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1376章 你走,女儿留下!

第1376章 你走,女儿留下!

  大乾巫南五路招讨制置使凌守敬和女儿金丹女剑修凌兰因对视一眼,两父女都摸不清楚这个阴晴不定,睚眦必报,心狠手辣的老怪物究竟是什么脾气,更不知道他和韩元泰究竟聊了些什么。

  看着李耀那张略显稚嫩,眉心闪耀着一点绿色胎记,毫无半丝表情的面孔,两人心里愈发忐忑起来。

  凌守敬心道,这样化外蛮邦的元婴老怪,恐怕不是什么忠孝节义的大道理可以说服的,还是直接动真格的吧!

  他干咳一声,道:“上人,本使这次来到巫南,除了要册封火无忌为巫南土司之外,还为整个巫南修真界,带来了上品晶石一万斤,用来冶炼神兵利器的精铁三万斤,各种对修炼大有裨益的丹药原料五万斤!现在上人是巫南第一高手,巫蛮修士无不对上人言听计从,敬畏有加,这些东西,交给上人来处置的话,想来是最公道不过了。”

  李耀不为所动,冷哼一声:“还有呢?”

  凌守敬犹豫了一下,咬咬牙道:“事出突然,本使也和上人实话实说,这些东西,原本都是为黑月尊者准备的,不过黑月尊者是什么境界?不过一个元婴期初阶而已!上人的修为,却至少达到元婴期高阶了吧?”

  “以上人的身份和修为,这份礼的确轻了,等我将上人破关而出,神功大成的消息传回朝廷和整个大乾修真界,朝廷自然不会亏待上人这样的绝世强者,刚才的数目……至少翻一番!”

  李耀依旧面无表情,不咸不淡地道:“哦。”

  凌守敬愈发摸不清楚这个老怪物的心思,硬着头皮道:“紫极剑宗乃是天下第一剑派,珍藏的御剑典籍和神兵利器无数,只要上人肯点头的话,神通、法宝,无论什么,统统不是问题!”

  “对了!”

  见李耀仍旧一副兴趣不大的模样,凌守敬心思电转,似乎想到了什么,颇有些兴奋道,“以上人眼下的修为,即便在朝廷里封侯拜将,成为方面大员,亦非不可能的事情,倘若上人有这方面的兴趣的话——”

  他见李耀对功法、法宝、丹药和晶石都兴趣缺缺,还以为这个巫蛮老怪,是久居西南,闷得厉害,想要过过官瘾了。

  李耀心中,哭笑不得。

  真不知该唉声叹气好,还是该破口大骂好。

  大乾和云秦的立场如何,姑且不说,双方使者的境界差距就太大了。

  韩元泰和他谈的是理念,是大道,是野心,是未来!

  凌守敬和他谈的,却是晶石、丹药、神通和法宝……这些东西!

  倘若是真正没见过世面的巫蛮元婴灵鹫上人,或许会被什么几万斤晶石、丹药之类的东西诱惑。

  不过,对李耀这样坐拥天元、血妖和飞星三界最强势力,吃过见过的主来说,他此刻只想冷冷说一句:

  “别和我谈钱,庸俗!”

  李耀实在听不下去了,有些不耐烦地挥了挥手:“我一向不耐烦管这些世俗界的破事,火无忌也好,火无咎也好,谁当巫蛮土司都无所谓!说吧,除了这件事之外,你们还要什么?“

  “成了!”

  凌守敬心里一阵激动。

  老怪物默认了让亲近大乾的火无忌来当巫蛮土司,那就说明他和韩元泰并没有谈妥,巫南五路仍旧是倾向于朝廷的!

  此行虽然连番波折,却是有惊无险,最大的目的达成,凌守敬长舒一口气,继续道:“此外,现在大乾的局面有些……”

  “我已经从韩元泰那里,听到了很多东西,你就不用藏着掖着了。”

  李耀盯着他,冷冷道,“直说大乾到处都乱作一团,已经半死不活了就好。”

  “上人千万不要相信韩元泰的夸大其词!”

  凌守敬急了,“这些鬼秦人奸诈如狐,凶残似狼,嘴里说出来的哪有半句实话?眼下大乾各地是有些乱民暴动,北方地面也不太平,不过大乾历经千年风雨,根基深厚到了极点,又岂是几朵小小浪花可以打沉的?”

  “当然,暴民接连起事,妖魔趁机横行,各种魑魅魍魉都为祸人间,令生灵涂炭,百姓遭殃!如此纷乱之世,正是我辈修士要挺身而出,救万民于水火的时候!倘若,巫南五路可以提供五万虎狼之士,并五百修士,由上人统帅,一路北上的话……”

  “呵呵。”

  李耀皮笑肉不笑:“你要巫南出五万军队,离开湿热的丛林,去寒风刺骨的北方,和去年刚刚大破朝廷三十万铁甲重骑的鬼秦狼骑玩命?”

  “上人千万不要误会!”

