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1378章 三圣四凶,一僧一帝!

第1378章 三圣四凶,一僧一帝!

  “胡说!”

  凌兰因像是受到了莫大的侮辱,一张俏脸涨得通红,高声道,“王喜,王喜不过是一个五体不全的阉人,而且还为非作歹,罪大恶极,有什么资格称为‘天下无双’?我师叔才是古圣界最强的剑仙!”

  剑痴燕离人是紫极剑宗的最高武力,像凌兰因这样醉心于剑道的修真者,当然是将燕离人当成最崇拜的偶像,凛然不可侵犯的那种。

  听到李耀竟然将一个十恶不赦的阉人,放到了师叔头上,她不顾一切地喊叫起来。

  这句话一出口,才意识到自己是在和谁说话,顿时吓得娇容失色,冷汗直流。

  自己的性命倒还在其次,倘若彻底惹怒了这个老怪物,给家族乃至宗门都带来灾祸,那她真是罪该万死了!

  好在她偷眼观瞧,老怪物并没有勃然大怒的意思,那双黑黢黢如野兽喉咙的眸子,在她身上扫了半天,反而咧嘴笑道:“韩元泰说,你们紫极剑宗是阉党余孽,那不是和王喜一伙的么,怎么,你对王喜的评价这么低?”

  “谁,谁是阉党余孽了?”

  凌兰因气愤至极,却是不敢再放肆,压住嗓音,勉强辩解道,“我们紫极剑宗是传承近千年的名门正派,门规严谨,风气甚佳,弟子进门之后,师父教诲的第一个道理,就是要提三尺青锋,行侠仗义、除魔卫道,怎么会和王喜那种阉逆沆瀣一气?”

  “只不过,只不过,我师叔剑痴燕离人是个心无旁骛,至诚于剑的人,除了剑道之外,对世间万事万物都不屑一顾。”

  “王喜么,多多少少也算是一名剑道高手,他知道我师叔的剑术当今天下第一,三番五次来找我师叔品剑论道。”

  “我师叔是高手寂寞,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可以一战的对手,见猎心喜,哪里会管对方是什么身份?”

  “就这样,我师叔和王喜定下一年一会的约定,两人每年都拿出十天时间,在一起切磋较量。”

  “有,有几年,他们还曾一起云游名山大川,据说是去寻找合适他们比斗的战场,或是云雾飘渺的群山深处,或是风高浪急的大洋之上,或是暗无天日的地底裂缝深处……”

  “其实我们全派上下,包括我师父等几名元婴在内,都不太赞成和王喜这样野心勃勃的枭雄人物走得太近。”

  “不过我师叔是个痴人,又是登峰造极的元婴期巅峰境界,他想要结交什么道友,别人怎么拦得住?”

  “总之,我师叔和王喜纠缠了整整七年,即便我们如何遮掩,这件事都免不了慢慢被整个修真界知道。”

  “不过,我可以指天誓,我师叔和王喜两个,真的只是论剑而已,除剑之外,再无半点关联,说我们是阉党余孽,这,这实在是血口喷人,无耻之极!”

  李耀眯起眼睛,冷笑道:“真的再无半点关联么?”

  凌兰因俏脸一红,干咳两声,低声道:“前几年,王喜势大时,权倾朝野,朝廷大军使用的刀枪剑戟之类,究竟向哪一门哪一派采购,都取决于他之手。”

  “那时候,正好朝廷的御林军、麒麟军等几支强兵都要大规模换装,采购新的刀剑和法宝,我们紫极剑宗,倒是颇做了几单大生意。”

  “不过,我们紫极剑宗本来就是天下第一剑派,炼制的兵刃和法宝都是第一流的,就算没有我师叔和王喜的关系,这些生意照样会落到我们头上啊!现在,别的宗派就抓住这点不放,污蔑我们是王喜一党,实在欺人太甚!”

  看着小姑娘义愤填膺的模样,李耀心里哑然失笑。

  真是个涉世未深的傻丫头。

  政府大宗采购,特别是高利润的军火采购,可不是光看质量和价格的,最重要就是关系!

  倘若不是有你师叔和王喜这层关系,凭什么要把政府军大规模换装这样的大订单交给你们来做?

  整个古圣界,只有你们一家会铸剑不成?

  反过来说,紫极剑宗那几年,一定利用剑痴燕离人和王喜的私人交情,侵吞了不少原本属于其他宗派的大宗军火采购订单,独霸整个市场,因此惹来众怒。

  现在王喜倒台了,别的宗派不群起攻之,“吃了我的给我吐出来”,那才怪呢!

  综合韩元泰和凌兰因两人的话来看,凌兰因的师叔“剑痴燕离人”是大乾修真界公认的“剑圣”,剑术天下第一的高手。

  而王喜竟然有资格和他纠缠了整整七年,两人之间仍旧有切磋较量的余地。

  其剑术之凡入圣,亦可见一斑!

