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1358章 黑月尊者

第1358章 黑月尊者

  前方的丛林忽然稀疏起来,却是被一条赤色河水的蜿蜒大河冲刷出了好大一片河谷和平原。

  山谷旁边,一座赤色大城依山而建,城墙全都是用通体发红的“赤钢石”垒砌而成,隐隐蒸腾着赤红色的气息,能够隔绝蛇虫鼠蚁的侵袭,却并不令人感到炙热难当,远远望去,云蒸霞蔚,颇有几分气象万千的味道。

  这边是巫南五路最大的部族,火鲁族的城寨,亦是大乾王朝在巫南渗透程度最深,教化水平最高的经济、政治和军事中心。

  此刻,火鲁城寨的两侧,相距十余里的地方,却是营帐连绵,战旗招展,分别驻扎着一支五颜六色、奇形怪状的蛮族大军。

  这边是火无忌和火无咎两兄弟的军阵了。

  两人缠斗半年,却是谁都奈何不了谁,早已精疲力竭,再斗下去,只怕整个火鲁部族都要分崩离析,不复存在。

  再加上巫南百族威望最高的大巫黑月尊者出面说和,两人这才心不甘情不愿地暂时罢兵。

  却是在暗中,分别向自己背后的大靠山,大乾和鬼秦求援,等着强援来到,再做过一场。

  此刻,两边蛮兵虽然罢战,但天空中却有三五七个巫蛮修士斗做一团。

  嫣红姹紫的毒雾乱飞、五彩斑斓的瘴气弥漫,间或有各种面目狰狞的珍稀保护动物张牙舞爪,煞是好看。

  这都是火无忌和火无咎两边延请的巫蛮修士。

  巫蛮修士,困居一隅,和中原修真界并没有多大交集,反而是彼此之间的恩怨纠葛甚深,为了争夺巫南少得可怜的人口、资源和洞天福地,往往会结下不共戴天之仇。

  倘若一对仇人,正好分别被火无忌和火无咎请来,分属不同阵营,自然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当下就大打出手,倒不是为了站在大乾还是鬼秦一边这样的“大道之争”,纯粹是了断私怨罢了。

  李耀混杂在大军中来到时,正好见到一名周身覆盖着金色蛇皮,如巨蟒般狰狞恐怖的巫蛮修士,被对手一剑削去了半条手臂,在半空中鲜血喷溅,怪叫一声跌落下来。

  当下从火无忌的阵营,就飞奔出几十名蛮兵,七手八脚地将他抬回了己方阵营,而己方阵营中,亦传来阵阵“咦咦”的倒彩声。

  对面火无咎的军阵之内,却是聒噪连天,战鼓乱响,喝彩声响彻周遭几十里地。

  “咦,连‘金环老三’都败了么?还断了一条手臂?嘻嘻嘻嘻,他的好日子也算到头啦!”

  孟多和古司铎两名巫蛮修士一副幸灾乐祸的模样,丝毫不因为“金环老三”和自己是同一阵营,就生出半点同仇敌忾之意。

  “吞蛇老弟,看到那边的大黑石了么,那就是‘黑石大擂’啦,咱们巫蛮修士想要声名鹊起,一步登天,少不得就要去黑石大擂上走一遭!”

  孟多和古司铎挤眉弄眼道,“今天只是小打小闹,算不得真正的较量,等到三天后黑石大擂正式开始,你要是能在上面连赢十场,保证每一个巫南部族都会知道老弟你的大名啦!”

  李耀眉头微皱,心里颇有些哭笑不得之感。

  所谓“黑石大擂”,却是火鲁城寨旁边,一块十分突兀的大黑石,上面平滑如桌,长宽倒有七八十米。

  据说,巫蛮百族有什么化解不了的纠纷,都会上黑石大擂,在相对公平的条件下,用拳头、刀剑和毒雾来解决。

  而这次火无忌和火无咎之间,关于火鲁族长之位究竟花落谁家的争执,更是要用声势浩大的“百胜大擂”来决定。

  所谓“百胜大擂”,就是双方各自派出数百骁将高人,一个个上场对决,胜者继续驻留,败者叉出场外,如此车*战,直到某一方首先取得百场胜利,就算最终获胜。

  为了防止某一方延请了一名超级高手,诸如金丹、元婴之类的巅峰强者,出现“以一敌百”的滑稽场面,“百胜大擂”的规矩是,一名高手最多只能连胜十场就不能再出战。

  哪怕元婴老怪,最多也只能帮己方赢得十场胜利,其余九十场,依旧要靠别的战友努力。

  不过,百胜大擂还有一条规矩,许败不许降,也没有弃权一说,如果要弃权的话,那就算是彻底败了。

  也就是说,倘若其中一方真的派了一名元婴老怪上场,对面明知不敌,都要先后派出十名战士来送死,付出十条性命,才能将对方的元婴“消耗”下场。

  这是相当残酷的游戏规则。

  不过对一名绝世强者的出场来说,倒也算恰如其分。

  是以,百胜大擂考较的并不是个人战力的高低,而是一方势力的整体实力,包括能否排出几十名视死如归的死士,去消耗对方绝对不可能被战胜的高手。

  孟多和古司铎吹捧李耀能拿下十场连胜,那就是又在欺负他憨傻无知,拿他消遣了。

  殊不知,李耀心底也在暗暗自嘲。

  想他“秃鹫李耀”纵横星海数十载,和萧玄策、白星河、金屠异、吕醉这样老谋深算、智计百出的高人都勾过心,斗过角,谈过笑,风过声,今天居然落魄到要和一帮野人打什么擂台了?

