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1373章 狼和羊和草的道理

第1373章 狼和羊和草的道理

  说到这里,韩元泰顿了一顿,见李耀这‘老怪物’陷入深深思考,完全被带入他的轨道,心中高兴,不由愈发激烈讽刺起来:“正所谓‘墙倒万人推’,各大宗派辛辛苦苦斗倒阉党,正欲瓜分阉党留下来的大把好处,可恨王喜却将好处统统卷包带走,他们连根毛都没捞到!再不找一头替罪羊出来杀了,让大家喝血吃肉,大家就要饿死啦!”

  “说白了,紫极剑宗究竟是不是阉党,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身为天下第一剑宗,坐拥的资源是天文数字,倘若真的斗垮了紫极剑宗,瓜分它的尸体,都能让各大宗派再苟延残喘好一阵子!”

  “那就好像我们草原上,一场暴风雪过后,无数饥肠辘辘,就要冻饿而死的豺狼,一边抱团取暖,一边虎视眈眈,哪一个同伴若是露出半分虚弱之色,立刻群起而攻之,用它的血肉来暂时填饱肚皮,捱到下一个同伴露出虚弱之色为止!”

  “只不过,紫极剑宗到底是根深蒂固的天下第一剑宗,并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

  “所以,各大宗派才从紫极剑宗的附庸家族凌家入手,交给凌家一个极难完成的任务,倘若凌家真的失败,甚至掀起巫南民乱,那就是攻击紫极剑宗的绝好把柄,甚至可以给紫极剑宗扣上‘勾结王喜,在巫南谋反’的帽子,那紫极剑宗就绝对翻不了身啦!”

  “紫极剑宗对这一点心知肚明。”

  “但剑宗之内的大批高手,不得不留在山门之内,防备附近宗派的明枪暗箭,虎视眈眈,所以只能派出两个十分年轻,经验不足的金丹和元婴期初阶来!”

  “这一局面,早就在我兄长韩拔陵的计算当中,所以他才放心大胆派我渗透大乾,直抵巫南!”

  李耀瞪大眼睛,不可思议道:“为了宗派斗争,连军国大事都可以拿来利用么?”

  韩元泰大笑:“上人有所不知,大乾修真界卑鄙无耻,龌龊下流的勾当,我才说了九牛一毛,真要说起来,三天三夜都说不完呢!“

  “别说一个小小的巫南,就算白莲教、混天军甚至我们云秦人背后,你以为就没有各大宗派的影子么?”

  “什么!”

  李耀霍然起身,极度震惊。

  “这有什么奇怪?”

  韩元泰理所当然地说,“上人仔细思量一番便知,假设白莲教、混天军或者我们云秦人,真的攻破了某个宗派,谁能捞到最大的好处?”

  “白莲教是孤魂野鬼,混天军是流寇,我们云秦人的老巢在幽云二州,也不可能长期在中原滞留,即便真的攻破了某个宗派,还不是像上人所说,抢一票就跑?”

  “仓促之间,能抢多少,抢得再多,这个宗派所在的洞天福地却是带不走的!”

  “等到我们都撤走,或者被各大宗派联军‘剿灭’之后,这一处洞天福地,以及这个受害宗派残留下来的资源,又会归谁呢?”

  “想明白这个问题,就可以知道,为什么白莲教、混天军和我们云秦人,始终都剿之不尽,杀之不绝,愈演愈烈的道理了!”

  “说白了,大乾修真界的不少名门正派,是把我们当成了刀子,当成了饿狗,唯恐我们不够锋利,不够饥肠辘辘呢!”

  “嘿嘿,就说去年,我们云秦轻骑大破朝廷的三十万重甲骑兵,一路扫荡北境,兵锋直抵神都,一路上踏破了超过五十个北方修炼宗派的山门——倘若我告诉上人,此战背后,有大量南方宗派鬼鬼祟祟的影子,是大乾南北宗派之间,争权夺利的延伸,不知上人信不信?”

  李耀浑身发冷,喃喃道:“大乾的修真者们,就不怕养虎为患?”

  “哈哈哈哈!”

  韩元泰大笑,“在这些‘天朝上邦’的煌煌修士眼中,我们云秦人,还有你们巫南人,不过都是一群野狗罢了,给我们几根骨头,让我们咬谁,我们就咬谁,好用得很,算什么‘虎’呢?”

  李耀默然无语。

  心里不知道该操谁十八代祖宗才好。

  “上人!”

  韩元泰见时机成熟,虎目放光,晃动三寸不烂之色,做出推心置腹,无比诚恳的模样,“听我一句吧,大乾修真界中,各个都是卑劣无耻,老奸巨猾,道貌岸然,两面三刀的家伙!像您这样生长在巫南丛林里,一心修炼,不问世事的世外高人,论心机,弄阴谋,玩诡计,绝对不是这些人的对手!”

