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1379章 第一站,紫极剑宗!

第1379章 第一站,紫极剑宗!

  “加上他们两人,也才九个,最后一个呢?”

  李耀目露凶光地问。

  凌兰因脸上飞上两朵红霞,显然平常并不是擅长溜须拍马的人,这会儿还没开始拍马屁,自己先不好意思起来:“三圣四凶,苦蝉大师,再加上当朝天子,便是当今天下实力最出众的九大元婴,或许都达到了元婴期高阶甚至巅峰境界,其余元婴修士,和他们都有一定的差距。”

  “非要说的话,晚辈以为,前辈足以和他们九人并列,并称为天下无敌的十大高手!”

  “是吗?”

  李耀冷笑几声,忽然凶相毕露,狠狠道,“你撒谎,想要蒙骗本上人么!”

  李耀唾沫横飞,凌兰因好似被一阵飓风碾压而过,满口银牙都快咬酸了,硬着头皮道:“晚辈万万不敢,绝不是因为要讨前辈的欢心才这么说!”

  “黑月尊者是巫南第一高手,元婴期初阶的修为,便不去说他。”

  “那鲲鹏之主韩元泰,却是幽云大草原上成名已久的高手,元婴期中阶的修为,去年鬼秦狼骑践踏中原,他扮演急先锋的角色,旬月之间,踏破了好几座北方宗派的山门,杀死一名元婴,九名金丹,凶名传遍大江南北!”

  “这样一个凶人和黑月尊者加在一起,竟然都不是前辈一合之敌,瞬息之间,就一死一伤,由此可见,前辈的修为已经达到了登峰造极的程度!”

  “下山之前,师父曾经告诉过晚辈,修真界中大致的实力划分。”

  “好像刚才提到的‘三圣四凶’,再加上当朝天子和苦蝉大师,都算是‘超一流高手’的层次,而韩元泰这样的元婴期中阶,则是‘一流高手’,这超一流高手和一流高手之间,有一条巨大的鸿沟,如果没有千载难逢的机缘、奇遇,而本身又不是根骨奇佳、天生宿慧的格局,几乎无法跨越!”

  “前辈能轻而易举镇压一名‘一流高手’,想来也跨入了‘超一流高手’的行列,绝对有资格竞争这‘天下前十’的名号!”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李耀一阵嚣张至极的狂笑,黑眸中闪耀出两点绿莹莹的鬼火,目不错珠地看了凌兰因半天,点头道,“好,好,说得好!”

  “本上人阴差阳错,在那……得了一番任谁都想不到的天大造化,又是几十年闭门苦修,忍受无数次扒皮抽筋、脱胎换骨的痛楚,又无数次从走火入魔的凶险中死里逃生,终于练就了这一身神通,自然不能在巫南烟瘴之地白白埋没了!”

  “天下前十?”

  “呵呵,呵呵呵呵,要么不当,要当,本上人就要当天下第一!”

  “小娃娃,本上人的志向,无须向任何人隐瞒,巫南百族这点儿乱七八糟的小事,本上人根本没有半点兴趣来处理,反正你爹和火无忌,还有巫南各族那些族长、祭司、巫师们爱怎么办,就怎么办好了!”

  “本上人却是要云游四方,会一会天下群雄,包括你口中那些‘超一流高手’,三圣四凶之类!”

  “此行,不妨就从你紫极剑宗开始,你……意下如何啊?”

  凌兰因心思电转,这种蛮荒地区的野人元婴忽然练成了绝世神通,就像是穷乡僻壤的乡巴佬忽然天降横财,一夜暴富,想要到花花世界当中炫耀一番,乃是人之常情。

  反正这个老怪物现在需要紫极剑宗的资源和炼器场所,双方之间,很有交易的空间,想来他不至于一到了紫极剑宗就大打出手吧?

  而且他默认了由火无忌担任新一任的巫南土司,又不干涉父亲在巫南的行动,显然隐隐还是倾向大乾一边。

  既然如此,那就好办了!

  最近几个月,正是紫极剑宗最危机四伏的凶险时刻,倘若能多这样一名凶悍绝伦的老怪物坐镇,别人又不知道他只是来借地方炼器,还以为他是紫极剑宗请来助拳的帮手,万一发生什么摩擦,都要多顾忌几分。

  想到这里,凌兰因深深一拜:“灵鹫上人愿意大驾光临,乃是敝派上下的荣幸,欢迎之至,欢迎之至!”