  关于王喜和燕离人的细节,可以以后慢慢再问,李耀不想在这个问题上过多纠缠,话锋一转道:“大乾三圣,还有‘两圣’都是谁?”

  凌兰因美眸一转,想到第二圣,脸上却是闪过一抹不知该怎么形容的笑意,道:“第二个可以和我师叔相提并论的,是‘怪圣’,叫花子巴小玉。”

  “叫花子巴小玉?”

  李耀一怔,这什么破名字?

  而且人家好歹是一个级元婴老怪,就这样叫人家“叫花子”,胆儿太肥了吧?

  “不是‘叫花子’,是叫花‘子’,这个‘子’要读重音的。”

  凌兰因也有些哭笑不得地解释道,“咱们修真界中人,多有这样以‘子’来尊称的道号,诸如天晶子、云冥子、青玄子、赤松子之类,这位,这位巴小玉老前辈,就自创了一个道号,叫花——子!”

  李耀猛烈咳嗽起来,勉强忍住捧腹大笑,板着脸道:“倒是个妙人。”

  “可不是嘛!”

  凌兰因道,“从巴前辈自封的道号,就可以看出来这位前辈放纵不羁,随心所欲的性格了。”

  “他原本是大乾东海浮罗岛的岛主之子,坐拥海上贸易积累的金山银山,大把海外仙山采集来的修炼资源,是修真界出名的富豪,锦衣玉食、养尊处优的公子。”

  “不过,在他少年时,浮罗岛就被三十七家海贼联手给灭门了。”

  “据说,富可敌国的家族,一朝覆灭之后,巴前辈就大彻大悟,从此遁入红尘俗世,隐匿于市井陋巷、凡夫俗子之中修炼,不知怎么,真的被他领悟了绝世神通,成为古圣界最出名的散修!”

  “这位前辈既然自号‘叫花子’,自然时常以乞丐、流民等等粗鄙不堪的形象示人,他的修为和辈分都极高,偏偏性格古怪,对达官贵人、高阶修士都不屑一顾,甚至时常作弄这些人,将他们当成恶作剧的对象;对穷苦百姓却是极好,时常倾尽所有地帮助百姓,哪里遇到了天灾**,往往就能见到巴前辈的身影。”

  “他在民间的评价极高,是真正被大乾百姓当成6地神仙的人物,称一个‘圣’字,并不为过!”

  李耀缓缓点头。

  叫花“子”巴小玉?

  貌似终于出现了一个,可以全力结交和招揽的对象。

  “第三圣,就是‘铁圣’正一真人齐中道了。”

  凌兰因继续道,“这一位,是前辈闭关之前就叱咤风云,威震天下的修真界领袖人物,就不用晚辈多做介绍了吧?”

  李耀暗暗皱眉,心说,你还是介绍介绍呗?

  想想还是算了,既然是修真界领袖人物,一定大大有名,出去随便打听一番就知道,倒也不值得在这里露出破绽。

  “齐中道的名字,本上人当然听过,的确不用你再多言!”

  李耀沉吟片刻,缓缓道,“方才韩元泰向我说了天下‘四凶’,现在你又说了‘三圣’,却不知这‘四凶三圣’的实力,算得上当今天下前十么?”

  凌兰因犹豫了一下,还是点了点头道:“我师叔剑痴燕离人是天下剑术第一;叫花子巴小玉有一身稀奇古怪,千变万化的神通;正一真人齐中道则掌控着洪荒灵宝‘番天印’,他们三个,算得上是正道三强!”

  “白莲圣母万明珠,是天下万鬼之母,一身阴煞之气无与伦比;混天王戚长胜则是旱魈不灭体,修炼《赤地千里》魔功,强横霸道到了极点;王喜修炼《天幻凝阴》神通,能够和我师叔缠斗七年,亦只是稍稍屈居下风;再加上北地雄主,自创《龙狼决》,席卷万里的韩拔陵!这‘四凶’,倒也当得起‘天下前十’的称号!”

  “好!”

  李耀眼底精芒闪动,元婴老怪的滔天霸气源源不断释放出来,花园中所有的花草树木都在颤颤巍巍,“三圣四凶,加在一起,就是七个,小娃娃,倘若要你来排‘天下前十’的话,还有哪三个可以跻身其中呢?”

  “这就各执一词,没有非常确定的答案了,毕竟很多一流高手,不到万不得已,不可能真的豁出全部实力来拼斗!”

  凌兰因顿了一顿,察言观色一番,还是勉强答道,“浮屠宗的苦蝉大师,或许有和三圣四凶一较高下的实力,不过他是方外之人,讲究慈悲为怀,普渡众生,并不太参与宗派之间的争斗,所以并未跻身‘三圣’之列。”

  “还有,我师父曾经说过,别看当今天子年少,却极有可能得到了昔日大乾开国太祖武皇帝的全部传承,是吸收了大乾千年王气才应运而生,可以力挽狂澜,中兴大乾的明君,其修为也深不可测!”(未完待续。)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