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1361章 夜袭!
  这番话就像是一阵旋风,瞬间震慑了所有巫蛮修士的心神。

  对宝物的贪婪和对官职的兴奋,统统一扫而空,所有巫蛮修士都如遭雷殛,目瞪口呆。

  夜袭火无咎!

  杀光鬼秦人!

  这,这太夸张了吧?

  唯有李耀在心底大声喝彩。

  原来如此!

  凌守敬白天故意在大庭广众之下,宣布明天要正式代天子册封火无忌为“巫南土司”。

  晚上又大摆筵席,纵酒狂欢,还煞有介事地宣布接下来三天都要遴选勇士。

  所作所为,都是为了迷惑对面,让对方以为他真是一心一意要在什么“百胜大擂”上和鬼秦人一较长短。

  殊不知,从一开始他就没有要打什么鬼擂台的打算。

  这位巫南五路招讨制置使,从头到尾就一个主意——直接斩杀不服王化的蛮夷和敌酋,干脆利落了断此事!

  从凌守敬这番决断上,李耀倒是看出一点天朝上邦,镇压四海的气势来。

  这才对嘛,军国大事岂可真的交给擂台来决断,还连续打一百多场擂台?神经病啊!

  李耀对古圣界高层的智商期待,又稍稍提升了一个级数。

  真正的巫蛮修士,却没他这么想得穿,不少人在沉寂片刻之后,纷纷躁动起来。

  “这——”

  “数百年来,咱们巫南的规矩就是用百胜大擂来决断是非成败,倘若双方不答应用百胜大擂来解决纠纷倒也罢了,现在已经说好了要上百胜大擂,却又在擂前突袭,这,这不好吧?”

  “会被数百年来,死在百胜大擂上的阴魂责罚的!”

  “黑月尊者是这次百胜大擂的主持,火家两兄弟是看在他的面子上才罢兵和谈,我们贸然突袭,黑月尊者那边怎么办?”

  众人七嘴八舌,意见不一,说来说去,倒不是怕鬼秦人有多厉害,而是畏惧黑月尊者的怒火。

  这次和谈,是看在黑月尊者的面子上才进行,结果大乾一边却是要撕破脸皮偷袭,置黑月尊者于何地?

  元婴之怒,非同小可,凌守敬或许还可以顶着大乾天使的光环来硬抗,他们这些土生土长的巫蛮修士,肯定吃不消这样明目张胆打黑月尊者的脸面。

  凌守敬胸有成竹地一笑,轻轻一击掌,军帐后面发出悉悉索索的声音,走出两人。

  第一个是倾向大乾的巫蛮首领火无忌。

  第二个赫然是巫南五路第一高手,在巫南百族中地位尊崇的大巫,这次谈判的中间人和百胜大擂的主持人,黑月尊者!

  一时间,牛皮大帐中只剩下了惊骇欲绝的吸气声。

  幸好这顶大帐,用了里外九层牛皮缝制,层层牛皮中又夹入了隔绝波动的符箓,无论里面发出多大的响动,都不虞会被外面听到。

  “我上了火无咎的恶当了!”

  黑月尊者如满月般白惨惨的大脸上,满是白天所没有的怨气,直截了当道,“火无咎骗我说,是火无忌和大乾刺客谋害了火鲁族长,他不过是为父报仇而已,我一时不察,轻信了他的鬼话,才会答应以我的名义做保,设下百胜大擂来决断此事!”

  “不过现在,我却发现蛛丝马迹,明明是这个狼心狗肺的东西,杀死了自己的父亲!”

  “他杀死自己的父亲,又背叛一向对巫南优抚有加的朝廷,妄图将整个巫南十万大山,都卷入到无边战火之中!这样的人,一定是被妖魔侵入了心神,被邪神窃据了头脑,已经没有资格,在百胜大擂上耀武扬威了!”

  “我的身份特殊,追随火无忌的部族侗寨之中,也有不少受我庇护,虽然现在倒向鬼秦一边,但要我向他们亲自动手,却也于心不忍。”

  “反正,从此刻起,直到朝霞漫天之前,无论发生什么事,我绝不追问就是!”

  黑月尊者说完这句话,似乎余怒未消,冷冰冰扫了众人一眼,又转回到了军帐后面,很快连他的气息都消失不见。

  这也是一头老奸巨猾的狐狸,还是打着坐山观虎斗的主意。

  反正无论是擂台决战也好,擂前突袭也罢,随你们分出高下胜负,不要伤到他的筋骨就好。

  有他这一番保证,却是令众多巫蛮修士都欢呼雀跃。

  而凌守敬接下来一番话,更是令他们血脉贲张,嗷嗷乱叫。

  “等会儿在战阵之中,谁能够斩落对方的巫蛮修士一颗头颅,赏黄金一百斤,晶石十斤;斩落鬼秦修士一颗头颅,赏黄金三百斤,晶石三十斤!若是斩杀火无咎及鬼秦首领者,重赏晶石百斤!”

