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1362章 鲲鹏之主!

第1362章 鲲鹏之主!

  “中计了!”

  此时此刻,凌守敬和凌兰因两父女面面相觑,哪里会不知道怎么回事——鬼秦人早有准备,这分明是一个陷阱!

  “朝西南方向突围!”

  凌守敬是文武双全的沙场宿将,一眼洞穿了对方布置的薄弱环节,当机立断,在女儿飞剑的掩护之下,纵军直奔西南!

  只不过,就在他们即将跃出火无咎大营之时,西南方向的丛林中却传来一阵凌厉的狼嚎,紧接着,几十颗圆滚滚的东西,闪耀着点点绿莹莹的光芒,从空中丢了过来!

  “小心!”

  凌守敬和凌兰因还以为对方丢过来的是“掌心雷”之类的法宝,急忙运起灵能护盾,光幕流转,将玄虎铁卫统统笼罩其中。

  那些东西从灵能护盾上撞了开去,滴溜溜满地乱滚,并未爆开,却是一颗颗龇牙咧嘴的人头。

  缭绕于人头周围的玄光,似乎蕴含着某种保鲜定形的神通,这些人头下面的伤口统统干涸,应该砍下来有些时日,却像是刚刚从腔子上斩落,表情神态,栩栩如生,连凝固在眼眸中的惊骇欲绝,都看得一清二楚。

  虽然不是掌心雷,但在众多大乾虎贲心底掀起的万丈狂澜,却是比一百枚掌心雷捆在一起爆裂都要厉害。

  “大师兄!”

  金丹女剑修凌兰因花容失色,心神大乱,忍不住惊呼一声。

  当先一颗散发出点点鬼火,被照耀到纤毫毕现的人头,神态肌理,形容相貌,不是她的大师兄,紫极剑宗年轻一辈中的第一高手,已经跨入元婴境界,名动整个大乾修真界的“雷霆一字剑”楼冲宵,却又是谁?

  此次招讨巫南,名义上是由凌家的玄虎铁卫负责,实际上却是由紫极剑宗在背后支持。

  紫极剑宗明面上派出了一名金丹剑修凌兰因,跟随父亲的大军一起行动。

  暗地里还有新锐高手“雷霆一字剑”楼冲宵,和紫极剑宗内的上百名精锐剑手,抢先一步埋伏在巫江两岸,准备刺杀鬼秦援军中的高手,打对方一个措手不及。

  一切顺利的话,数日之前楼冲宵就应该带着鬼秦人头和凌兰因汇合,再一鼓作气,荡平丛林中所有鬼秦余孽,和抗拒天朝的蛮夷。

  岂料自从半个月前和楼冲宵通过一封书信之后,就一直失去了他的消息,直到此刻,以这种方式相见!

  大乾修真界最年轻的元婴剑修之一,雷霆一字剑楼冲宵瞪大了眼睛,失神的双眼隔着一层灵能护盾,干巴巴地看着凌兰因。

  几乎干涸的双眸深处,满是错愕、震惊、恐惧和绝望!

  这,也是凌兰因此刻的心墙。

  人头抛来的方向传来一阵长笑。

  一匹周身缭绕着黑色灵火,比犀牛更加雄壮,如麒麟般的“龙狼兽”,踏出一条黑色火焰痕迹,缓缓踱了出来。

  龙狼战兽背后,是一名身高超过两米,眼若铜铃,虎背熊腰的巨人。

  一般巨人若是超过两米高度,又生得膀阔腰圆的话,极容易给人“四肢发达、头脑简单”之感。

  此人却是方口阔目,相貌堂堂,眼神犀利如电芒,充满大河深海,不可度量的气质。

  他的长相毫无半点蛮夷特征,就连发髻都梳成了中原式样,若非双耳还垂挂着七八个布满灵纹的金环,便是一名标准的大乾武人了!

  此人的出现,更是令凌守敬和凌兰因的心,跌落到十万八千丈深的冰窟窿里,怎么都捞不出来了。

  “竟然是鬼秦摄政韩拔陵的族弟,鬼秦八部中,鲲鹏部之主,幽云修士中成名已久的高手韩元泰亲至!”

  幽云鬼秦的体制,和大乾修真界不同。

  在大乾,修真者以“宗派”为基本单位来生活、修炼和活动,除了极少数散修之外,几乎所有修真者都隶属于某个宗派。

  即便在朝为官,也要受到各自宗派的节制,要为宗派谋取利益,没有宗派的支持,从官场到商界,都是万万施展不开的。

  北方幽云大草原上,原本也有一些零星宗派,不过在韩拔陵强势崛起之后,就改革体制,将极少数宗派统统灭绝,把所有幽云修士都统合起来,又分成八部。

  等于是将整个幽云修真界的所有修士,都编练成了一支铁血强军,从此既无宗派之分,亦没有逍遥自在的散修,只有一个个铁血杀伐、以军功来兑换修炼资源的赳赳武夫!

