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1381章 我们的过去

第1381章 我们的过去

  这句话又引来了众多茶客的哄堂大笑,每个人都摇头晃脑,与有荣焉,好像将朝廷的税官打回去,是他们莫大的光荣一样。

  一边笑着,他们一边对李耀投来了“关爱弱智儿童”的眼神。

  李耀肚子里有千言万语,想要对这些长期营养不良,因而黑黑瘦瘦,长满疥疮,形容猥琐,和修真者完全是两个物种的普通人说。

  然而在他们这样的眼神注视下,念头兜兜转转了半天,终究不知道该如何说起。

  离开茶肆之后,在那教书先生的指引下,他又去了本地据说香火极旺的神庙一游。

  巫江沿岸,神权极重,香火旺盛,各个城镇村寨,甚至深山密林中,都多有神庙、道观和祠堂。

  不过这些神权香火的所在,所供奉的大多不是虚无缥缈的神佛,而是本地宗派,在斩妖除魔的行动中,壮烈牺牲的修真者。

  据说修真者在陨落之后,一丝英灵不灭,只要得到香火供奉,依旧会保境安民,庇护一方平安。

  所以,石武门的修真者死后,倘若修为和地位都极高者,就会建立他们自己的神庙,即或是实力低微的低阶修士,也会配属到各个祠堂之中,永享香火供奉。

  此地的各村各寨,都有不止一处神庙或者祠堂,往往是村寨中最高大堂皇的建筑,青砖曼瓦,石狮铜门,和附近低矮破落的烂泥棚屋形成鲜明对比。

  每一处神庙或者祠堂中,都供奉着三五名修真者的英灵。

  这是最紧俏的东西,每当石武门有一名修真者陨落,就会引来十里八乡所有村镇的争夺,大家都拿出最丰厚的条件,希望将英灵接引到自己的村镇去。

  供奉英灵的多少,便是一个村镇实力的象征!

  李耀参观的这一处神庙中,总共祭祀了四名修真者,其中包括石武门的一名长老和一名掌门,唤作“四圣庙”,据说是十里八乡规模最大的一座神庙,怪不得乡民会说此地香火旺盛,极其灵验了。

  四圣庙中,有四名修真者的泥胎偶像,涂满金粉,还在暗中镌刻了几座激发炫光,七彩纷呈的符阵,倒也有几分仙气缭绕,栩栩如生的意思,倘若夜间让无知乡民见了,当成是英魂显灵也不奇怪。

  还有几块铜牌,却是镌刻着这些修真者的事迹,特别是陨落的原因。

  李耀仔细看了一下,三名修真者,都是在山林中和凶兽厮杀时陨落的,那名筑基期巅峰境界的掌门,却是在追击一名流窜到本地的强大邪修时,被对方杀死。

  这些陨落事迹,让李耀不知该怎么说了。

  修炼宗派,显然不可能只靠十里八乡的租税来过活,想要修炼的话,主要还是要去深山老林里猎杀灵兽、妖兽,获取他们的血肉和灵丹、妖丹,再挖掘各种天材地宝和晶石灵矿出来,这才是一个宗派的立足之本。

  所以,石武门进山去“斩妖除魔”,是门派生存和发展的需要,倒不是纯粹的“替天行道”。

  但是从客观上来说,的确是这些修真者数百年来前赴后继,不怕牺牲地和妖魔鬼怪、豺狼虎豹争夺生存空间,才为普通人开拓出了一片能勉强活下来的土地。

  当妖魔和虎狼下山肆虐,又或者外地邪修流窜进来时,石武门的“仙师”们,也是没有含糊过。

  所以,要问石武门的修真者对此间的普通人有没有贡献,李耀也实在没办法腆着脸说“没有”。

  “一名石武门的修真者,今天对老百姓趾高气昂,颐指气使,不屑一顾,看起来可恶到了极点。”

  “但说不定明天他就进山和妖魔厮杀,不幸陨落了!”

  “主观上,他当然是单纯为了自己的修炼,是去采集妖丹、兽骨和各种灵药而已,根本没有考虑过老百姓的利益;但是客观上,他付出生命,也确实为了保境安民,做出一分小小的贡献!”

  “这样一名古修,究竟算是好人,还是坏人呢?”

  一时之间,李耀想不出这个问题的答案。

  更何况,这名古修是真的一丁点都没有考虑过老百姓的利益么?

  石武门的修真者大多来自十里八乡,是土生土长的本地人。

  不少修真者的八十老母和三岁儿女都是普通人,全都住在这里。

  一旦凶兽和妖魔真的成群结队下山肆虐,这些修真者的家族同样会遭受灭顶之灾。

  这些修真者在山林中斩妖除魔之时,是真的纯粹只考虑自己一个人的利益,没有一丁点“保卫家乡”的感情在里面吗?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世间之事,岂能用简单“对错、好坏”几个字来判断啊!

  李耀暗暗叹了一口气,犹豫了很久,终于还是以一名现代修真者的身份,向这四尊泥胎偶像所代表的四名古修,深深一施礼,在心里恭恭敬敬地叫了一声:“前辈!”

