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1390章 紫极剑宗的决断!

第1390章 紫极剑宗的决断!

  <></>

  李耀在打量众多古圣界强者的同时,自己也成为万众瞩目的焦点。

  特别是来自太玄道等五大宗派的高阶修士,见到一名神色冷漠,相当面生的年轻修士,竟然脚踩最高级别的莲花玉碟缓缓降落,更是暗暗讶异。

  众多高阶修士以目光交流,没一个认识李耀。

  那显然就是紫极剑宗方面,为了应对此次危机,重金礼聘来助拳的散修了。

  修真之道,“财地法侣”四者缺一不可,一般只有加入某个宗派,得到庞大的资源支持,才有可能修炼有成。

  无门无派、独来独往的散修,要么缺乏资源,实力低微,不足挂齿。

  要么是有自己秘而不宣的资源渠道,比方说拥有一座秘密洞府之类,那修为就不可预测,相当可怕了!

  此君既然能脚踏莲花玉碟而来,想来是紫极剑宗这次邀请来助拳的散修中,修为最深厚的一个,待会儿倒是要好好留意。

  不少高阶修士扫了李耀几眼,便收回目光,闭目养神起来。

  散修就是散修,实力再高又能高到哪儿去?

  更何况是这样一个籍籍无名,无人相识之辈,恐怕一辈子都在天南海北的边荒蛮夷之地修炼,不知怎么被紫极剑宗搜罗了来,最多金丹境界,就是他的极限了!

  这样的散修,也只是值得“好好留意一番”而已。

  此时,包括“太玄道”在内的五大宗派所有高阶修士,尚不知道巫南乱局已经尘埃落定,而李耀一招虐杀元婴初阶的黑月尊者,又一爪镇压元婴中阶,鲲鹏之主韩元泰的消息。

  倘若知道,他们的表情,就绝不可能如此轻松了。

  而这件事,已经通过凌兰因的灵鹤传书,告知了紫极剑宗的长老、宗主。

  刚才凌兰因见到他们,又将李耀的强大,添油加醋地渲染了一番。

  她是金丹剑修,除了六大元婴之外,紫极剑宗最出色的高手,说出来的话,自然不会被人怀疑。

  所以,紫极剑宗阵营一边,倒有好几名鹤发童颜,仙风道骨,飘逸出尘的剑修,对李耀肃然起敬,冲他遥遥施礼。

  却也惹来紫极剑宗邀请来的那些海外散修,一阵狐疑和不满——他们来到铜炉峰上时,可是没有享受到李耀的待遇。

  凌兰因亦在紫极剑宗的战旗之下,和几名元婴剑修说话,见到李耀出现,眼前一亮,征得师父的允许,飞了过来,规规矩矩朝李耀一施礼,取出一张重新誊写的材料清单,双手捧了过来。

  李耀展开清单一看,除了自己要求的所有材料之外,竟然又增加了上百种极其罕见的材料,即便集合天元、飞星和血妖三界的力量,都有可能十几年采集不到几十克的那种!

  李耀眯起眼睛,心思电转,有了这些新材料的话,在维修星炬时,又多出了几十种新的强化方法,向老家发送回去的信号,似乎可以更清晰、更隐蔽、更明确了。

  一边在脑中绘制着全新的改造图,一边用狐疑的眼神看着凌兰因,新的材料清单,总价值起码超过原本那份材料清单的三倍!

  “前辈神通盖世,名震天南,敝派仰慕已久,得知前辈刚刚出关,缺少趁手的法宝,敝派情愿以清单上的所有材料奉送,再加上最好的炼器场所,供前辈无限期随时使用,为前辈铸剑炼器,略尽绵薄之力!”

  凌兰因微笑道,“不过,敝派还有一个小小的不情之请,希望前辈在帮敝派出手之时,能自承是敝派‘供奉长老’的身份!”

  李耀的眉毛高高扬了起来。

  “这个身份,并不是永久的!”

  凌兰因唯恐李耀发怒,急忙解释道,“只需要前辈能当敝派半年的供奉长老,帮敝派化解这次难关便可!”

  “如若不然呢?”

  李耀不动声色地问。

  凌兰因娇躯一抖,咬牙道:“如若不然,那前辈要求的交易便不能达成,倘若前辈执意要站在敝派的对面,试一试敝派刀剑之利,敝派上下,六大元婴,上百结丹,五千凌霄剑士,数十万门人弟子,也只好全力以赴,不至于让前辈失望了!”

  李耀目不转睛,深深盯着她。

  不远处的紫极剑宗几名元婴剑修,亦是将气机遥遥锁定这里。

  “呵呵,呵呵呵呵!”

  李耀轻笑起来,“你们紫极剑宗,真是打得一手好算盘!”

