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1386章 老祖很低调!

第1386章 老祖很低调!

  “老祖?”

  众多凌霄剑士见凌兰因恭敬到近乎谄媚的模样,全都大吃一惊。

  凌兰因抵达紫极剑宗分舵时,就将巫南发生的一切,包括“雷霆一字剑”楼冲宵的死讯,以及自己极有可能延请到一名新元婴的事情,全都写入密信,通过灵鹤传书送回了山门。

  不过,一名元婴之死,再加上一名新元婴的强力加盟,这都是惊天动地的大事。

  眼下紫极剑宗正是“山雨欲来风满楼,黑云压城城欲摧”的紧要关头,这种重磅消息,不可能立刻公布,只有几名元婴在内的极少数高层掌握。

  而李耀又不想这么快就被绑上紫极剑宗的战车,好歹要卖一个好价码才行,所以特别交代,决不允许紫极剑宗的元婴长老、掌门之类出来迎接,否则他掉头就走。

  这些凌霄剑士只知道今天要来恭迎凌兰因,一切听从凌兰因的吩咐,却不知道凌兰因会带回来一个如此可怕的怪物!

  凌兰因虽然在李耀面前又是恭顺又是懵懂,那是被李耀这个“老怪物”的气势死死镇压之故。

  在这些普通门人面前,她这个大乾修真界最年轻的金丹之一,紫极剑宗最出色的新锐剑修,堂堂“四大仙子”之兰花仙子,可真是高高在上,令人仰视,凛然不可侵犯的存在,甚至被不少年轻门人当成“女神”来看待呢!

  没想到今天,这个一向来冷若冰霜,高洁傲然,实力强大的“女神”,竟然对这个衣着朴素,平平无奇的年轻人如此低声下气,简直恭敬到了尘埃里,怎么叫这些凌霄剑士不嗔目结舌,呆若木鸡呢?

  “还愣着干什么?”

  凌兰因大急,这老怪物只是答应到紫极剑宗山门来转转,可没说一定会站在紫极剑宗一边,此人善恶莫辨,心性深不可测,谁知道哪儿招惹他不痛快,他会干出什么骇人听闻的事情?

  当下,自己先站到众人前面,整理了一下衣衫,深深下拜,一揖到地,冲李耀行了个规规矩矩的大礼:“紫极剑宗凌兰因,拜见灵鹫上人!”

  “灵鹫……”

  众多凌霄剑士眨巴着眼睛,灵鹫上人是一百年前的古老人物了,又一向在巫南活动,从未涉足中原,在大乾修真界来说,算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小角色,很多年轻人连听都没听过。

  “大约是凌师姐这趟从巫南请回来助拳的高手吧?”

  “不过巫南修真界除了一个黑月尊者还有几分斤两之外,并没有太出色的高阶修士啊,恐怕师姐也是病急乱投医了!”

  “不管怎么说,此人能够让师姐如此尊崇,结丹期修为应该是有的,而且巫蛮修士剑走偏锋,耍弄蛇虫鼠蚁和烟瘴毒气的手段千变万化,诡谲叵测,说不定倒也有奇效!”

  当下,一个个都学着凌兰因的样子,深深下拜。

  那些修为达到筑基期中高阶以上,自恃有些手段的凌霄剑士就口称“上人”,炼气期门人则称“老祖”。

  结果又惹来凌兰因一阵紧张,挥舞着剑鞘从一个个脑袋上敲过去:“放肆,‘上人’也是你们可以叫的?叫老祖,老祖!”

  “……老祖!”

  “拜见老祖!”

  众多凌霄剑士见凌兰因如此大惊小怪,再次深深迷惑起来,脑袋低着,眼皮却向上翻着,狐疑的目光在李耀身上扫来扫去,想破了脑袋都想不出这名“老祖”有什么稀奇。

  李耀面无表情地受了众人大礼,让一班彪悍至极的凌霄剑士足足在地上拜了半分钟,这才懒洋洋地摆了摆手:“罢了,都起来吧,本上人生性低调,不要行此大礼,惹来四周闲杂人等的窥探。”

  凌霄剑士:“……”

  李耀:“你们带头的是谁,出来说话,你们燕师叔和‘铁圣齐中道’的对决,比过了么?”

  “对!”

  凌兰因急切道,“阿武,龙泉大会开了三天,现在局势怎么样?”

  名叫“阿武”的是一名身材微胖,背后插着阔背战刀的青年,上前一步,朝李耀和凌兰因再施一礼,朗声道:“回禀老祖、凌师姐,今次龙泉大会不同往日,咱们却是掏出了所有压箱底的飞剑、法宝来展示,而从三天前大会一开始,就不断有各门各派的好手,以‘试剑’、‘切磋’之名向我们挑战!”

  “所幸,咱们上下所有门人,都知道这是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人人奋勇,个个当先,前两日的切磋当中,总算没有太给宗门丢脸!”

  “直到今天,以太玄道为首的‘六大派’中,金丹和元婴级数的高阶修士都轮番上场,才算稍稍挫了咱们的锐气,刚才洪长老和风雷谷主诸葛玄切磋了一场,落了下风,连新炼制出来的一柄‘九转鱼肠剑’都叫对方折断了。”

  凌兰因闻言,有些担心地看了李耀一眼。

  李耀冷哼道:“紫极剑宗和风雷谷都属于‘六大派’之一,你们长老输在人家谷主手里,又算什么,关键是那诸葛玄赢得是否干净利落,亦或者拖泥带水?”

