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1359章 百胜大擂

第1359章 百胜大擂

  </>  “晚辈紫极剑宗凌兰因,代家师天青子向黑月尊者问好,家师说,自从二十年前在餐霞峰和前辈一聚,品剑论道,获益匪浅,这二十年来时常想起,盼望着前辈何时能前往紫极剑宗,令敝宗上下,都能领略巫南高手的风采呢!”

  凌兰因深深一揖到底,行了个大礼。

  黑月尊者微微一笑,声音温和醇厚,没有半点西南巫蛮的口音,如山间清溪,悦耳动听:“凌小友快快请起,你是紫极剑宗数百年来最年轻的金丹剑士,名气之大,连我久居西南,也是时常听到的!”

  “剑者,百兵之王,紫极剑宗,亦是天下剑道之尊,我早就有心要去贵派叨扰,却一直俗务缠身,分解不开,还请尊师天青子见谅!”

  “听说——”

  他稍稍压低了声音,道,“如今北地风云聚汇,高手云集,想要再现千年前的盛事,做一场斗法论剑,决定天下气运鼎革的大会!我虽然是生长在巫蛮烟瘴之地的一个化外野人,却也有心要去观摩天下英豪的风采,只可惜对中原人生地不熟,说不得到时候还要请贵派代为引见了

  !”

  这句话含义颇深,仔细揣摩下去,隐隐有站在大乾修真界一边,甚至和紫极剑宗结盟的意思。

  凌兰因大喜过望,再施大礼,正欲说话,黑月尊者却是微笑着摆了摆手,转到凌守敬一边:“凌大人。”

  凌守敬虽然也是结丹修士,但他是朝廷二品大员,此次前来,是以大乾天使的身份,而不是修真者的身份。

  是以,凌守敬要等黑月尊者先向他问好,这才拱手见礼。

  “凌大人,现在的局面您也看到了。”

  黑月尊者指了指身后分列在火鲁城寨两侧,剑拔弩张的双方蛮兵,苦笑道,“三十年前,我曾云游四海,见识过大乾的广袤富强和中原修真界的深不可测,我们巫南五路地处偏远,人烟稀薄,民智未开,在大乾面前,不过是一粒小小的灰尘,只要轻轻一个喷嚏,就消失得无影无踪啦!”

  “在我而言,是一千个一万个都不敢和大乾为敌,愿意永为大乾西南屏障,永固巫南山河的。”

  “只不过,大乾虽然强大,幽云鬼秦却也不弱,这些年来,幽云修士陆续在巫南出现,对我们的部落威逼利诱,软硬兼施,有极少数部落吃不住对方的侵蚀恐吓,转向鬼秦一边,我亦是无可奈何啊!”

  “我也曾去这些部落兴师问罪,不过人家一句话反驳过来,我就无话可说啦!”

  “人家说,他们都是大乾的效顺子民,原本也不想转投鬼秦一边,只不过稍有不从,鬼秦人就要大开杀戒,而王师又鞭长莫及,不见踪影,总不见得眼睁睁看着自己的族人都被杀死吧?”

  “我虽然是一介元婴,但却势单力孤,鬼秦修士成群结队、明火执仗而来,靠我一个人又如何能保护巫南百族呢?”

  “是以,今日之事,才会闹到这般地步,我都只能劝说火无忌和火无咎两兄弟暂且罢兵,等王师天兵到来,主持公道了,惭愧,惭愧啊!”

  “反正,请凌大人放心,巫南百族中的绝大部分,还是心慕王化,向着朝廷的,只不过是摄于鬼秦的淫威,才不得不忍气吞声,虚与委蛇而已!”

  “只要三日之后的黑石大擂上,咱们能够彻底压制鬼秦修士,那自我以下,巫蛮百族,自然还是坚决站在朝廷一边了!”

  黑月尊者,亦是厉害人物,说的都是大实话。

  反正巫南五路只是一枚小小的鸡蛋,大乾和鬼秦这两块硬石头,他们谁都招惹不起,只好请两块“硬石头”先分出个高下了。

  似乎为了印证黑月尊者的“无可奈何”,他话音未落,从对面火无咎的阵营中,又窜出几十名巫蛮修士并三名鬼秦狼骑,化作一枚箭头,直直朝招讨大军的方向冲来,却是停在他们的一箭之地,耀武扬威,大声咆哮,浑然没有将朝廷天威放在眼里。

  黑月尊者满脸无奈地看着凌守敬:“我虽然在巫南有些小小名望,但这些生性刁蛮,桀骜不驯的家伙真的梗着脖子不听我的,我总不能一峒一峒杀过去,杀个血流成河,鸡犬不留吧?”

  凌守敬满脸寒霜,回首环视自己的家丁“玄虎铁卫”,沉声道:“方大忠,左千钧,割几个鬼秦人头回来!”

