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1367章 古修的见识(第四更!)

第1367章 古修的见识(第四更!)

  李耀杀意大盛,幽冷的目光如刮骨钢刀,死死盯着韩元泰。

  韩元泰将牙齿咬得“咔咔”作响,梗着脖子和李耀对视,好几次都敌不过他眼底的锋芒,想要别过头去躲闪,却是被胸中火焰支撑,硬生生坚持下来!

  两人身边,池塘中的荷花颤颤巍巍,一朵朵疾速凋零。

  金鱼和小虾在湖面乱跳,不一时就翻白一片,仿佛他们待的不是池塘,而是油锅。

  就在韩元泰即将坚持不住,要彻底崩溃时,李耀周身张牙舞爪的杀气,忽然一扫而空,就像是从未出现过。

  他淡淡一笑:“好胆色!”

  韩元泰长舒一口气,这个铁骨铮铮的北地男儿,地位尊崇的幽云元婴,在这深不可测的老怪物面前,几乎要落下眼泪!

  直到此刻,他的双腿才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满头虚汗都没手去擦,急促喘息了好几口气,才勉强笑道:“上人过奖,我到现在才发现,自己还是低估了上人的境界,以上人今日之修为,或许能跻身天下十大高手的行列,真能一人一剑,对抗一族一国了!”

  “算了吧,既然大家都是明眼人,不用这样兜圈子了!”

  李耀摆了摆手道,“修真之道,财地法侣,缺一不可,特别是修炼到了你我这样的元婴境界,每天消耗的资源都是天文数字,非要一个固定的基地,庞大的人口来支撑不可!”

  “以一人敌一国,短期破坏或许可以,长期抗衡,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哼,不用你说我也知道,巫南一地,地方偏远,山林崎岖,瘴气弥漫,除了上不得台面的蛇虫鼠蚁之外,极少能找到天材地宝!“

  “而且此地自古就极为荒凉,从没有强大宗派在这里立足,所以地底都极难找到洞府和遗迹!”

  “如此恶劣的环境中,巫南修士,困居一隅,能够以旁门左道、巫毒之术,修炼到元婴期初阶,已经是极限了!即便我另有一番际遇,能修炼到今日之境界,再想百尺竿头更进一步,窥探玄之又玄的化神之境,都是痴人说梦!”

  “说来说去,巫南这个池塘太小,连大点儿的王八都养不出来,更何况是元婴期高阶呢?”

  “想要突破到更强大的境界,就必须坐拥更庞大的人口,更富饶的土地,更多的洞府和遗迹,这么简单的道理,我怎么会不知道?”

  “只不过……”

  李耀忽然冷笑几声,不徐不疾道,“这些东西,你们可以给我,大乾也可以给我!以我闭关苦修六十年,终有今日的境界、神通和法宝,走到天南海北,哪里不是地位尊崇的贵宾、供奉、长老?”

  “黑月尊者怎么想,我是不知道,反正我是想不明白的,凭什么我要舍弃富饶强大的大乾,投奔你们幽云鬼秦呢?”

  “不错,幽云大草原的确辽阔无垠,数万年间也曾经涌现出好几个强大王朝,地底留下了不少遗迹秘宝。”

  “不过,你们的人口实在太少,连带着修真者的数量也寥寥无几,根本没什么名门大派。”

  “听说你们韩拔陵现在又搞什么‘锐意革新’,将所有宗派统统剿灭!”

  “哈,整整一个幽云修真界,竟然没有半个宗派,岂不是笑话么?”

  “反观大乾,根深蒂固,枝繁叶茂,上百个名门正派都是传承千年甚至数千年,从前朝就一直遗留下来的,强者如云,高手如雨,各种功法典籍,车载斗量!”

  “天下元婴三百,大乾就拥有两百以上!”

  “听说你们去年和大乾开战,打了一场小小胜仗,兵锋直抵神都?那又如何,还不是抢了一把就跑?敢留下来和大乾元婴硬拼么?”

  “哼哼,黑月尊者或许会被你们的花言巧语迷惑,我却没那么容易相信那些鬼话,为你们去火中取栗!”

  “韩元泰,别以为本上人真的不敢杀你,区区一个元婴期中阶,不过是臭虫般的东西,真捏死也就捏死了,有什么打紧?”

  “留你一条狗命,不过是想看看你狗嘴里究竟能吐出什么象牙,会用什么鬼话,来煽动本上人上你们的贼船罢了!”

  “来来来,本上人刚刚闭关修炼六十年,一朝破关而出,对天下大势的确不太了解,你尽管放出手段来蛊惑我吧,说,你们幽云鬼秦,究竟有什么资格挑战堂堂大乾!”

  “嘿嘿,你尽管将鬼秦吹嘘得天花乱坠都没关系,本上人一时半刻,的确分辨不出真假,不过别忘了,本上人手里还捏着两名大乾结丹修士,到时候,你们双方所言一对照,自然黑白分明了!”

