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1374章 一个国家的诞生!

第1374章 一个国家的诞生!

  “狼,羊,草!”

  李耀仔细琢磨着韩元泰的话。

  这番话,阐述了修真者和普通人和资源之间的关系,虽然尚嫌简陋和粗暴,但已经比古修时代早期那种,将普通人纯粹当成蝼蚁的态度,要先进许多了。

  “上人!”

  韩元泰忽然激动起来,挥舞着双拳,大声道,“您以为,我这次孤身涉险来到巫南,仅仅是为了实现改朝换代,让我云秦代替大乾的目的,这么简单么?”

  “那您又小看我们云秦人的志向了!”

  “我家兄长韩拔陵经常说,倘若是普普通通的改朝换代,气运鼎革的话,那不改也罢!”

  “因为古圣界十万年来,这样的改朝换代已经生了数百次,却没有任何一个朝代可以撑过三千年时间,哪怕再盛极一时的王朝,历经上千年的风吹雨打之后,都免不了要腐朽堕落,一朝覆灭,化作尘埃了!”

  “每一个王朝的名字和年代不同,但他们兴起和灭亡的过程,却是如出一辙!”

  “先是天下大乱,宗派林立,弱肉强食,残酷杀戮,无论普通人还是修真者的数量急剧减少!”

  “当修真者的数量少到一定程度,对‘财地法侣’之类的资源需求没有那么迫切之后,彼此的矛盾也会缓和,懂得妥协和合作的道理,终究会建立一个统一而稳定的王朝!”

  “但是在这个统一而稳定的王朝中,修真者没有了外部威胁,寿命又长,便大肆繁殖和膨胀起来,数量越来越多,对资源的渴求越来越甚,终究多到了整个天下都无法支撑的程度,就好像当今这年月一样,于是,又是一个轮回,又是一个乱世!”

  “同样的故事,已经重复了数百次,倘若我们云秦人想要的仅仅是改朝换代,那么就算我们建立新朝,可以再定鼎一千年、两千年,终究还是免不了会自取灭亡!”

  “所以,我家兄长韩拔陵,绝不仅仅是想要推翻大乾这么简单!”

  “他所想的,我们所有云秦人所想的,是彻底毁灭宗派制度,建立一个没有宗派,没有内斗,所有修真者高度团结,在国家的统筹规划之下进行修炼,所以能够长治久安,江山永固,统治古圣界一万年、五万年、十万年,万万年的强大国家!”

  “上人,这是古圣界十万年前,前所未有的伟业!像您这样的非常之人,倘若不能投身到这样光芒万丈的万世之伟业中,练就这一身神通,又是为了什么呢!”

  李耀的眼角不断跳动,眼珠滴溜溜转了半天,冷冷道:“如此说来,你们云秦修真界,就是一支令行禁止、法度森严的级军队,即便元婴老祖加入你们云秦,都要受到法度的节制,无法随心所欲,逍遥快活了?”

  “没错。”

  韩元泰斩钉截铁道云秦,军法最大,元婴犯法,和庶民同罪!”

  “哼,可笑!”

  李耀嗤之以鼻,“我是闲散惯了的山野粗人,生性最不喜欢受到约束,明明可以在巫南甚至大乾称王称霸、逍遥快活,凭什么要去受你们云秦的什么‘军法’节制?”

  “因为只有最严酷和公正的军法,才能将每一名元婴、每一名修真者的战力和战意,都激到极限!”

  韩元泰直视李耀的双眼,眼中喷涌出了刀光剑影,“作为一名高阶元婴,您当然可以选择随心所欲,逍遥快活,想干什么就干什么的生活!但这样一来,您注定就不是我们那些受到军法约束,道心坚定无比,将战力和战意都最大化的元婴的对手!”

  “您现在是可以图一时之快,逍遥于山水之间,但用不了多久,我们的钢铁元婴军团,就会将包括您在内,所有‘逍遥快活’的元婴都彻底碾碎!”

  “这就是组织的力量,这就是纪律的力量,这就是国家的力量!这就是大势,这就是天命!现在天命在我手中,我们是高度团结,如钢似铁的国家的元婴,你们却是一盘散沙,各行其是的自己的元婴!不管你现在看起来多么强大,不加入我们,早晚死路一条!”

  “好胆!”

  李耀咬牙,叉开五指,虚空狠狠一抓。

  一道道无影无形的涟漪,立刻撕裂空气,影影绰绰形成了一只瘦骨嶙峋的鬼手,紧紧扣住了韩元泰的脑袋!

  “咔咔,咔咔咔咔!”

  韩元泰的颅骨和面部骨骼,顿时出骇人的声响,他七窍流血,面容扭曲至极!

  李耀狞笑:“本上人是否死路一条,尚且是未知之数,你这堂堂的鲲鹏之主,眼下就要命丧黄泉了!”

  “哈哈,哈哈哈哈!”

  韩元泰在李耀的镇压下,疼得周身颤栗,脸色惨白,却是拼命大笑道,“韩某纵横幽云百余年,年少时曾经纵马狂飙八千里,用三十三天时间,将草原上凶名卓著的‘疾风盗’共一百四十五人,刀刀斩尽,个个杀绝!”

