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1389章 得罪上人的下场!

第1389章 得罪上人的下场!

  “吓——”

  数千名凌霄剑士突如其来的举动,令在场所有别派修士都吓了一大跳,倒吸一口冷气之下,怎么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完全摸不清楚李耀的路数了!

  “他他他,他究竟是谁?”

  “修真界中,好像没听说过还有这样一号人物啊,凭什么能让数千凌霄剑士都毕恭毕敬,连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是紫极剑宗请来助拳的海外散修么,看上去普普通通,并无甚出奇之处啊!”

  在众人的议论纷纷中,那黑铁塔一般的结丹修士,“奔雷剑”武九星,亲自为李耀取来了一座直径在七八米,雕刻成莲花形态,晶莹剔透,灵芒闪动,极尽奢华的玉碟。

  此玉碟一出,在场所有修士更是嗔目结舌,眼珠都快掉了出来。

  绝大部分高阶修士,都有御剑飞行的神通,不过这里是紫极剑宗的山门要害所在,双方没有彻底撕破脸皮的情况下,自然要遵守主人的规矩,不可能胡乱飞行。

  为了接引众多高阶修士进入铜炉峰观战,紫极剑宗便备下了不少浮空玉碟。

  浮空玉碟,也是分档次的。

  最普通的玉碟,直径在十米左右,就是一个大圆盘,上面一次性可以站几十名修士。

  比较高档的玉碟,直径三五米,表面雕龙刻凤,流光溢彩,镶嵌各种七彩纷呈的晶石和明珠,只能搭载一人,是为一般宗派的宗主、掌门准备。

  这尊直径七八米以上,如莲花缓缓盛开,隐隐缭绕着仙灵气息的极品玉碟,乃是最高级的接引法宝,非元婴级数的大人物,绝对没资格搭乘!

  看李耀风尘仆仆,衣着朴素,灵焰微弱的模样,怎么都不像元婴高手的样子,竟然能令紫极剑宗摆出这样的大阵仗!

  一时间,铜炉峰下一片寂静,近万名修士错综复杂的目光,统统投射到了李耀一人身上!

  李耀暗暗皱眉。

  他刚才反复告诫紫极剑宗的门人,在没有答应自己的条件之前,千万不要再叫自己“老祖”了。

  所谓“老祖”,固然是低阶修士对远远凌驾于自己之上的高阶修士的尊称,但其本义,却是要同一宗派内,有师承关系的双方之间,才能使用,隐含着“祖宗、祖师”之意。

  李耀并不介意为紫极剑宗助拳,不过好歹要先谈定合适的价码。

  否则光为了人家一声不要钱的“老祖”就大打出手,岂不是显得太掉价了吗?

  没想到紫极剑宗这帮家伙,却和他打起了擦边球。

  没错,是听从他的吩咐,没有叫他“上人”或者“老祖”,不过这样一言不合就几千名精锐剑手同时行大礼,还给他准备了一尊这么嚣张的玉碟,这和直接叫他“老祖”又有什么两样?

  “古修也是很狡猾的啊!”

  李耀有些哭笑不得。

  这些都是小事,伸手不打笑脸人,也懒得和他们一般计较,李耀满脸淡然,对那恭顺至极的“奔雷剑”武九星轻轻一点头,自自然然地踏入莲花玉碟,双手背负,灵能流转,玉碟四周扩散出道道涟漪,又似万千彩蝶飞舞,托着玉碟腾空而起,缓缓朝铜炉峰上升去。

  在下方吃他尾焰的众多修士,自然又发出阵阵包含着羡慕、嫉妒、痛恨和不解的嗟叹声。

  李耀的听觉何其敏锐,所有嗟叹的内容都听得清清楚楚,就听到一道阴阳怪气的声音,用自以为隐秘的收束音波方式,正在怂恿道:“尉迟道友,紫极剑宗做事何其不公!你也是边荒散修,打遍火罗谷未逢敌手,万里迢迢赶来捧场,偏偏到这里就被拦了下来!”

  “这小子看样子也是边荒散修,面生得紧,想来也不是什么威名赫赫的大人物,又不见他显露半点惊人造诣,就被紫极剑宗这样大张旗鼓地请了上去!”

  “大家都是边荒散修,凭什么他能上去,你却不能?难道说去观摩当世两大高手的对决,都需要靠见不得光的关系吗?”

  李耀回头,冷冷扫了一眼。

  就看到一名油头粉面,自以为潇洒的白衣修士,满脸不怀好意,正在鼓动一名看起来就傻愣愣,身形却比那“奔雷剑”武九星更强壮一轮,好似一堵铜墙铁壁般的红脸修士。

  红脸修士一看就是四肢发达,头脑简单,极容易被人煽动的类型。

  更何况他来自边荒,生性彪悍,桀骜不驯,刚才被凌霄剑士硬生生拦下,早已压了一肚皮的火气。

  见到同样是“边荒散修”的李耀,却被紫极剑宗以如此夸张的场面接引上去,火气凝聚成火星,一颗颗从喉咙里蹦了出来。

  又被人一挑唆,字里行间的意思,暗指李耀通着紫极剑宗的内部关系,或许是认识紫极剑宗的长老之类大人物,所以才能上去!

