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1382章 威慑力
  事情其实很简单。

  无非就是甲村的张三家里丢了一头耕牛,结果在乙村的李四家里发现,张三去兴师问罪,李四说你喊牛一声牛会答应么,张三说牛身上有自己做下的记号,李四叫同村人将张三乱棍打了出去,打得鼻青脸肿不说,还折了一条腿。

  结果就引起了甲村和乙村的大规模械斗。

  在贫苦闭塞的乡镇,这种以村为单位的械斗,是司空见惯的事情。

  争耕牛、争水源、争田地、争媳妇儿,或者解决几百年来,各种陈年烂谷子积累起来的宿怨,双方都打出脑浆子,坏去几条人命,相当正常。

  然而,这甲村和乙村,却是正好在两个修炼宗派的势力范围交界处,分别由不同宗派庇护,甚至各自村子里都有神庙和祠堂,就供奉着不同宗派的修真者英灵,整天香火缭绕,终年祭祀不绝!

  村人械斗时,往往喜欢将祠堂里的泥胎偶像都请出来,披红挂绿,鞭炮齐鸣,由几条壮汉抬着,冲上阵去,表示仙师庇佑,让他们旗开得胜的意思。

  既然是械斗,难免拳脚无眼,乱糟糟的场面中,将其中一方“仙师”的泥胎偶像打碎,甚至故意用黑狗血、妇人来月事时的兜裆布等等污秽之物去玷污,都是在所难免的事情。

  对械斗失败一方的靠山来说,那些修真者怎么可能眼睁睁看着自己同门的英灵,被对面如此践踏侮辱呢?

  说出去,某某宗派的某某修士,活着时如何千变万化,神通广大,死了之后,英灵却如此不堪,连保佑自己一边的信徒打胜仗都不行,甚至被对面一帮泥腿子,用一盆黑狗血就将法身破了!

  这种话传出去,这个修炼宗派,还用在修真界中混吗?

  是以,遇到这种事情,修炼宗派为势力范围内的农民出头,那是必须的!

  要出头,他们自然不会自降身份,去找对面农民的麻烦,而是直接去找对面宗派!

  两个宗派既然接壤,数百年间,彼此的摩擦自然不断,早就结下说不清楚的恩怨,又有各种利益上的矛盾,这边大张旗鼓找上门来,那边难道就会示弱不成?

  导致两个修炼宗派最后死掉二十多个炼气、三个筑基的火并,就这样莫名其妙地开始。

  看似因为一头耕牛引起,其实却不是为了一头牛,而是要争一口气,而争一口气的目的,又是为了全方位的生存空间争夺战了。

  根据李耀事后了解,大乾民间,只要是地少人稠,高度开发,无法向四周山林拓展的地方,民间械斗之风便大行其道。

  无论是农村地方,以村落为单位,为了争夺农田、水井、灌溉等等便宜,还是在城镇当中,为了争夺漕运、矿业、私盐买卖的利益,往往都会用武力来争夺和维护。

  每个村落的大部分田地,都是属于某个修炼宗派的,而城里的什么盐帮、漕帮之类,即便由某个武林帮会控制,背后还不是通着某个修炼宗派?

  所以,而这种械斗,十有八九,又会牵扯到修炼宗派的身上,从普通人之间的械斗,演变成修炼宗派之间的火并,甚至双方都延请三山五岳的剑仙能手,战火愈演愈烈,变成横跨几十个、上百个宗派之间的大战。

  像李耀这次亲眼看到的,两个修炼宗派为了一头耕牛而发生火并,其实还算好的。

  毕竟在古修时代,耕牛都算是一个村落的重要资产,为了其归属,的确值得大打出手。

  而李耀听说最极端的例子,为了一泡屎,两个规模不小的修炼宗派全面开战,双方又不断邀请相好宗派前来援助,相好宗派又有师兄师弟在外面开枝散叶,自立门户,听说自己人吃亏,也赶来助拳。

  于是加入的势力越来越多,一场持续了半年的大战下来,别的都不用说,连金丹都死掉了两名!

  一泡屎,两名金丹高手,听上去真是荒谬绝伦,滑天下之大稽!

  但李耀仔细分析,却觉得这实在是一个坚不可摧的怪圈,被怪圈套住的所有人,从愚昧无知的农妇,到高高在上的金丹,全都无法逃脱。

  所谓“一泡屎”,是说某个农妇带着孩子出去走亲戚,回程路上孩子腹痛如绞,想要拉屎。

  正所谓“肥水不流外人田”,在这个时代,屎是重要的肥料,此地距离自家村落尚远,小孩子说拉就拉,农妇也止不住,便想了个办法,用几片宽大树叶将拉出来的屎包裹起来,想要带回自家田间去。

  结果,却是窜出一名当地村庄的农妇,指着她说,既然屎都落到了此间地界,自然就是本村之物,非要她将屎留下来不可!

