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1393章 围观有风险!

第1393章 围观有风险!

  <></>

  “本上人在巫南蛰居百年,第一次踏足中原,便是要在大乾修真界中,创下自己的名号,试剑,自然不会拒绝。”

  李耀冷冷道,“不过,这一路上,本上人都强忍杀意,一直没有出手,就是想找一个值得出手的对象!”

  “你,不值得我出手!”

  解星火怒极反笑:“哈哈,哈哈哈哈,没想到巫蛮修士除了舞蛇弄瘴厉害之外,口舌都如此之利,就是不知道你的刀剑,是否都像你的舌头一样锐不可当了!”

  李耀眯起眼睛,阴恻恻道:“好,好,好,既然解道友一心求死,本上人自然愿意成人之美,不过像你这样的虾兵蟹将,一个实在不够,你还有什么师兄、师父、至交好友之类,赶快去邀请过来,找上十个八个,将你们想要的死法,都一个个开列清楚,本上人保管让你们得偿所愿便是!”

  “你……”

  解星火气得眼冒金星。

  “还不快去!”

  李耀眼底,两朵小小的绿色火焰再次闪烁,猛地射向解星火的神魂深处。

  耍威风归耍威风,李耀倒也没真想大开杀戒。

  他这辈子杀人无数,不过杀的都是该杀之人。

  因言治罪,一怒杀人,这不是一名现代修真文明,法制社会下生长起来的修真者,应该干的事。

  两朵绿火直入解星火的脑域,“砰”一声爆开,令解星火猛地一颤,周遭世界仿佛都变成绿莹莹一片,恍若鬼蜮魔窟,再看李耀,俨然是一个面目狰狞的鬼王!

  他额头瞬间渗出冷汗,这才意识到,自己真的得罪了一个极不好惹的人物,“啊”了一声,定在当场。

  李耀眼角余光瞥到,凌兰因带着几名凌霄剑士朝这里大步走来。

  显然是这个小姑娘怕他一言不合大开杀戒,甚至事后还找灵山道报复,惹来无穷麻烦。

  李耀见好就收,一抖袍袖,转身走了开去。

  这场小小的纠纷很快传到了四周,不少修士都对两人指指点点,而“灵鹫上人”这个名字也在众多修士口中传播开来。

  齐中道在听到“灵鹫上人”四个字之后,又一次向李耀投来了凝重而狐疑的目光。

  这令李耀对他的评价更低了一个级数。

  李耀死死盯着燕离人,这名侏儒元婴已经结束了对天空的测算,却是将目光一个个扫向在场修士,目光依旧痴呆,嘴唇还是不断颤动,十个粗粗短短的手指乱点,不知在计算着什么。

  这一次,他的目光倒也投射到了李耀身上。

  不过,两人的目光并未发生撞击,而是如两缕青烟一样,轻飘飘地互相穿插了过去。

  李耀能感觉到,燕离人并没有将自己当成一个“人”来看待,而是某种物品,是试剑场上的一个障碍物。

  李耀忽然明白了燕离人究竟在痴痴呆呆地计算什么。

  他在计算试剑场上究竟有多少“障碍物”,以及这些障碍物的大小、分布和走位,究竟会对比斗,造成多大的影响!

  “燕离人赢定了!”

  李耀在心中暗暗道,他可以用项上人头来担保!

  这时候,凌兰因换了一套紫纱长裙,款款走到试剑场中央的“靶心”处。

  从靶心开始,地面上一圈圈的圆环,全都发出“嗡嗡”的响声,释放出了强烈的灵能波动。

  “各位前辈,各位道友,欢迎大家前来参加敝派五年一度的龙泉大会!”

  凌兰因向四面八方一一施礼,继续道,“每次龙泉大会上,除了会展示敝派最近五年炼制的各种兵刃、法宝之外,还会展示一些我们从古圣界各处搜罗到的洪荒异宝,供各位前辈、道友们品评,研究!”

  “今年的龙泉大会,更胜往年,却是有三支来自洪荒时代的上古灵剑完成祭炼!”

  “古人所谓名剑者,铸剑之前,千年赤堇山,山破而出锡,万载若耶江,江涸而出铜!铸剑之时,雷公打铁,雨娘淋水,蛟龙捧炉,天帝装炭,铸剑师承天之命,呕心沥血与众神铸磨十载!剑成之后,众神归天,赤堇山闭合如初,若耶江波涛再起!”

  “敝派新祭炼完成的这三支上古灵剑,倒谈不上用如此神乎其神的方法铸造出来,不过其锋芒之锐,倒也颇为可观!”

  “这样的古剑,想要激发出其全部锋芒,非得要两名天下无双的绝顶高手不可!”

  “今次,敝派有幸邀请到了太玄道太上掌门正一真人亲至,和敝派长老燕离人共同试剑,还有这么多前辈和道友的观摩,真是令敝派蓬荜生辉,不胜荣幸了!”