  “又曾去到大地极北,终日处于茫茫黑夜,被绚烂极光照耀的所在,跳入冰冷大洋深处,和长达数百米的巨鲸搏杀!”

  “去岁时,又和我家兄长韩拔陵,并无数草原男儿一起,驾龙狼,挥长剑,长驱直入,势如破竹,鞭挞中原,杀得大乾三十万铁甲重骑丢盔弃甲,溃不成军!”

  “我军践踏大乾修炼宗派山门无数,兵锋直抵神都,我连神都皇宫的金龙彩瓦,都亲眼见过了!”

  “韩某此生,舞过最利的刀,御过最快的剑,结交过最豪迈的弟兄,斩杀过最悍勇的仇寇,人世间最美妙,最痛快,最勇烈的滋味,统统都尝够了,纵然眼下就死,又有什么遗憾呢?”

  “倒是上人你!”

  “历经千辛万苦,在荒山野岭中闭门修炼数十载,不知历经多少磨难,终于练成绝世神通,一朝破关而出,还没立下半点功业,没有闯出半分名号,没有尝到过被天下人景仰、崇拜、痛恨、惧怕、爱戴……种种滋味,结果,就要逆天而行,被我云秦的钢铁元婴大军碾成齑粉,死得毫无半点意义!”

  “我真是为上人不值,不值啊!”

  “你,你,你!”

  李耀勃然大怒,鬼手愈凶戾狰狞,深深嵌入韩元泰的头颅,令他脑袋上都冒出了袅袅青烟。

  韩元泰疼得双目赤红,血泪在眼眶中打转,硬是不落下来,只是大笑不止。

  李耀横眉怒目,虚张声势了半天,见他始终宁死不屈,终于气馁。

  收了神通,咬牙切齿,神色颇有些阴郁。

  韩元泰一屁股跌坐在地上,这才忍不住闷哼出声,笑出眼泪,勉强道:“多,多谢上人不杀之恩!”

  “不要说了。”

  李耀颓然地挥了挥手,“待会儿我让人放了你的手下,你们带着火无咎一起,滚回幽云去吧!”

  韩元泰眨了眨眼,瞬间明白了李耀的心思,爽快道:“好,我知道光凭三言两语,肯定不足以说动上人,上人刚刚破关而出,对天下局势知之不多,小心谨慎一些亦是应该的!我会留下一道传送密信的法门,无论何时,我们云秦的大门,始终都向上人敞开,我和我家兄长韩拔陵,万分期待上人来到幽云草原,共襄盛举!”

  “我相信,当上人亲眼见识到大乾修真界的乌烟瘴气之后,这一天绝不会太远的!”

  “滚吧。”

  李耀冷哼道,“在本上人改变主意之前。”

  韩元泰双手交叉,向李耀深深一施礼,扬长而去。

  这不是蛮夷之礼。

  而是十万年前,云秦帝国时代的铁血军礼!

  当他的身影消失在花园之外时,李耀脸上的狠戾和颓然忽然一扫而空,流露出了深深的兴奋和钦佩。

  他心潮澎湃,久久无法平静。

  他知道,自己正在见证一个真正意义上的“修真国家”诞生。

  韩元泰说的没错,古修时代早期,宗派林立,强者横行,别说元婴和化神,即便小小的炼气筑基,都可以以武乱禁,横行霸道,视国家法度和朝廷威严于无物。

  那时候,即便名义上有一个个王朝、帝国,却都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国家,只不过是伪装成国家的“部落联盟”罢了!

  这种宗派林立的所谓王朝,往往都陷入严重内耗,资源的采集和利用效率极其低下,整体动员能力贫弱到极点,而且随着修真者数量的膨胀,终究无法逃脱盛极而衰的历史规律!

  李耀从历史书上学到过,四万年前的古修时代中晚期,三千大千世界的古修,在各自历经数十次、数百次的王朝更替之后,都纷纷意识到了“修炼宗派乃国家毒瘤,修真者必须以钢铁纪律,高度组织化、国家化,才能令‘财地法侣’等资源利用效率最大化,跳出王朝兴衰漩涡”的道理!

  从那时候起,几乎所有古修世界,都以不同的方式,整合一盘散沙的诸多宗派,走上高度集权之路。

  统合了所有宗派之后,最终每一个古修世界,几乎都只剩下一股最庞大,最坚固的势力。

  这股势力的名字和形态或许大不相同,有些叫王朝,有些称帝国,有些甚至沿用旧的名字,依旧叫“某某宗”,“某某派”。

  但是,他们和过去的王朝、宗派截然不同。

  将所有修真者都以法度牢牢凝聚到了一起,控制力从中枢一路延伸到了最底层的村镇,国家的权威,组织的力量,第一次全面压倒了强者的个人武力,其整体控制力和动员力,比过去宗派林立、内耗不休的时代,何止提升百倍!

  这,就是近代修真国家的雏形了。(未完待续。)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