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1392章 珍惜生命啊……

第1392章 珍惜生命啊……

  灵山道是太玄道的旁系支脉。

  任何一个宗派,规模达到一定程度之后,内部总会分化出不同的利益集团。

  不少利益集团在明争暗斗之下,无法一鼓作气吞并对手,又不愿意两败俱伤,便达成协议,从本宗分化出一支支旁系,携带大量资源,去外面的广阔天地发展。

  有时候,为了进军新的州府,或者开拓荒无人烟的边疆,又会给予远征当地的门人更大的权力和激励政策,从“分舵”、“分坛”之类,慢慢演变成新的支脉。

  甚至于当地的一些中小宗派,被外来大宗派的威势所震慑,愿意主动附庸,这也是旁系支脉的一个来源。

  按照现代修真文明的话来说,差不多就是分公司、子公司和品牌加盟商的概念。

  虽然分家,但彼此都有极深的渊源和千丝万缕的利益纠葛,倘若当初分家时没有彻底撕破脸皮的话,关系未必恶劣,甚至当“兄弟宗派”一样相处,亲密无间,同进共退。

  特别是太玄道这样的天下第一大派,拥有旁系支脉无数,大多关系融洽,相当于是豢养的一帮小弟,平时分散在大乾四周,织起一张错综复杂的利益网络,到了关键时刻,亦可以齐聚一堂,挥舞五花八门的旗帜,为太玄道摇旗呐喊,以壮声势。

  灵山道,便是这样的“小弟”之一,解星火,却是灵山道长老,亦是宗派内的第一高手。

  身为太玄道的小弟,听到有人用如此不屑的语气,直呼自家老祖的名讳,还说正一真人会输,哪有不跳出来斥责的道理?

  李耀刚才降落时,搭乘莲花玉碟,神秘莫测,令人摸不清楚他的底细,又有紫极剑宗在背后撑腰的话,解星火都未必敢和他放对。

  不过看李耀和紫极剑宗凌兰因的交流并不顺畅,令他现在的位置有些尴尬,似乎既不在太玄道一边,也不在紫极剑宗一边,是孤家寡人一个!

  既然如此,还有什么可顾忌的?

  解星火有意在诸多同道面前,做出忠心耿耿的模样,大力维护齐中道的名声,也好从众多旁系支脉中脱颖而出,被太玄道看重啊!

  想到此节,解星火的音调又往上拽了一拽,尖叫道:“正一真人的身份何其尊崇,岂是宵小之辈可以随意揣测折辱?道友是什么修为、根脚,竟敢口出狂言,对真人不敬?”

  解星火的声音,果然将四周不少修士的视线从燕离人身上拽了回来,重新投射到了李耀身上。

  李耀鼻血狂流,胸口满是血污的狼狈模样,却是令这些人哑然失笑。

  李耀也在心里连连苦笑。

  他并不是一个喜欢无事生非的人,这句话的确是自己说得莽撞,人家身为太玄道的旁系支脉,要为主家出头,也是理所当然。

  换成李耀的真实性格,或许不会和对方纠缠,直接飘然而去;要么就显露一手惊人神通,让对方看清楚自己的真正实力,不要贸然上来送死,也算化解一场矛盾,绝不会用什么“扮猪吃老虎”的法子,将矛盾越闹越大,弄到不可收拾的地步。

  不过,他现在扮演的可是“灵鹫上人”啊!

  古圣界或许落后,但一个个元婴都精得和猴儿一样,想要不露出半点破绽,只能按照“灵鹫上人”这样的人物性格来尽情演绎了。

  “又要装逼了,好痛苦!”

  李耀心中暗暗道,一言不发,直勾勾盯着解星火看。

  解星火被他看得心里发毛,不由倒退半步,伸手在脸颊上抹了一把,怒道:“道友一言不发,是何道理,莫非看不起我们灵山道么?”

  李耀依旧面无表情,高深莫测地看着他,仿佛要将他脸上每一个毛孔都看得清清楚楚。

  解星火又惊又怒又虚,手握飞剑,咬牙切齿:“你究竟看什么!”

  “道友息怒。”

  李耀终于开口,面带微笑,语气柔和地说,“我从未见过解道友这样福缘深厚,逢凶化吉的面相,此相妙不可言,世间绝无仅有,这才一时失态,还望道友多多包涵!”

  “福缘深厚,逢凶化吉的面相?”

  解星火和围观众多修士的表情顿时古怪起来。

  所有人都想不到这个神秘兮兮的无名散修会说出这么一句不相干的话,这,这是服软的意思吗?

  解星火忍不住在自己干巴巴没有二两肉的脸颊上多摸了两把,嘴角不由自主向上一勾,声音也放软下来:“何以见得?”

  “如果解道友不是福缘深厚,逢凶化吉的面相,又岂会遇到今日之我呢?”