  两名农妇,便为了一泡屎厮打起来,结果自然是那外乡农妇吃亏,不但自己的屎没有保住,连头发都被人扯下几缕。

  回到家里,哭哭啼啼一说,两个隶属于不同修炼宗派的村落,本来就因为水源、田产等原因,结下深重的宿怨,自然又是一场打破狗脑子的械斗。

  械斗只要打出几条人命,事情就没办法善了,农民们才不会去衙门里找什么狗屁青天大老爷呢,只是抬着自己人的尸体,去本地修炼宗派的山门外面,一字排开,嚎啕大哭,磕头如捣蒜,求仙师保佑。

  仙师能不保佑吗?

  修炼宗派既然扎根本乡本土,多少都要靠乡里乡亲支持。

  大家伙儿佃着你家的田地,给你家打不要钱的长工短工,还给你建神庙,修祠堂,自己三年舍不得吃一只的烧鸡,却见天不断给你家的死人供奉,都做到这份上了,比对自己亲娘老子都要孝顺,还能如何?

  仙师不是白叫的,神庙也不是白修的,烧鸡更不是白给你家死人吃的,此间本来就没什么深山老林,没太多妖魔要斩、虎狼要除,日子够舒服的了,现在乡亲们遇到事儿了,你不帮着摆平,你算什么仙师,有什么脸皮来吃鸡?

  更何况打狗还要看主人,躺这儿的可是你们宗派外门弟子的姑丈的二婶的表舅,明知他背后有人,明知咱们村是贵派罩着的,对面还将他活活打死,岂不是丝毫都没有将咱们宗派放在眼里?

  倘若不出头的话,别人绝不会说这个宗派宽宏大量,以和为贵,反而会觉得他们胆小如鼠,软弱可欺!

  “这什么宗派,连一泡屎都抢不回来,怎么在修真界立足,去抢那些天材地宝,法宝神通?”

  道理虽然荒谬,但是在这个修炼宗派过剩,修炼资源稀缺,矛盾尖锐到极点的时代,却是再合情合理不过。

  这不是一泡屎的事,而是威慑力的事情。

  所谓威慑力,由两部分组成。

  其一,确保我方有捍卫一切利益,哪怕该“利益”只是一泡屎的能力。

  其二,让所有人相信,我方有一言不合,就随时发动该能力的决心!

  有威慑力,妖魔鬼怪和别的宗派就怕你,你的门人出去闯荡就更加安全方便,各行各业都会向你输送利益,换取你的保护,别人要从你这里虎口夺食,都要掂量再三,评估你的报复,还会有更多散修慕名而来投奔你,因为你“罩得住”!

  没有威慑力,连一泡屎都保护不了,“罩不住”,那就完了,人心散了,宗派不好带了,走出去谁都不会服你,妖魔鬼怪会第一个拿你开刀,你所控制的行业和地盘会三天两头被别人骚扰,你门下的弟子三天两头被三姑六婆讥讽,脸上无光,道心不稳,甚至直接拍屁股走人,就连那些最低贱的农民,说不定都会逃到别的宗派势力范围里去,当别人的佃户!

  甚至,这种事情要是传出去,让朝廷觉得你是个软柿子,更会引来无穷麻烦!

  所以,出头是必须的。

  当然,一开始去出头的,肯定都是最低级别的炼气期弟子,说不定双方还会立下规矩,切磋比斗,“点到为止”,争取以比较平和的手段来解决问题。

  不过,修真者都是一顿吃半个牛,一拳打死一头老虎的主,真到了咬牙切齿的时候,“点到为止”什么的,怎么可能每一次都做到呢?

  万一运气不好,打死几个弟子,当师父的能不出头吗?不出头,以后在修真界里怎么混?

  而师父当然也有师父,师父的师父还有各种师兄弟,打了小的,来了老的,打死炼气,来了筑基,打死筑基,来了金丹。

  这就是“一泡屎弄死两个金丹”的根由了。

  说到底,“屎”只是导火线,关键是资源,越来越少,日渐枯竭,不足以支撑这么多修真者的资源!

  李耀一开始听到这个故事时只想笑。

  但仔细了解清楚内幕之后,却感到一种深深的悲哀。

  他早就知道,古修时代,修炼宗派之间关系,绝没有现代修真文明那么融洽,彼此为了争夺天材地宝、绝世神通而大打出手,甚至“杀人夺宝”,都是司空见惯的事情。

  这些残酷的故事,在星耀联邦的各种小说、游戏和文艺作品中,都早有表现,见怪不怪了。

  却万万没想到,走到资源枯竭时代的古修世界,居然可以残酷到这种程度,每一个宗派为了保持自己的威慑力,任何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都会成为大战的火星!(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