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1398章 第四把剑!(第六更!)

第1398章 第四把剑!(第六更!)

  李耀的每一个字,都像是一道惊雷,在众人心底炸开!

  一开始,他们还以为李耀是紫极剑宗请回来助拳的援军。

  岂料李耀和紫极剑宗的关系却相当微妙,更像是千里独行的散修,之后又放出一番惊人之语,惹来众人侧目。

  而现在,他竟然想挑战大乾三圣之中,号称“剑圣”的燕离人,想看他比三柄洪荒秘剑更强的第四把剑?

  “他究竟是站在哪边的?”

  “他究竟什么修为,真不怕死么?”

  “燕离人真的有所保留,还有更加犀利的第四把剑?”

  不分阵营、宗派和修为,所有修真者心底都掀起万丈狂澜。

  原本以为,在齐中道和燕离人以这样一种没有死伤的结果分出胜负之后,龙泉大会就可以按照预定轨道开下去,没想到斜刺里杀出这样一个莫名其妙,又高深莫测的家伙,实在是峰回路转,令人啧啧称奇。

  一时间,无论惊讶者、怀疑者、痛恨者还是毫无利害纠葛的旁观者,都对“灵鹫上人”这个名字,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

  燕离人依旧用带着几分欣赏之意的专注眼神,盯着李耀的颈部大动脉,道:“凭你的修为,的确有资格和我过招,不过,想看连王喜和齐中道都没有看过的第四把剑,凭什么?”

  这句话,也就是承认了自己刚才的确有所保留,是故意放齐中道一马,自然又惹来一阵惊呼。

  太玄道一边的修士全都惊异莫名,连那迎风招展的战旗,都有些散乱,动摇。

  齐中道一口气吞下了半个葫芦的丹药,终于缓过气来,听到燕离人这句话,忍不住又“咳”一声,咳出半口隐含着淡金色的血液。

  这是修真者最珍贵的心头血,每一滴都是周身血液凝练而成,蕴含浓烈的精气神,轻易不舍得激发。

  齐中道飞快将心头血拭去,黑黢黢的面孔更加严峻,死死盯着孤峰之上的李耀和燕离人不放。

  这个动作极小,齐中道又故意遮掩,以他的修为想要有所保留的话,旁人哪里察觉得到?

  孤峰之上,李耀沉吟片刻,道:“若能见识到燕道友的第四剑,我情愿当紫极剑宗一年的供奉长老!”

  这是他第一次公开抛出自己和紫极剑宗的交易,令紫极剑宗的几名元婴剑修都眼前一亮,太玄道一边自然更加惊诧。

  燕离人笑了笑,摇头道:“请你当供奉长老,是掌门师兄的主意,和我并没有半点相干的。”

  “你当不当供奉长老,我都无所谓,反正紫极剑宗只要有我,有我的剑在这里,天上地下,便没半个人可以动它。”

  他说得从从容容,平平淡淡,明明是嚣张到极点的狂言,却像是在陈述一个最显而易见的事实。

  “说得有理!”

  李耀点头,上下打量了燕离人半天,忽然话锋一转道,“你刚才出场时,一直抬头望天,念念有词,掐指计算,你是在计算天上的云,对吧?”

  这个问题,令在场所有修士都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燕离人却微微一怔,面露喜色道:“我计算云干什么?”

  “你在计算云彩的走向、聚散的规律。”、

  李耀道,“今天的阳光十分猛烈,你们又在正午比斗,阳光极有可能干扰你们的视线,而漫天彩云却有可能遮掩或者折射阳光,令阳光洒下来的角度和强度,产生诸多玄之又玄的变化!”

  “你计算出云彩的走向和聚散的规律之后,便可以利用这一点,在比斗时不断调整走位和角度,隐隐调动对手,在最关键时刻,令对手忽然处于逆光状态,受到干扰!”

  “自然,对一名接近化神境界的绝世强者来说,阳光的干扰真是微乎其微,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不过,像你这样的剑道高手,只要有那么一丝‘微乎其微’的破绽,也就足够了!”

  这番说法,真是闻所未闻,夸张至极,所有修真者都目瞪口呆,面面相觑,不确定李耀是在胡吹大气,还是确有其事。

  燕离人的笑容更盛:“还有吗?”

  “有的。”

  李耀继续道,“观察云彩的走向和聚散,就可以计算出今天的风速、风力和风向,从而计算出飞剑在半空中时会受到的微弱干扰,每一次疾刺、斩杀和抵挡时,都可以借助一丝丝微弱的风力,积少成多,聚沙成塔,发挥出最完美的剑招!”

