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1368章 修士之祸!

第1368章 修士之祸!

  李耀没想到韩元泰这个“古人”,而且是中央王朝口中的“蛮夷”,对于修真者和国家之间的关系竟然看得如此透彻,而且此人胆略过人,思路又相当清晰,不愧是鬼秦雄主韩拔陵的左膀右臂!

  从他身上,就可以看出鬼秦这一方势力的强大,以及那韩拔陵的可怕了!

  李耀挤出一丝轻蔑的笑容,冷冷道:“危言耸听了吧?自打有修真者,就有修炼宗派,十万年来皆是如此,难道都像你说的这么不堪么?”

  “就是这么不堪!”

  韩元泰大声道,“正因为十万年来,修炼宗派这颗‘毒瘤’一直寄生在国家身上,才有上百个王朝鼎革,气运流转,生灵涂炭的惨剧发生!”

  “远的不说,就说一千年前大乾王朝崛起之时!”

  “大乾之前,乃是数百年的血腥乱世,当时整个古圣界的数千个宗派都占山为王,各霸一方,互相杀伐征战不休,别说普通人都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连修真者命丧黄泉的几率,都高到不可思议的程度,所谓‘朝不保夕,惶惶不可终日’,就是当时修士的真实写照!”

  “直到大乾王朝的前身,‘雷乾门’强势崛起,统率八十宗派横扫乾坤,一统四海,才建立了新朝基业,恢复了古圣界的平静!”

  “但这份平静,不过是暂时的!”

  “天下是雷乾门和八十宗派一起打下来的,自然要大肆分封功臣,而那时候又有无数不服从大乾的宗派和修士可以吞噬,将这些反对势力都打杀干净之后,依靠他们留下来的资源,自然可以相安无事数百年!”

  “然而,数百年间,大乾歌舞升平,四海安靖,修真者的数量便极具膨胀!”

  “修真者的寿命既长,野心更大,谁都不愿意久居人下,一个宗派内的师兄弟倘若手段不相上下,又有些矛盾间隙的,那么为了化解矛盾、扩大势力,就会分出旁系和支派!”

  “就这样,数百年来,原本辅佐‘雷乾门’的八十宗派,不断开枝散叶,建立新的支脉、旁系,各方散修也自立门户,开宗立派,慢慢就演变成了今天,有将近四千个宗派之多!”

  李耀冷哼道:“修炼宗派,多多益善,又有什么不好?”

  “倘若资源无限,那自然很好。”

  韩元泰苦笑一声道,“但天地间的灵气和宝物一共就这么多,每多一名修真者,别的修真者就要少分一份,每多一个修炼宗派,国家的压力就要增大一分,看似大乾修真界的实力越来越强,其实却是朝着一夕覆灭的悬崖越走越近了!”

  “按照大乾开国时立下的规矩,‘天子和修真者共治天下’,修炼宗派是拥有无数特权的!”

  “咱们也不用说‘紫极剑宗’这样的天下强宗,就说一个中等规模的普通宗派好了,往往都拥有内门弟子数百,外门弟子近万,占有上好良田数十万倾,依附于这个宗派的百姓数量,更是能达到十万户之上!”

  “按照规矩,修炼宗派在纳税和抽丁上面,都是极少极少的,良田一旦归于修炼宗派,国家就很难收上田赋,百姓若是成为修炼宗派的门人,或是门人的三亲六故,哪怕是母舅的姑嫂的姨夫,有修炼宗派撑腰,便也很难强令他服徭役和兵役!”

  “这样一个修炼宗派,扎根地方数百年,收拢地方上的全部权利,从地方官吏到乡贤缙绅,统统都是修炼宗派的门人,甚至以门规代替国法,又豢养成千上万名不事生产,终日打熬筋骨,修炼神通的虎狼之士,俨然是一个个独立的封国了!”

  “这样的‘封国’,用各种花样百出、嗔目结舌的手段来隐瞒田产,抗拒朝廷的征兵征税,动辄又大肆向朝廷哭穷,以饥荒天灾,妖魔横行为名,要求朝廷的各种恩典好处,不是毫无贡献,只会吸血的毒瘤,又是什么?”

  “大乾初立时,只有八十颗这样的‘毒瘤’,国家‘膘肥体壮’,尚且可以勉强支撑!”

  “可是现在,大毒瘤越来越大,又生下一连串的小毒瘤,而敲骨吸髓的手段也越来越狠毒,越来越不计后果!这样四千颗‘毒瘤’压在身上,早已皮黄骨瘦的大乾,怎能不垮呢?”

  李耀眼中精芒一闪,冷冷道:“连你这个鬼秦人都看得如此透彻,大乾天子岂会置之不理?你不是说,天子所属的‘雷乾门’乃昔日第一强宗,那他们不能想办法铲除这些‘毒瘤’么?”

