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1354章 一团乱麻!

第1354章 一团乱麻!

  这两名巫蛮修士自以为将音波收束成线,说得机密,绝不会被前面车帐中的金丹女剑修“凌兰因”听到。

  却不防他们左近,还蹲着李耀这样一个元婴期的大高手,被他听得一清二楚。

  李耀倒没有半点要揭穿他们的意思。

  因为几乎所有巫蛮修士,都是抱定和他们一样的主意,摇旗呐喊可以,但真的豁出性命去拼斗嘛,那就要看王师的长剑和鬼秦的战刀,哪一个更锋利了。

  通过这些人鬼鬼祟祟的交流,李耀倒是稍稍厘清了巫南一地,一团乱麻的局势。

  大乾王朝定鼎古圣界千年,富饶繁华的中原和西南丛林地区之间,被一条浩浩荡荡的“巫江”所分隔,因此在划分天下州郡时,便将巫江以南的西南丛林,统称为“巫南”。

  巫南一地,山石险峻,天气懊热,瘴气丛生,一眼望去尽是莽莽苍苍的原始森林,即便是山脉之间难得的盆地和平原,亦被崇山峻岭阻隔,极难和外界沟通。

  此地极不适合人类生存繁衍,光是传播各种疾病的蛇虫鼠蚁,就足以扑灭文明的火花,因此在大乾诸多州郡当中,巫南是人口最少,实力最羸弱的一个。

  大乾拓殖千年,强迫无数中原流民搬迁到此地,亦不过是让流民和此地生番混杂,亦教化出了一批知道中原礼法的“熟苗”。

  而大片丛林深处,依旧是茹毛饮血、食人生番的天下,更有各种诡谲叵测、怪力乱神的巫蛊妖法横行,被中原百姓视为凶域绝境。

  好在,巫南一地的诸多苗蛮部落,知道自己势单力孤,数百年来一直老老实实,从未生出反叛之心。

  舞蛇弄鬼的巫蛮修士,往往都龟缩在巫南一地,极少在中原修真界走动,干那为非作歹的勾当。

  这是因为,巫蛮修士和巫蛮士兵一样,都十分依仗热带山林中的瘴气、毒雾、蛇虫鼠蚁等等地利之便。

  他们是天生的丛林猎手,即便北地豪强率领百万大军散入丛林,他们只要往林子更深处一钻,就谁都奈何不了他们。

  反过来说,倘若巫蛮修士离开丛林,前往一片坦途的中原,那些瘴气毒雾、蛇虫鼠蚁、阴煞小鬼之类的威力,就要大打折扣了。

  既然巫南群雄没办法和天下英豪争锋,而大乾王朝又拿出大量法宝和功法来笼络,那么归顺大乾,让大乾的招讨制置使在此地开牙建府,做名义上的统治,再将一干峒主、族长,都册封成千户,将军和土司,似乎也没什么不好。

  依靠这种策略,近千年来,巫南和中原便保持着表面上的风平浪静,和除了朝贡称臣之外,几乎井水不犯河水的关系。

  不过,最近几十年来,眼看大乾震动,王气渐衰,巫南一地有些雄心壮志的豪强,都有些蠢蠢欲动起来。

  特别是鬼秦人崛起之后,其摄政王韩拔陵野心勃勃,早就生出混一四海,吞并天下之意,十分注重四方布局。

  巫南的实力虽然不强,但地理位置却相当关键,地处西南,靠近大乾中部的几处大粮仓,而顺着巫江直下,又可以直抵东南繁华之地,相当于是大乾最柔弱的腹部。

  数百年来,大乾对巫南都十分放心,从未在巫江一线建设军镇要塞,布下重兵防守。

  眼下东南和西北都盗贼蜂起,北方的鬼秦又虎视眈眈,大乾就更加周转不出有生力量来加强对巫南的防御了。

  倘若巫蛮诸族在这时候叛乱朝廷的话,就相当于在大乾最虚弱的腰眼上狠狠捅了一刀,大乾难免陷入顾此失彼,手足无措的境地。

  韩拔陵暗中调遣鬼秦修士渗透巫南,投入大量资源,不惜血本地笼络巫南的峒主和土司。

  他的策反工作,做得十分细致,至少李耀眼前这两位炼气期的老兄,就都接待过来自鬼秦的使者,得到过韩拔陵的馈赠。

  连区区两名炼气期的巫蛮修士,都照顾得如此周到,可见被大乾称为“狼主”的韩拔陵,心思有多么缜密,手段有多么圆滑了!