  这点凌守敬早就想到了,能够当上元婴的,谁都不傻,就算是“灵鹫上人”这样的巫蛮元婴,肯定也不会答应这样过分的要求。

  凌守敬却是另有一番打算,自信满满道:“上人放心,北人不习水战,南人不习马战,这样的道理,自然谁都知道,本使绝没有让巫蛮虎狼之士北上幽云草原,白白送死的意思!”

  “说实话,鬼秦人虽然骁勇凶悍,但是在朝廷精锐和大乾修真界的真正力量面前,依旧是不堪一击!只不过,现在大乾内陆,却是妖魔当道,豺狼横行,鬼魅丛生,大部分朝廷精锐和高阶修士,都被这些妖魔、豺狼和鬼魅给死死拖住,动弹不得,才给了鬼秦人一丝可乘之机!”

  “想要将朝廷精锐和修真界主力调遣到北方去的话,内陆的妖魔鬼怪和魑魅魍魉就不受控制,愈发膨胀起来,最后遭殃的还不是黎民百姓吗?”

  “所以,本使的意思是,将巫南勇士和巫蛮修士,都开拔到东南一带驻防,去镇压当地的白莲之乱!”

  “如此一来,就能抽调出大批东南修真界的力量和朝廷的强兵,去北上剿灭鬼秦了!”

  李耀一愣,这个提议倒是他没有想到过的。

  凌守敬巧舌如簧,继续鼓动道:“大乾东南,水网密布,湖泊众多,遍地丘陵,气候温暖而潮湿,和巫南丛林颇有相似之处,想来不至于出现远征幽云的水土不服问题!”

  “而且,东南一带,是大乾灵气最浓郁的鱼米之乡、膏腴之地,巫南勇士,哪个不想去见识一下呢?”

  “不知道韩元泰刚才是如何向上人解说‘白莲教’的?那白莲教徒,统统都是凶神恶煞,残暴至极的厉鬼!其教主万明珠,更是凶名卓著的‘万鬼之母’,靠吸人精气、血肉为生!正所谓‘白莲过处,寸草不生’,白莲厉鬼浩浩荡荡,汇聚成大军,如飓风般横扫过境之后,数十个村镇都被一扫而空,别说活人,就算是鸡犬,都统统化作凶魂厉鬼,那也是曾经发生过的人间惨剧!”

  “斩妖除魔,乃我辈修士义不容辞的职责,这是替天行道,功德无量的义举!”

  “更何况,上人闭关数十载,终于神功大成,一朝破关而出,纵然不想青史留名,至少也想过要名动天下,而不是在这西南一隅,默默无闻地终老、坐化吧?”

  看着凌守敬理直气壮,坦坦荡荡的模样,李耀心底忽然涌起了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站在星耀联邦的“现代文明史观”来看,倘若韩元泰所言不虚的话,那“白莲之乱”应该能归类到“农民起义”的范畴。

  调遣西南蛮族的士兵,去镇压农民起义,这是李耀无法接受的事情。

  他感到自己和凌守敬的思维方式差距实在太大,比他和韩元泰的差距都要大得多,继续沟通下去,只是浪费他宝贵的时间。

  “本上人知道了,你先下去吧。”

  李耀弹了弹手指,淡淡道。

  凌守敬微微一怔,不明白怎么刚才还说得好好的,这老怪物忽然又变脸了。

  不过他也不敢多说什么,生怕引起老怪物的逆反心理,再说老怪物并没有当场拒绝,那就是还有商量的余地,大不了再慢慢谈条件好了。

  当下,深深一施礼,和女儿一起倒退离去。

  “等等。”

  李耀忽然道,“你走,你女儿留下。”

  凌守敬一个趔趄,瞠目结舌,额头瞬间冒出冷汗。

  凌兰因亦是香唇微启,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这,这,小女——”

  在李耀咄咄逼人的眼神注视下,凌守敬彻底乱了方寸,不知该如何应付。

  凌兰因这名金丹女剑修,倒有几分傲气,深吸一口气,很快镇定下来,低声道:“父亲大人放心,灵鹫上人乃是百年前就名震巫南,德高望重的老前辈了,有他老人家在这里,还怕女儿会遇到什么危险么?”

  李耀笑了笑:“你这娃娃,倒会说话,放心,本上人和‘德高望重’四个字半点都沾不上边,却也不至于为难你这样一个金丹期的小家伙,听说你是紫极剑宗最近几十年最出色的年轻门人之一,留你下来,不过是想问问紫极剑宗的事情而已!”

  凌家父女对视一眼,这才稍稍放心。

  仔细想来,这灵鹫上人虽然是出了名的凶残暴虐,倒没听说他是色中饿鬼。

  更何况他多多少少都要顾忌一下“紫极剑宗”的威名,不至于为了图一时之快,彻底得罪紫极剑宗吧?

  凌家的大靠山紫极剑宗,因为牵连到了王喜一案,眼下正是风雨飘摇之际,倘若能够得到这样一个深不可测的老怪物援手,绝对是雪中送炭,求之不得的事情!

  想到这里,凌守敬吩咐了女儿几句,忐忑不安地离开花园。

  凌兰因收拾纷乱的心境,对李耀再施一礼:“不知前辈想要知道敝派什么消息,晚辈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