  韩元泰微微一笑,摇头道:“本应该是九五之尊,乾纲独断的天子,自然不喜欢看到自己的国家内,有这么多各行其是,桀骜不驯的‘毒瘤’存在。”

  “不过要铲除这些毒瘤,也是难于登天啊!”

  “不错,千年前的雷乾门,的确是天下第一强宗,但雷乾门再强,最多对抗一二十个修炼宗派,但其余八十个宗派若是绑在一起,雷乾门就奈何不了他们啦!”

  “所以,雷乾门才不得不捏着鼻子和八十个修炼宗派合作,一起建立了这‘大乾王朝’!”

  “这大乾,与其说是一个国家,倒不如说是‘古圣界八十一宗派联盟’,所谓的九五之尊、当朝天子,也不过是区区一个盟主罢了!”

  “大乾刚刚建立时,以天子为代表的‘雷乾门’和诸多地方宗派的矛盾还不激烈,双方相安无事数百年。”

  “等到地方宗派日渐膨胀,尾大不掉,双方矛盾激化时,雷乾门却是不断衰落,有心无力了!”

  李耀沉吟片刻,道:“既然雷乾门占据中枢,是大乾王族,理应霸占最丰厚的资源,最上等的神通,最玄妙的法宝,就算地方宗派在膨胀,王室也应该在不断变强,怎么反而会衰落?”

  韩元泰笑道:“上人有所不知,大乾王族衰落,主要有三大原因!”

  “其一,当上天子之后,就要日理万机,统筹天下,每天沉浸在文山会海之中,和无穷无尽的问题去撕扯!”

  “倘若天子勤政爱民,亲力亲为,那根本没时间来修炼,即便境界提升了,但战力却反而下滑!”

  “倘若天子将诸多国家大事都交给大臣来处理,自己就专心修炼的话,那又给了地方宗派趁机崛起的机会,因为绝大部分的臣子都来自别的修炼宗派,不可能由雷乾门一家独大啊!”

  “其二,天子宝座,至尊之位,即便只是名义上的天下共主,也被无数人虎视眈眈!”

  “宫廷之中的明争暗斗,手足相残,乃至弑父杀子之类的人伦惨剧,千年来从未断绝!天子固然不放心将国家大事都交给别的修炼宗派来办理,却更加不放心交给自己的兄弟,交给雷乾门的门人呢!”

  “自大乾建立以来,雷乾门和整个王族,都陷入无比残酷的自相残杀当中,算上去年登基的新帝,千年来大乾总共传承了六十六个皇帝,平均每个皇帝在位还不到二十年就‘龙御归天’,也就是暴毙而亡!在寿数动辄上两三百岁的修真者而言,简直都是不可思议的短命鬼!”

  “总不见得,他们一个个都‘阳寿已尽’吧,其中隐藏着多少刀光剑影,阴狠毒辣的故事,那就不足为外人道了!”

  “其三,这天下,名义上都是大乾王族的天下,所以天子就成为了所有修炼宗派的众矢之的,无论修炼宗派之间怎么勾心斗角,明争暗斗,一旦遇到天子发难时,却是都变成了铁板一块,来和天子对抗!”

  “天子深居神都皇宫之内,既不知道地方上的实情,手中的兵马大部分又来自于地方,真的撕破脸皮,连这些兵马勇士究竟会听谁的号令都不知道,又怎么能和四海九州抗衡呢?”

  “大乾王朝强撑了千年,走到今天,地方上宗派林立,百姓只知有掌门,不知有皇帝,遇事都去找修真者‘行侠仗义’,而不去报官求助于国法,天子的政令出不了神都,甚至出不了皇宫,也就不足为奇啦!”

  李耀若有所思:“听你这么说,对天子而言,修炼宗派好像真是一颗颗挖不出、挤不破,恶心至极的毒瘤了?”

  “何止对天子是如此,对黎民百姓而言,同样如此,甚至更加酷烈百倍!”

  韩元泰正色道,“任何一个修炼宗派内,培养的绝大多数,都是好勇斗狠的赳赳武夫,杀人如麻的虎狼之士!这些人不事生产,不懂农桑百工,每天修炼的就是各种杀戮的手段!”

  “况且他们食肠甚大,每一顿都要吃上好的精肉,消耗比普通百姓更多几十倍!”

  “要养活一个全天都不工作,纯粹就是打熬筋骨,修炼神通的修真者,即便是最低级的炼气期修士好了,都需要几十个乃至上百个农夫,没日没夜地在田地里苦熬!”

  “更何况,修真者可不是光吃饱喝足就算了的,还需要各种器具享受,各种晶石矿藏,各种灵丹妙药!”

  “所以,当大乾王朝的修真者和修炼宗派,好似雨后春笋般疯狂膨胀之后,对百姓的压榨就更加残酷,依附于修炼宗派之下的百姓,日子是彻底过不下去啦!”(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