  目下大乾余威尚在,真龙王气凝而不散,谁都不知道后事究竟会如何分解,这些老奸巨猾的巫蛮修士,当然不会傻到去当出头鸟。

  鬼秦人馈赠的礼物统统笑纳,金银财宝和功法典籍也都来者不拒,但是要他们正式举起叛旗,和大乾彻底决裂,那也是要再观察观察,斟酌斟酌,从长计议了。

  或许,巫南百族的所有峒主、族长和修真者,都在等一个信号的出现。

  现在,信号来了。

  六个月前,火鲁部族的老族长神秘暴毙。

  火鲁部族是巫南五路地盘最大,实力最雄厚的一个蛮族部落,亦是和大乾走得最近,文明教化程度最深的一个。

  火鲁部族的族长,被神都天子亲封为“巫南土司”,是名义上总摄巫南百族的首领。

  所谓“招讨制置使”,很多时候并非一个常设官职,倘若连续百年风平浪静,那就没有设立招讨司的必要,当地的政务和朝贡体系的运转,全都由“巫南土司”一手掌控,正所谓“巫人治巫”嘛!

  不言而喻,火鲁部族的老族长,是铁杆的大乾忠臣。

  不过他的继承者可就不一定了。

  老族长在年富力强之时暴毙而亡,并未留下只言片语来指定继承人。

  众多子嗣中,老大火无忌和老二火无咎都兵强马壮,各自掌控着火鲁部落的几座大寨,手下精兵良将和奇能异士众多。

  老族长死后,老大火无忌率先捧出鬼知道哪儿来的遗书,宣布自己是父亲钦点的新一任火鲁族长,并且向大乾神都送出飞天信使,要求得到大乾的正式任命和册封。

  这就是继续效忠大乾,承认大乾统治的意思。

  老二火无咎亦不甘示弱,也捧出一卷皱巴巴的遗书,宣布自己才是正牌的火鲁族长。

  这还不算,他还爆出了一个惊天动地的消息。

  据说老族长在世时,就感到天数有变,神器更易,大乾衰落,云秦兴起的道理,有心不再向大乾纳贡称臣,转投云秦阵营。

  此事被暗藏在火鲁部落中的大乾刺客得知,因此才用卑鄙无耻的手段,刺杀了老族长。

  而他火无咎,为了巫南百族的未来考虑,却是不惜此身,非要和大乾周旋到底不可!

  此言一出,巫南五路都大为震动。

  并非是因为“大乾刺客刺杀了巫南土司”这种荒谬绝伦的笑话而惊讶。

  而是为鬼秦终于找到一只分量如此之重的“出头鸟”而震惊。

  为了争夺火鲁族长之位,火无忌和火无咎这两兄弟已经火并了整整半年,拼出了尸山血海,却是谁都奈何不了对方。

  眼下,双方在巫蛮百族中颇有威望的长老和修士斡旋之下,终于答应坐下来谈判,用更加爽快的方式决定火鲁族长之位,究竟花落谁家。

  不过,明眼人都看出来,这是台前傀儡的戏码唱完,该正主儿登场了。

  火无忌的求封文书早就送到神都,火鲁部落是巫蛮百族的关键,一向对朝廷恭敬效顺,此事非同小可,朝廷自然要为他撑腰。

  所以,才有“巫南五路招讨制置使”凌守敬,率领精锐玄虎卫前来增援这一幕。

  鬼秦一边,自然也出动了大批精锐来兴风作浪,还有不少在“出头鸟”带领下,终于忍不住跳出来的部族,也一一登上舞台。

  凌守敬大军刚刚进入丛林时遭遇的野人突袭,就是几支投靠了鬼秦的巫蛮部族所为。

  岂料他们还没来得及在新主子面前邀功请赏,首领黑阿鼻就被剁成肉酱。

  眼下,火鲁部族的两位自封族长火无忌和火无咎,一边在招兵买马,笼络穷山恶水之间的巫蛮修士,最后扩充一下势力;另一边就是等待各自援军的到来。

  等大乾王师和鬼秦高手都粉墨登场,最后这场“谈判”就将在火鲁城寨开始。

  傻子都知道,这场“谈判”绝不会用口舌来进行。

  而谈判结果将决定的,也不仅仅是一个火鲁族长的宝座那么简单。

  倘若老大火无忌获胜,那就证明大乾王朝的余威尚在,真龙逆鳞,绝不是小小一个巫南可以触碰的。

  巫南百族,少说也能再保持十几二十年的忠诚,甚至心甘情愿出兵出粮出高手,去帮大乾讨伐不臣。

  倘若老二火无咎获胜,那就不用说了,非但火鲁部族会彻底倒向鬼秦一边,极有可能还会引起连锁反应,整个巫南五路都狼烟四起,叛旗招展,局面彻底糜烂到不可收拾。

  正因为这场“谈判”如此重要,所以凌守敬大军一进入巫南,就摆出“求贤若渴”的姿态,一路上招募了无数蛮兵蛮将和巫蛮修士,甚至连李耀这样毫无根脚,不知底细的散修,都被他恭恭敬敬地邀请到帐下。

  凌守敬自然也知道,绝大部分巫蛮修士都不会为了大乾王朝以命相搏。

  但关键时刻,多一个人摇旗呐喊,多增添几分威势也是好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