  李耀最讨厌打什么又臭又长的鬼擂台——你要是比武招亲也就算了,军国大事,数百千万人的性命,竟然要在擂台上决定?真是笑话!

  “看来对古圣界土著的智商评价,又要往下调整一个级数。”

  “巫蛮野人喜欢打擂台也就罢了,堂堂招讨制置使都跟着瞎参合,真是荒谬绝伦!”

  李耀相当不以为然。

  打定主意,他才不上场去猴子耍把戏呢,要打擂台你们就慢慢打吧,等他摸清楚了黑月尊者的底细之后,再做计较。

  火无忌方面刚刚折损了一员大将,正是士气低落的时候,忽然传来王师抵达的消息,士气骤然间又提升起来。

  不一时,几名骑着墨黑色大水牛的蛮族就飞奔而出,当先一头大水牛还没站稳,一名穿着宽袍大袖,打扮和中原士子无异,只是面色稍稍有些黧黑的青年就滚落下来:“王师,王师终于到了!凌大人!”

  此人自然是站在大乾一边的火无忌。

  巫南五路招讨制置使凌守敬,越众而出,和火无忌好一番恩威并施,你唱我和,安抚打气。

  李耀却没心思听他们扯淡,将目力运转到了极限,夹杂着一缕神念,朝十里开外的对面营帐望去。

  却见对面的一座小山包上,有一名长相和火无忌相仿,却作巫蛮本地打扮的青年,骑着一匹似马非马,似狼非狼,又带着几分蛟龙神韵的异兽,和身边几名骑士一起朝这里眺望。

  这几名骑士身形高大健硕,皮肤微微有些发黄,颧骨高高凸起,耳朵上戴着大大小小的金环,脸上布满寒风撕裂的皱纹,形容奇伟,和西南土蛮不是一个路数。

  他们身穿粗糙却实用的妖兽皮轻甲,背后斜插着一张深黑色的长弓,虽未上弦,却是隐隐散发出一股血腥之气,连数里之外的李耀都能清晰感知到。

  “那一定就是火无咎,以及支持他的鬼秦人了。”

  李耀饶有兴趣地观察着。

  站在火无咎旁边的七人,都是周身缭绕灵气的鬼秦修士。

  古圣界的修真者,似乎不太懂得藏魂敛气,压制境界的道理,往往自己有多少修为,就大咧咧都释放出来,源源不断地消耗天地灵气,却也暴露了自己的实力。

  这也是古修世界的通病了。

  这七名鬼秦修士的实力也不算强,介乎于炼气和筑基之间。

  但李耀从他们身上,却感受到了一股非常浓烈的战场杀伐之气。

  他们就像是千锤百炼,视死如归的军人,和一般修真者没有经受过长期军事化训练,散兵游勇的气质截然不同。

  “仅仅七名轻骑,散落在小山包上,就隐隐排列成了一个凌厉的战阵,散发出千军万马的气势!”

  “幽云鬼秦,果然有几分门道,怪不得可以和大乾分庭抗礼!”

  李耀心中暗暗赞叹。

  此时,凌守敬和火无忌的场面话也快说完,从火云缭绕的火鲁城寨中,又飞出一大片声势浩大的灵气黑云,云端上卓立着一名身穿黑袍,方口阔面,相貌堂堂的中年人。

  “是黑月尊者!”

  孟多和古司铎两名巫蛮修士,在李耀身边怪叫起来。

  黑月尊者是元婴修士,更是巫南五路法力最强的大巫,被无数愚昧无知的蛮族当成神魔一样来崇拜。

  他一出现,无论火无忌还是火无咎阵营的万千蛮兵和巫修,统统跪下来顶礼膜拜,口中发出含混不清的狂热吼叫。

  李耀眯起眼睛,心思电转,身为灵鹫上人的师兄,黑月尊者恐怕是他假冒身份的最大障碍,自然要好好观察一番。

  黑月尊者在大军前面缓缓降落,双眸深沉如海,白惨惨的一张大脸上看不出半点表情。

  他是元婴老怪,身份尊崇无比,就连来自天下第一剑派“紫极剑宗”的金丹女剑修凌兰因,都不得不钻出车帐,毕恭毕敬和他见礼。(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