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1364章 老祖回归!

第1364章 老祖回归!

  “叽叽叽叽!”

  妖火大坑中,顿时传来一阵邪恶妖异,令人头痛欲裂的声音。

  既像是万千魔头从九幽黄泉深处发出的狞笑,又像是无数虫豸聚集在一起扭曲蠕动!

  无论巫蛮修士、鬼秦骑兵还是玄虎铁卫,全都感到耳膜撕裂,心脏发紧,隐隐有呕吐之感!

  纵然运起周身灵能抵挡,亦无法压制心底的震惊和恐惧!

  那巨坑中绿莹莹的鬼火,却像是被人浇上了一瓢热油,“腾”一声,忽然窜到了数十丈高,恍若一株张牙舞爪的狰狞火树。

  无数火星如天女散花,射向四周围观众,如三昧真火般见风就长,飘摇肆虐,令场面一片混乱,所有人都哭爹喊娘地抱头鼠窜!

  “啊!啊!啊!啊!”

  大坑深处,传来黑月尊者撕心裂肺的惨叫,就好像他正在承受世上最残酷的折磨。

  所有巫蛮修士都面面相觑,惊骇欲绝,需要消耗全部灵能,才能让自己的双腿不至于发颤。

  他们还是头一次听到黑月尊者这位巫南五路第一高手,发出如此凄厉的惨叫。

  伴随着黑月尊者的惨叫,还有一浪高过一浪的怪笑,一把又尖又利,好似从铁锈深处和岩层缝隙中发出的声音叫道:“岩温龙,看清楚我是谁,我们几十年的旧账,终于可以好好算上一算啦!”

  岩温龙就是黑月尊者的本名。

  自从他成为号令几十个侗寨,威震巫南五路的元婴老怪之后,就极少有人胆敢直呼其名了。

  甚至连“黑月尊者”四个字,都不是一般巫人敢叫出口的。

  绝大部分巫人,见到他是,都要匍匐在地上,毕恭毕敬唤一声“老祖”!

  可是现在,这位“老祖”,却是在众目睽睽之下,落到惨绝人寰的下场!

  不少满脸皱纹,老迈年高的巫蛮修士隐隐觉得这道怪声有些耳熟。

  不是音调,而是蕴含在语气里面那种,邪戾猖狂,杀气冲天的味道!

  他们全都皱起眉头,仔细回忆着。

  忽然,其中一名老巫浑身一颤,脸皮发绿,喉咙深处发出“呃呃呃呃”的怪叫,竟然是被活活吓破胆啦!

  黑月尊者在那神秘人物的蹂躏之下,毫无半点还手之力。

  就连一开始高亢惨烈的叫声,都在片刻之后,变成了断断续续的呻*吟。

  呻*吟到了最微弱时,忽然听到“咔嚓咔嚓”数百声爆响凝成一道,就像是黑月尊者周身骨骼都在瞬间被折断压碎!

  紧接着,妖火“呼”一声,再度明亮了一个级数,一股股血浆从大坑深处喷涌上来,被妖火焚烧殆尽。

  只剩下几根骨头和半个骷髅头,却也在转瞬之间,灰飞烟灭!

  “咻!”

  绿莹莹的鬼火,瞬间都缩回了大坑之中,再不见半个火星。

  大坑中绿雾翻腾,逐渐涌动而出,如一片烟波浩渺的大湖,仿佛要和朝霞分庭抗礼。

  方圆数百米,皆被绿雾笼罩。

  这绿雾就像是由无数妖魔凝聚而成,拥有邪恶的生命,向四周发出“嘶嘶”之声,时不时伸出一条条触手,想要将周遭修士都拖入雾中。

  即便自幼生长在巫南烟瘴之地,擅长旁门左道、巫蛊之术的巫蛮修士,都不曾见过如此诡异的景象。

  更不用说从中原、北地而来的玄虎铁卫及鬼秦骑士了!

  感知到绿雾深处传来强大无匹的灵能威压,恍若一头洪荒巨兽正在破茧而出,所有修真者都感到口干舌燥,双股战战,不知所措!

  绿雾中央,波涛翻滚,逐渐凸显出了一团人形大小的雾团。

  雾团发出嘶嘶之声,向四周散开,刚刚镇压了黑月尊者的神秘人物,终于现出原形!

  乍一看,此人身量不高,略有些瘦削,面容如少年般稚嫩。

  但眼角布满的细碎皱纹,以及那双深邃如海,不时闪烁狠戾光芒的黑眸,再加上微微抿起,如两口铡刀般的嘴唇,却又令人摸不清楚他的真正年纪。

  他穿着一身仿佛由鬼火凝聚而成的宽大绿袍,满头瀑布般的黑发就随随便便散落在脑后,不时在鬼火的烘托之下,无风而起,狂乱舞动!

  他虚虚漂浮在半空中,双手背负,肆无忌惮地释放着强劲无匹的灵气,一道道波动撕裂空气,形成肉眼可见的涟漪,呈圆形向四周扩散。

  刚刚将一名元婴老怪彻底化作脓水,又将脓水都灰飞烟灭,在他而言,似乎是一件不费吹灰之力的小事。

  此刻,面对包括一名元婴、数名结丹在内的数百修士,他亦没有半点放在心上。

  那冷漠至极的眼神随意扫来,就好像地上趴着的都是一群土鸡瓦狗。

  每一个被他目光扫到的修士,都感到自己正躺在一口铡刀之下,任由此君发落!