  所谓家丁,可不是在家里浇花扫地的杂役,而是从小培养,花重金砸出来,只知有凌家,不知有天子的精悍死士

  。

  当下有数名神色阴冷,灵气强大的先锋越众而出,血染战刀在刀鞘中发出饥肠辘辘的虎啸之声。

  李耀原本躲在人群里面看好戏,冷不防身边不少巫蛮修士中的老油条都聒噪起来,撺掇他们这些傻头傻脑的“二愣子”先出去做过一场。

  看来,这边的巫蛮修士,和那边冲出来的巫蛮修士中,不少人都有极深的矛盾,却是想借刀杀人,落落对头的脸面再说。

  李耀心中暗骂,恨不得踹孟多和古司铎两脚。

  有心龟缩不出,但他在断头崖登场时就树立了“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形象。

  眼瞅着大部分巫蛮修士都嬉皮笑脸冲他起哄,凌守敬、凌兰因、黑月尊者和火无忌的目光都扫到了他身上。

  他也只能硬着头皮,“哇哇”怪叫,催动胯下巨蟒,和其余几十名立功心切的巫蛮修士,并一众玄虎铁卫,一起冲了出去。

  两支黑压压,乱纷纷,奇形怪状,毫无章法的军队狠狠撞在一起。

  李耀却是故意找上了三名鬼秦狼骑。

  来都来了,他自然要趁机测试一下鬼秦人的斤两。

  “唰!”

  三柄快刀幻化出了四五米长的刀芒,从他头顶险险掠过,斩断了他的几根头发。

  鬼秦人炼制的战刀不错,至少能帮助他们的灵能冲出体外四五米都聚而不散,是水准相当高的古法宝。

  更令李耀惊讶的是他们的坐骑,号称“龙狼”的妖兽。

  这种妖兽融合了战马的冲击力和饿狼的凶残,还隐隐带着一丝蛟龙的威压,即便见到李耀胯下巨蟒都怡然不惧,反而张开血盆大口,朝巨蟒的脑袋狠狠咬了过来。

  “相当先进的妖兽,已经隐隐带上了几分生化战兽的影子,不知道是鬼秦人自己研发出的生化技术,还是得到了洪荒时代的生化传承?”

  李耀再次闪过一柄战刀削切,巨蟒狠狠一甩脑袋,将对方一名骑士撞了个趔趄,趁机掉头就跑。

  “嗖!嗖!嗖!”

  几道缭绕着强大灵能,威力堪比晶石子弹的利箭从他身边掠过,在他左右轰然爆开,把他炸了个灰头土脸。

  众多巫蛮修士发出一阵怪笑。

  凌守敬、凌兰因、火无忌和黑月尊者却是眼前一亮。

  “此子的实力相当不俗。”

  凌守敬对黑月尊者道。

  “是不错。”

  黑月尊者微微一笑,不知在想些什么。

  不一时,战场上爆发出阵阵惨叫,终于见了人命

  。

  双方都各自割下对方数人的头颅,逐渐脱离了接触。

  因为三名鬼秦狼骑在李耀身上浪费了太多时间,玄虎铁卫得以大开杀戒,虽然没割到鬼秦人头,却一人斩杀了好几名巫蛮修士,满载而归,顿时掀起阵阵喝彩,战意冲天而起。

  “明日就在阵前举行册封大典,正式册封汝为我大乾的巫南土司,为我大乾守护西南屏障,永固河山!”

  凌守敬对火无忌道,不等火无忌感激涕零,凌厉的目光再次向对面阵营射去,声音蕴含灵能,震荡方圆数里,“天朝大军已至,不日还有强援赶来,三天后的百胜大擂上,定叫那些不服王化的蛇虫蝼蚁,统统化作齑粉!”

  一时间,火无忌阵营欢呼雀跃,火无咎阵营却是鸦雀无声,士气跌落到了极点。

  黑月尊者眯起眼睛,默默观察着凌守敬等人的灵气以及玄虎铁卫的军容,不知在想些什么。

  李耀却是灰头土脸地蹲在一边,冷冷打量着他,心中一动,似乎嗅到了一丝阴谋的气息。

  入夜。

  火鲁城寨之外,凌守敬带来的大军,已经搭起了连绵起伏的营帐。

  玄虎铁卫和本地蛮兵一起,在熊熊篝火之下,享受火无忌的酒宴,一方面为王师接风洗尘,另一方面却是犒劳白天冲杀的忠勇果敢之士。

  烈酒!烧猪!野火!充满异族风情的蛮族少女载歌载舞!

  气氛热烈到了极点。

  “哗啦!哗啦!”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众人都面红耳赤,热血沸腾时,玄虎铁卫中的壮汉,抬上来几十个沉重的大木箱,用斧头砸开铁锁,一脚脚踹倒,无数金银珠宝、晶石灵矿、天材地宝都从里面散落出来。

  五光十色,灵气逼人的宝物,令所有巫蛮修士都双眼发直,心跳几乎停止。

  “诸位都是我大乾的忠臣烈士,别的话都不用多说了!”

  凌守敬几尊中原带来的烈酒下肚,气质和白天截然不同,充满纵横沙场的肃杀之气,简直像一头人立起来的大老虎。

  他沉声喝道,“这些晶石、法宝、灵丹、妙药,还有各种神通秘法,既然不远千里扛到了巫南,就没想过再辛辛苦苦扛回去!”

  “三天后的百胜大擂,总计预备要有三百人参加,我们玄虎铁卫出一百人,其余两百勇士,却要从诸位当中选拔!”

  “明日开始,就在诸位中遴选两百最强的勇士,你们面前所有的晶石、法宝和功法,都由这两百勇士均分!”

  “这只是战前的犒赏。”

  “等你们在百胜大擂上,再有出色表现时,还有更多数倍的赏赐!”

  “诸位虽然生于巫南烟瘴之地,但都是我大乾的无双国士,只要诸位对大乾忠心耿耿,大乾是不会亏待大家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