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1371章 阉党!(第四更!)

第1371章 阉党!(第四更!)

  尽管明知道韩元泰不免有语出惊人,太过夸张之嫌,但李耀还是被“混天王”戚长胜的崛起之路深深震撼。

  能够在古修世界掀起腥风血雨,称王称霸的,果然没一个是易与之辈啊!

  韩元泰继续道:“眼下的局势就是如此,白莲教在东南一带方兴未艾,混天军又在西北大地纵横驰骋,还有我们云秦在北方虎视眈眈,看似盛极一时的大乾王朝,却是外强中干,内忧外患,摇摇欲坠!”

  “此诚生死存亡之秋,大乾修真界却还是死性不改,互相倾轧,内斗不休,根本没有半点团结一心,中兴大乾的意思!”

  李耀的眉头越皱越紧:“大敌当前,大乾修真界还搞内斗么?”

  “大敌?”

  韩元泰做出一副强忍笑意的模样,问道,“敢问上人,您觉得大乾修真界最大的敌人是谁?”

  李耀沉吟片刻:“天无二日,地无二主,倘若我是九五之尊,一定不会容忍地方上豪强林立,宗派成为独立王国,所以大乾天子,就是大乾修真界最大的敌人!”

  韩元泰摇头。

  李耀又道:“白莲教肆虐东南,混天军扫荡西北,倘若东西合击的话,说不定能将四海九州,硬生生撕裂开来,这就是大乾修真界的大敌!”

  韩元泰还是摇头。

  李耀不悦道:“难道你想说,是你们幽云鬼秦么?”

  韩元泰继续摇头,朗声笑道:“既非天子,也不是白莲教、混天军,更不是我们云秦,大乾修真界最大的敌人,就是他们自己!”

  李耀眼珠一丝不转,冷冷看着他。

  韩元泰在他森冷如刃的目光下,呼吸不由一滞,还是咬牙解释道:“我记得上人最开始说过,修真之道,最重要就是‘财地法侣’四个字,甚至可以简化成‘资源’二字!”

  “有灵气,有晶石,有法宝,有功法典籍、天材地宝,才能修炼,没有资源,再好的资质也是白搭!”

  “所以,对每一个修炼宗派来说,他们的本能就是尽量捍卫已有的资源,又要不顾一切地掠夺更多资源!”

  “问题来了,所谓‘财地法侣’四者,都集中在哪里呢?”

  “天子富有四海,王族当然掌握着大量的修炼资源了,但数百年来王族已经逐渐衰落,各种资源消耗殆尽,再加上目标太大,余威尚在,谁敢贸然强取豪夺,难免会被群起而攻之!”

  “白莲教是一帮孤魂野鬼,吸纳怨气来修炼,和修真界的主流修行方法不同,又被剿灭了几十次,怎么可能有什么资源?”

  “混天军是流寇,每次劫掠之后,都会将所有资源当场消耗一空,穷得叮当乱响!”

  “我们云秦也差不多,幽云二州都是苦寒之地,根本没多少洞天福地,幽云修士是出名的苦哈哈,除了‘龙狼兽’这种资源之外,几乎没有太多值得下手的东西!”

  “无论对白莲教、混天军还是我们云秦人开战,都捞不到太大好处,拼死拼活做过一场,甚至要陨落几个结丹和元婴,最后却竹篮打水一场空,那有何必呢?”

  “杀头的买卖有人做,赔本的买卖没人做,无论打白莲教、打混天军还是打我们云秦人,都是赔本的买卖,所以大乾修真界那些‘名门正派’的修真者,除非是先被我们找上门,火烧眉毛了,否则谁会主动将我们当成战争的对象呢?”

  “说到此处,上人应该明白了吧?”

  “整个古圣界,十之八九的‘财地法侣’,不在别处,正是掌握在这些‘名门正派’手里!”

  “杀人夺宝,杀人不是目的,夺宝才是目的,‘宝’在谁手里,要杀的自然就是谁了!”

  “财地法侣这玩意儿,不是地里的韭菜,不会见风就长,甚至会日渐消耗、枯竭、污染,越来越少的!”

  “在大乾修真界,最初是八十个宗派均分所有的‘财地法侣’,日子自然逍遥快活,现在却是三四千个宗派均分这么点‘财地法侣’,僧多粥少,狼多肉少,可想而知,这些宗派之间的关系,有多么紧张了!”

  “所以,大乾修真界表面上一团和气,私底下却是勾心斗角,你死我活,惨烈到了极点!”

  李耀沉声道:“既然都自诩为名门正派,又如何能‘你死我活’,杀人夺宝之类的勾当,也不能明目张胆去做吧?”

  韩元泰笑道:“结党营私,互相倾轧,罗织罪名,构陷污蔑,办法总是有的嘛!”

  “空口白话,上人自然不信,举个近在咫尺的例子好了!”

  “上人知道,我乃是云秦八部之一,鲲鹏部族之主,又是韩拔陵的弟弟,在幽云二州,也算有些小小的名气!”

  “何以我就敢孤身涉险,不远万里潜入西南呢?难道我就不怕大乾修真界派出诸多元婴将我围杀吗?”

  李耀眯起眼睛:“也是,我的出现,并不在你计算之中,你是很有自信可以全身而退的!为什么?”

