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1355章 灵鹫上人的凶名

第1355章 灵鹫上人的凶名

  通过巫蛮修士的交头接耳,李耀还打探到了一条十分关键的信息。

  凌守敬这位“巫南五路招讨制置使”此行的目的有二。

  其一自然是为火无忌撑腰,维持大乾王朝在此地名义上的统治。

  其二却是征召大批巫蛮土兵,前往中原镇压白莲之乱、混天王肆虐和鬼秦扫荡。

  看来大乾王朝的兵力的确空虚到了极点,不得不用饮鸩止渴的方式,加大对地方上的压榨。

  又或者,这是“釜底抽薪,一石二鸟”的计策,只要整个巫蛮五路的青壮力量都被征召到大乾军中,在镇压地方、对抗北地大军的过程中加以削弱,那就算巫蛮百族有叛乱之意,也是有心无力。

  除了巫蛮士兵之外,巫蛮修士,亦在招揽之列。

  大乾王朝的军政以及修真界,基本上是相辅相成,但又互不干扰的两个系统。

  在大乾王师和鬼秦铁骑互相争锋的同时,大乾修士和北方大草原上的幽云修士亦连番交锋,做过了好几场。

  据说最近,为了争夺王气国运,双方又要举行一次声势浩大的斗法论剑。

  为了这次百年难遇的斗法论剑,大乾修士和幽云修士都在延请三山五岳的高手,古圣界上下,到处都是“道友留步”的声音。

  巫蛮虽弱,但蚂蚱再小也是肉,即便没几个元婴级数的高手,能多请一些结丹乃至筑基级数的巫蛮修士回去撑撑场面也是好的。

  更何况,这是此消彼长的关系,倘若大乾不能将这些巫蛮修士招揽到阵营之中,就极有可能被鬼秦一边笼络了去,一进一出,这里少了个结丹,那边多了个结丹,对整体实力的消长,也有很大影响。

  所以,朝廷二品大员,巫南五路招讨制置使凌守敬,就代表大乾王朝,来正式册封火无忌为新一任的“巫南土司”,并通过他去征召蛮兵,筹备军资,挥师北上。

  而凌守敬的女儿,出身自“大乾第一剑派”紫极剑宗的凌兰因,就在某种程度上代表大乾修真界,来邀请巫蛮各部的奇能异士,站在大乾阵营,去参加百年难遇的斗法论剑。

  这真是再好不过。

  大乾和幽云修士之间的斗法,一定会有双方最顶级的修真者参加,倘若能够亲眼目睹,倒是省了李耀不少功夫。

  眼下唯一要确认的,就是“灵鹫上人”这个身份有没有什么隐患,千万别等他一出现在斗法论剑大会上,却成为大乾、幽云双方的众矢之的,那就尴尬了。

  李耀在后面静静地偷听着,忽然听到这两名巫蛮修士竟然提到了自己伪造的名字。

  原来,倒也并非所有巫蛮修士都奸猾似鬼。

  古圣界的灵气太过充裕,其结果就是会孕育出无数稀奇古怪的天材地宝,甚至有些果实和灵兽血液,只要吃喝了,就能脱胎换骨、洗髓伐经,觉醒灵根,成为修真者!

  这些修真者空有一身滂湃的灵能,但心性和智慧的修炼,都很不到家,相当于舞动青龙偃月刀的三岁孩童,对自己、对他人都十分危险。

  这样的例子,在缺少修炼传承、礼仪教化的巫蛮之地尤其多。

  所以,上百名巫蛮修士中,除了绝大多数老奸巨猾,笑里藏刀的老狐狸之外,倒也有几个“天真烂漫”,“憨厚可爱”的存在。

  如李耀现在假冒的角色,便是如此这般的人物。

  这类人都是因为机缘巧合才成为修真者,甚至在觉醒灵根的过程中,灵气冲撞,伤到了大脑沟壑,变得比普通人更加糊涂莽撞。

  他们往往又出生在巫蛮最偏远,消息最闭塞的穷山恶水深处,根本不知外界风云变幻。

  当地人对大乾王朝的印象,还停留在数百年前盛极一时,所向无敌的时代。

  所以,大乾王师一到,这些憨厚可爱的巫蛮修士是最积极投效的,他们满心以为自己可以像几百年前的前辈们一样,跟着王师建功立业,得到大把来自中原的法宝、功法和天材地宝赏赐,光宗耀祖哩!

  前面一胖一瘦两名巫蛮修士,就晃荡着满肚皮坏水,在商量到了“谈判桌”上,如何撺掇这些傻小子冲在最前面,去为他们火中取栗的事情。

  “傻小子”当中,自然少不了李耀扮演的这个角色了。

  李耀心中一动,双腿一夹,胯下巨蟒如蛟龙窜动,一下子挤到了两名巫蛮修士中间。

  “嚯!”