  阿武道:“诸葛玄虽然伤了洪长老,但自己受伤似乎也不轻,一下场就脸色惨白地运功调息去了。”

  “那就不算输了。”

  李耀淡淡道,“关键还是要看‘剑痴燕离人’和‘铁圣齐中道’之战,此战何时开始?”

  阿武道:“大概两个时辰之后,烈日当空时开始!”

  凌兰因吃了一惊:“这么快?”

  龙泉大会是“商品展销会”,一开就是十天半个月,她还以为这场巅峰对决会作为压轴好戏,在最后几日上演呢!

  李耀点了点头,倒不奇怪。

  龙泉大会本来就是双方以武力为筹码展开的谈判会。

  作为双方最高端武力的代表,燕离人和齐中道之战不分出高下的话,别的对决其实都没有太大意义的。

  就算各大宗派对紫极剑宗的每一场“切磋”都赢了,但最后燕离人却一剑将“修真界领袖”齐中道斩杀,那该怎么算?

  又或者紫极剑宗一路飘红,抵挡住了对手的每一次挑衅,结果最强剑修燕离人一出场,就被“番天印”打成肉泥,那又怎么算?

  所以,只有燕离人和齐中道的巅峰对决,先给这场谈判定下一个主基调,之后才能通过一场场切磋,决定具体到某一张订单、某一块地盘、某一个行业的利益归属。

  “小娃娃——”

  李耀沉吟片刻,手指夹着一张薄如蝉翼的纸片,如飞剑般射到了凌兰因怀中。

  这一手举重若轻的神通,令不少目光敏锐的凌霄剑士都为之一震,对李耀的态度,真正恭敬起来。

  凌兰因接过纸片一看,上面用蝇头小字密密麻麻写满了各种材料的名字。

  “昆澜石四十斤……九玠玉十斤……赤星铜一百二十斤……”

  满满当当数百种材料,不少材料都是罕见的稀有金属和天材地宝,即便以紫极剑宗的实力之雄厚,想要搜集到也是相当困难的。

  “你将本上人所需的材料清单,交给你们宗派真正可以做主的人。”

  李耀理所当然地说道,“你告诉他说,倘若能在一个月之内,将清单上所有的材料都凑齐,送给本上人,并且将你们紫极剑宗最好的炼器工坊借给本上人使用三个月,那本上人就愿意在龙泉大会上,帮你们出一次手!”

  凌兰因一怔,眉头微微皱起。

  这老怪物固然是可以一招镇压韩元泰的超一流高手,不过这出一次手的代价也实在太高了吧?

  这么多珍稀材料,想要凑齐,殊为不易呢!

  “是不是觉得,本上人的价码开得太高了?”

  李耀阴笑几声,慢条斯理道,“不高,不高,一点都不高,你要想清楚,其实这个价码换来的,除了本上人代你们紫极剑宗出一次手之外,还有本上人至少在三个月之内,不会向你们紫极剑宗出手的承诺啊!”

  凌兰因瞪大眼睛,嘴唇也有逐渐张开的趋势。

  李耀叹了口气:“和你这样的小娃娃说话,真是耗费心神,倘若你还不明白的话,本上人就再说清楚一些好了。”

  “给我清单上面的材料,我在龙泉大会上,帮你们出一次手,随便对付谁都可以。”

  “否则的话,那本上人倒是也很想见识一下,号称‘天下第一剑派’的紫极剑宗,刀剑究竟有多么锋利呢?嘿嘿,嘿嘿嘿嘿!”

  “你——”

  众多凌霄剑士,听出李耀话语中的要挟和威胁之意,自然而然地生出敌视。

  “嗯?”

  李耀眯起眼睛,黑黢黢的眼眸深处,绿芒陡然而生,就连眉心那颗小小的绿点,都向四周伸展出了荆棘般的触手,有逐渐扩散成青色怪鸟的趋势!

  “啊!”

  众多凌霄剑士被他目光扫到,如遭雷殛,纷纷心痛如绞,气息运转不灵,像是被千万蛇虫鼠蚁钻进五脏六腑、奇经八脉中!

  这才知道此“老祖”的修为,实在超乎他们想象,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境界,一个个心胆俱裂,惶恐至极!

  “前辈,上人,老祖!”

  凌兰因吓得魂飞魄散,急忙道,“晚辈一定将话带到,肯定会给老祖一个满意的答复!”

  “哼!”

  李耀这才收回如毒针般深深刺入每一名凌霄剑士体内的目光,淡淡道,“倘若觉得本上人不值得这个价码,尽管给本上人不满意的答复好了!”

  “去吧,小娃娃!”

  “你,小胖子,过来,剑痴燕离人和铁圣齐中道对决的战场在哪里?是所有人都可以进场去观摩的么?不,不用你带路,给本上人准备一块可以自由出入的令牌就可以了。”

  “本上人这个人嘛,生性淡泊,喜欢低调,就不劳你们前呼后拥,大队人马跟着了,本上人自去可也!”(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