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1391章 齐中道、燕离人!

第1391章 齐中道、燕离人!

  李耀的目光似洪水泛滥,横扫天地,肆虐人间,将所见一切统统摧毁,吞噬,淹没!

  齐中道的目光却像浩瀚无垠的沧海,无论洪水有多么汹涌澎湃,一旦涌入海中,全都消失得无影无踪。

  “轰!”

  李耀脑中传来一声巨响,周遭世界仿佛消失,呈现在眼前的是一片空空荡荡的星海,而那“铁圣”齐中道的精、气、神,就化作了一根根铁尺,纵横交错,交织成一座棋盘,一道枷锁,一个囚笼,将他的神魂狠狠镇压,统统纳入到齐中道的“规矩”里面!

  “好强大的神魂力量!”

  李耀心中连声惊叹。

  却是不知道,齐中道的惊骇和诧异,更远远胜过他十倍!

  身为大乾修真界的领袖人物,齐中道对整个古圣界所有的一流高手都有所耳闻,特别是三百余名元婴强者的容貌、特征和神通,都有详尽的掌握,今日威压紫极剑宗一战,究竟会遇到哪些棘手人物,事先都反复估算,定下了应对之策。

  李耀刚刚降落时,他并没有太放在心上。

  和别人不同,他还放宽了一线,将李耀当成是一名机缘巧合,狂飙突进的海外散修,极有可能修炼到了元婴期初阶,所以才被紫极剑宗如此看重。

  不过,也就是一个元婴期初阶罢了!

  李耀在远处毫不避讳地打量他时,他亦没有将这名海外散修放在眼里,只想稍稍放出一缕神念镇压,令对方知难而退便是。

  岂料,这名神秘散修的神魂,霸道到了这种程度!

  就像是一条巨蟒、一羽雄鹰、一只猛虎,甚至是一头类似霸王龙的洪荒凶兽,在他用“精气神”凝聚而成的神魂牢笼中,左突右冲,横冲直撞,拼命撕扯、冲击、咆哮、肆虐,非要拼个鱼死网破不可!

  “哗啦!”

  齐中道的牢笼、棋盘和枷锁,终于被冲出了一道道裂缝。

  李耀的巨蟒、雄鹰和猛虎趁势冲了出去,却也身受重伤,连声哀鸣!

  两人几乎同时收回目光。

  李耀的鼻子,“滴滴答答”,留下两条鼻血,怎么止都止不住。

  而他亦没有去止住鼻血的打算,却是向后退了一步,低头观察自己刚才站立的地方。

  那里的地面,出现了两枚深深的脚印,而且围绕着脚印四周,还有一连串细微的裂纹。

  那都是他的神魂受到冲击,无法精确控制灵能的表现。

  “厉害!”

  李耀这才吸了一下鼻血,在心中为齐中道挑起了大拇指。

  通过短短一瞬的目光撞击,他大致能揣摩出齐中道的实力,应该和自己昔日遇到过战斗力最强的敌人“萧玄策”相仿,甚至略高一线。

  萧玄策是曾经的飞星界第一高手,实力接近元婴期巅峰境界,深不可测!

  想当年,是集结了李耀、萧玄策的师弟落星子在内,整整六名元婴加一个“究极金丹”围攻,才侥幸将萧玄策杀死!

  而白星河、金屠异、幽泉老祖、吕醉和周横刀等对手,或许在势力、阴谋和智略方面,能凌驾于萧玄策之上,但是在“绝对战斗力”方面,都要稍逊一筹了!

  “不愧是此界的领袖人物,以落后外界数万年的古老修炼体系,都能修炼到如此骇人听闻的境界,真是不可思议!”

  李耀的眼珠剧烈颤动,脑中浮现出了数百场他和齐中道的虚拟战斗,估算着彼此的胜率,越估算,就越激动,越兴奋!

  齐中道表面上的状况,要比李耀好得多,几乎没受到半点影响,内心却掀起惊天狂澜。

  两人目光交击,只是一瞬,他们都是驾驭灵能的超级高手,这次神魂交锋隐秘至极,就连簇拥在齐中道身边的元婴们都没有察觉,只是觉得齐中道好像有些心神不宁。

  “那位道友是谁?”

  齐中道眯起眼睛,黑黑瘦瘦的脸庞上,闪过一缕不自然地波动,低声问道。

  众多元婴面面相觑,对李耀看了又看,全都不知,只道是紫极剑宗请回来助拳的海外散修,不过看他刚才和紫极剑宗凌兰因的交流,似乎又有一些变化,大约是畏惧这边的声势浩大,未必会站在紫极剑宗那边了。

  只有金甲宗一名长老若有所思,说自己似乎很久以前在西南地面上,见过此人——他的容貌发生了巨大变化,但气质依稀还有些相似,名字一时间想不起来,应该不是什么太出名的人物。

  “很久以前,西南一带?”