  幽云修士,总共分成八部,韩元泰之所以能成为“鲲鹏部”之主,韩拔陵之下,幽云大草原上最有权势的八大族长之一,靠的可不是血脉,而是智略和武功!

  他在几十年前,就是名震北地的元婴高手,目下的实力至少都在元婴期中阶以上,双手沾满了大乾修士的鲜血,是大乾最头痛的对手之一!

  没想到为了挑动巫南五路的局面,连他这样地位尊崇的鬼秦贵族都亲自出马,怪不得连“雷霆一字剑”楼冲宵都不是对手,化作他刀下游魂!

  “鬼秦竟然如此看重巫南,连鲲鹏之主都亲身涉险!”

  凌守敬脸色煞白,再无半点镇定自若的风度,连双手都忍不住轻轻颤抖起来。

  从韩元泰出现的一刹那,他就知道自己大势已去。

  更何况跟着韩元泰一起从黑暗中浮现出来,端着银盘大脸,满脸微笑的,不是刚才还在军帐中和他信誓旦旦的黑月尊者又是谁?

  黑月尊者这位巫南第一高手,竟然早就投靠了鬼秦人,所有这一切都是他们的布局,目的是将大乾精锐都聚而歼之!

  凌守敬心如刀绞,一万个后悔不该轻信黑月尊者所言,急功冒进,贸然夜袭!

  但这实在非战之罪——黑月尊者虽然是巫蛮修士,却相当“心慕王化”,积极向大乾修真界靠拢。

  过去几十年间,他时常在中原游历,和各大名门正派都保持了相当不错的关系,包括凌家的大靠山紫极剑宗在内,即便十几年没见,但书信往来一直不曾断绝,各种巫南的山珍土产也是每年差人恭恭敬敬送到紫极剑宗山门来。

  大乾王朝如今风雨飘摇的环境,还有这样恭顺的蛮夷附庸,那还有什么可挑剔的?

  是以,黑月尊者虽然栖身西南一隅,但各大宗派都未拿他当旁门左道来看待,却是将他当成大乾修真界的一员。

  今次王师前来招讨仲裁,黑月尊者碍于鬼秦的势力强大,无法堂而皇之站在大乾一边,这一点凌家父女都可以理解。

  所以,双方暗通曲款,黑月尊者大开方便之门,让星夜突袭计划顺利实现,凌家父女也没有生疑。

  没想到,他却在最关键时刻,反戈一击!

  “黑月尊者,你——”

  凌守敬捂住心口,身形一晃,几乎要跌下马来。

  他对韩元泰并没有太多恨意,大家本来就是两军对垒,各展奇谋,胜负无怨。

  黑月尊者对大乾王朝的背叛,却是令他五内欲焚,怒不可遏!“

  “王朝鼎革,气运流转,各择明主,成王败寇罢了,尊使又何必大动肝火呢?”

  黑月尊者微微一笑,不咸不淡地说。

  “为什么!”

  凌兰因死死攥紧幽蓝飞剑,一口银牙几乎咬碎。

  金丹女剑修并非为自己的境遇而气恼,而是震惊于黑月尊者如此不把大乾修真界放在眼里,竟然更看好幽云草原上那帮臭烘烘的蛮夷?

  “黑月尊者,大乾修真界一向待你不薄,不嫌弃你是巫蛮之地,旁门左道的卑鄙出身,真心诚意接纳你,拿你当道友看待,你,你怎可如此!”

  凌兰因气到双眼发花,口不择言,“你早就打定主意要背叛的话,加上韩元泰,你们两个元婴,早就可以将我们一网打尽,为什么还要耍弄这样的诡诈手段,将我们引诱到这里,难不成是故意要羞辱我们吗?”

  她终究太年轻,一直待在紫极剑宗修炼,修为虽高,心思却相对单纯。

  黑月尊者这么做的道理,她不懂,她父亲凌守敬取却是心思雪亮,瞬间明白。

  不错,黑月尊者和韩元泰两名元婴联手,的确可以将结丹期的凌家父女和所有玄虎铁卫都杀个一干二净。

  但巫南五路,名义上都是大乾子民,历经大乾数百年统治,不少部族都对大乾保持了几分习惯性的忠诚。

  倘若一味强暴的话,是可以得到巫人表面的恭顺臣服,但短时间内绝对收拢不了人心。

  巫南五路是地形极复杂的丛林环境,就算普通巫人,也像猴子一样敏捷灵活,野性难驯。

  只要他们朝山林深处一钻,任你结丹还是元婴,想要将他们一个不漏找出来,都是极其消耗心神和时间的事情。

  所以,黑月尊者才和韩元泰、火无咎一起,设下这个局,让凌守敬先用“星夜偷袭”这么卑鄙无耻的手段,破坏了“百胜大擂”的神圣规矩。

  这么龌龊的手段,倘若得手,干净利落地斩杀了火无咎和所有鬼秦人,那巫南百族自然无话可说。

  但闹到现在这个样子,就相当尴尬了!

  韩元泰和黑月尊者,不止是想要杀死他们这么简单,还想通过这件事,彻底击碎大乾王朝在此地根深蒂固的影响力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