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1396章 他已经……陨落了!

第1396章 他已经……陨落了!

  “嘶嘶嘶嘶!”

  燕离人的剑芒如闪电,似蛟龙,几乎布满了整片天空,争先恐后朝番天印扑去,却都在番天印的镇压下,扭曲成麻花,一束束撕裂、粉碎、湮灭!

  燕离人一步一个脚印,就像是在五尺厚的大雪中行走,他的身量又矮,每向前一步,大半个身子都会深深埋入大地中。

  超强重力的镇压之下,他非但七窍流血,就连每一个毛孔中都渗出了一颗颗晶莹剔透的血珠,原本大白馒头一样的脸庞,都被压成了烧饼,形貌极为骇人。

  齐中道依旧是那副岿然不动,仿佛整个世界都围绕他旋转,由他来划分方圆,制订规则的模样!

  双方的对比,令不少最外围不明真相的观众,都为齐中道大声叫好,摇旗呐喊。

  李耀的瞳孔却是骤然收缩,一直好整以暇,按兵不动的他,忽然向后倒下,脚后跟重重一个蹬踏,如同一只受惊的怪鸟般疾退!

  几乎就在他疾退的刹那,燕离人的胸腹忽然膨胀成一个球,发出一声有若神魔的怒吼,那柄五六十米长的黑色巨剑,不知怎么,竟然挣脱了重力场的束缚,劈头盖脑,朝番天印砸了下去!

  这一下要是砸实,恐怕番天印就不是被劈成两半,而是直接砸扁!

  齐中道冷哼一声,嘴角隐隐溢出一缕鲜血,番天印四周的轨道旋转速度飙至极限,一道肉眼可见的力场,泛着黑色光波,疾速扩散!

  “轰!”

  黑色巨剑竟然直接被番天印给压碎了!

  众人还来不及叫好,黑色巨剑的碎片却是进一步爆炸,彻底化作一团黑雾,朝四面八方横扫而来,瞬间笼罩了方圆数百米的庞大空间!

  “不好!”

  “是燕离人主动粉碎了自己的洪荒秘剑,就是要干扰番天印的威能!”

  “这样的上古灵剑,他竟然舍得?他竟然舍得!”

  众人的惊呼声还没停息,黑雾之中,却是爆发出了一股前所未有的强大冲击波,如飓风过境,似滔天巨浪,又像是太阳重重坠落到了铜炉峰之上!

  那些反应不如李耀快的金丹和元婴们,瞬间被冲击波吞噬,就像是惊涛骇浪中的一叶扁舟,被狠狠掀飞出来!

  环绕着试剑场的十道防御禁制,从内到外,一环环地爆炸、扭曲、湮灭,只剩下袅袅青烟!

  所有人的眼睛,都被洪荒古宝狠狠碰撞激发出来的强光暂时刺瞎,即便立刻闭上眼睛都于事无补。

  而他们的耳朵,也被山崩地裂的巨响完全堵塞,几百声巨响重叠在一起,余音袅袅,反复锤击着他们的耳膜,令他们头痛欲裂,胸闷气绝!

  足足十几次呼吸,全都被冲击****到试剑场外围的修真者们,才能逐渐定下心神,放出五感,扫描全场。

  呈现在他们眼前的是一副不可思议的画面。

  原本平整的试剑场上,以两大绝顶高手交锋的中心为原点,四面八方都堆起了一圈圈的褶皱,仿佛大地化作波澜,而波澜又被冻结成了十几米高的冰峰!

  齐中道和燕离人,各据一座孤峰,背对着背,面无表情,目光深邃。

  有些细心的修士却发现,他们两个的位置,和瞬息之前,正好互换。

  番天印依旧在齐中道头顶缓缓旋转着,只是不再放出七彩纷呈的玄光,原本完美无缺,精确到极点的银球表面,竟然出现了一道浅浅的划痕!

  虽然极细,极短,极浅,却像是绝色佳人脸上的疮疤一样,让人很难不去注意。

  燕离人头顶,除了黑色巨剑之外的两柄上古灵剑,亦一左一右,凌空悬浮,剑芒同样颤颤巍巍,像是两条身受重伤的巨蛇。

  “此战……”

  所有修真者都惊骇莫名,观此二人的形貌,却还不知道是谁胜谁负!

  “快看!”

  忽然,一名修真者朝天空发出惊呼。

  众人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望去,却见燕离人头顶的几朵彩云,都被压缩成了一团团球形,好似支撑不住自己的重量,要从天空中坠落下来!

  “咔嚓!咔嚓咔嚓!”

  众人还来不及诧异,齐中道身后,铜炉峰边缘几块高耸入云的山岩,亦发出阵阵巨响,竟然斜斜滑落下来,露出了光滑如镜的切面,显然是被扫荡了数千米的剑气斩断!

  “轰!”

  上万吨重的巨大山岩砸落在铜炉峰边缘,顿时山摇地动,仿佛整座铜炉峰都经受不住两大高手的摧残,就要轰然倒塌一般!

  数百名紫极剑宗门人急忙飞奔而去,又有紫极剑宗的元婴剑修,忙不迭加固四周法阵,以免真的出现整座山峰崩溃的不堪场面。

  “噗!”