  “哼!”

  红脸修士重重哼了一声,一把推开身前数人,两步窜到“奔雷剑”武九星面前,指着半空中的李耀,大声道,“这位道友是什么人?为什么他能上去,我们却不能,是何道理!”

  “对啊,他是什么来头,何门何派,凭什么他能上,我们不能!”

  “不公!紫极剑宗太不公道!”

  众多别派修士,这次本来就是来看紫极剑宗的好戏,既然有不怕死的挑头,自然都七嘴八舌地聒噪起来。

  “奔雷剑”武九星微微一怔,一张虎脸顿时沉了下来,牛眼狠狠瞪了红脸修士一眼。

  正欲开口,忽听红脸修士身后,众多别派修士中间,传来一声撕心裂肺的尖叫。

  “啊!”

  这一声叫,仿佛是从九幽黄泉的最底层传来,又一下子冲到九霄云外,连天空都可以撕裂。

  数千修士的心尖都猛地颤了一颤,乱纷纷的过噪声,竟然被这声尖叫瞬间掩盖!

  包括红脸修士在内,所有修真者统统朝尖叫的源头望去。

  却见那满肚子坏水,刚才以“传音入密”神通撺掇红脸修士的白衣修士,就像是被十万八千条阴魂附体,整个人扭曲得不成人形,一张脸上更是赤橙红绿青蓝紫,各种颜色搅做一团。

  不一时,口吐白沫,浑身抽搐,“噗嗤”一声,大小便同时失禁,一尘不染的纯白法袍下方,一大块黄褐色的污渍慢慢扩散开来,臭不可闻!

  “这!”、

  “这是!”

  “这是怎么!”

  所有修真者统统愣住,同时生出被一头秃鹫狠狠盯住的恐怖感觉!

  红脸修士呆呆傻傻地看着满地打滚,痛不欲生,下身“噗噗”乱响的白衣修士,再看看半空中满脸淡然,黑眸深邃的李耀,他终究只是莽撞,不是真的痴呆,吓得魂飞魄散,当场跪了下来,磕头如捣蒜一般。

  “前辈饶命!前辈饶命!前辈饶命!”

  众多修士这才知道,在东南一带颇有名气,自诩风流倜傥的“情剑公子”白衣修士,究竟得罪了谁,才会落到这般下场!

  当下,所有刚才以“传音入密”神通说过李耀坏话的修真者,统统脸色惨白,瑟瑟发抖,噤若寒蝉!

  偌大的铜炉峰下,再次陷入一片诡异的寂静。

  只不过,这次却是再无一人,胆敢随随便便打量李耀啦!

  李耀转身,瞬间就将这些小鱼小虾抛在脑后,脚踏玉碟,直上铜炉峰顶!

  铜炉峰上,紫日东升,霞光万丈!

  一座座奇峰崛起,直刺天穹的山岩,锐利如刀枪剑戟,反射出万千道锐不可当的光芒!

  被环形山岩笼罩的,便是一块向内凹陷的山顶平地,战旗招展,玄光飞扬,数百名大乾修真界的顶尖高手,济济一堂!

  李耀居高临下,冷眼望去。

  整座铜炉峰是一处超级试剑场,平地上镶嵌着一环套一环的十几个圆圈,各有不同色彩,每一个圆圈都是由大量晶石、金属和符阵构成,就像是一个给巨人用的箭靶铺在地上,不知道是什么用处。

  远处的山壁之下,临时设置了富丽堂皇的贵宾观战台。

  不过大部分修真者,还是喜欢站在比较靠近“靶心”的位置,三三两两聚在一起,结交道友,说法论道。

  有资格观摩燕离人和齐中道一战的,至少都是结丹期以上的高手,放在地方宗派,就是宗主、掌门的地位。

  平素大家都分布在天南海北,往来一趟并不容易,像“龙泉大会”这样的修真界盛事,便是铺开关系网络的最佳时机。

  李耀注意到,数百名高阶修士虽然三三两两,却是错落有致,隐隐能分出不同阵营。

  以“太玄道”为首的五个超级大宗派,在铜炉峰右侧打出了鲜明的旗号。

  太玄道!

  风雷谷!

  飞灵岛!

  金甲宗!

  驭兽斋!

  每一面战旗上,除了龙飞凤舞的宗派名字,便是一道道蕴含着无穷战意和道韵的灵纹,几十名战旗,就凝聚成了千军万马的气势!

  加上跟着他们来浑水摸鱼、趁火打劫的中小宗派,都是同一阵营,试图以多欺少,威压紫极剑宗!

  紫极剑宗这边,却也不是孤军作战。

  除了数百名身穿本宗法袍、战甲,气息强横的剑修之外,也有不少别派修士和他们站在一起,谈笑风生,相当融洽。

  还有一些高鼻深目,赤发紫髯,和中原修士长相不同的边荒修士、海外散修,同样在紫极剑宗的战旗之下,摩挲刀剑,杀气腾腾地盯着太玄道一方阵营。

  李耀知道,这些修士,要么来自昔日和王喜走得较近,有“阉党余孽”嫌疑的宗派,要么是被紫极剑宗重金聘请回来助拳的海外散修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