  “厮杀之道,天时地利人和,缺一不可,刚才只说到了‘天时’,接下来,你还不断观察四周的围观修士,却是将我们都当成了一个个‘障碍物’。”

  “因为你知道,有资格围观此战的,至少都是结丹期以上修为的高阶修士,而我们在观战时,都自然而然会释放出灵能波动来抵挡你们拼斗的余波。”

  “那么,无数灵能波动释放出来,同样会形成一道道看不见的灵能湍流,慢慢扩散到你和齐中道身边,造成一丝不可预测的变化!”

  “你希望通过试剑之前的观察,将这点‘地利’和‘人和’的因素都计算在内,全都转化成你取胜的概率!”

  “你在斗剑之前,连这样最细微的因素都计算在内,却是对我这样一名虎视眈眈的高手视而不见,道心凝固到这样的程度,所以我才断言,你必胜无疑!”

  “真没想到,本上人刚刚破关出山,闯荡中原,便遇到一名修炼到了‘云计算’境界的绝世剑仙,当真值得浮一大白!”

  李耀的话,令众多修士都不由自主地抬头望天。

  漫天彩云,蓬松如棉絮,变化似轻烟,哪有什么阳光的角度,风力和风向来着!

  齐中道的脸越来越黑,眼窝越来越深陷,胸膛先是高高鼓起,随后又暗暗“哎”了一声,慢慢干瘪下去。

  燕离人的笑容,如莲花般绽放。

  这个其貌不扬的侏儒,偏偏长了一张很好看的笑脸,笑起来的样子和平时判若两人,甚至称得上有些“清秀”呢!

  “还有吗?”

  他柔声问道。

  “还有。”

  李耀继续道,“你面白无须,甚至连头发和眉毛都没有,但我断言绝非天生如此,你应该是个毛发浓密之人,却是用药水将头发眉毛胡须统统洗去,甚至是硬生生地连根拔起,才造就如此怪异的长相!”

  “哦?”

  燕离人的目光从李耀的脖子,依依不舍地滑到了他的心脏,声音越发轻柔,“我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因为头发、胡须和眉毛会影响速度。”

  李耀道,“当你将速度飙至极限时,这三样东西都会兜住一小缕风,将你的速度和敏捷往下降低那么微不足道的一丁点。”

  “你为了追求最完美的剑道,便将毛发统统清除,又用各种秘药涂抹,淬炼皮肤,就好像滑不留手的泥鳅,在空气中腾转挪移,无所滞碍了!”

  众多修真者闻言,一个个都流露出古怪神情。

  倘若李耀说的是真的,那燕离人也实在太……变态啦!

  他们都是醉心于大道的人,甚至是不问世事,只知修炼的狂人,不过为了将剑法发挥到极致,就把自己周身所有毛发都硬生生拔光,这也太骇人听闻了吧?

  燕离人的目光继续向下,落到了李耀的胸腹之间,丹田位置,淡淡道:“继续,我已经在考虑,让你见识天下从未有活人见过的第四把剑了。”

  “好!”

  李耀道,“比三把洪荒秘剑更强,天下从未有活人见过的第四把剑,就插在你腰间这个珠光宝气,俗不可耐的剑鞘里面!”

  燕离人的表情纹丝不乱:“为何?”

  “两个原因。”

  李耀道,“其一,你刚才看似遭到齐中道的重创,鲜血狂喷,狼狈不堪,但腰间这把剑,却是连一滴血珠、一片泥尘都没有沾染,甚至在你和齐中道的大战之后,连一丝最细微的刮痕都没有出现。”

  “可见,此剑乃是你最心爱之物,你宁愿三把价值连城的洪荒秘剑毁于一旦,也不愿意此剑有丝毫损伤!”

  “其二,更重要的是,我观察了你很久,放出万千念头去感知,明明看到了这把剑的存在,却感知不到它!”

  “一开始,我还以为这把剑有独特的隐匿神通,不过仔细分辨片刻,便明白问题出在哪里。”

  “我并不是没有感知到这把剑,而是这把剑已经和你的血肉融为一体,成为你生命的一部分,就好像是你的手脚一样,我感知到的,便是这样一个‘整体’!”

  “所以,这就是你的第四把剑,足可以瞬息斩杀一切的最强之剑!”

  李耀说完,陷入沉默,如一张蓄势待发的长弓,缓缓拉开。

  燕离人的目光终于回到他的脸上,这次的目光中夹杂了几分格外不同的味道,不再是看着一个完美无缺的剑桩,而是在看着一个活生生的“人”了。

  铜炉峰上一片死寂,除了山峰席卷战旗发出的猎猎响声,更无半个修真者敢喘半口大气!

  燕离人忽然笑起来,一边苦笑,一边摇头。

  “可惜!”

  他无比遗憾地说。

  >

  第六更了,兄弟们!

  老牛实在精疲力尽了,剑痴和秃鹫的高端对话,明天再继续吧,大家多给点票票,燃起老牛心底的熊熊烈火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