  无论如何,这些古修代表的,就是人类文明的历史,就是所有现代修真者的过去。

  没有过去,哪有未来?

  正欲转身离去时,李耀注意到一个细节。

  四尊泥胎偶像前面,供奉着几十盘烧鸡、糟肉、包子、青团、香干之类的祭品。

  李耀知道,以此地乡民的贫困程度,平素是连小米粥都喝不起的,烧鸡、糟肉、白面包子之类,更是连过年都不要想的无上珍馐。

  乡民们为四尊泥胎偶像置办来这些东西,不知费了多少心血,下了多少力气,代表了多少心意!

  然而,这些东西,却是在泥胎偶像前面慢慢腐败,最后就便宜了蛇虫鼠蚁。

  神庙外面站着几名衣不遮体,蓬头垢面,如叫花子一般的小童,却是踮着脚尖,流着口水,直勾勾盯着这些祭品看,眼睁睁看着烧鸡和糟肉一点点败坏掉,却不敢上前哪怕舔上一口。

  李耀听到了小童们肚子里发出的雷鸣鼓动。

  心底刚刚升起一丝丝对古修的好感,瞬间又被打压下去。

  此时,外面的村寨又传来一阵嚎啕大哭声,哭声像是会传染一样,不一时,整座村寨,甚至连附近好几座村寨都被哭声淹没。

  李耀转出神庙去看时,却见整座村寨已经挑起了上百面白幡,不少百姓都熟络至极地披麻戴孝。

  “前日石武门的雷长老率领二十名新晋仙师进山试炼,不幸惊动一条蛰伏地底数十载,即将化蛟的怪蟒,雷长老和六名新晋仙师陨落了,陨落了!”

  整座石武城范围内,方圆数百里,连声炮响,哭成一片。

  ……

  李耀用一天时间,追踪并斩杀了那条脑袋上长着一颗红瘤的怪蟒,并从它腹部掏出了雷长老及三名炼气期修真者的尸骸,将他们细细收敛起来,趁着星夜无人的时候,放到山脚下三条大路的交叉口。

  对他们三鞠躬之后,这才心情复杂地回到了巫江码头,自己的轻舟之上。

  此后一路东去,考察沿江城镇,却是收起了来自现代文明的狂傲,更加设身处地地站在本地土著的角度来看待问题。

  大江东去,之后一二十座城镇都相差无几,以一个个修炼宗派为中心,再向外扩张,而修真者的确是高高在上,耀武扬威,凌驾于皇权之上的存在。

  但整个巫江中上游的地貌,都和那“石武城”周边相差无几,山高林密,凶兽和妖魔众多,没有修真者和妖魔、鬼怪、虎狼、龙蛇的搏杀,普通人根本就活不下去。

  假使李耀是本地农民出身的话,面对穷凶极恶的妖魔和虎狼,除了将希望全都寄托在“仙师”身上,又能如何呢?

  倘若李耀是本地修真者,对这种关系,恐怕也不会产生半点负罪感,反而会觉得自己是保境安民,除魔卫道,修炼这么辛苦,天天都有死于非命的危险,老百姓崇拜自己,供奉自己,敬畏自己,岂不是理所当然的么?

  这个道理,却是怎么讲,都讲不清楚啊!

  数日之后,他们终于驶出了山高林密、江流曲折的巫江中上游,进入巫江中下游的丘陵和平原。

  到了这里,就逐渐进入大乾灵气最浓郁的东南膏腴之地,开发程度大大提升,自然没那么多原始丛林,也没那么多妖魔鬼怪和豺狼虎豹了。

  这里的丘陵和农田,都被见缝插针地高度利用,连一片指甲盖大小的荒田都很难找出来。

  经过千年的兼并和积累,大部分田地和山林都属于当地的豪族大姓,再佃给农民来耕种。

  而豪族大姓,则又依附于某个修炼宗派,更有不少灵气浓郁,品质最佳的“灵田”,就是直属于修炼宗派所有,绝无落到普通人手中的道理。

  这里地少人稠,寸土寸金,大部分修炼宗派的势力范围都犬牙交错,死死纠缠在一起。

  所以,巫江中下游修炼宗派最大的敌人,就不再是妖魔和虎狼,而是——其他修炼宗派!

  在这里,李耀第一次见识到了两个修炼宗派之间的争斗。

  在七八名筑基修士的带领下,近百名炼气期修真者打着各自宗派的战旗,如同两群暴怒的虎狼,狠狠冲撞到了一起,刀刀夺命,剑剑勾魂,狠辣至极,全无半点道友的情面可讲。

  短短小半个时辰的火并,就一共陨落了三名筑基修士,二十多名炼气修士。

  而起因,既不是为了什么绝世神通,也不是为了什么天材地宝,竟然只是为了一头牛,一头普普通通的耕牛!

  >

  不好意思各位,今天陪老婆去术后复查了,耽搁到下午才回来,所以更新晚了。

  今天还是三更,放心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