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1384章 百刃山下,剑拔弩张!

第1384章 百刃山下,剑拔弩张!

  中阳州,百刃山,紫霞峰,紫极剑宗总山门!

  李耀和凌兰因得知“龙泉大会”提前召开的消息,御剑化虹,星夜兼程,一路狂飙两万余里赶到这里,依旧迟了三日,龙泉大会已经如火如荼地开始了!

  “好一座天地铜炉,百刃千霞的仙山!”

  李耀遥望连绵数百里的百刃山脉,暗暗赞叹。

  名为“百刃”,自然形容此山脉奇峰迭起,山势陡峭险峻,犹如刀枪剑戟等十八般兵刃直插云霄。

  而在那平地而起,近乎笔直的陡峭山峰之上,竟然还见缝插针地矗立着无数亭台楼阁,气势恢宏如宫殿,却是以青黑二色为主色调,隐隐传来一股肃杀之气。

  数百座山峰之间,有几十条千丈瀑布垂挂下来,如张牙舞爪的玉龙一般,发出震耳欲聋的声势,隐隐散发出七彩纷呈的流光,交织在一起,千变万化,煞是好看。

  这些玉龙,统统夹杂着大量矿物质,是名副其实的“重金属瀑布”,所以才会变得五颜六色,虽然蕴含剧毒,寻常人不能直接饮用,却是用来铸剑炼器的最好原料。

  李耀极目远眺,百刃山脉深处,山坳中一团团五彩斑斓的火焰蒸腾而起,烟雾不断向上蔓延,汇聚成一片片云雾缭绕。

  既像是天空中的惊涛骇浪,又像是一座颠倒过来的炼器炉,笼罩整片天地。

  云深不知处,隐隐传来“叮叮当当”之声,显然是一片不知规模多大的古代炼器场了!

  “好气派,和‘百炼宗’的山门相比,都不遑多让了!”

  李耀和凌兰因收摄剑芒,降落到地上。

  大乾王朝幅员辽阔,数千个宗派之间相去甚远,不少宗派和紫极剑宗相隔十万八千里也是有的。

  所以,尽管是龙泉大会的第三天,依旧有不少宗派的修真者陆续赶来。

  李耀和凌兰因一路低调,既没有显露出金丹期和元婴期的强大气势,亦没有身穿紫极剑宗的剑装法衣,更没有佩戴紫极剑宗的战徽,打出紫极剑宗的战旗。

  是以,不少联袂而至的修真者,竟然不知道他们的身份。

  大部分来参加龙泉大会的修真者,都不是真心实意来采购飞剑,却是幸灾乐祸,不怀好意,想着是否能够趁火打劫,在紫极剑宗大厦将倾时,分一杯羹了。

  “嘿嘿,紫极剑宗和大阉王喜狼狈为奸,沆瀣一气,前几年是多么威风呢,现在终于恶贯满盈,气数尽啦!”

  “可笑他们还提前召开什么‘龙泉大会’,耀武扬威,想要负隅顽抗,做最后一搏么?”

  “却没想到,他们和王喜的罪孽滔天,连‘铁圣’齐中道前辈都忍无可忍,终于统御大乾六大宗派的诸多高手,兵临城下,要施展雷霆手段,将紫极剑宗彻底镇压啊!”

  “紫极剑宗虽然有七名元婴,响应‘铁圣’齐中道前辈号召而来,威压百刃山的,却有足足三十多名元婴,这仗怎么打?”

  “听说紫极剑宗的‘剑痴燕离人’新近将一柄洪荒古剑祭炼完成,还要以此剑向‘铁圣齐中道’的‘番天印’发起挑战?”

  “燕离人固然是当世第一剑修,不过齐中道的‘番天印’是冠绝整个古圣界的上古灵宝,不知多少元婴期的绝世强者,‘番天印’一出,当场就被打翻在地,动弹不得!燕离人妄图以一人一剑来力挽狂澜,只怕还是痴心妄想啊!”

  “嗯,李道友,王道友,我们漠南十二宗同气连枝,这次也要齐心协力啊!等到铁圣齐中道前辈镇压了燕离人之后,我们只有共同进退,才能从这些名门大派的指头缝里,争取到一块大大的好处!”

  龙泉大会到了第三天才风尘仆仆赶来的,大多是来自偏远地区的小宗派。

  这些来自穷山恶水的修真者们,自然没那么多斯斯文文的讲究,连掩饰都懒得做,就聚在一起交头接耳,不怀好意的目光,向紫极剑宗的山山水水,不断射去。

  紫极剑宗的五千令凌霄剑士并数十万门人,早已撒开到了整个势力范围各处。

  和贼眉鼠眼,不怀好意的来客相比,紫极剑宗的门人身上,不但有一股杀气腾腾,一言不合就敢同归于尽的煞气,更有一种进退有度,令行禁止,法度森严的铁血强军味道,比附庸家族凌家的玄虎铁卫更胜一筹!

  “好精壮的剑手!”

