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1397章 高端对话!(第五更!)

第1397章 高端对话!(第五更!)

  “混账,险些被这厮一本正经的模样给骗了,还以为正一真人真的落败,而且还不幸陨落了!”

  “这厮装得煞有介事,连我刚才都深信不疑,还以为他多少有些凭依,没想到纯粹是信口雌黄!”

  “这,这厮不会是想用这种方式来沽名钓誉吧?他根本什么都不懂,纯粹是胡乱赌上一铺,倘若正一真人真的不幸落败,便成为他自吹自擂的本钱了!”

  “无耻,简直无耻之尤,堂堂大乾修士之首,太玄道太上掌门的威名,就任由宵小之辈如此侮辱吗?”

  “太玄道门人何在,大乾修士何在,龙泉大会是什么地方,岂能容忍这等边荒蛮夷如此放肆!”

  无论站在太玄道立场的众多高阶修士,还是紫极剑宗请回来助拳,那些不明真相的散修,全都恨得牙痒痒。

  实在是李耀刚才那副模样太有迷惑性了,真以为他是什么潜心苦修百年,一朝震惊天下的世外高人呢!

  没想到竟然是这么个货,如此看来,他刚才在内圈观战时一系列的举动,也极有可能是误打误撞,走****运了?

  顿时,无数和太玄道有千丝万缕关系的高阶修士,盯着李耀的目光统统犀利起来,隐隐蕴含着浓烈的杀机!

  紫极剑宗这边的元婴剑修,也有些不知所措。

  平心而论,他们是真心实意想招揽李耀,也相信他是真有惊人造诣的。

  不过李耀这两句话说得实在太不合时宜了,他们想帮忙劝解,也不知该从何下手啊!

  李耀却是目瞪口呆,兀自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一万个想不通,亦根本没有将周遭的闲言碎语吸收到耳朵里。

  “没理由啊,我的判断绝没有错,怎么会这样!”

  “齐中道明明该死的,燕离人那一剑,那一剑……”

  忽然,李耀一个激灵,仿佛从迷梦中清醒过来,眼眸陡然尖锐起来,朝试剑场中央大步走去。

  “这厮想干什么?”

  “还要装神弄鬼么!”

  四周修士又惊又怒,特别是太玄道一系的高阶修士们,一个个摩拳擦掌,怒目而视,恨不得现在就将这胡言乱语,不知所谓的家伙一剑斩杀!

  很快,便有两名修士越众而出,拦在李耀前面,面色不善道:“灵鹫道友……”

  正是方才和李耀发生冲突的灵山道长老解星火,以及同样属于太玄道旗下,岐山道的“廖师叔”。

  两人一左一右,满脸冷笑,如一把烧红的铁钳,朝李耀狠狠钳了过来。

  “没你们的事,爬开!”

  李耀死死盯着试剑场中央的褶皱,看都不看两人一眼,十指如鹰爪般叉开,闪电扣住两人的肩膀,两人便似被穿了琵琶骨,瞬间动弹不得,又被李耀双臂一晃,抖散了周身关节,轻轻一抛,飞出去上百米远。

  “不好!”

  人群中飞出好几名修士,想要接住两人,但两人周身仿佛包裹着一层诡秘的带电外壳,所有援手都被反弹回去。

  “啪嗒”一声,两人落地,发出杀猪般的惨叫!

  “他竟然!”

  全场震惊,鸦雀无声,所有人都不敢相信自己双眼看到的一切!

  就在他们以为“灵鹫上人”不过是个卑劣无耻,沽名钓誉的宵小时,李耀却将两名结丹高手,像老鹰抓小鸡一样抓起,抛出,砸落,旁人连救援都不行!

  太玄道大旗之下,太玄道等五大派的掌门、长老们,统统惊异莫名地盯着李耀,看了半天,又缓缓转过头来,目光有些闪烁地看着齐中道。

  齐中道面无表情,但黑黢黢的脸色,却正在被一丝丝的惨白取代,嘴唇颤动了半天,终于没有说话,只是从一个淡青色的葫芦里,不断掏出异香扑鼻的药丸,大口吞服,腹中阵阵雷鸣鼓动!

  李耀丢开两名结丹,一纵一窜,如一头雷电凝聚而成的怪鸟,落到了试剑场中央,一座孤峰之上!

  那败军之将,剑痴燕离人,正扭动着略显笨拙的身体,重新爬上一座孤峰,准备退回到自己阵营。

  李耀正好截断了他的去路。

  李耀和燕离人,两个同样满身血污,狼狈不堪的人,就在两朵大地巨浪之上,静静地对峙。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他们两个对峙时散发出的气机和杀意,似乎比刚才燕离人和齐中道对峙时更加尖锐、浓烈、激荡!

  无论太玄道一方,还是紫极剑宗一方,所有修真者都大吃一惊,没人知道这个神秘莫测的“灵鹫上人”要干什么。

  李耀一言不发,死死盯着燕离人看了半天,特别是端详了他一直插在腰间,那柄过于珠光宝气的短剑很久。

  燕离人似乎对他斜刺里杀出,并不怎么意外,直到此刻,这名“剑痴”终于拿正眼,仔仔细细、认认真真地观察起李耀来。

  那眼神,就像是在观察一个很有意思的剑桩!

