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1399章 剑痴之意!

第1399章 剑痴之意!

  “可惜什么?”

  李耀皱眉问道。

  “最近十年,我一共遇到三个值得一杀的人,可惜的是,我都不能痛快淋漓地放手去杀!”

  燕离人哀叹道,“王喜是第一个值得杀的人,不过那时候他权焰滔天,掌门师兄只让我和他切磋,却不让我杀他,说不杀他的好处,比杀了他更多!”

  “等到可以杀他的时候,这个比鬼还精的家伙,早就逃之夭夭了。”

  “齐中道自然是第二个,不过掌门师兄又说,他是天下修士之首,大乾修真界的擎天巨柱,我可以赢他、输他,但最好也不要杀他。”

  “现在,一天之内,又让我遇见了你。”

  “你和王喜、齐中道一样,都是值得我全力出手,杀到淋漓尽致的人,可惜的是,掌门师兄又要招揽你当供奉长老,那自然也不能杀你了,你说,是不是很可惜?很可惜啊!”

  燕离人说到这儿,忽然眼神定住,歪着脑袋,皱起光秃秃的眉头,仿佛在思索一个很纠结的问题。

  李耀皱眉道:“你又在想什么?”

  “我在想,是否应该叛出紫极剑宗,不管那么多乱七八糟的叮嘱和规矩,干脆痛痛快快把你和齐中道都杀掉算了。”

  燕离人随口回答了一句,随后继续沉思。

  他看看李耀,又看看不远处的齐中道,还有齐中道身边那些元婴高手,又一次念念有词,掐指计算,不知在算什么东西。

  所有被他目光扫过的元婴高手,全都生出一股不寒而栗、芒刺在背之感!

  甚至有些元婴期初阶的一流高手,都下意识向后倒退了半步。

  “算了!”

  燕离人思索了小半柱香时间,忽然伸出右手拇指和食指,比划了一个“头发丝”的手势,笑眯眯道,“倘若你的实力再强那么一丁点,真的只要一丁点,那就值得我叛出紫极剑宗,尽情享受斩杀你的乐趣了!现在的你,终究还是不值得我离开紫极剑宗这个可以舒舒服服练剑的地方啊!”

  四周所有修真者,无论紫极剑宗阵营还是太玄道一边,统统目瞪口呆,对燕离人这番话,不知该如何反应!

  李耀的眼角剧烈抽搐。

  心底疯狂吼叫:“混蛋,这明明该是本上人华丽登场,声名鹊起的大好时候,你要不要这么夸张,他妈风头全都让你抢走了!”

  “燕道——”

  李耀沉着脸,拖长了音调,心思电转,苦苦思索着如何才能把风头抢回来。

  忽然!

  李耀的瞳孔、鼻孔、毛孔、心脏、肠胃、那话儿!

  周身所有可以收缩的器官,统统收缩到了极限!

  他没有听到任何声音,亦没有看到半点光亮,只是感觉到忽然跌入了一个诡异至极的世界!

  在这个世界里,时间的概念被拉长到了近乎无限,空气中每一颗尘埃都像是以超慢动作在缓缓飘舞,而他一生的画面却似走马灯般在眼前飞旋!

  从法宝坟墓里深紫色的氤氲和铁锈色的污水,到中学时代在修炼场上一个个躁动不安的日夜,到他和丁铃铛第一次见面时,丁铃铛大笑时牙齿的闪光,到魔蛟岛、大荒战院、骸骨龙星、飞星界、蜘蛛巢星、血妖界、回归天元界、昆仑遗迹、黑暗星云!

  他的一生,被分解成了数万张画面,从上到下排列,像是一张张平行的大网。

  而他的意识,就从上方跌落,撞穿了一张张的大网,不断坠落,坠落,一直坠落到什么都没有的永恒黑暗之中!

  “咻!”

  李耀脑中响起了一声十分诡异的声音,甚至连血色心魔都没有反应过来,只是叼着一枚欧冶子的记忆碎片,傻乎乎地抬起脑袋。

  燕离人出剑了!

  凌驾于巨神兵使用的三把巨剑之上的第四剑,毫无征兆,猝不及防,不可预测和计算,就这样划过了李耀的咽喉!

  但这道缭绕于李耀脑域深处的尖啸,却并不是燕离人出剑的声音。

  而是,李耀的生命,疯狂流逝的声音!

  “砰!”

  诡异的走马灯轰然破裂,李耀神魂一颤,再次回归到现实世界,发现燕离人还面无表情,淡定自若地站在对面的孤峰之上。

  他的双手依旧规规矩矩地放在身体两侧,而那把珠光宝气的“第四剑”也是老老实实地插在腰间,从剑和腰带的角度来看,并没有移动过分毫。

  视线越过燕离人的肩头,李耀观察天空中的云彩,从云彩的聚散程度来看,时间最多过去了0.1秒。

  但他却好像陷入濒死状态,度过了漫长的一生!