  紫极剑宗的山水之雄奇险峻,令李耀啧啧惊叹,而这些剑宗门人的勇猛沉毅,却更甚山水百倍。

  紫极剑宗以铸剑炼器为主业,而铸剑炼器必不可少的就是矿藏资源。

  紫极剑宗山门所在的百刃山,便是整个古圣界金属矿藏资源最丰富的洞天福地。

  紫极剑宗更豢养了一支规模庞大,经验丰富,技术出众的矿工队伍。

  采矿之道,算是古修时代少有的高技术工种,其危险性甚高,工作相当辛苦,又有一定的技术含量,还需要高度的纪律性。

  而且,长年累月在充满各种灵能辐射的矿洞中活动,灵气慢慢滋养身体,对熬炼筋骨、壮大神魂,都大有好处。

  所以,相对一般在地里刨食的农民而言,矿工不但是更好的修真后备人才,一旦成为修真者,其悍不畏死和高度纪律性相结合的特性,更容易打造出一支天下强兵!

  散落在紫极剑宗外围,迎接四方宾客的这些剑手便是如此。

  他们只是外门弟子,尚未得到“凌霄剑士”的宝贵称号,但全身着甲,背后交叉双剑,腰间还横着斩马大刀的模样,亦是不怒自威,杀气外露,随时都敢上来共决生死!

  这便是紫极剑宗,给天下诸多宗派的第一个“下马威”了。

  凌兰因境界虽高,但年纪尚轻,又一心练剑,对修真界中勾心斗角的事情,实在一无所知。

  听说连修真界领袖“铁圣齐中道”都要出手对付紫极剑宗的消息,此姝早已方寸大乱。

  眼下又看到百刃山上下的确是风声鹤唳,剑拔弩张,所有门人都做好了殊死一搏的准备。

  而诸多来自穷山恶水的小宗派,都不再将堂堂“天下第一剑派”放在眼里!

  宗门覆灭,仿佛就在眼前!

  就在这时,只听云雾深处,两座刀剑般的陡峭山峰之上,忽然传来“铛铛”两声巨响,伴随着阵阵强烈的灵能波动,恍若万丈巨浪不断向四周铺开,连云雾都被冲出了一个方圆十几里的窟窿。

  紧接着爆发出一阵雷鸣也似的喝彩声!

  不一时,就传来晴空霹雳般的消息。

  紫极剑宗长老,元婴期中阶的天庐老人,以一柄新出炉的“九尺鱼肠剑”,和六大宗派之一,风雷谷谷主诸葛玄切磋,结果落败于对方之手。

  天庐老人伤,九尺鱼肠剑断!

  消息传来,紫极剑宗门人各个咬牙切齿,双目赤红。

  而那“漠南十二宗派”在内,想要趁火打劫的中小宗派修士们,却是笑逐颜开,弹冠相庆,跃跃欲试了!

  凌兰因周身一颤,差点从还未落地的飞剑上跌落下来,一副大难临头的模样。

  李耀却是嗤笑一声,不以为意。

  “前,前辈,敝派现在这样的情况,您……”

  凌兰因忐忑不安地看着李耀。

  此时此刻,这个高深莫测的老怪物已经是她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她唯恐李耀看到紫极剑宗眼下的不利局面,立刻翻脸不认人,甚至站到对面去分一杯羹了!

  “小娃娃,无需多虑,本上人观你们紫极剑宗的风水气运,还没到穷途末路的时候呢!”

  李耀哈哈一笑道,“什么铁圣齐中道,三十多名元婴,上百个宗派兵临城下之类,不过虚张声势而已。”

  “什么!”

  凌兰因目瞪口呆,结结巴巴道,“三十多名元婴,上百个宗派兵临城下,还有更多宗派虎视眈眈,想要趁火打劫,这还算是虚张声势么?”

  “就因为来的宗派太多,所以才是虚张声势。”

  李耀淡淡道,“倘若人家真有心想要灭你们紫极剑宗,就六大派率领精锐,无声无息前来了,岂会带上这么多除了摇旗呐喊,屁用都没有的中小宗派?”

  “宗派越多,人心越杂,三十多名元婴又怎么样,难道是铁板一块,毫无间隙的么?”

  “今日之事,对各大宗派而言,不过是多分一杯羹,少分一杯羹的事情,是一门生意而已,但对你们紫极剑宗来说,却是生死存亡,灭顶之灾!”

  “所以,你们满门上下,从元婴到尚未入门的外围弟子,肯定是悍不畏死,豁出性命去拼。”

  “看看你们门下剑士的神色便知道,听到元婴长老战败的消息,只是咬牙切齿,面目狰狞,却无半点退却动摇之色,这是被逼到绝路,要狗急跳墙的意思啊!”

  “正所谓‘哀兵必胜’,你们现在,就是一支哀兵!”

  “天下第一剑派,坐拥六名元婴,凌霄剑士五千,精锐剑士十万,外围弟子和精通武技的矿工更是有数十万之多!六大派在内的所有宗派加在一起,真想灭,当然是可以灭的,但灭得干净么?”

  “只要灭不干净,被你们的元婴高手,诸如‘剑痴燕离人’之类的超级高手带领一些凌霄剑士逃出去,那就是一股比白莲教和混天军更加可怕十倍的乱军,谁能扛得住这个责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