  不少巫蛮修士壮着胆子偷眼观瞧,却见此人眉心中央,原本有一团小小的绿色胎记,好像是一个绿色的小点,却是在灵能激荡之下,如滴在宣纸上的墨汁般,慢慢晕了开来,逐渐占据整张脸的上半部分,形成一头青色大鹫形状!

  这头青色大鹫,振翅欲飞,占据了他的上半张脸,又像是给他戴上了一张面具,令此人显得更加诡谲叵测,难以捉摸!

  这副邪异至极的形貌,令巫蛮修士们心尖一颤,纷纷想起一个早已消失数十年,却依旧令人闻风丧胆,夜不能寐的名字!

  “灵,灵,灵鹫……”

  不等他们喊叫出此人的名字,此人已经在一阵桀桀怪笑声中,绿袍一抖,真像是一头饥肠辘辘的大鹫,朝在场另一名元婴韩元泰扑去!

  韩元泰刚刚运功将满脸诡秘至极的毒针拔出,就感知到了一股比自己更加强劲的灵能威压扑面而至,心中惊骇到了极点!

  他不愧是幽云大草原上数一数二的顶尖高手,低吼一声,不退反进,一柄镶嵌着数十颗狼牙,既像是战刀,又像是锯子的奇门兵刃抄在手中,周身灵焰在半空中凝聚成了一头背插双翅的巨狼!

  “嗷嗷嗷哦!”

  灵焰凝练而成的巨狼,如同活物般纤毫毕现,双翅一振,朝这神秘怪人扑去。

  “叽叽叽叽!”

  怪人周身缠绕的绿雾,再次发出令人牙酸耳痛的尖叫,绿雾中忽然生出了七八只瘦骨嶙峋的鬼手,一半抓向巨狼,另一半则攻向韩元泰!

  “又是这招!”

  韩元泰又惊又怒,这次终于感知到,在鬼火凝聚而成的鬼爪之中,还蕴藏着数百根细若狼毫,柔弱无骨,随风潜入的毒针!

  “这究竟是什么法宝,如此阴险歹毒!”

  虽然识破对方的神通,但这种蕴藏在鬼火中的毒针,将灵气攻击和法宝攻击融为一体,千变万化,殊难应付!

  韩元泰心中暗暗叫苦,只能勉强运起十二万分精神,一根根分辨蕴藏在鬼火中的毒针,绝对不能漏过半根!

  就在这时——

  他心中忽然警兆大生,周身骨骼一阵“咔咔咔咔”乱响,硬生生向左踏出半步。

  手中的狼牙战刀却是无声无息地断裂成了两截,断口平滑如镜,看不出半点儿残缺!

  却是一根比毒针更细十倍,无影无形,锋利无比的云母丝线,从他面前飘过!

  若非反应敏捷,这根云母丝线刚才切断的就不是狼牙战刀,而是他的手腕了!

  直到此刻,他已经上蹿下跳,狼狈至极,对方却是面带微笑,双手背负,纯粹用灵气攻击,游刃有余!

  “这,这究竟是哪儿冒出来的怪物,竟有此阴毒至极的异宝!”

  韩元泰欲哭无泪,心中狂吼。

  幽云鬼秦,悍不畏死,见到主将被困,当下长啸连连,策动龙狼,群起攻之!

  绿袍怪人冷哼一声,长袖一抖,从袖子里飞出来几十颗闪闪发亮的骷髅头,“滴溜溜”漫天乱转。

  这些骷髅头,却是用金属和晶石雕琢而成,巧夺天工,栩栩如生,空洞的眼窝和颌骨之内,燃烧着绿莹莹的鬼火,飞到鬼秦骑士面前时,“轰轰轰轰”几声,尽数爆开,化作万千绿火骷髅,燃起一道鬼魅火墙,将他们和主将分隔开来。

  感知到火墙中蕴含的妖异灵能,众多鬼秦骑士纵然还想飞扑上来,他们胯下的龙狼却都在一阵阵嘶鸣嚎叫后,瘫软在地,口吐白沫,颤栗不已,完全被慑服了!

  等摔倒在地的鬼秦骑士七手八脚爬起来,隔着鬼火骷髅看去,却见到一副他们无论如何都不敢相信的画面!

  他们心目中战无不胜的鲲鹏之主,元婴期中阶的大高手,纵横幽云大草原数十年的北地英豪韩元泰,却是被一具如秃鹫骸骨般的巨大枷锁死死捆住。

  “秃鹫”的两支翅膀深深刺入了他的肋下,“双爪”紧紧抠住他的琵琶骨,又细又长,布满锯齿的脖子,亦是和韩元泰的脖子纠缠在一起!

  韩元泰被这具奇形怪状的枷锁死死锁住,动弹不得,脸上的表情真是姹紫嫣红,精彩至极!

  那绿袍怪人叉开五指,扣着韩元泰的脑袋,如老鹰抓鸡一般,将他轻轻提起,幽深的黑眸中看不到半点波澜,淡淡扫视着鬼秦骑士。

  呼吸之间,尘埃落定,两名元婴,一个死得惨绝人寰,一个活得狼狈至极!

  见到此情此景,四周所有巫蛮修士才如梦初醒,“呼啦啦”统统跪倒在地,不知是谁第一个起头,鬼哭狼嚎声此起彼伏,连成一片,响彻山林!

  “灵鹫上人!”

  “灵鹫老祖!”

  “银狼山狼尾洞上下,恭迎灵鹫上人法驾!”

  “老祖,老祖,我们,我们苦盼了六十年,您总算回来啦!”(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