  李耀和凌兰因大致谈妥了条件之后,又由凌兰因将这个消息转告了凌守敬。

  虽然没能立刻得到数万巫蛮大军,但能够说动这样一个元婴期中高阶的老怪物去紫极剑宗做客,这简直是比征召十万大军更好的结局,凌守敬自然没有半点不满。

  火无忌、孟多、古司铎等巫蛮头人听到李耀要出去“云游”的消息,倒也说不上该高兴还是发愁,表面上自然一个个都是如丧考批,就差没抱着李耀的大腿,哭着喊着不让他离开。

  李耀唯恐这些巫蛮修士中,有人曾和灵鹫上人有旧,看出什么端倪,三言两语便将他们统统打发出去。

  包括凌守敬、火无忌、孟多、古司铎还有众多巫南百族的头人、峒主和巫师,又送来大量巫南本地资源,什么蛇虫鼠蚁、巫毒瘴气、胳膊粗细的蛊虫一筐筐流水端上来,一番好意,看得李耀大皱眉头。

  当天夜间,李耀将韩元泰和来自幽云鬼秦的数百名骑士统统释放。

  还有不少火无咎方面的巫蛮修士,倘若留在此间的话,保不齐还会和火无忌的人马发生冲突,干脆也让他们全部带走。

  释放归释放,纪念品还是要留一点下来的。

  李耀初来乍到,又不可能在这里用联邦货币,正是一穷二白,正要靠韩元泰这样的大财主倾囊相助。

  反正韩元泰此次南下,本来就携带了大量金银财宝和晶石资源,这些东西原本的新主人是黑月尊者和各位峒主、头人、巫师,现在自然要改姓“李”了。

  幽云鬼秦这边的人马处理完,凌守敬带来的招讨大军便正式扶持火无忌出任了新一代巫南土司。

  反正李耀已经放出话,不会干涉这些世俗界的事情,他看那火无忌也不像是一个愚忠之辈,反而有点装傻充愣,绵里藏针的感觉,想要调遣他的士兵出去打仗,你们慢慢扯皮去吧!

  凌守敬的大军尚且要在巫南驻扎,宣扬朝廷天威,维护地方上的清净。

  凌兰因是紫极剑宗派来驰援凌守敬的,并不受王命节制,自然来去自由。

  李耀便由凌兰因带路,两人御剑而行,不受地形干扰,一路向中原飞去。

  以李耀和凌兰因现在的修为,再加上古圣界浓郁的灵气,就算催动剑芒一口气飞出数千里,甚至用七八天,十来天时间,直接飞回紫极剑宗山门,也不是不行。

  不过,李耀有心要考察古圣界的风土人情,飞到巫南和中原交界的巫江上游时,便收起剑芒,稍加打扮,伪装成一名低阶散修的模样,又买了一艘用灵能驱动的‘激浪飞舟’,让凌兰因当自己的丫鬟,一路沿江,顺流直下。

  凌兰因心中焦躁至极,唯恐自己离开的这些时日,师门已经和其他修炼宗派发生冲突,恨不得现在就把两肋插满飞剑,瞬间飞回紫极剑宗去。

  不过她知道眼前这个老怪物阴晴不定,喜怒无常,此刻虽然有一丝和紫极剑宗合作的意思,但若是惹他不痛快了,随时都有翻脸的可能。

  凌兰因这个堂堂修真界中最年轻的金丹女剑修之一,被无数人誉为紫极剑宗新新一代中最耀眼的存在,昔日王喜得势时,还被修真界中人凑趣评为什么“四大仙子”之一幽兰仙子,这会儿也只能遮掩容颜,忍气吞声,尽心尽力地服侍李耀,等他游山玩水的兴致过去再说了。

  巫江虽然不是横穿大乾的数条大江大河中最长的一条,但绝对是最曲折,最凶险,最激流涌动的一条。

  特别是巫江上游,深林幽谷,大河激荡,两岸悬崖高耸,多有龙蛇虎豹,一叶扁舟沉浮于惊涛骇浪之间,听着两岸接天蔽日、云雾缭绕的悬崖深处,传来各种妖兽的嘶吼吞噬之声,真有穿行在九幽黄泉和红尘俗世之间,惊心动魄的感觉。

  李耀饶有兴致地欣赏着古圣界尚未经过高度开发的壮丽河山,每到一处码头,都会停泊下来,观察沿江的村落和城镇。

  他发现韩元泰有一点说的没错,这大乾王朝的地方上,的确是被修炼宗派控制极深,成为一个个封建割据的独立王国。

  所到之处,几乎每一座稍大规模的城镇,都有修炼宗派驻扎,而且修炼宗派往往会独霸位置最好的“内城”,建造起气势恢宏、鳞次栉比的建筑乃至堡垒,又有各种五光十色,七彩纷呈的防御大阵终日开启,阳光经过防御大阵的折射,愈发显示出这些修炼宗派的金碧辉煌来。

  此等景象,和普通百姓居住的破破烂烂的“外城”形成鲜明对比,几乎是两个世界。

  李耀甚至看到,有些地方,天空中两三百米处,是郁郁葱葱的浮空山,亭台楼阁、瀑布环绕、彩虹纵贯、飞鸟云集,好一派仙气缭绕的洞天福地。

  然而,仅仅在数百米之外的地面上,普通百姓的居所,却是在地上掏出坑洞,再用篾席、篱笆和烂泥随便糊弄起来的“地窝子”。(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