  李耀知道,古圣界的晶石冶炼和淬炼工艺尚不发达,他们运用的晶石,大部分都是杂质极多的原矿。

  即便如此,平时以“克”来论的晶石,现在却三五十斤,一百斤地拿出来,也相当令人咂舌了。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凌守敬又运筹帷幄,连黑月尊者都事先谈妥,隐隐支持他们。

  这更给众多巫蛮修士一种算无遗策,马到成功的感觉!

  当下,士气飙升到了极点。

  凌守敬精挑细选的这六十八名巫蛮修士,原本就是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品种,再加上这番煽风点火,简直变成了一头头饥肠辘辘的疯虎。

  他还嫌不够,还要火上浇油,又端来一桶桶的“凌霄醉”。

  李耀却是从这些酒液中,尝到了某种兴奋药剂的成分。

  类似他在飞星界曾经遇到过的风雨重星盗团,在厮杀之前,喜欢先给星盗注射一支兴奋药剂“燃烧”,有刺激神经末梢,催动肾上腺素分泌,激发神魂潜能的作用!

  喝下这些掺杂了兴奋药剂的美酒,巫蛮修士更是变得双目赤红,天不怕地不怕,如穷凶极恶的饿鬼。

  半个时辰后。

  正是黎明来临前最黑暗的一刻。

  也是人睡觉最香甜,最深沉,最不容易转醒的时候。

  火无忌的营地之中早已鼾声一片,却也有极少数“精力充沛”的巫蛮修士还在纵酒高歌,哈哈大笑,仿佛还在欢宴之中。

  一支全部由修真者组成,用夜行无影衣遮蔽了灵气和身形的夜袭小队,却是悄悄离开营帐,绕过火鲁城寨后面,向对面营帐扑去。

  火无咎的营地中,此刻也是一片寂静。

  既然约好三天后就要用百胜大擂来决一高下,火无咎这边的巫蛮和鬼秦修士,当然也要养精蓄锐,以逸待劳。

  营地四周,只有高高低低的几支火把,萤火飘摇之下,还有几名神色精悍的鬼秦修士仍旧醒着。

  但他们从寒风凛冽的北地草原而来,对湿热懊闷、烟瘴弥漫的西南丛林极不适应,也是被瘴气和蚊虫折磨得狠了,一个个睡眼惺忪,脑袋直点地。

  夜袭小队仿佛一条周身裹满了泥浆的鳄鱼,从沼泽中无声无息地爬出来,在夜色的掩护之下,慢慢朝猎物爬去。

  潜入到距离火无咎营地一百多米处,“鳄鱼”逐渐分化成了五条更加细小敏捷的毒蛇。

  直到此刻,火无咎营地中依旧风平浪静,仿佛他们做梦都没想到,王师会不顾百胜大擂的约定,前来偷袭。

  “啊!”

  忽然,一声凄厉的惨叫,撕裂了寂静的夜空,也来开了惨烈突袭的帷幕。

  “轰!轰轰轰!”

  太乙诛心雷在火无咎的营帐中连环炸开,将无数营帐连带着巫蛮士兵都炸上半空。

  凌守敬率领着数百名玄虎铁卫中的高手,在火无咎营地中左突右冲,大肆放火、斩杀和践踏。

  金丹女剑修凌兰因则是一人一剑,所向披靡。

  巫蛮修士则被重赏冲昏了头脑,也像是出闸猛虎,竟然比白天时更凶恶百倍。

  三管齐下,无数巫蛮士兵还在睡梦中就被刀光剑影斩死,整座营地都在一片火海中,陷入崩溃的边缘。

  凌守敬、凌兰因和巫蛮修士三支三道箭头,不费吹灰之力,就在营地中央回合。

  战事进展,实在太顺利,顺利得有些令人心里发毛。

  直到此刻,他们斩杀的绝大多数都是蛮兵土将,连半个火无咎麾下的巫蛮修士都没有碰到。

  凌守敬和凌兰因隐隐嗅到了一丝诡谲的味道。

  但杀红了眼的巫蛮修士却顾不了这么多。

  “前面就是火无咎的大帐,杀进去啊!”

  几十名巫蛮修士嗷嗷直叫,扑进了最华美的一座军帐。

  但随后传来的却不是意料之中的刀剑交击声,而是“轰”一声巨响!

  在一阵烟尘四起之后,整座军帐竟然都陷入地底一个巨坑,坑中青色火焰缭绕,化作无数鬼手,将几十名巫蛮修士紧紧纠缠住,活活烧死!

  “呜——呜——呜——呜——”

  巫南山林中,响起了北方幽云大草原上时常响起,令人心胆俱裂,魂飞魄散的狼骨号角声。

  “啪!啪!啪!啪!”

  一枚枚炮弹般的焰火打上半空,绽放出片片彩霞,将大地照耀宛若白昼。

  凌守敬带来的玄虎铁卫精锐,包括金丹女剑修凌兰因,在白惨惨的光芒照耀下,缩成一团,无所遁形。

  四周黑黢黢的丛林中,灯火摇曳,诡影重重,马嘶狼啸,赫然是不知道多少数量的鬼秦骑士,将他们团团围住!(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