  凌兰因的话,激起一片“嗡嗡”声,特别是太玄道一方修士,脸色都变得格外难看。

  他们最初得到的消息是,紫极剑宗新近祭炼完成一柄洪荒秘剑,要以此剑和齐中道的“番天印”争锋。

  没想到紫极剑宗祭炼出来的,竟然不是一柄古剑,而是三柄!

  不过,修真界的比斗就是这样,法宝也是实力的一部分,只要身上装得下,灵能运转得开,当然是有多少法宝就用多少法宝,别说三柄,人家要一口气耍三十柄剑,那也是人家的本事。

  “紫极剑宗为了死死咬住到口的利益不放松,真是连棺材本都掏出来了。”

  李耀心中道,对这次比斗越来越期待了,所谓“洪荒秘剑”、“番天印”,究竟是什么呢?

  “上古灵剑威力绝伦,番天印更是天下第一至宝,互相撞击之下,难免有所波及!”

  凌兰因继续道,“敝派已经在试剑场上,设下了十重防御禁制,各位前辈和道友,还请量力而为,选择适合自己的观战地点,免得无端损伤!”

  “波,**!”

  伴随着凌兰因的话,镶嵌在地面上的十个圆环,分别涌现出一道道向内侧防御的灵能护盾,就好像是一个个透明的蛋壳,不断套在试剑场上面。

  李耀这才明白,地面上这个巨大“箭靶”的意思。

  齐中道和燕离人手持绝世神兵的强强对话,当然是声势浩大,威猛无匹,双方狠狠碰撞轰出的冲击波,法宝互相交击溅射出的碎片,都有可能伤到旁人。

  地上的箭靶共有十圈,倘若站在最外围观战,那就可以得到十重防御禁制的保护,即便有法宝碎片穿透了十重禁制,想必都被大大削弱,绵软无力了。

  当然,如果自恃实力强大,不怕被两大高手对决波及的,就可以往里面站。

  越靠近“靶心”,禁制保护层数就越少,危险系数就越高。

  因为灵能护盾本身都泛着五彩斑斓的光波,而且还会稍稍扭曲四周空间,隔着十层七彩纷呈的禁制,看到里面的场景肯定是相当模糊的。

  只有越往里面站,看到的东西才越清晰,这和买票看球赛是一个道理。

  这就是考验观众实力和胆魄的时候了。

  自恃灵能浑厚,修为高深,想要清清楚楚观摩两大高手较量的,自然可以站在最中心,近在咫尺的距离。

  如果只是来凑凑热闹,为了小命着想,那还是往后面站站吧!

  昔日龙泉大会上,也曾发生过一些误伤旁人的惨剧,众多修士对这一套规矩都谙熟于胸,一道道圆弧形的防御禁制慢慢升起时,绝大部分修真者便向后退去。

  有些人退出三层,有些人退出五七层,还有些人一口气退了*层,见身边都没什么道友了,老脸一红,又咬牙往前进了两层。

  只有三五十名元婴级数的高手,以及打肿脸充胖子的金丹强者,依旧站在最内侧,也就是毫无保护,随时会被两大高手刀光剑影扫中的位置。

  李耀自然是其中一个。

  他双臂环抱,冷冷盯着燕离人,却是对同样在“第一圈层”中那些成名已久的元婴老怪,向他投来的质疑眼神视而不见。

  那灵山道的解星火,后退了三圈,一面寻找自己的至交好友和师门长辈,一面锁定李耀的方位。

  当他看到李耀竟然不退反进,跻身到第一圈之后,不由倒吸一口冷气,牙齿愈发疼痛起来。

  “解师侄,何故如此惶然啊!”

  一名肥头大耳,怕不是有三五百斤的超级大胖子,摇晃着周身肥肉,拱到他身边。

  “廖师叔!”

  解星火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急忙深深下拜,咬牙切齿道,“师叔明鉴,刚才那巫蛮修士灵鹫上人大言不惭,非但侮辱了我们灵山道,还折辱了正一真人的威名,甚至咱们整个大乾修真界,都被他奚落得不成体统!”

  “他还说什么,让小侄去找十个八个师父、师叔来,一起上前送死,这,这是连廖师叔的‘岐山道’,都没有放在眼里啊!”

  “嗯,你们的对话,本道自然听到了。”

  “廖师叔”笑眯眯地说,两个被肥肉挤满的小眼中,却绽放出了凌厉的杀意,“巫南一隅出来的井底之蛙,竟然大言不惭到了这种地步,真是可笑!”

  “这位灵鹫道友现在哪里?咦,竟然敢站在第一圈么?”

  “廖师叔”小眼一转,哑然失笑,“莫非真是个没有见识的狂徒,连龙泉大会的厉害都不知道!且看他待会儿,怎么丢乖露丑吧!”

  “叮!”

  一声余音袅袅的刀剑交击之声,令在场所有人的聒噪都渐渐停息,而一股不可捉摸的肃杀之气,却是慢慢荡漾开来。

  所有观众都在不同圈子里站定。

  齐中道和燕离人,铁圣和剑痴,缓缓走向试剑场中央的“靶心”!(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