  “哈哈哈!”

  韩元泰大笑三声道,“因为我早就知道,大乾方面执行此次招讨任务的,除了凌家和紫极剑宗之外,就没有别人了,即便紫极剑宗,都不可能倾巢而出,能派出一名金丹、一名元婴期初阶,已经是极限!”

  “因为,在大乾内部,有无数人都不希望这次招讨成功,是故意要这次任务失败,从而打垮凌家,并通过凌家的覆灭,打开一道突破口,最终去对付‘天下第一剑派’,紫极剑宗,从而把紫极剑宗掌握的那些‘财地法侣’,统统瓜分掉!”

  “哦?”

  李耀眼珠一转,重重哼道,“紫极剑宗传承近千年,是势力雄厚的天下强宗,怎么会忽然成为人人喊打的对象?总要有个由头的吧?”

  “由头当然是有的。”

  韩元泰诡异一笑,道,“因为紫极剑宗,以及紫极剑宗庇护下的凌家等世家豪族,都是阉党!”

  “阉党……”

  李耀的演技正在承受莫大的考验。

  他很有一种要吐血的冲动。

  “这件事就要从去年刚刚毙命的大乾启元皇帝说起了。”

  韩元泰不慌不忙道,“咱们刚才说了,皇帝若是日理万机,处理错综复杂的军国要事,那就没有时间修炼,实力不济,非但无法威慑各大宗派的元婴强者,还容易一不小心,莫名其妙就‘驾崩’啦!”

  “反过来说,倘若皇帝野心勃勃,想要修炼成巅峰强者,从而震慑地方上的元婴,那就只能将军国要事,都交给旁人来处理。”

  “交给大臣是不行的,因为大部分大臣都来自地方上的宗派,早就沆瀣一气,结党营私,满脑子想的,都是如何将天子高高架空,为自己的宗派谋利。”

  “交给兄弟也是不行的,九五之尊的宝座,哪个不想坐上去尝尝味道,平白挑起了兄弟的野心,不是自找麻烦么?”

  “思来想去,天子只能将军国大事托付给一种人——那就是他身边的太监!”

  “太监不属于任何宗派,对天子忠心耿耿,又没有子嗣后代,野心再大都没有用处,在天子眼中,是比大臣和兄弟更值得信任的人。”

  “所以,大乾传承六十六帝,倘若皇帝走的是纯武力路线,以修炼绝世神功为追求的话,往往就会出现一些权倾朝野的权宦大阉!”

  “启元皇帝在位时,便是如此。”

  “他是出名的修炼狂人,醉心于绝世神通之中,一心效仿昔日的太祖武皇帝,想要修炼到化神境界,以势不可挡的武力来威压诸多宗派!”

  “他没日没夜修炼奇功绝艺,哪有闲情逸致来处理朝政,因此便培养了一名自己在朝廷里的代言人,大太监王喜!”

  “王喜……”

  李耀默默咀嚼着这个名字。

  听起来普普通通,不过既然能被韩元泰拿出来耗费他的时间,想来都是和白莲圣母万明珠、混天王戚长胜不相上下的超级狠人!

  果然,韩元泰道:“大乾朝曾经出现过不少权宦大阉,众多修炼宗派也明白皇帝的心思,不好将他逼迫太甚,因此也听之任之,甚至想方设法和这些权宦大阉狼狈为奸,共同蒙骗皇帝,倒也没出过太大的乱子。”

  “是以,这大太监王喜崭露头角之后,众多修炼宗派也没拿他当一回事,照旧威逼利诱,试图将他拉到一条船上。”

  “岂料,这个王喜却并非寻常太监,其心机、智略、城府乃至修为,都达到绝顶境界!”

  “王喜表面上装出对众多修炼宗派相当敬畏,又贪财好名的样子,同意和他们合作,将皇帝的一举一动都告诉他们,又对他们在地方上飞扬跋扈的勾当都视而不见,甚至有意纵容。”

  “暗地里却合纵连横,挑拨离间,想方设法激化众多修炼宗派之间的矛盾,主导了几次修炼宗派之间,见不得光的大火并!”

  “他甚至得到了不少修炼宗派的私下授意,组建了一个暗杀和刺探的机构,唤作‘鬼画符’,专门帮这些修炼宗派去处理一些不可告人的麻烦手尾。”

  “就这样,王喜一方面让各大宗派陷入内耗,不断削弱他们的势力,另一方面又豢养刺客死士,还将无数宗派的把柄都握在自己手里,以一具五体不全的残缺之体,将整个天下都玩弄于股掌之中!”

  “当时机成熟,他终于撕破脸皮时,众多修炼宗派这才发现,这个看起来不阴不阳,毫不起眼的阉人,非但早已羽翼丰满,麾下刺客死士众多,而且自己都是天下无双的剑仙,修为高到令人发指的巅峰境界!”

  “什么!”

  李耀终于忍不住,失声叫起来,“一个太监,竟然是天下无双的剑仙?”

  “没错。”

  韩元泰苦笑道,“一个死太监,却是天下最强的剑修之一,连他的敌人都不得不捏着鼻子承认这一点,王喜的实力之强,可见一斑!”

  >

  又是第四更送上!

  前面杀的不过都是小怪,新世界的众多狠人,一个个都要粉墨登场啦!(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