不定就能识破他的身份。

  因此李耀决定,在之后的探索中,不到万不得已,绝对不暴露自己从联邦带来的招式和法宝,就老老实实地使用古典神通和古法宝应敌。

  这次探索,极有可能遭遇高阶元婴以上的强者,所以易容伪装也要采用不同寻常的方式,要从细胞层面慢慢改变自己的面貌。

  这也是精雕细琢的绣花功夫,又耗费了李耀半个月时间。

  这半个多月里,他当然不会放过对那支招讨使大军的踪迹,派出枭龙号一路搜索对方在丛林中碾压过的痕迹,不远不近吊在对方屁股后面。

  经过半个多月前的血战,特别是斩杀了一名结丹级数的高手之后,本地蛮族似乎对招讨使大军深深忌惮,此后一直没有正面冲突,却是化作小股,隐匿在丛林中,冷不防就施以偷袭,零敲碎打,干掉一两个,三五个人就逃之夭夭。

  这种战法,极其难缠,再加上巫蛮山林中天然的瘴气毒雾,却是令招讨使大军苦不堪言,原本强横健硕的顶级武者们,都变得一个个面黄肌瘦,有气无力。

  不过,并非所有山林巫蛮都和“王师”作对。

  经过半个月的观察,李耀逐渐发现,这一带的蛮族大约分成两类,其中一类是彻底的茹毛饮血、断发文身,浑身戴满了骨刺鼻环,居住在山林深处的石洞树巢中,以游猎为生。

  这类蛮族,对王师的敌意就最深。

  还有一类蛮族,却是居住在环境稍微好一些的地方,诸如溪流河谷的旁边,也会开垦农田,种植作物,过着相对稳定的生活。

  这类蛮族就较为开化,日用器具都相对精美,也知道用藤甲布衣来遮掩羞体,甚至还有类似“城镇”的概念,在城镇之中,居住着一些面貌衣着和王师无异的“中原人士”,从事诸如打铁和商贸之类的活计,李耀在一座相对规模较大的寨子里,甚至看到过一个貌似“夫子”模样的白发老儒,带着十几个蛮族小孩,摇头晃脑地念书。

  看来,此间亦存在着“生番”和“熟番”的概念,既有桀骜不驯,抵抗王师的野人,也有仰慕中原文化,服从中央王朝统治的顺民。

  果然,李耀发现,这支招讨使大军的进军路线,似乎就是以十万大山中这一个个“熟番”城寨为目标。

  每到一处城寨,当地土人虽然不能说是“箪食壶浆,以迎王师”,不过表面态度都还算恭顺。

  特别是那名凌姓招讨使将大半个月前斩杀的蛮族结丹修士“黑阿鼻”的首级挑上旗杆,绕寨一圈之后,各个城寨的土人无不目瞪口僵,面色如土,愈发不敢犯上作乱。

  他们将招讨使大军中的重伤员都留下来调养,又为大军准备了充足的食物、清水和丛林中必不可少的药物,甚至还有不少蛮族主动加入了招讨使大军的行列,各种花里胡哨的旗帜漫天乱飞,倒是令大军的声势愈发雄壮起来。

  而那名凌姓招讨使也没有辜负这些土人的“期待”,每到一处,只要当地人表面恭顺,就从营帐中捧出一些……反正在李耀看来,好像是“圣旨”的东西,总之是朝廷册封当地蛮王峒主的意思。

  得了册封,授了官职的蛮王峒主都喜不自胜,愈发卖力为王师准备起物资和兵员来。

  这也是不少古修世界,中央王朝对付蛮夷的常规手段了。

  招讨使,“招讨”二字怎么讲?就是对朝廷恭顺的蛮族,就“招”过来,纳入朝廷的官僚体系中,封他个官当当,再和他一起,去“讨伐”那些不恭顺的蛮族。

  利用对方的内部矛盾,以蛮制蛮,才是高招,否则,光靠这点儿水土不服的中原军队,又怎么可能彻底平定穷山恶水的诸多蛮族?

  李耀对普通蛮族加入“王师”不甚关心。

  不过,除了普通蛮兵之外,随着招讨使大军深入丛林的消息传开,每到一处城寨,倒也有不少灵气缭绕的蛮族“奇能异士”前来投效。

  什么耍蛇的,弄虎的,养鬼的,骑着河马、水牛、鳄鱼、梅花鹿的,各种奇形怪状的蛮族修士都从犄角旮旯里冒了出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