  “倘若你真是在欺骗本上人的话……”

  李耀再次桀桀怪笑起来。

  韩元泰深深打了个哆嗦,只觉得一阵阵阴风深入骨髓,每一个关节都像是插进去几十根生锈的钉子,动弹不得,酸疼难当。

  “上人目光如炬,我并不敢有半句虚言!”

  韩元泰深吸一口气,正欲长篇大论,李耀又摆了摆手,板着脸道:“不要用那套文绉绉的说辞,整天这么说话,实在累得厉害!本上人是化外野人,听不懂那些虚头巴脑的东西,你就用最简单的大白话说,你们鬼秦究竟强在哪里,而大乾又弱在哪里,凭什么你们这些连宗派都没有的幽云修士,就有信心和坐拥上千个大小宗派、无数修士的大乾抗衡!”

  韩元泰深吸一口气,忽然仰起脖子,哈哈大笑,笑声如长河大川,连绵不绝。

  李耀拉下脸来,不悦道:“好好说话,再装模作样,先撬掉你满嘴狗牙!”

  韩元泰知道这绝世凶人心狠手辣,绝对说到做到,这才收敛笑声,正色道:“上人口口声声大乾有诸多宗派,诸多元婴,莫非是以为,宗派越多,修真者越多,国家就越强大么?”

  李耀眼珠一转,哑然失笑:“废话,难道不是?”

  “当然不是!”

  韩元泰斩钉截铁道,“虽然十万年来,古圣界的上百王朝都如此认为,但我们云秦人偏偏反其道而行之,认为宗派是国家的毒瘤,宗派越强,元婴越多,国家反而越衰弱!”

  “眼下,大乾拥有大小宗派三千七百二十五个,元婴高手两百二十一名,这非但不是大乾的强盛之基,反而是它穷途末路,自取灭亡的征兆啊!”

  “宗派越多,国家越弱,这倒是新鲜!”

  李耀笑了几声,懒洋洋道,“说来听听?”

  韩元泰挣扎起身,身上却哗啦哗啦乱响,却是他心中波澜激荡,血脉贲张,触发了禁制。

  韩元泰终于闷哼一声,面露痛苦之色。

  李耀屈起右手无名指,随手一道指风过去,那“灵鹫截经断脉锁”便“哗啦”一声从韩元泰身上脱卸下来,重新凝聚成一头小小的骸骨秃鹫,绕着他头顶飞了三圈,又飞回到李耀身边。

  李耀伸平胳膊,让骸骨秃鹫落在手臂之上,随后一晃,纳入乾坤戒之中。

  韩元泰流露出了不可思议的神色,喃喃道:“听说上古曾有神器‘捆仙索’,上人的这尊禁制,想来都和捆仙索相差无几了!”

  李耀冷冷道:“解除你的禁制,不是为了让你废话连篇的。”

  韩元泰定了定神,瞬间进入状态,正色道:“宗派越多,国家越弱,看似荒谬绝伦,仔细一想便知道其中道理!”

  “任何国家,若要强大,都非要有一个强大团结的朝廷不可,正所谓‘天无二日,地无二主’,天子口含天宪,言出法随,生杀予夺,无人可以违逆,才能令政令畅通,地方稳定,百姓安居乐业,这是亘古不变的道理!”

  “但修炼宗派的存在,特别是那些传承数千年之久,在地方上根深蒂固,一手遮天,拥有元婴级数绝世强者的‘名门大派’存在,却是严重削弱了朝廷和天子的权威!”

  “天有九日,令出多门,互相掣肘,内斗不休,甚至在地方上,只知有某某宗派,某某世家,某某元婴,却不知有朝廷和天子——这样的国家,如何能不衰弱,如何能不灭亡呢!”

  “数万年来,古圣界的数百王朝,无论鼎盛时期是多么鲜花着锦、烈火烹油、四海升平的景象,到头来,都免不了要遭到这一痼疾的侵蚀,被这些‘毒瘤’吸干了精血和生气,最终毁于一旦!”

  “此乃王朝绝症,无药可医,今日的大乾,又怎能幸免于难呢?”

  “灵鹫上人,您刚才问,我们云秦凭什么以幽云二州,对抗整个大乾的四海九州?”

  “呵呵,倘若大乾真是一个团结一心,毫无间隙的国家,那我们的确毫无半点机会!”

  “但实际上,所谓‘大乾’,根本算不上是一个真正的国家,只不过是无数勾心斗角、各怀鬼胎的修炼宗派,摆到台面上的傀儡空壳罢了!”

  “根本就没有‘大乾’这个国家,只有隐藏在这个冒牌国家下面,一盘散沙的无数宗派!”

  “大乾,就像是一头看似猛恶的洪荒凶兽,却被无数蛆虫和老鼠掏空了五脏六腑,只剩下一张空空荡荡的油皮,轻轻吹一口气,它就四分五裂,彻底崩溃了!”

  “而当这头巨兽崩溃时,藏匿于它体内的那些蛆虫和老鼠,只会争先恐后地逃走,去寻找下一头新的巨兽,根本不会和它共存亡的!”

  >

  继续四更帮老婆攒人品和……医药费!(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