  又有一名刚才站在第一圈观战,须发皆白的资深元婴口吐黑血,踉踉跄跄向后退了三步,一屁股坐在地上,面如死灰,喘息不定!

  “不好,鸣雷道的青雷子老前辈被剑气和番天印之威波及,身受重伤,快施援手!”、

  青雷子是修真界德高望重的老前辈了,没想到只是站得稍稍近了一些,逃得稍稍慢了一些,就被波及,伤成这样。

  一时间,又引来阵阵骚动。

  所有人都啧啧惊叹,此战真是精彩至极,足以比肩百年前正邪双方两名化神强者的惊世一战了!

  只是,究竟谁胜,谁负呢?

  紧张的空气,就像是冻结的冰川,仿佛能听到“咔嚓咔嚓”的冰块破裂声,无论太玄道一方,还是紫极剑宗阵营,所有修士都屏住呼吸,死死盯着孤锋之上,如雕像般凝固不动的两大高手。

  “呼……”

  李耀长舒一口气,抖了抖被汗水彻底****的衣衫,这趟古修世界之旅,真是不虚此行,光是近距离观摩到两名绝世高手的对决,就完全值回票价了!

  “欣赏到这样一场酣畅淋漓的大战,对于我自己的战斗修行,都大有好处,我隐隐能感觉到,自己在不久的将来,就能发生突破了!”

  “只可惜,我没办法阻止这两名古修精英的大战,无论是他们中的哪一个,实在不该死在这种局面之下的!”

  “齐中道,真不愧是大乾修士之首,只是,只是……”

  李耀叹息一声,目光扫到自己身边有几名穿着太玄道法袍的结丹修士,对他们摆了摆手,不无遗憾道,“快去将你们正一真人收敛了吧,他已经……陨落了!”

  “什么!”

  当全场都鸦雀无声,静静等待最终结果出炉时,李耀这声轻言细语,无异于晴空霹雳!

  “正一真人败了?死了?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他怎么知道,怎么看出来的?”

  “这厮无礼,还敢在这里妖言惑众!”

  “快别这么说,这灵鹫上人有些门道,刚才一直站在内圈观战,连灵能护盾都不张开,就敢在刀光剑影中走来走去,却是毫发无损!”

  “而且,正一真人和剑痴施展最强杀招之前,都是他第一个反应过来,第一个后撤!”

  “双方未战之前,他就预测正一真人会败,现在又如此笃定,说不定真有惊人造诣,并不是信口雌黄!”

  “这,这,这——”

  所有人都又惊又怒地盯着李耀。

  特别是那些太玄道门人,更是用惊骇欲绝的眼神,在齐中道和李耀之间来回扫视。

  连那一开始挑衅李耀,说是要和他“试剑”的解星火,以及“廖师叔”,都吓得缩起脑袋,直往人群里钻,生怕被李耀看到了!

  在所有人眼中,李耀这个能在比斗之前就预测两大绝世高手胜败生死的边荒散修,形象愈发高深莫测,甚至有些阴森诡秘起来!

  就在这时,孤峰之上,终于有了变化。

  “咳咳,咳咳咳咳!”

  齐中道忽然身形一晃,大口吐血,怎么止都止不住,眼看就要从孤峰上跌落!

  “啊!”

  果然被“灵鹫上人”料中,众多修士如遭雷殛,不知如何反应!

  又听“咔咔”两声,另一座孤峰上,缭绕于燕离人头顶的两把洪荒秘剑,瞬间爆出了数百道纵横交错的裂纹,周围布满了密密麻麻的崩口,损毁地不成样子!

  两把秘剑,从半空中无力地跌落,一把斜斜插入地底,另一把更像是死鱼般耷拉在地上,哪里还有半点儿上古灵宝的光彩,简直是两截烧火棍了!

  “噗——”

  燕离人也是一口鲜血狂喷而出,像个肉团子似地从孤峰上滚落,滚入大地皲裂的褶皱中,消失在人们的视线里。

  众人目瞪口呆,踮起脚尖等了很久,却是等到褶皱中传来一声闷闷的声音:“燕某……败了!”

  “……承让!”

  齐中道吐了半天血,又晃晃悠悠了半天,但死来死去都死不了,依旧是那副黑黢黢的苦瓜脸,冲地缝里的燕离人拱了拱手,干巴巴道。

  袍袖一扫,半空中的番天印收回囊中,大乾修士之首有意无意地朝李耀的方向望了一眼,眼神复杂至极,又冲紫极剑宗的战旗方向默默施了一礼,凌空踏步,顺着并不存在的天梯,回到了太玄道一方。

  “赢了!”

  所有站在太玄道一边的高阶修士,刚刚跌落到谷底的心思,瞬间****到了半空中,绽放出了璀璨的焰火,简直要喜极而泣!

  “剑痴果然不是正一真人的对手!”

  “三把辛辛苦苦祭炼几十年的洪荒秘剑,遇到正一真人的番天印,一把彻底爆裂,两把严重损伤!”

  “此战,赢得干脆利落,荡气回肠!”

  “太玄道不愧是天下第一强宗,正一真人不愧是天下修士之首!”

  “可笑那厮还说什么——”

  “唰唰唰唰!”

  顿时,无数道锐利的目光,都狠狠刺到李耀身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