  “咯咯,咯咯咯咯!”

  李耀的瞳孔不住放大,喉咙深处发出了生锈齿轮旋转般的怪声,双手剧烈颤抖,慢慢、慢慢捂住了自己的脖子。

  就好像,他的整条脖子,包括颈部大动脉、颈椎骨和中枢神经,都被燕离人的第四剑斩断,不得不用手扶持,才能保证脑袋不跌落下来一样。

  手指缝里湿漉漉的,有液体不断渗透而出。

  不是血,是比血更加浓稠的冷汗。

  李耀面如死灰,慢慢单膝跪倒在地,一阵天旋地转的干呕,几乎要把五脏六腑都呕吐出来。

  “这就是我的第四剑。”

  燕离人探出了又白又胖的大脑袋,很认真地问道,“好不好看,有没有什么需要改进的地方?”

  “你杀了我!”

  李耀的声音沙哑无比,凄厉无比,震撼无比,“你竟然用剑意,在虚幻中斩死了我一次!怎么可能!天下怎么可能有你这么可怕的剑手!”

  一时间,众皆哗然!

  所有人都只看到两人在两座孤峰上对话,忽然“灵鹫上人”就表情诡异,死死捂着脖子,慢慢单膝跪倒在地。

  直到李耀说出“你杀了我”四个字,众人才恍然大悟,燕离人的第四剑,竟然已经用“剑意”的方式出过了!

  “这——”

  所有人都震撼、茫然、惊骇到了极点!

  而李耀的震惊,更胜过他们累加起来的总和!

  他和这些古修不同,是在现代修真文明中见过大场面的,不要说萧玄策、周横刀之辈,就连传说中的盘古族都亲手斩杀过!

  但他真的从来没见过如此恐怖的一剑!

  甚至根本没想过,依靠古代修炼体系,可以凝练出这样惊天地泣鬼神,却又无色无味,无影无形的一剑!

  挡不住!

  就算穿上晶铠也挡不住!

  就算躲在晶石战舰里也挡不住!

  就算穿上最强形态的玄骨战铠,或者驾驭巨神兵……都未必能挡住!

  李耀头一次感觉到,在“修真”的世界中,或许真有一些东西,是无法计算,无法测量,无法分析的!

  燕离人的剑,就是其中之一!

  “为什么!”

  他哑着喉咙,每吐出一个字,都像是有一把刮骨钢刀在喉管中使劲搅动,“你的境界,绝不会比我高出太多,为什么你的剑会这么快!”

  燕离人用一种“你永远不会明白”的眼神看着李耀,有些意兴阑珊地笑了笑:“你不懂,你和我不是同一类人,所以就算你的境界比我更高,你也永远挥不出这样的剑!”

  “什么?”

  李耀低吼,“我不明白!”

  “你、王喜,还有齐中道,你们是一类人,而我是和你们截然不同的人。”

  燕离人道,“你、王喜还有齐中道,你们的境界或许够高,法力或许够浑厚,法宝或许够强大,但我在你们的眼睛里,却看到了除了剑之外的很多东西。”

  “除了手中的剑之外,你们还有很多依仗,智慧、权利、势力,或者其他乱七八糟的东西。”

  “而你们所追求的,亦远远不是一柄剑,一场比斗就可以带来。”

  “这处试剑场,不是你们的战场,至少不是你们全部的战场。”

  李耀默然。

  燕离人说得很对。

  王喜是权焰滔天的大阉,一手组建特务和暗杀组织“鬼画符”,将整个修真界搅得翻天覆地。

  齐中道能成为公认的修真界首领,显然也不是实力够强就行的,他是一个很善于制订规矩,让所有人都遵守他规矩的人。

  李耀自己,更不必说,他从来没有将自己当成一个单纯的武者来看待,他可以依仗的,绝不仅仅是手中的刀剑,还有整整三个大千世界的强大支持!

  无论王喜、齐中道还是李耀,都不是单纯的战士,他们想要的东西,都太多太多,的确不是在一方小小的试剑场里可以得到。

  “你们对自己的剑不真,不诚,不纯。”

  燕离人道,“那不是说,你们不相信自己的剑,只是说,你们不能将所有一切,都赌在自己的剑之上,你们的修行之路上,还有很多别的东西,是要靠别的手段去得来的。”

  “但我和你们不同。”

  “我只有剑,我只相信剑,我确定这把剑就可以解决天地间的一切问题,倘若解决不了,那只是这把剑还不够快,不够利而已!”

  “这,就是你、王喜、齐中道和我的差异,差异无所谓高下,但却令你们永远都挥不出我这样的剑,因为你们骨子里,就根本不想挥出这样的剑,亦不相信这样的剑会存在于世上,值得你们投入全部生命去追寻!”(未完待续。)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