  “眼下的大乾,就是一个乌烟瘴气的大漩涡,您一旦卷入进去,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李耀瞪了他一眼,笑道:“终于说到正题了么,你将大乾说得如此不堪,又是什么王朝绝症,又是什么民怨沸腾,又是什么内斗不休,难道你们幽云鬼秦,就和大乾不同,就能治这‘绝症’?”

  “当然!”

  韩元泰昂首挺胸,掷地有声道,“我们云秦和大乾是截然不同的,我们是以古圣界古往今来最先进的‘八部制度’来统合所有修真者!”

  “幽云二州的茫茫草原之上,原本就只有零星几个小宗派,从未形成过太强大的势力!”

  “等到我兄长韩拔陵应运而生,一统草原诸部之后,便以天纵英才,大彻大悟,彻底弄清楚了‘修炼宗派乃国家毒瘤’的道理!”

  “因此,他以铁血手段,横扫幽云,将寥寥可数的几个宗派连根拔起,把所有祭司、巫师、萨满、散修都统合起来,以军法约束,编制成八部!”

  “鲲鹏、玄武、青龙、凤凰……八部凝聚在一起,就是一支令行禁止、法度森严的超级强兵!”

  “为什么我们自称‘云秦人’?大乾王朝的无知之辈都说,我们是故意往自己脸上贴金,为自己找一个阔气的祖宗。”

  “哼,这就是‘燕雀焉知鸿鹄之志’了!”

  “我们当然是昔日‘云秦帝国’的后裔,不过我们继承的并非昔日云秦帝国的血脉,而是他们的精神!”

  “十万年前的云秦帝国,是第一个结束万千宗派乱战,统一整个古圣界的强大王朝,凭借的是什么?”

  “就是以牢不可破的法度,统合所有修真者,让所有云秦修士,都懂得‘轻私斗,重国战’的道理,明令禁止云秦修士之间的内斗,一经发现者,双方统统诛灭!”

  “随后,又将所有云秦修士都分成二十级,得以享受的修炼资源逐级递增,但划分等级的不是修为,而是战功!”

  “哪怕元婴强者,没有尺寸战功,都不能享受一枚晶石、一颗灵稻,都会被别的修真者鄙夷敌视!”

  “即便是小小的炼气期低阶,只要能在对抗其他势力时立下大功,无论资质如何,都能得到国家的重点培养!”

  “如此一来,整个云秦,就变成一个超级大宗派,一支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的超级强兵,而云秦帝国横扫六合八荒,一统四海九州的煌煌基业,也由此而成!”

  “只可惜……”

  “昔日的云秦帝国,并未真正认识到修炼宗派的危害,只是压制修炼宗派在帝国内部的滋生,并未做到斩草除根!”

  “等到帝国建立,四海升平之后,便放松警惕,论功行赏,令各大宗派死灰复燃,最终导致了帝国的崩溃!”

  “此后十万年,是修炼宗派的时代,豪强林立,元婴横行,把持朝政,戏弄天子,再无一个王朝,可以彻底凌驾于修炼宗派之上!”

  “我们这相隔了十万年,脱胎换骨,重现人间的新一代‘云秦人’,便是要完成昔日云秦未尽之事业,彻底拔除‘宗派’这颗毒瘤,建立一个万世不灭,至高无上的国家!”

  “现在,我们所有云秦修士,都只知有国家,不知有宗派,或者说,我们整个云秦,都是一个大宗派,一支超级强兵!”

  “云秦修士之间,众志成城,一致对外,绝对禁止私斗,八部之间,良性竞争!”

  “此外,又效仿古云秦,设立二十等级,修炼资源以等级来分配,而等级又以对外战争中的军功来确定!”

  “所以,我们云秦修真界的规模虽小,实力虽弱,却是清清爽爽,干干净净,几十名元婴都团结如一人,哪像大乾修真界那么金玉其外、败絮其中,乌烟瘴气,臭不可闻!”

  李耀冷冷道:“说得好听,难道这什么‘八部制度’就是灵丹妙药,普通百姓在云秦生活,就比在大乾生活更好些么?”

  韩元泰直言不讳道:“百姓供养修真者,这是天经地义的道理,哪里都是一样的,不过我们云秦修真界没有宗派内斗,不会让宝贵的资源白白消耗,而且我们将普通百姓当成自己的财产来看待,极少干杀鸡取卵,竭泽而渔的蠢事!”

  “牧民在草原上放牧牛羊,即便想要喝奶吃肉,不也要将牛羊都养得膘肥体壮,才好动手宰杀么?”

  “修真者是狼,普通人是羊,首先,狼的数量绝不能太多,不能肆无忌惮地扩张族群,狼和羊的数量,羊和草的数量,都必须保持一个适当的比例;其次狼也不能贪心太过,倘若图一时口腹之欲,将肥羊都吃光,只剩下小羊、瘦羊、病羊的话,那离整个狼群的灭绝,也相去不远了!”

  “这些,都是我家兄长韩拔陵,在风吹草低见牛羊的大草原上,领悟出来的天地至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