  齐中道神色凝重,若有所思,沉吟片刻,正欲叫人去查,对面紫极剑宗阵营之中,却是传来一阵骚动,不少修士都聒噪起来。

  “剑痴”燕离人登场了!

  包括李耀、齐中道在内,所有修真者的注意力都集中到了这名号称剑术天下无双的“剑痴”身上!

  李耀连鼻血都顾不上擦,任由大片血迹沾染到了胸口,踮起脚尖,向紫极剑宗的战旗下面望去,两面战旗交叉,仿佛是一扇大门,而一条过于矮小的身影,就从大门下面缓缓穿出,朝试剑场的“靶心”,一步步走来。

  “果然……”

  李耀出现一瞬间的失神。

  他听到的传言并没有错,同样有资格竞争古圣界第一高手称号的剑痴燕离人,竟然是一个侏儒!

  他的身高不过一米二三十,身形本已矮胖至极,偏偏脑袋又圆又大,四肢都粗粗短短,乍一看去,就像是一个大冬瓜上摞着个大西瓜。

  他穿着一件淡紫色的紧身法袍,套着一副小巧玲珑的软甲,腰间还斜插着一柄短短的小剑,法袍、铠甲和小剑,都像是孩童过家家的玩具。

  偏偏这柄小剑的剑鞘,密密麻麻镶满了珍珠、玛瑙和翡翠……各种花里胡哨,不带半点儿灵能的普通宝石,“珠光宝气”到了极点!

  在修真界,“珠光宝气”四个字,可不是什么赞美之词。

  燕离人头上光秃秃的,非但没有半根头发和胡须,甚至连眉毛都被尽数拔去,就像是一颗又大又圆的白馒头。

  他的眼皮向上翻着,既没有打量四周人群,亦没有看着自己最可怕的对手,却是盯着天边千变万化的云彩,口中念念有词,双手不断掐指计算,不知在测算些什么。

  那全神贯注,呆呆傻傻的模样,真有几分痴劲。

  燕离人一出,全场鸦雀无声。

  和李耀登场时不同,无论燕离人的形象有多么不堪,无论他的表现有多怪异,无论大家有多么希望瓜分紫极剑宗的庞大利益,亦没有一个人胆敢当面出言讥讽。

  这,就是绝顶高手的威慑力!

  万籁俱静中,只有李耀一人眯起眼睛,刚才刺向齐中道的目光再次凝聚,刺向燕离人!

  燕离人却是无知无觉,继续前进,根本没有看李耀半眼,依旧全神贯注于他的云彩!

  李耀的瞳孔骤然收缩。

  燕离人是有资格和齐中道一战的高手,绝不可能没有感知到他略带挑衅意味的目光。

  明明感知到了,却毫无反应,那只说明一件事——

  燕离人的道心坚固至极,既然此刻要和齐中道一战,那全部的精神、意志和计算力,便统统聚焦在这一战上。

  和此战无关的所有人和事,无论再强大,再严重,都无法动摇他的道心!

  和燕离人此刻的反应相比,刚才齐中道还分出心神来和他对视,两人的境界,高下立判!

  “齐中道要输了!”

  李耀心中狂震,下意识叫出声来。

  修为达到了他、齐中道和燕离人的境界,比拼的就不是单纯的灵能浑厚程度,或者是灵能释放效率,而是包括道心在内,无数玄之又玄的因素。

  燕离人心无旁骛,眼中只有此战。

  齐中道眼里,原先或许只有一个燕离人,但现在又多了一个李耀,一心两用,怎么能赢?

  李耀心中暗暗叹息,正想就目前观测到两名绝顶高手的数据,在脑内做几场虚拟战斗。

  这既是一种思维训练,也是颇有意思的大脑游戏。

  身边却忽然响起了一声充满不悦的质问:“这位道友是何方神圣,眼下正一真人和剑痴尚未比斗,胜负是未知之数,为何就要信口开河,坏我士气?”

  李耀微微一怔,回头看时,却见四五名身穿蓝色法袍,制式和太玄道相似的修士,正对他怒目而视。

  却是刚才被燕离人的道心震撼,那句“齐中道要输了”不自觉喊出声来。

  周遭修士,都是耳聪目明之辈,这句话并未刻意压低音量,自然被不少人听到。

  “太玄道是天下第一大派,正一真人更是修真界领袖,自然不会和道友这番信口雌黄的无知之语计较!”

  为首的蓝衣修士,乃是一名黄脸汉子,朝李耀胡乱一施礼,冷笑道,“在下灵山道解星火,和太玄道颇有些渊源,倒是想代表周围这些大惑不解的道友们,问一问这位道友,直呼正一真人名讳也就罢了,又是凭什么说真人必败无疑呢?究竟是道友慧眼如炬,看出什么端倪,还是别有用心,受人指使,在这里妖言惑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