  乍一看去,这份材料清单的价值超过李耀期望三倍,是优厚至极的条件。

  不过,李耀原本只想着帮紫极剑宗出手一次,是干脆利落的一锤子买卖,事后双方就两不相欠。

  紫极剑宗却要他当半年的“供奉长老”,半年之内,他都要在紫极剑宗的战车上耀武扬威,所有麻烦事都有他一份。

  表面看起来,紫极剑宗拿出这么多珍稀材料,是大大吃亏。

  不过,之后半年,正是紫极剑宗和其余巨头重新划定“后王喜时代”修真界格局的关键时期。

  有李耀这样一个“超级元婴”加盟,他们能多瓜分到的利益,远远超出这份清单上所有材料的价值了。

  紫极剑宗的主事者,亦是胆略过人,杀伐决断,在这样大兵压境,岌岌可危的时刻,竟然还如此霸气!

  要么当紫极剑宗的供奉长老,要么一拍两散,成为紫极剑宗的敌人,连半颗晶石都别想捞到!

  “古修的智慧和谋略,果然不容小觑啊!”

  李耀再次确认了这一点。

  “前辈?”

  凌兰因的心脏都快跳出心口,十分紧张地看着李耀,等待他的答案。

  “你且去吧,本上人……看看再说!”

  李耀手一抖,将材料清单纳入袖中,微微一笑,竟不给凌兰因一个明确的答复,优哉游哉地漫步开去。

  他和凌兰因的交流,被两边阵营不少修真者都看在眼里。

  虽然两人谈话时,用了比“传音入密”更高级的灵波干扰神通,令别人都偷听不到他们的谈话内容。

  不过凌兰因失望之色溢于言表的模样,却是被不少修真者尽收眼底。

  而且李耀降落到铜炉峰之后,更没有像其他重金礼聘的散修一样,站到“紫电战旗”之下,去拜见掌门和几名元婴剑修。

  这些目光敏锐,心思缜密的高阶修士,立刻察觉到了李耀和紫极剑宗之间,相当微妙的关系。

  “什么意思?”

  “莫非这不知天高地厚的边荒散修,叫价太高,和紫极剑宗谈崩了?”

  “还是看我们这边高手如云,强者如雨的阵容,知道自己不是对手,临阵变卦了?”

  李耀浑不在意众人的目光,黑眸深处闪过两束绿油油的火焰,秃鹫般的眼神再次点燃,朝双方阵营的诸多修士身上扫去。

  古修世界,强者为尊,他今天是肯定要出手,奠定自己“绝世强者”地位的!

  这些高阶修士,无论紫极剑宗一边,还是太玄道一边,统统都有可能变成他的对手,他的猎物!

  忽然——

  李耀的目光,仿佛遇到磁石,被“太玄道”大旗之下,几名元婴前呼后拥的一人吸了过去。

  这人身材高瘦,皮肤黝黑,戴一顶朴实无华的荆冠,穿一领没有半点杂色的纯黑法袍,在众多仙风道骨,战甲斑斓的元婴强者之中,显得貌不惊人,甚至有些黯淡。

  不过,却绝对没人会忽略此人的存在。

  他就像是一个黑洞,四面八方的光芒再灿烂,再明亮,都会被他统统吸收进去,吞噬得一干二净,令人彻底忽略周遭一切,只注意到他的存在。

  一般高高瘦瘦的人,都会用“竹竿”来形容。

  不过李耀见到此人,却只想到两件东西。

  一颗黑黢黢、*,深深扎入地底,雷打不动的钉子。

  亦或是一根绝对笔直,永远都不会发生半分弯曲,可以用来度量天地和星辰的铁尺!

  “铁圣齐中道!”

  李耀喃喃道,神念狂飙,深深凝视着这名极有可能竞争“古圣界第一高手”宝座的绝世强者!

  “太玄道”大旗之下,齐中道和其余各派的长老、宗主、掌门等等元婴修士正在叙话。

  齐中道是天下第一大派“太玄道”的太上掌门,又隐隐是修真界各派盟主,实力超卓、地位崇高,即便“风雷谷”、“飞灵岛”这些超级宗派的“巨头”们,对他的态度都相当恭敬。

  “剑痴燕离人,说起来也是‘大乾三圣’之一,剑法通玄,可斩神魔,不过终究是最近几十年才崛起的高手,根基浅薄!”

  “对上旁人,或许还有几分胜算,但他妄图凭借一柄洪荒时代的古剑,就破齐道友百年来无人能敌,镇压天下的番天印?真是蚍蜉撼大树,可笑不自量!”

  飞灵岛的岛主,一名鹤发童颜,面如白玉的老者冷笑道。

  “不能这么说。”

  齐中道的声音,就像是两把铁尺交击,丁是丁,卯是卯,“修为到了我和燕离人的级数,在没有真正交手之前,便不能以昔日战绩来推断双方的高下!”

  “更何况……”

  “我的番天印,同样是传自神魔之手的洪荒古宝,自然不惧燕离人新祭炼出来的上古灵剑。”

  “不过他和王喜过去十年,每年都曾深入切磋、斗法、论剑!”

  “王喜虽是卑劣无耻的阉逆,却也是冠绝天下的剑仙,有了王喜的淬炼,燕离人这把剑,现在究竟锋利到何等程度了呢?”

  “真是——”

  齐中道正欲发一番感慨,忽然“嗯”了一声,瞳孔骤然收缩,微微转头,朝李耀的方向望了过来。

  “噼噼啪啪!”

  两人的目光在虚空中碰撞,爆出无声无息,却又惊心动魄的炸裂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