  两人互相观察许久,久到四周又要响起窃窃私语时,李耀忽然开口道:“你为什么要输?”

  这实在是一个胡搅蛮缠到极点的问题。

  对战“大乾修士之首”的铁圣齐中道,被天下第一至宝番天印镇压,输了岂不是很正常?

  能全身而退,留下一条小命在,已经值得偷笑了!

  四周修士终于按耐不住,聒噪声此起彼伏。

  燕离人却是歪着脑袋,真的认认真真思考起这个问题来,想了半天,一边用袖子擦拭面目之上的血渍,一边道:“齐中道的修为高出我一线,如果我要赢,就非杀了他不可!”

  李耀的纯黑眼眸中,绿火蠢蠢欲动,眉心的绿点亦释放出荆棘般的条纹,向双眼蔓延:“你不想杀他?”

  “掌门师兄不让我杀他。”

  燕离人就像是个学堂里的孺子一般老老实实道,“掌门师兄说,齐中道虽然站在我们的对面,但他是一个很讲规矩的人,只有靠他主持大局,这场龙泉大会才能开得下去!”

  “如果我一剑斩了齐中道,固然能捞取眼前的好处,但那样的话,说不定就会换一些不讲规矩的人上台。”

  “掌门师兄说,现在修真界很乱,全靠齐中道来主持大局,勉力维持,倘若没了齐中道这样的定海神针,只会乱上加乱,真的分崩离析,对谁都没有好处!”

  “所以,掌门师兄事先吩咐我,不到万不得已,就不要杀齐中道,哪怕略输一筹都无所谓。”

  此言一出,众皆哗然!

  什么意思,燕离人这番话说得太夸张了吧,好像堂堂大乾修士之首,是他想杀就可以随便杀的一样!

  难道,刚才那一战,他还有所保留?

  怎么可能!

  不少高阶修士心底嘀咕,还是忍不住朝齐中道投去了狐疑的目光。

  齐中道依旧面无表情,好似在脸上套着一层铁壳,看不出燕离人这番褒贬夹杂的话,对他是否造成半点影响。

  李耀眯起眼睛:“你不杀他,就不怕他杀你?”

  燕离人笑了笑:“他杀不了我。”

  李耀的眼睛越眯越细,就像是两把雪亮军刀:“你是说,你完全把握着这场试剑的节奏,你可以掌控齐中道的生死,齐中道却掌控不了你的存亡?”

  燕离人又歪着脑袋想了一下,点头道:“是。”

  四周围观修士,彻底无话可说。

  李耀继续问道:“你刚才说,齐中道的修为比你高出一线,但你依旧可以杀死他?”

  “是。”

  燕离人道,“就好像你的修为或许也和我不相上下,甚至有可能高出我一线,但倘若你不逃的话,我也能杀死你一样。”

  “啊?”

  这句话让四周修士刚刚休息片刻的嗓门,再次爆炸起来。

  无论刚才那一战胜负如何,燕离人都是天下无双的超一流剑修,绝对能跻身“古圣界十大高手”行列的猛人!

  他,他竟然说这灵鹫上人的修为和他不相上下,甚至,甚至有可能还略微超出他一线?

  “他们两个……究竟在说什么啊!”

  不少见多识广的高阶修士,大脑全都一片空白,眼前发生的一切,实在是他们修炼数百年来,最离谱的一幕了!

  燕离人的话让李耀眼底的战意愈发浓烈,目光从燕离人的大饼脸滑落到他腰间珠光宝气的短剑上,道:“有一件事,我不太想得通。”

  “在你和齐中道尚未交手之前,我就感应到你的赢面比较大。”

  “当你们在交锋的过程中,你的黑色巨剑爆裂,放出铁砂黑雾干扰番天印时,我更加感知到了一股锐不可当,连神魔都可以斩杀的剑意!”

  “所以,我才误以为齐中道已经被你斩杀!”

  “但是,事后我仔细思索了一番,这三把洪荒秘剑虽然强大,却是你刚刚祭炼完成,尚未达到融会贯通,人剑合一的程度,你不可能驾驭这三把剑,杀死齐中道!”

  “这和我最初的预测,却是又自相矛盾了!”

  “所以,我大胆推测,你还有第四把剑,那才是凌驾于三把洪荒秘剑之上,大乾剑圣的最强之剑!”

  “……”

  众多别派修士都已经被震得七晕八素,完全反应不过来了。

  就连绝大部分紫极剑宗自家真传弟子,都没听说过此事,一个个目瞪口呆,不敢相信地看着李耀和燕离人!

  燕离人沉默,聚精会神地观察着李耀的脖子,手术刀一般锋利的目光仿佛能穿透皮肤和脂肪,将李耀的颈部动脉、神经和颈椎骨统统剥离出来。

  李耀盯着燕离人的腰间,一字一顿,缓缓道:“断肠山,飞雷洞,灵鹫上人斗胆,想要见识一下剑痴的第四把剑!”

  >

  吼吼吼吼,第五更了,真是洪荒之力都用完了!

  九月开始啦,又是新的征途,大家有什么月票订阅推荐之类,全力丢过来吧!

  今天老牛状态神勇,待会儿再来一章!(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