  李耀双手背负,悠悠道,“这几十年来,我一直隐居于山林深处修生养性,时常听山林间的溪水潺潺流过,如银珠落玉盘;又曾见太阳东升西落,明月阴晴圆缺,草木枯荣生化,从中领悟天道轮回,世事无常的道理,终于将一身戾气尽数洗去,一颗道心修炼到了圆融无缺的程度。”

  “解道友恰好遇到了今日之我,才能够勉强留得一条性命,这不是福缘深厚之至,又该如何解释?”

  “倘若解道友遇到的是一百年前的我,就凭‘宵小之辈,妖言惑众’八个字,只怕解道友已经死得惨绝人寰,化作一滩脓水,连神魂都要饱受生不如死的折磨了!”

  “……”

  解星火和四周围观修士全都目瞪口呆。

  鸦雀无声了好一会儿,才有人慢慢理解了李耀七绕八弯的意思,忍不住笑出声来。

  解星火眨巴着眼睛,也反应过来,气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一张黄脸涨得通红,就差没从毛孔中飙出几千道细小血箭,“仓啷啷”一声,雪亮飞剑抽出一半,怒吼道:“你,你说什么!”

  李耀用一种十分疑惑的眼神打量着他。

  就好像非常,非常不能理解,为什么有人放着天堂之路不走,非要往九幽黄泉里面钻。

  他长长叹了一口气,语重心长地说道:“解道友,稍安勿躁,听我一言。”

  “我在山林中隐居,曾经见到小草从碎石之间顽强冒出嫩芽;也曾见过被虎狼咬掉一条腿的獐子,依旧用三只脚蹦跳求生;更见过在寒冬来临之前,无数蝼蚁明知必死无疑,依旧辛劳工作,存储食物,加固巢穴!”

  “这些杂草和畜类,苦苦挣扎,拼命抵抗,所为者何,还不是为了多活一天是一天吗?”

  “正所谓‘蝼蚁尚且偷生’,生命乃是世上最可贵的无价之宝,连畜生都知道珍惜的东西,更何况解道友洪福齐天,托生成人胎,又历经千难万险,修炼到今日之境界,多么不易!”

  “解道友就算不为自己考虑,亦要多想想家中娇妻美妾,成双儿女,白发高堂啊,为何这么不珍惜自己得来不易的大好性命,非要一心求死不可呢?”

  “你,你,你!”

  解星火憋得面红耳赤,脖子好似****的家伙,差点儿没将五脏六腑连带着鲜血喷出,怒吼道,“你究竟是什么人?解某剑下不斩无名之鬼!”

  “断肠山,飞雷洞,灵鹫上人。”

  李耀眯起眼睛,一字一顿道。

  断肠山飞雷洞,那是正牌灵鹫上人的师父,五阴老祖的修炼洞府所在。

  不过五阴老祖早就被灵鹫上人和黑月尊者联手干掉了,而现在黑月尊者又被李耀干掉,也就是说,这一脉的传人只剩下“灵鹫上人”一个,按照修真界的规矩,他便是飞雷洞的新主人。

  这是五阴老祖一脉相承的品牌,,是否真的在飞雷洞修炼,倒是无关紧要的。

  “灵鹫上人……”

  这个略微有些耳生的名字,令解星火等中原修士都陷入冥思苦想。

  感知到了李耀诡秘的气息不断膨胀,解星火甚至还倒退了两步,严阵以待。

  不过,当他终于回想起来“灵鹫上人”是谁之后,却是“噗嗤”一声,哈哈大笑起来:“我道是谁,原来是昔日曾横行巫南,后来又销声匿迹的灵鹫上人,几十年没有听说你的消息,没想到竟然敢来龙泉大会上撒野,真是不知死活!”

  巫南烟瘴之地,修真者最擅长养鬼舞蛇,凝练烟瘴毒雾之类,向来被中原修士所不齿,拿他们当旁门左道看待。

  只有极少数佼佼者,如元婴境界的黑月尊者,才能得到大乾修真界的勉强认可。

  什么“灵鹫上人”之流,几十年前就销声匿迹,不知死哪儿去的结丹期,根本没有被中原修士放在眼里,最多是“哦,好像有这么一个人”的程度!

  或许在山高林密的烟瘴丛林中,他们那套上蹿下跳的把戏还有些难缠,然而在试剑场上正大光明地斗法,巫蛮修士根本不堪一击!

  “灵鹫上人,灵山道虽小,却也不容你如此侮辱!”

  解星火自以为摸清楚了李耀的根脚,心神大定,“嚓”一声,飞剑收了回去,杀气却愈发浓烈,死死盯着李耀,一个字一个字从牙缝里迸出来,“不过这里是龙泉大会,自有法度和规矩,马上要进行剑痴和正一真人的对决,你的血,不配玷污铜炉峰!”

  “我们灵山道,新近得到一口吹毛断发的宝剑,却是缺一个真材实料的试剑之人!等到剑痴和正一真人的对决结束之后,你可敢上试剑场,试一试灵山道的三尺青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