  李耀瞪眼,胯下蟒蛇亦是不怀好意地盯着两人,粗声粗气道,“我听到你们在叫我的名字,你们还哈哈大笑,你们是在笑话我么!”

  两名巫蛮修士吓了一跳,没想到这个从断头崖下面冒出来的小子就静悄悄跟在后面这么近,跟了一路他们都没有发现,更没想到李耀的耳朵这么尖,他们都将声音收拢成蛛丝般细微了,还是被他扫到一耳朵。

  “吞蛇老弟,不要误会!”

  那浑身缠满了毒蛇,胖乎乎的巫蛮修士,急忙对骨瘦如柴,活死人般的巫蛮修士使了个眼色,笑眯眯道,“来来来,给你介绍黑云寨的古司铎阿哥,我和他刚刚谈到吞蛇老弟的力气真大,一下子将摩云岭百花峒的三个峒主都丢了出去,真是了不得,了不得!”

  李耀用了个假名“吞蛇”,就是“吃蛇人”的意思,表示自己乃是吃毒蛇长大的。

  在巫蛮深处,尚未开化的部族中,这是相当常见的命名方式。

  李耀翘起下巴,鼻孔微微扩张,连看都不看两人一眼:“那算得什么?别说他们三个猴子一样的家伙,我在山林里时,就算上千斤重的铁甲大野猪,也是随手丢出好几里呢!”

  “那是,那是,吞蛇老弟是英雄出少年,到了招讨使帐下,绝对是大放异彩,我们这帮老骨头,都要看你的表现了!”

  古司铎皮笑肉不笑地吹捧着。

  李耀愈发得意,高兴得面红耳赤,忽然有些“不好意思”地低头问道:“喂,我问你们,听说到了那什么……火鲁城寨里,只要再像刚才那样,将对手丢出三五里开外,又或者丢到山岩上活活砸死,就有大把赏赐,什么稀罕的宝贝都有,还能当中原的大官,可是真的么?”

  两名巫蛮修士面面相觑,都强忍笑意,连连点头道:“真,真,自然是真的,‘招讨令’上都写得一清二楚,只要老弟放出手段,卖力杀敌,最好将对方修士都打杀三五十个,那金银财宝、功法典籍、中原法宝应有尽有,还有大官,几十个官位等着你去挑哩!”

  李耀乐不可支,抓耳挠腮:“那个姓凌的大官说,我们是帮那个谁,火无忌一边的,咱们这边的人都不能再胡乱打杀了!却不知道对面又有什么人物,禁不禁得起我一甩一锤一绞?”

  浑身缠满毒蛇的矮胖巫蛮修士“孟多”笑道:“吞蛇老弟天生神力,又有异术通玄,连高冠毒蟒都调教得服服帖帖,在巫南一地,怕是难逢敌手了,古司铎老哥,你说是吧?”

  “当然,当然!”

  活死人一般的巫蛮修士一本正经道,“这一战的头功,非吞蛇老弟莫属了!”

  “那好极了!”

  李耀兴奋地一砸拳头,又冲两人瞪眼道,“那你们两个千万不要跟我抢功,要不然,我记得你们的名字,我胯下这条巨蟒却记不得!”

  两名老辣成精的巫蛮修士,哪个稀罕和他抢功,当下施展吹捧功夫,将这位“吞蛇老弟”吹得天上少有,地下无双,别说在小小的巫南五路称雄,就算中州神都,幽云草原,都大可去得了。

  李耀仿佛被他们吹捧得彻底找不着北,一边拍着膀子哈哈大笑,一边趾高气昂道:“对了,前些年,我师父还没死时,时常提起一个叫‘灵鹫上人’的家伙很是厉害,我师父这辈子最大的遗憾,就是没能和灵鹫上人交手!”

  “现在我师父死了,我一个人在荒山野岭里住了十几年,感觉比他活着时厉害好多啦!不知道灵鹫上人这次来不来,来的话,是站在哪边的?要是对面的就好了,我一拳捶死他,拿他的脑袋去给师父盛酒啊!”

  此言一出,胖巫蛮修士“孟多”和瘦巫蛮修士“古司铎”都不由自主地哆嗦了一下,脸色瞬间变得煞白。

  三人附近的气温,一下子低了几十度,就像是一个无影无形的大冰坨,狠狠砸在他们身上。

  两人看着李耀的眼神,就像是看着一具充满了毒液和瘟疫的死尸。

  “吞蛇老弟,快快收声!”

  孟多笑得比哭还难看,“灵、灵、灵鹫上人他老人家的名号,可千万不要随便拿出来开玩笑啊!”

  “没错!”

  古司铎也心有余悸道,“害死你自己还不妨事,千万别连累我们两个老哥!”

  两人就像是躲着麻风病人,颇有敬而远之的意思。

  李耀岂会放过他们,故意扯着嗓子喊道:“咦,你们这是干什么?灵鹫上人有这么可怕么?难道我们三个联手,还打他不过?”(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